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一章 蛮牛(上)】【作者:逆流星河】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一章 蛮牛(上)】【作者:逆流星河】
本帖最后由 pzx3000 于 2018-2-27 01:28 编辑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章 猎物】【作者:逆流星河】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ex8.cc——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二十一章 蛮牛(上)

  碧池渊会所重建之后在本市就一直是高档娱乐的最好去处,杏吧首发而会所内本是作为附属设施一部分的咖啡厅也连带着成了远近都小有名气的场所。在那些只想来点儿普通的消遣娱乐的人们眼中,碧池渊的咖啡厅装潢考究,环境清幽,各种咖啡种类齐全,咖啡师的手艺也小有特色。

  而在一些更俗套的看客们眼中,碧池渊咖啡厅的特色并不是以上这些任何一家咖啡厅都会有的地方上。这些人所关注的是碧池渊咖啡厅的另一个特点,那就是服务生清一色都是年轻貌美的女性,而且数量庞大,据说每周一到周日都前往咖啡厅的话,每天都能见到不同的服务生。碧池咖啡厅用这么多年轻的女性来进行每周一天的频繁轮班的原因绝大部分人都不得而知,但坊间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闻:那些年轻的服务生都是碧池渊内的小姐,来咖啡厅轮班只不过是会所老板的个人兴趣以及某种程度的“资源合理利用”。当然,这个说法被更多的人只是当做某些好事者的幻想来看待,毕竟碧池渊在市内名声远扬,不少政府机关的领导都会频频出入这里,小姐?这种糟粕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高级场所?那都是多少年以前的旧事了,现在怎么可能?

  然而,真相往往只会掌握在少部分人的手中。对于那些碧池渊真正的贵客,也就是真的了解过去的碧池渊与现在的碧池渊有什么样的继承与渊源的人来说,那些最不可信的传闻,才是真正的真相。

  碧池渊的咖啡厅在平日的确是一个高雅而幽静的场所,但到了一些比较特殊的时候,比如今天,它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另一种“交际场”。从表面上看去,今天的咖啡厅依旧保持着它幽静而高雅的氛围,但只有在服务生的引领在来到包厢区,才会发现这里的另一番奥秘。

  “请带我去4号包厢。”

  “好的,请跟我来。”

  确认过请帖上的数字和编码之后,彬彬有礼的服务生小姐递还了请帖,然后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脸上带着夸张的羽毛面具的女人高傲地抬起了下巴,一言不发的收回了请帖,然后迈开踏着鞋跟超过15厘米的高跟鞋的步子。

  这双外表奢华的高跟鞋虽然漂亮,但对于它现在的主人来说还是太高了些。而高跟鞋的主人——面具女也显然知道这一点,她刚走了几步,就发觉了自己实在是无法好好的在咖啡厅光亮如镜般的地板上迈步。她伸出手,冲着在前方引路的女服务生道:“喂,小婊子,过来扶着我。”

  面具女颇为无礼的称呼让女服务生一皱眉,但她还是一言不发地走到了面具女的身边,伸出手,搀扶住了因为过于光滑的地板和太高的鞋跟而步履维艰的面具女。

  而面具女则满意地点了点头,享受着自己应得的服务。

  或者说……服侍。

  这的确是她应得的。她那位死鬼老公每个月要砸大把大把的银子在这个外面光鲜、内里淫靡不堪的地方,而她一开始居然都不知道,还真的相信了每个月丈夫从自己这里拿走的支出是为了“与生意场上的伙伴应酬”。后来,男人的本性还是暴露了,那一天,她的丈夫居然光明正大的领了一个20多岁的小婊子回家,而且还耀武扬威的当着她的面儿说:“这是你的小姐妹,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甚至还有:“你这女人也真的是愚笨,你看隔壁的张总夫人,早就张罗着帮张总物色,还亲自把关,你这傻女人还要我自己去找。”

  她气疯了,但冷静下来之后,她知道自己不能撕破那张脸皮。还在她的丈夫……现在应该说是前夫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领着小三在她面前示威,但始终未提“离婚”的只言片语。那个小三也算是个懂事理的,没有仗着男人的宠爱耀武扬威要骑到她头上,反而一脸笑意的说要和她互不相干、和平共处。

  呵呵,和平共处,她怎么可能和那种婊子一起共处在一个屋檐下?不过看在前夫已经给她留了分寸的面子上,她也没直接找人毁了那婊子的容。实际上,她早就不满自己那个死鬼丈夫……啊不,前夫了,早在他嫌弃她人老色黄之前,她就已经开始嫌弃他整天不着家,而且上了床只能做三分钟的真男人了。现在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她反而更快活了,反正自己不去干涉他那边如何和那个小婊子鬼混,那她自己为什么不放开了,去好好的快活快活呢?

