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混在后宫假太监

混在后宫假太监
第一卷


第001章 美妙的合租
  刘海瑞是一个很猥琐的人,别人都这样说他,反正他不在乎,他也确实是经常干一些猥琐的事,最近跟一个女孩子合租一个两室一厅,有事没事的时候刘海瑞总是喜欢跟女孩子调侃,因为是夏天她穿的很少,这倒是让刘海瑞很喜欢,穿的这么少,难免有时候会光乍现,自己也能的一饱眼福,不过他还不仅仅满足于这样,这不,刘海瑞进了卫生间之后,发现女孩子的小衩跟罩子都洗的干干净净的晾晒在那里,拿下来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闻了闻,面还有女孩子子面很清香的问道,闻去很香,很让每一个都受不了,尤其是淡淡的白蕾丝花边,更是让刘海瑞不释手。
  灵机一动,刘海瑞想出来了一个办法,跑出来之后,在台抓了很多的蚂蚁,然后回来的放在了女孩子的衣物,走出来的时候,女孩子刚好走了进去,然后自己把自己的门悄悄的打开了一道缝隙,趴在门缝的看着,只见女孩子拿着自己的贴衣服走了出来,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可能是她没有想到刘海瑞会一直在盯着自己,所以门是虚掩着的,也没有锁死。在她进去之后,刘海瑞就轻轻的走了过去,然后趴在女孩子的门缝看着,只见她不慌不忙的把自己的衣服一点点的脱干净,然后一丝不挂在刘海瑞的面前慢慢的把刚才从洗手间里面拿出来的两件小的贴衣服穿在了。
  刘海瑞捂着的笑着,不过没有离开门,他知道一会还有好戏等着自己看呢,果然,不过几秒钟,也就是在女孩子把自己的衣服都穿在了的时候,顿然感觉全都了起来一样。怎么弄都还是觉得,于是就把刚才穿在的衣服又脱了下来,之后还是觉得的厉害,干脆把里面的贴衣服都脱了下来。
  白,真的是白啊,虽然女孩子是背对着自己,不过还是能清晰的看到女孩子的轮廓,那绝对是刘海瑞见过都最完美的材,穿着衣服的时候都能让每一个想入非非,现在是没有穿衣服,刘海瑞自然是看的有些受不了,不过他有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有时候就是这么欣赏也是一种美,看着看着,女孩子真的是奇无比了,开始用自己的手在自己的抓,弄的刘海瑞真的很想推门进去帮她好好的抓抓,不管是面还是下面都狠狠的抓一下。抓的她畅快淋漓。
  女孩子在弄了一阵子之后,还是没有任何的效,于是就决定去洗个澡,或许能好一点吧,刚转过要穿衣服的时候,忽然发现门的方向多了一对眼睛,吓得呀一声,然后就用衣服遮住了自己的子。
  虽然她转就是那么一个瞬间,但是对于刘海瑞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该看的地方跟不该看的地方自己都一目了然了。
  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倒在了呼呼大睡起来。


第002章 恶毒的妃子
  刘海瑞穿越了,别的穿越不是雷劈就是车祸,他睡一觉就穿越了。
  事是这样的,昨天晚刘海瑞喝了一点酒,然后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金碧辉煌的建筑里面,周边围着很多的,七八的议论着。
  “海公公,你醒了。”
  一个娘娘腔飘了过来。
  “海公公?”
  刘海瑞晃了几下脑袋,嗖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边的,当时心就一凉,自己边怎么都是太监啊,还有一些宫女。海公公?难道自己?刘海瑞当时就出了一的冷汗,自己不会真的了公公了吧?我他的还没娶媳呢。
  “海公公,你可算是醒了,主子说你再不醒过来的话,就直接把你给扔到宫外去。”
  其中一个小太监说道:“你可吓死我们了。你说你要是去了的话,我们可怎么办啊。”
  “是啊,海公公,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我们就都要急死了。”
  一个小宫女笑着说道:“不过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
  刘海瑞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这些,好半天之后,他知道自己穿越了,可是穿越什么不好,偏偏是个太监,自己连女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呢,怎么就了太监了呢?下意识的摸了一下,眼睛一亮,心中大喜,老子这个穿越牛B啊,连家伙都带来了,既然来到了皇宫,自己又是一个假太监,这以后的美好子可有的是了,不过刘海瑞不能表现在脸,故作深沉而又忧伤的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冷静一会。”
  这些都退出去了之后,刘海瑞掀起自己的子看了一下,还好,该在的东西都在,长长的舒了一之后,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梅主子到。”
  “梅主子?”
