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三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三章】【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2018-3-3 08:48 编辑

【前篇章节】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后续章节】                       待续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十三章
  

  “喔!……”乳尖传来的刺激不禁让施镜花娇呼一声。杏吧首发

  可还不等她从乳尖被袭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下身羞处哪根一直在探索洞口的火烫肉棍似乎很熟悉她的身体似得,竟然从身后找到了妙洞入口,火烫的昂大龟头熟练地分开了两瓣紧窄肉唇钻了进来。然后就觉得那男人猛一耸臀挺腰,一根火烫的粗大肉棍便钻入她空虚的小径之内。

  “啊!不要!”

  施镜花下体美穴被火烫粗长异物猛然侵入,浑身巨颤,她本能的想去夹紧双腿阻止哪根阳物的进一步深入。可惜已经晚了,一条粗壮的大腿已经先一步插进了她的两腿之间,接着另一条大腿也伸了进来,两腿用力向外一分一下子就把她的两条修长美腿大大的叉开了,男人的两只手也停下了其他动作过来帮忙,死死钳住她的胯部,屁股一撅猛地一挺,狠用力一挺哪根粗长阳物就向着她秘径深处捅去。

  “不要呀!……啊……疼……秦师兄快拔出来,求求你了快拔出来,我是有夫君的人了,……你这样让我以后可怎么见人啊?” 施镜花惊呼一声,她就感觉那根热气腾腾的硬梆梆东西一下子顶到了自己夫君从未到达过的地方,太深了,他的哪根东西太长了,那幽径深处的娇嫩腔道被那肿大的龟头撑得要裂开似的,一阵阵疼痛袭来!

  施镜花此刻的心情百感交集,有羞赧、有愧疚、同时也有莫名的欣喜、兴奋。她暗暗喜欢秦德璐很久了,喜欢他高大阳刚,喜欢他的俊朗洒脱, 甚至喜欢他的不羁,如今自己喜欢的人终于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她怎么可能不暗喜呢?有那么一刻她真想随了他的愿好好放纵自己一回,可是她已有道侣的身份又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想到被发现后的可怕后果,她又不得不制止秦师兄接下来的动作。

  ……

  “屄里好紧!镜花师妹你屄里面怎么比外面那段紧了好多?都插不进去了。”秦德璐在施镜花身后揽着她的柳腰伸头在她耳边低语道。

  “你讨厌!你到底是谁?秦师兄平时不会如此粗鄙的,你的声音怎么朦朦胧胧的怪怪的,跟秦师兄平时的声音根本不一样呢。其实我刚才一直想问你来的:你到底是不是秦师兄?”施镜花突然扭头盯着秦德璐的俊脸问道。

  只见那秦德璐被说得一愣,接着表情好一阵变化不定,眼珠子在眼眶里叽里咕噜转个不停,似是在想什么歪主意。

  施镜花就那么好整以暇地微笑,打算看看他一会儿又有什么说辞:“听说这位秦师兄经常在床上想出各种鬼点子讨师妹们欢心,也经常学着别人的声音来与众师妹交欢寻求特别的刺激,果然如此。这位秦师兄真是坏的可以。”

  突然就见那秦德璐面色一肃,正色道,不过声音却猛然变得苍老低哑:“女娃娃,其实你现在所见一切皆是梦中幻像。皆由你的欲念产生。”

  “你……这声音是?好熟悉……我好像在那里听过。”施镜花突然听得这声音浑身一震。

  “对,正是老夫。昨夜那个答应帮你的老人家。”那声音道,不过由秦德璐口里说出来显得画面十分诡异。

  “啊?原来是那位老前辈?可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施镜花震惊地无以复加,画风变得太快她一时半刻还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娃娃,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你现在所见一切皆是梦中幻像,皆由你的欲念产生,而我正是那个托梦给你之人。”

  “托梦?可是你为何要托这种梦给我?”施镜花感受着下身被那根火烫的肉棍深深插入着,悄悄收缩蜜穴夹了一下哪根肉棍,硬梆梆、热腾腾好真实,那里像是梦境啊? 于是她更加狐疑了。

  “我本是想托梦传功给你的,没想到你欲念如此强烈,没等我传功与你便与这男人先欢好上了。”

  “你胡……这……晚辈……您打算传什么功法给我?”施镜花本来开口就想骂他胡说,可一想人家高高在上的修为,辈分于是忍住了。

  “天级双修功法,我托梦传功给你,是要你同你心中最爱之人在这梦中双修此功法的。老夫本以为出现在你梦境里的应该是你的夫君,可不曾竟然会出现这么个小子。他就是你心中的情郎吧?”那苍老的声音问道。

  听老前辈如此说,施镜花俏脸一红,真是百口莫辩,也不搭话就是羞赧地低头不语。

  “他叫什么名字?”那苍老的声音不容质疑地问道。

  “他……他叫秦德璐。”

  “你很喜欢他?”那苍老的声音又问。

  “老前辈,还是说说您为何要托梦传给我功法吧?”施镜花红着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转移话题道。

  “老头子我最见不得女娃娃被人欺负,昨夜见你哭哭啼啼受了莫大委屈,就决定出手帮你。你可知你被人欺负最大的原因是什么吗?”