  而最后的结果就是……她也加入了碧池渊,跳进了这个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着极大吸引力的销金窟。

  老实说,在一开始她那几个闺蜜劝她也来这里“放松”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十分抵触的。不为别的,那个抢走了她丈夫的小婊子据说就是从这个碧池渊里走出来的,那个时候她还整天咒骂这里是真正的婊子窝。不过后来,在被软磨硬泡着参加了几次派对之后,她就彻底爱上了这个可以无拘无束的地方。更何况,她和丈夫在外人眼中还是一体的,也就是说她在这里的一切开销都可以记到那个死鬼的头上,何乐而不为呢?

  今天,面具女早早的就来到了会所,她要去见一位上次聚会上十分中意但却没能得到机会亲密共处的相好。那是位彬彬有礼但却不失男人的狂野的男士,据说是某上市公司的执行总监,虽然年龄是比她小了十岁,但她认为只要身体合适其他的就全都不是问题。

  被女服务生搀扶着走过了一段长长的路,终于来到包厢外,面具女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这不怪她,她那么多年都是在家里安心的坐全职太太,像今天这样要自己走这么多路还真第一次。

  是不是该听她们几个的话去报个瑜伽班什么的呢?面具女在心中想着,上次有位手帕交曾经极力向她推荐,而且还特意强调带班的是位又年轻又强壮还特别能干的男教练。年轻就罢了,强壮也没啥,但能干,什么样的“能干”?回想着那骚蹄子说起男教练时满面春光的表情,面具女就觉得那个瑜伽班估计是不会教什么瑜伽健美的。但那骚蹄子那么强调,肯定是满意的不行,自己是不是也要试试……不行不行,我可是很专一的,今天的我只属于那位冷总监,对,我是他的爱人。

  驱散了自己脑中的荒唐想法,面具女左右打量着,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包厢。

  虽然请帖上写了包厢号,她进来时也和服务生说了号码,但那其实都是障眼法,真正的包厢还是要客人自己去挑选的。毕竟包厢之间也是有所差别的,两段的包厢相对安静、无人打扰,适合二人独处;中间的包厢被两段包围,说是包厢其实更像是个“舞台”,适合那种更加热闹、参加的人数更多的情况。

  今天……就不玩那种了吧?上回玩的太过火,到现在都还感觉屁股隐隐生疼。面具女心中想着,还是维持了自己最初的念头,指了指最旁边的包厢道:“带我去那个。”

  但走到了包厢门口,她又迟疑了,指了指旁边的包厢:“算了,换这个吧。”

  年轻的女服务生尽心尽力,又搀扶着她去了隔壁的包厢。

  嗯,还是这里吧。既是在边缘不会被太过打扰,又不至于是最边边。没错,这里好。

  心中想着,面具女却注意到,一旁的女服务生还搀扶着自己的胳膊。

  “你还站着干什么?赶紧滚啊。”

  女服务生默默地鞠了一躬,松开她的手臂,转身离开了包厢区。

  哼,这群小婊子,现在看着那么楚楚可怜,其实全都是为了骗男人而装出来的。

  面具女可是知道的,这里的服务生都是小姐“客串”的内幕。她虽然和自己的前夫早就同床异梦,但对于曾经是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抢走这件事还是打心底的恶心,连带着她对碧池渊会所里所有的女人都没有好脸色。而且,无论她怎么恶言相向,这些婊子都不会露出半点儿生气的样子,这让她多少有些没趣,觉得有种被无视的感觉,也因此每回她来这里,都要变本加厉的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忿。

  好了,不去想这些了,赶紧的给冷总监发个消息,告诉她我到了。杏吧首发

  面具女一边想着,一边从手提袋里掏手机。刚往前迈了一步,就因为鞋跟太高而失去平衡,向前摔倒。好在她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包厢,这一摔这不过是摔在了沙发上,并无大碍。

  但面具女心中的邪火却腾的一下起来了,她狠狠的扯下自己脸上的面具,在心里咒骂了那个引领她过来的女服务生一万遍。

  果然那个小婊子是故意的!她就是知道我要摔倒才故意松手走人的!