  刘海瑞心想,这个梅主子一定就是自己的主子了,不然的话,一个主子怎么可能跑来见自己呢,打定主意后,刘海瑞迎了出去:“奴才给主子请安。”
  “海晨啊,你总算是醒了。”
  一个二十几岁,相貌端庄,长的跟天仙儿的女走了进来,后跟着四个丫,刘海瑞见到这个女就愣住了,这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绝对就是明星的脸蛋。
  “托主子的洪福,奴才才会醒过来。”
  “我就喜欢你这张小,总是挑家听的说。”
  梅主子笑着在海晨的脸蛋捏了一把,然后坐在了座:“你要不是个太监啊,我一定要让你当官。”
  “奴才我哪儿都不去,一辈子就伺候梅主子您。”
  刘海瑞点哈腰,笑着说道:“梅主子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越加的像是一个仙女了。”
  “行了,你主子我知道你会说话,既然醒了,咱们的正经事也该办一办了。”
  梅主子摆了一下手:“其他的都下去吧。”
  待那些女才都走了之后,梅妃走到了海晨的面前,轻声的说道:“虽然我跟兰妃在皇的面前同时的失宠,但是我知道,过不了几天皇还是会想起兰妃的,你想杀了她的办法了吗?”
  “这个,奴才我还没想好呢。”
  刘海瑞当时后背就冒出了冷汗,想不到这个梅妃是让自己去杀。这种勾当还真的不好干啊。
  “我跟你说,我在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你再想不出来办法的话,我就要了你的脑袋。”
  梅妃板着脸说道:“你只有这一晚的时间。”


第003章 妃子洗澡
  “仆从我知道了。”
  看着梅妃拜别的脚步,刘海瑞的脑门子就排泄了汗珠,他在电视没少看事后宫的主子杀逝世宫女宦官的,眼睛都不眨一下,说杀就杀,真杀啊,得想个措施保住本身的这条命,十分困难带着家伙穿越到后宫内里,就这么逝世翘翘了多惋惜啊,刘海瑞彷徨了一阵之后,一个小宦官跑了进来,捂着脸说道:“海公公,丽妃的又把我们打了。”
  “打你们?为什么要打你们啊?”
  刘海瑞的都大了,这种事也要来找本身,看来本身在梅妃这边宛如照旧有点本领的。“说说啊,他们凭什么打你们。”
  “就由于我们走路遇见了他们不给他们让路,他们就动手了,这帮仗着丽妃如今得宠,一个个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每次都如许,说打就打。”
  小宦官埋怨着:“海公公,您要是不给我们做主,我们就没有生路了。”
  “走,带我看看去。”
  刘海瑞心想,搞欠好这次在丽妃的仆从眼前争点脸,梅妃就能饶了本身呢,后宫讲求的便是这个,要的便是一个脸面。
  几个来到了失事所在,丽妃的那帮仆从居然没有走,坐在那边等着他们过来,刘海瑞这么一看,足足有七八个宦官跟四五个宫女,一个个都势汹汹的,狗仗势。
  “哎呦,这不是梅妃的海公公吗?吓逝世我们。”
  瞥见刘海瑞走过来,此中一个抱着肩膀讽刺道:“你海公公但是从来都窝在梅妃那边不敢出来的,本日是怎么了?也想过来试试我们哥几个的拳吗?”