  “红颜薄命!”施镜花想了想低语道。

  “不完全是,主要还是你修为微末,同样是红颜,怎不见他们敢去欺负雅仙子?还不是那个女娃修为太高他们惹不起?”那苍老的声音肯定道。

  “前辈所言甚是。”施镜花本想躬身一礼,可再看自己如今这被男人从后身插入的姿势,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还怎么可能行礼?真个是又羞涩又好笑。

  “所以我要托梦传授于你天级双修功法,你好生修炼,争取早日筑基。”

  “多谢老前辈!可是晚辈怎么修炼啊?这天级功法的心法是怎样?”谁不想修炼天级功法?谁不想早日筑基?施镜花一听老前辈此言激动莫名,急忙问道。

  “这也正是我托梦传授给你功法的目的,我附一缕神念在你这位情人身上,用他的身体以身相授!”那苍老的声音解释道。

  “那太好了!多谢老前辈。敢问下一步如何修炼?”

  “好,你切听我传授,必须配合修炼,不得违抗。” 那苍老的声音沉声道。

  “是,晚辈谨遵前辈教诲。”

  只听“啵”的一声,就见秦德璐从施镜花身后把粗长玉茎猛地拔出。然后挺着耸立向天的玉茎盘膝打坐在潭水中,潭水正好淹没到他胸膛下,连同哪根玉茎也隐入进了潭水之中。

  “女娃,转身过来……好……扶着它插入你那里面对坐下去。”

  “这……”如果只有施镜花和秦德璐她也许还能勉强扶着哪根硬梆梆的东西坐下去,可如今身边又多了一位老男人的神魂关注,她实在是有点羞愧难当。

  “嗯?怎么还不扶着它坐下去?女娃你在犹豫什么?难道不想修为大进了?难道不想筑基了?难道不想报仇了?”那苍老的声音连珠炮似地激将道。

  “我……我坐……”施镜花经过激烈思想斗争终是下了最后的决定。

  她躬身探手进潭水里,摸索了片刻便握住了哪根热腾腾的粗长阳具。杏吧首发

  “天啊,好长!居然都快到我的手肘处了?”当施镜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根玉茎的长度后,吃惊不小。这东西至少两倍于他夫君的长度,这怎能不让她吃惊呢?

  用手扶着胯间哪根邪异美感的玉茎向她两腿间羞处洞口凑去,慢慢将那活儿的肿胀头儿插入少许,拨开两瓣娇艳花瓣再对准蜜洞缓缓下坐身体。

  “啊!……”眼看那六七寸的长家伙就慢慢被吞入蜜穴内,到了膣道深处别人从未到达过的地方,就感觉那娇嫩腔道被那肿大的龟头撑得充实又似要裂开,施镜花娇呼一声。施镜花双手扶着男人宽大的双肩,小心翼翼地下蹲着赤裸的胴体,缓缓地缓缓地昂大的龟头撑开一寸寸前人未曾开垦过的小径。

  “喔!”终于憋得肿胀发紫的火烫大龟头最终还是抵住了幽径的最深处一团软肉上。

  “好了,老前辈,下一步怎么做?”施镜花双手扶着男人的肩膀,跨坐在男人赤裸的大腿胯间,下身牝户被他的阳具尽根插入,她忍着下身膣道的最深处被撑开的憋胀感,偷眼看了一眼男人的表情,见他表情毫无波澜这才问道。

  “好,我将运功将我体内阳性真气通过下体阳物顶端蛙口通过你阴道最底端的花芯小口渡入你的体内。”就见秦德璐缓缓开口,可声音却是苍老低哑的老前辈的声音。

  施镜花目睹这一切,感觉这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诡异的事情了:眼前这位身体是自己最喜欢的秦德璐,可灵魂却是另外一个上千岁的老头子。那么她现在到底是在和谁双修?到底是在跟秦德璐双修?还是跟老前辈在双修?