  正在她愤怒的用手提袋出气之时,身后,一双手突然捂住了她的眼睛。

  “呀!”

  面具女……哦,现在没有面具了。女人忍不住发出耗子一般的尖叫。

  “嘘……是我啊,甜心,吓到你了吗?”

  女人都要冲出嘴边的咒骂顿时变成了娇喘,她扭动着身体转过头来,看着那个比穿了18厘米的高跟鞋还高出了半个头的男人,嗔道:“冷总监,你为什么要吓人家啊,人家的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

  “哈哈,我只是像给甜心你一个惊喜啊!”操着一口带有浓重口音的国语的冷总监一边安抚着女人,一边搂住他的腰。两人就这么紧贴在一起,向后坐摔在沙发上。

  “你坏!对了,冷总监,我还没给你发信息呢,你怎么就知道我在哪个包厢啊?”

  “那是因为我一直都跟在你后面啊。”冷总监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解开了自己衬衣的扣子。

  女人有些奇怪,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性急的情夫。要知道以往可都是她先撒娇、要求,他才会开始主动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冷总监,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就要脱衣服啊?我们不再温存温存吗?”

  “啊呀,还温存个什么啊?我都等不及了,太想你了,赶紧的让我香一口吧!”冷总监嘴上说着,手上已经开始在女人的身上上下游走。他将脱下来的衬衫特意扔到了沙发的下面,这样,那上面粘着的刚刚在隔壁包厢印上的口红印就不会被眼前的女人发现了。

  冷总监,也是很忙的啊。

  被男人上下其手的女人发出夸张的娇喘,她其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男人的动作太急,而且隔着衣服反而弄疼了她。但被男人摸到之后就叫出声音已经是她从前夫那里学到的本能了,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忘掉的,而且,她也觉得这样的“表演”对男人挺有效的。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就已经开始脱裤子了。

  看着男人依旧脱掉了内裤,似乎就要提枪上马,女人开始着急了。她可还什么都没感觉到,别说前戏了,就连那里都没有湿一下,怎么可能就这么开干?

  “喂,冷总监,你这是要干吗?”

  “干吗?干你啊!甜心,我可是都等不及了啊。”冷总监说着,就要扑到女人的身上。

  但女人一把推住男人的脸,将他推倒在一边。个头虽高但身材单薄的男人被气力不小的女人一下子推了老远,甚至在沙发上滚了两圈。

  “你,你干神墨啊?”

  “老娘可还没湿呢!你就像这么把鸡巴插到老娘的屄里?”

  女人气势如虹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她之前所做出来的那副乖巧可人的模样已经碎了一地。

  “哎呀,那怎么才能让你湿啊?还有你小声点儿啊,甜心,可别让外面的人听了笑话啊。”

  男人说着,他是真的害怕女人一个大嗓门引来了不该来的人。而且他的时间也不多了,对那头他可是说自己出去办事走半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快十分钟了!

  女人歪头想了想,突然冲着男人张开了自己的大腿,道:“你帮我舔舔,就湿了。”

  男人看着女人透明内裤下黑黝黝一片的阴部,差一点儿就让嫌弃的表情爬上了脸颊。

  他是真的有些后悔了。本来,他就没想到今天眼前的这个女人会过来,如果不是他刚好走到包厢外听到了女人的声音,他恐怕直到被女人碰见都不会发现她的存在。但现在,他不得不做出选择了,是就这么放弃掉男人的尊严,来让眼前的女人满意,还是维持住自己的那点儿可怜的底线,代价是得罪可能两个都不好惹的女人。

  几乎没用一秒钟,他就做出了决断。

  “哎呀,甜心啊,你早说啊,这种事情全是小菜一碟啦!”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摈住呼吸,将脸贴在了女人的阴部上。

  茂密而卷曲的阴毛扎的他脸颊生疼,拨开了内裤裆部的他甚至没能在第一时间找到舌头该去的位置!但最后,他还是舔到了地方,女人突然响起的浪叫声证明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舔的是哪里的那个位置的确就是女人的阴道口。

  “甜心,小声啊!”