  “你们几个小崽子,老子不停都不想跟你一样平常见地,怎么样?是不是感到有丽妃罩着你们就可认为所为了。”
  刘海瑞走到几个的眼前,看了看谁人像是带的,去便是一巴掌,还不等他应过来就说到:“我告知你们,如果然的有什么事的话,你们的丽妃不行能由于你们几个在皇的眼前多说空话的,不管什么时间,主子之间的争斗,遭殃的都是我们的仆从,咱们算什么?便是家的狗。”
  “你,你。”
  谁人大概也感到刘海瑞说的对,如果然的由于这件事而轰动了两边的主子的话,末了遭殃的确定是他们这些当仆从的。
  “你什么你呀,滚。”
  刘海瑞吼道,这一招还真就见效,那些想了一下之后就都退了归去。
  办理失了这边的事之后,刘海瑞快快当当的就去了梅妃那里,暗想不知道本身把适才本身整理了丽妃的仆从的时间告知了梅妃之后,她会不会一开心就饶了本身的一条小命,都说后宫多邪恶,这次刘海瑞还真的便是信任了。
  去了梅妃的寝宫之后,有两个小丫告知刘海瑞,梅妃正在洗浴,要是换做平常的话,刘海瑞不会硬着皮往里闯的,但是如今纷歧样了,由于不是宦官了,是一个很正常的。
  “你们就别管了。带我去找梅妃。”
  刘海瑞板着脸说道:“我有很主要的事要跟梅妃说,快点,延误了我的大事,你们都吃罪不起。”
  “好好。”
  两个丫吓得都灰溜溜的在前面带路,来到了梅妃洗浴的处所之后,刘海瑞挥手让两个丫退了出来。
  轻轻的打开了房门之后,刘海瑞就瞥见了一个幔帐,透过透明的幔帐,刘海瑞能隐模糊约的瞥见在池中的梅妃正双手托着珠,然后一点点的举起,再顺着本身的子流下来,隔着幔帐,刘海瑞看的不是很明白,这也就让刘海瑞不得不翻开幔帐,看着正在中洗浴的梅妃,真的是宛如一朵梅花一样圣洁。她的双是那么的细嫩,在中轻轻的抬起,还沾着一点珠,看去那样的,弄的刘海瑞的早把统统都抛诸脑后,只想把面前目今的这个大玉人骑在子下面好好的奉养一下。


第004章 事情不妙了
  看着一阵之后,梅妃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自己的后站着一个,居然背对着刘海瑞坐在了池的边,双手扣住了自己的两只白兔子,然后微微喘息,再之后手顺着她的子就滑倒了子的下面,最里面的喘息也越加的浓重起来,因为是背对着刘海瑞,所以他看到的只是一直都是颤抖着的梅妃的胳膊,具体她是在做什么,刘海瑞也没有看的很清楚。肯能是一个妃子太久没有被宠幸,确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至少她们已经尝到了那种被刺*子的快乐,因此一旦真的太长时间没有被塞满自己的子的时候,女都会觉得寂寞空虚,尤其是子下面传来的寂寞跟空虚,更是让难以忍耐。在后宫里面所有的妃子都自我安慰这件事几乎是了一个公开的秘密,当然还有一些忍不住的宫女,偶尔也会自我安慰的。
  “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过了过久之后,梅妃扭发现了刘海瑞。
  “主子,奴才有一件好事要跟您禀告。”
  这个时候的刘海瑞趁机走到了梅妃的面前,的撇了一眼她的子,我的呀,真白啊,白的像是冬天里的雪花一样。看去也显得相当的细嫩。而且她前的那两个颤巍巍的山,在梅妃的喘息中,均匀的跳动着,“死奴才,看什么呢?”
  梅妃娇声的说道:“你就是看也是白看,只能看不能做。”
  “是啊,奴才是太监吗。”
  刘海瑞跪在地,心中暗暗的合计着,总有一天,老子要用我的大家伙狠狠的扎进你的子里面,你不是空虚吗?那我就好好的满足你一下,想到这里笑着说道:“刚才奴才把丽妃娘娘的几个奴才给打了,他们居然连个都不敢放,奴才我想这一段时间丽妃娘娘一直都仗着皇宠幸她,目中无,这次奴才就是告诉她,不要忘了,后宫里面还有梅主子您呢。”
  “好,做的好。”
  梅妃对刘海瑞相当的满意:“我就是要杀杀他们的锐,让她们知道,后宫里面还有一个我呢。”
  “梅主子,依我看啊,这丽妃咱们让她知道知道咱不是好欺负的就了,毕竟现在皇宠着她呢。”
  刘海瑞的眼睛一直都盯着梅妃的两只大白兔子,目不转睛。不时的也扫视一下梅妃潜在里面的下面,那些蓬松的杂草在中轻轻的漂浮着,似乎她的山现在就需要一个异样的东西狠狠的刺进去一样,尤其是那壮壮的家伙,梅妃的手指似乎还在她的山里面左右摇摆着,看去是要让自己得到更大的满足一样,看着梅妃咬着自己的唇,把她的笑脸憋得通红,刘海瑞就知道此时的她已经很舒服了,只是在自己的面前尽力的掩饰着,不让自己看出来她很快乐。
  “你个狗奴才,看起来就没完没了了,是吗?”