  “丫头,别走神儿,用心感受你阴道花芯内渡进来的阳性真气,试着引导它在你体内沿着经脉混合的你的阴性真气。我已经开始运功渡入了。”苍老声音似是发觉了施镜花的乱想,提醒道。

  “是,老前辈……”

  只见“老前辈”宁心静气,心无旁骛手掐法决按照《本源真经》心法开始吞吐天地灵气、意守丹田,和扫六合。在《本源真经》心法的催动下一股股体内阳性真气沿着下体阳物内腔道经龟头马眼儿源源不断地灌进施镜花阴道底端花芯小口内,阳性真气渐渐充斥子宫,再沿着经脉冲向施镜花的四肢百骸。

  施镜花用心一感悟,顿感下体一阵阳刚暖流注入体内,经花茎入子宫再经奇经八脉流遍全身,最后再汇入自己的丹田气海之中沉积下来。施镜花立感全身暖洋洋一片。

  “这就是阳性真气吗?好温暖,好舒服。”施镜花慢慢感受着体内的这股异性真气。

  渐渐地进入她体内的阳性真气越来越多,再加上她自身体内的阴性真气渐渐的她的丹田气海越积越满,已经无处安放。

  “ 老前辈,然后呢?”施镜花被全身充斥的真气憋得难受,不得不开口询问了。

  “你我口舌想接,把在你体内混合的真气回流到我体内,形成一个大循环。”苍老声音道。

  “还要口舌相接?”施镜花羞赧问道。

  “你这丫头,下面都插进来了,还在乎上面相交?”苍老声音不屑道。

  “这……也对……唔!……前辈不用这么热烈吧?……唔唔!”一双火烫的红唇已经不由分说地亲吻住了她的香唇,接着男人伸出火烫红舌撬开施镜花香唇、牙关探入她檀口中勾住她的小香丁,缠绕纠缠在了一起。

  施镜花被吻得醉眼迷离、头脑发晕,她跟自己的夫君都从来没有如此深情热吻过,不过到现在她都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在跟谁舌吻?秦师兄?还是老前辈?这种未知的神秘感反而让她感觉很刺激,一阵阵的心颤,激情的舌吻不禁让她下腹火热,激情难掩。

  “唉,丫头,你可真是欲火焚身啊!快快收起欲望,赶快把你体内的混合真气渡给我,不然时间久了会撑爆你的身体。”那苍老的声音突然玩味调侃道。

  施镜花被说得小脸一红,一只粉拳就打在男人胸膛上:“你讨厌!谁欲火焚身了?明明是你强吻我的。我刚发现老前辈你好坏啊!”

  “好了,好了,娃娃不开玩笑了,快与我口舌相交渡你的真气给我。”

  “嗯!”施镜花依言而行,把自己体内的混合真气通过口舌缓缓渡给对方。

  终于两人的第一次真气大循环形成,“老前辈”引导着进入体内的那股阴性真气再混合自己的阳性真气在《本源真经》的催动下进入了那条身体被改造成[欲体]时所打通的特殊经脉进行合成。

  半个时辰后终于第一缕合成好的[本源真气]从那条特殊经脉的另一头排出,注入了丹田气海之中。“老前辈”内视气海发现这缕真气要比他体内的普通真气更加的凝实、密度更大,它一进气海就沉入到了气海的最底层。

  两人继续让真气在两人体内循环着,“老前辈”继续将阴阳结合的真气缓缓合成为[本源真气],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了,渐渐地合成好的[本源真气]越来越多,慢慢地气海中已经又多出了一小半真气变成了[本源真气]。

  再把合成好的[本源真气]在《本源真经》心法的催动下一股股沿着下体阳物内腔道经龟头马眼儿源源不断地灌进体内真气空缺的施镜花体内,那合成好的[本源真气]沿着她花芯小口进入,渐渐充斥子宫,再沿着经脉冲向施镜花的四肢百骸。

  两人都渐渐沉心于合体双修之中,只是两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是:当那根莹白色的邪异肉枪被那羊肠小径内分泌的淫津缓缓滋润后,渐渐被那茎身上的银色神秘图纹所吸收,随着吸收的淫津越来越多那花纹上的银色越明亮,随着本源真气在《本源真经》功法的催动下通过玉茎注入施镜花体内,那神秘图纹在本源真气的注入下泛起丝丝银光,使得茎身上的那层催情油脂一点点挥发,那挥发的催情油脂水汽就钻入了施镜花腔道肉壁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催情油脂被挥发,阴道内的催情油脂气体越来越浓密,渐渐地钻入施镜花毛细血孔内、钻入血管内,沿着经脉钻入了心脉之中,也有极少部分沿着经脉钻入到了施镜花的灵台识海之中。