  “啊,我知道了,啊,你继续舔,继续。”杏吧首发

  女人说着,但在男人的舌头碰到她的下体的时候还是浪叫出声。这次她反应过来了,在声音发出一半的时候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其实她本不打算这么委屈自己,但刚刚隔壁的包厢内也传来了人声,的确有人来了,而且就在隔壁,这种异样的刺激让她头皮发麻,委屈不委屈的也全都不在乎了。

  男人捧着女人的大腿,继续活动着舌头。他的动作很像是在吃西瓜,而实际上他觉得自己面对的就是一块被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又被捡起来的西瓜皮。

  女人觉得自己快要被男人舔到高潮了,但只是舌头的舔舐,总让她觉得少点儿什么,高潮也一直差了临门的一脚,迈不过那个坎。她四下张望着,突然发现在桌子上放着一个透明的塑料瓶。顾不得什么的女人一把抓起那个瓶子,然后扔到了男人的头上。

  被砸到的那人抬起脸,一嘴都是黏糊糊的水剂的他问道:“怎么了?”

  “用,用那个,插进来帮我止痒!”

  男人扫了一眼滚落在沙发上的瓶子,顿了一下,还是默默地拿了起来。

  就这样,在舌头和塑料瓶的双重努力下,女人终于达到了高潮。她用腿紧紧地勾住了男人的脖子,整个耻丘都抵住了男人的脸。男人因为窒息而开始拍打她的大腿,但女人知道高潮的余波散去,才松开了腿上的力道。

  “啊,啊……”

  “呼,呼……”

  一男一女,虽然因为不同的理由,但都在大口地喘息着。

  女人躺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又好似没有任何焦距只是随意的将视线扔到一边。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做过爱了,刚刚虽然只是口活加上一个冷冰冰的塑料瓶,但还是让她觉得好几天积攒起来的压力都瞬间释放了出来。

  压力释放了,再接着的,就是动力了。

  她拍了拍一旁男人的头,让他别再像狗一样的喘气了。

  男人看着她重新张开的大腿,已经明白了女人的意思。可经过刚刚的一番折腾,他胯下的小东西早就疲软了下来,本来他就是打算趁着才从那边的包厢里出来,身体里多少还能留存着一点儿男性本能,才打算一到这边就趁热打铁的。但没想到女人拒绝了他的要求,还反过来要求他做出服务,现在,他是一点儿都硬不起来了。

  “快点儿啊,你刚刚不还是说你等不及了吗?”

  男人咬了咬牙,挤出一个笑容道:“你等我一下啊甜心,我去喝点儿东西,好渴。”

  “刚才那么多水你都没喝够啊?”女人已经开始自己玩弄自己的阴道口了,她的手指在阴道中抽插着,翻出大把大把的淫水。

  男人脸上挂着笑,出了包厢。他直接光着屁股拦住了一个一直在查看各个包厢情况的女服务生,好在对方早就对此见怪不怪了,依旧带着微笑听取了他的要求。

  “您要A号套餐是吗?好的,马上送来。”

  男人就站在原地焦急的等着。待女服务生将装着他要的东西的托盘端来之后,就马上抢过来,拿起那小瓶子一口喝干。

  5分钟后,他终于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向了下体。他回到包厢,这时候的女人早就等得不耐烦,又拿起了那个塑料瓶正在自己安慰自己。

  “你好了吗?”

  “好了,来吧!”

  男人硬着头皮,捧起了女人的大腿。

  而就在他满头大汗的耕耘,感觉自己像一个抽水的老农之时,隔壁的包厢内,突然传出一声高亢的叫声。

  男人和女人都被这爆发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女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开始拍打男人的背,道:“快,我们去看看,叫的这么大声,肯定干的特别激烈。”

  男人做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实际上他早就快要坚持不住了,马上顺坡下驴、站了起来。杏吧首发

  而当两人凑到隔壁包厢外偷窥时,瞬间被里面的场景吓得张开了嘴巴。

  “这……”

  “这还是人吗?”女人替男人说出了他没能说出的话。

  他们看到的,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更像是一头……蛮牛。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