  梅妃没有责怪刘海瑞的样子,站起来盯着他看了一阵之后,叹了一:“可惜你是个太监啊。”
  “是。可奴才的手好用啊,奴才我刚才看见梅妃娘娘好像是在自己弄,那还不如让奴才来了呢。”
  刘海瑞从梅妃的眼神中就看到了她对那事儿的望,于是壮着胆子就把她抱了起来,梅妃倒是没有抗,双手缠住他的脖子,毕竟她是一个女,已经有三年没有受到皇的宠幸了。虽然没有那个东西,但是异的手指现在也足以满足她了。
  “狗奴才,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话,担心我要你的狗。”
  梅妃躺在了之后,轻轻的分开自己的双,然后用双缠住了刘海瑞的腰部,看着他的手跟一点点的挪到了自己双之间的位置,子一阵颤栗.刘海瑞心说,我这还没把你怎么样呢,你就受不了?一会等老子把我的大东西送进你子里面的时候还不要了你的命,刚要伸手去弄梅妃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一个小丫的声音:“梅妃娘娘不好了,丽妃带着来了。”


第005章 主动一点
  “什么?”
  两个在同时一惊,然后纷纷跳下来,梅妃则是穿好了衣服,刘海瑞跟在她的后,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哎呦,梅,你这真是好福啊,大白天的就洗澡呢?”
  丽妃走进来之后,扭动着自己的子,脸堆满了笑意,但是是个就能感觉的出来她带过来的杀:“怎么样?是不是因为陛下最近一直都在我那边,你就找个太监伺候你洗澡啊?”
  “丽妃美子好兴致啊,居然到我这里来了?”
  梅妃迎去,两个皮笑不笑的拉着手,表面风平静,实际暗流涌动,刘海瑞先是眼瞄了一个丽妃,长的绝对称得是倾倾城了,丽妃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窒息,令不敢逼视,本来刘海瑞也不敢直视她再配这样的躯体,世实在很少有或者不是纯能抗拒。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也可以听得到她那魂魄的柔语。她的眼睛似乎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膛,她的……她每分每寸都会说话。她体虽丰满,腰却很细走起路来,腰肢摆动得很特别,带种足以令大多数心跳的韵致。她的确是个非常美的女,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的。她的脚踝是那么纤美,她的脚更令魂,若说这世有很多愿被这双脚踩死也一定不会有怀疑的。但是她最动的地方,并不是她这张脸,也不是她的材,而是她那种熟的风韵。看的刘海瑞都有点神魂颠倒了,怪不得拥有着三宫六院的皇帝都不愿意去比别的女那里,而要专宠丽妃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刘海瑞不能过多的去观察美丽的丽妃,他就知道这个女早晚都是自己的,现在首要的目的就是要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看着刚刚自己打过的那个奴才在她的后捂着脸,呲牙咧的很夸张的站着,刘海瑞就明白了十之八九,这是来兴师问罪来了,想给梅妃一个下马威,如果这个时候的梅妃护着自己的话,那么丽妃就会她护短,搞不好会去皇那里告一状,但是如果梅妃不护着自己的话,自己这条小命就代了。想到这些,刘海瑞眼珠子一转,从梅妃的后面走出来,来到刚才被打的那个的面前,去又是一巴掌,然后怒冲冲的说道:“你还真敢来啊。”
  “主子啊主子,你要给奴才做主啊,他又打我。”
  被打的那个借题发挥,噗通的就跪在了地:“主子,他这是想要了奴才的命啊。”
  “大胆你个海晨,居然敢在本宫的面前打我的奴才,你该当何罪?”
  丽妃的脸当时就是一片铁青。
  “回丽妃娘娘的话,奴才是帮着您教训你的奴才。这个狗东西就是该打。”
  刘海瑞哈着腰说道:“我这也是做一点好事。”
  “说,我的奴才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来啊,把他给我拉出去砍了。”
  丽妃满脸的怒。
  “慢着,难道你丽妃真的是那种仗着皇宠幸就作非为的吗?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个后宫你就可以一手遮天了吗?”
  刘海瑞双手拦住冲过来的,苦笑着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奴才的这条命就是断送在这个,也是值得的了。”
  说完刘海瑞抬起盯着丽妃的子,在宫中妃子们穿的衣服一般都是很露的,因为皇帝喜欢看着他的妃子们在自己的面前俯首弄姿。更喜欢看着自己的妃子们穿着露,这样也方便自己做那事儿,抬起的时候,刘海瑞不经意间就盯住了丽妃前的两只大兔子,那两只兔子是那么的匀称,在两只兔子之间,有一道深深的沟壑,这是被两只兔子挤压出来的沟壑,似乎是在告诉每一个,这是女专有的,在使劲的看了看,就能看到丽妃红的裹布,红的鲜艳,在燃烧着刘海瑞子里面的每一个细胞,不下面迅速的膨胀起来,好想这个时候把丽妃扒光了按在,然后再用自己的大家伙狠狠的刺下去,扎的她主动迎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