  施镜花正在新奇地感受着新被“老前辈”注入自己体内的那种奇特的本源真气,忽然就感到下体膣道内一阵阵的瘙痒难耐。稚嫩的阴道内奇痒无比,似万蚁爬行,撩得她心痒异常。那种痒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她真想自己伸手指进去抓抓挠痒。她紧夹了一下下体,就感觉一条火烫肉棍正充实其中,她试着起身动了动下身,果然有效果,只觉哪根肉棒前端肿胀的大龟头的龟棱子刮过那麻痒难耐的嫩肉洞壁让她很是解痒,有了这一次的经验,她又一次猛然站起那根阳具几乎整个被迅速抽出阴道,同时也使得那根肉棒前端蘑菇头龟棱子狠狠地迅速刮蹭了很长一段阴道壁。

  “喔……”施镜花舒爽地娇啼一声。

  “小丫头,你不好好趁此双修好时机好好修炼,你在干什么?”“老前辈”那苍老的声音讶然道。

  “我……” 施镜花只是红着一张粉脸羞于启齿。

  “是不是又欲火焚身了?”“老前辈”好奇道。

  “你……我没有。”施镜花猛摇头否认。

  “哦,那就好好修炼,每晚能双修的时间不多,要好好珍惜。”“老前辈”一本正经道,嘴角却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嗯!”施镜花强忍着下身传来的瘙痒点头应到。

  可是没忍多久,腔道内深处的奇痒犹如万蚁噬心般,痒的她心尖都颤动不已,浑身麻痒难耐。立刻就想起了刚刚哪根散发着邪异美感的粗长玉茎,回想起那根玉茎顶端突出的龟棱子剐蹭摩擦自己穴内麻痒肉壁时的酣美感。

  终于忍不住了,又怕被“老前辈”发现,于是她偷偷的幅度很小的抬起美臀来再缓缓坐下,痒意虽稍有缓解但这种小动作无异于提油救火!稍尝快感的她只会一点点加大动作的幅度,越来越渴望更多的快感降临。不知不觉间潭水已经被她颠臀的动作带动的“哗哗”直响了,可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啪!”的一声脆响打在了施镜花的挺翘美臀上。

  “丫头,你到底怎么回事?还能不能安心修炼了?”老前辈佯怒道。

  “我……我……”施镜花双颊潮红,羞涩地不知该如何跟老前辈解释。

  “别乱动了,好好修炼。”

  “可是……可是……老前辈,你能不能回避一下?我有话要单独跟秦师兄说。”施镜花喃喃道,她虽然知道这秦师兄只是她幻想出来的,可他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有难言之隐跟他说也比跟那个老前辈说要安心的多。虽然她心里也知道其实秦师兄是被老前辈神魂操控着的那个幻影而已,可不知怎的她就是不想在老前辈声音下暴露自己的羞人隐私,哪怕对方换成刚刚那种似是而非秦师兄的口气、声音她才能接受。

  “回避?这……哦,我明白了。好,老夫这就离去了。留你们年轻人说悄悄话吧。”说着说着老前辈的声音果真越来越小,到后来竟真的消失了。

  “镜花师妹?你到底怎么了?”先前那个秦师兄的声音关切道。杏吧首发

  “我……我下面痒的厉害。” 施镜花的话音越来越小,后来她主动用双臂抱住了秦德璐的脖子,把香唇凑近他的耳边用细弱蚊蝇的声音羞赧道:“秦师兄,帮帮我好吗?”

  秦德璐被她这主动亲昵的动作搞得有些发呆,喃喃道:“好,好,镜花师妹其实我帮女人下面解痒是很有经验的。”

  说着他竟激动地吻住了施镜花的香唇,猛地双手抱着她的丰美的肥臀站起身来,施镜花被他突然的动作一惊,连忙用修长的赤裸美腿紧紧攀住他的腰身,然后惊讶道:“秦师兄,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肏你!” 秦德璐邪异地看着她颤动着的雪白巨乳笑着。

  “你讨厌!”施镜花娇媚一声,桃颊红潮,举起粉拳就打在秦德璐赤裸的胸膛上。

  下一刻秦德璐已经把她丰腴的美臀高高抛起,待重重落下时那杆粗长的玉茎已经狠狠地连根尽入……

  “啊!……秦师兄……唔……”施镜花娇啼一声,下体被一捅到底粗大龟头直抵幽径深处的花芯。 下体腔道内的瘙痒感顿时减轻了不少,施镜花情不自禁地用玉臂紧紧搂住男人的脖颈,用香唇吻住了他火烫的唇。

  “啪啪啪……啪啪啪”随着玉盘般的雪白美臀被一次次抛起,落下,潭池中响起了一阵阵响亮的肉体撞击声。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