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山里来的清纯女大学生

山里来的清纯女大学生

 她是从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来到城里的大学生。也许是家乡的泉水把她养的那样的美丽动人,20初头的她身材已经很令男人着迷了,只是在她土气的衣服的包裹下没有被人发现罢了。自小她家就穷的要命,或许是父母的付出总有回报,她很争气地考入了县重点中学,又如愿以偿的考到城里的大学。一时她成了全县的骄傲,“你是我们县飞出的一只金凤凰隘她不禁羞红了脸。

  在以後的接触中,舒展对她很关心,有时把她留下吃饭,有时把爱人不穿的衣服送给她,慢慢的,她发现他看她的目光有些别样的内容。不久,她的弟弟来信说她的父亲的病加重。这件事被舒展知道了,当天他塞给她3000元钱,她坚决不要,最後他说是预付的薪水,她才收下,但心理对他有感激也有说不清的恐惧。後来舒展对她表现出易乎寻常的关怀,但他的目光更多是停留在动人的双乳,和她丰满的屁股上,有时还用话调戏她,但为了挣钱,她小心的和他交往着。

  一天,舒展喝了很多酒,他借着酒劲说了很多话,说他夫妻生活不协调,内在矛盾不可调和,说着说着还挤出几滴眼泪来,他说她纯情,质朴,是人间难找的美人,说着竟过来搂她,她惊恐如小鸟的样子更激发了他的性欲。他一把将她拦腰抱住扔到了沙发上,并用那充满了酒气的嘴来亲她,还含糊地说着”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话,她真是又羞又怕,大声的喊;”不要呀,救命,来人那,“但是,舒展可不管她的叫喊,一手搂她,另一只手伸向她的乳房,她在他的怀里挣扎着,反抗着,可是,她一个若不惊风的女孩怎麽能挡住一个男人呢,也许是阁着衣服摸着不爽,他扒开她的衣服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把她的乳白色的奶罩拽下,露出她雪白的乳房,处女的乳房发出诱人的光泽,粉红色的乳头旁边是深红的乳晕在她那雪白的乳房上真是老天的杰作,他立刻把它们抓住,乳房的弹性大小刚好,她长这麽大还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她想反抗,但她的双手被舒展抓住任她怎麽反抗也没有挣拖,她那美丽性感的嘴唇发出强烈的喊叫声;来人呀。救命呀。快来人呀”。

  她的眼睛看着舒展那奸笑的脸,她真想把它撕烂。也许是老天怜悯这美丽的女孩,就在这是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原来是舒展的孩子从外边回来了,舒展一惊把手松开了,她就趁这是猛的一个翻身把他掀落在地上,她紧跟着从沙发上跳起来然後用双手挡住匈口就往外跑,这是身後传来舒展的声音‘’你还欠我3000元钱呢。“她头也没回就逃里了他家。

  回到学校,他趴在床上大哭了一场,当天,他就收到弟弟的信说父亲的病加重了,家里没钱给父亲看玻在她心乱如麻的时候,舒展来电话了,他一再的向她赔礼道歉并请她继续教他的孩子,被她一顿臭骂後,他又故技从演了,追着她还钱。最後她答仍他第2天中午和他谈谈,地点在他的办公室,因为他说他自己忙不过来,。她想那里也比较保险呀,那知单纯的她又上了这色狼的当。

  那天下午她放学後,她到舒展所在的医院。她进他办公室的时候,屋里的两名护士都退了出去。舒展请她坐下後,到了茶递给她,他一边喝茶一边向我道歉,由於天热,我手中的茶不知不觉喝光了,忽然,她感到头很晕,身体发软无力,不一会就晕了过去,当她迷迷糊糊地逐渐醒来,迷梦中好像在云里漂浮,远远的传来愈来愈进乐曲的声音,这时她觉的,好像有点凉意,她想收紧衣衫,但觉的手脚被人牵住,眼前呈现了亮光,耳边传来确实是音乐,是钢琴协奏曲。她挣眼看眼前是一间设备简洁的房间,她正躺在大床上,舒张就做在床边。

  她一惊,想坐起来,猛然手,脚,颈喉都立即被细绳子吊住,整个人好像大字一样躺着。绳子有点松,手脚都可以离开床面一尺,或略为屈伸,所以人可以侧转身躺着,但手无法移近胸前及小腹,脚也无法屈曲。‘你要干什麽”她惊呼了一声,随着头脑的清醒,她才发现她的衣服以被脱光放在一边,她的身上只穿着乳罩和内裤。你不用喊了,喊也没用,外面是听不到的,乖乖的听我的你会好受一点的,舒张用一种无可反驳的口气命令我,说着,他开始脱自己衣服,当他脱裤子时,我一切都明白了。她清醒地躺在床上,被帮了手脚,音乐从音箱里传来,她真是喊也无用,她的声音在大也大不过音响,门窗都关着,空调开着,他的计划真是周详,当她见到他脱光身上的衣物後,她真是羞的无地自容,只好紧合双腿,躺着任由他摆布了。

  但他并不急於奸污她,他用舌尖的唾液湿润她的颈部。同时他的双手就绕道她的身後,穿到床褥间把她的乳罩的扣子解开。他的手以一种仅可触及她的皮肤和汗毛的轻度在她的胸前游动,她拼命想推开那双淫猥的手,但她的自己的手移不到胸前,被绑住了,她拼命移动自己身体来逃避这种爱抚,但以无济於事,反到加速了他的活动和增加了摩檫接触的次数,她大叫,她挣扎,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反到感到绳索施於她手脚的痛苦,她以失去思想,失去理智,只感到恐怖。他的双手开始移到她的腰侧,她吓的睁开了眼,只见他拿来一把剪刀,沿着腿侧向腰剪断了她的三角裤的一边,於是他可以很方便就将她的三角裤褪到了右脚下面。

  她的大腿两侧,前腹及屁股,感觉到有很多的蚂蚁在爬,她愈来愈养,养的入骨,她拼命靠拢双腿,她拼死扭动自己的腰来逃避凌辱,但反到受到他更有力的触摸。她的腿缝好像开始有点湿滑,他用手指在她的阴道口来回的摩檫,用舌尖轻舔着她的乳头,手指则是改玩弄着她的阴核,她的淫水沾满了他的手指,他将手指上的淫液抹在她的阴道上,这时他的阴茎早以挺直了,他将龟头在她的阴户来回的摩檫,让龟头沾满了淫液,就在她忍受着他的侮辱和龟头在她的阴户摩擦带来的一点罪恶的快感的同时,他以将他那黑粗的阴茎送入了她那早以湿滑的阴道,他以一种近呼疯狂的方式像被他压在身下的少女发泄着,她一个少女以一种无可奈何的方法接受着身上的男人的发泄。

  她在他的身下含着眼泪承受着他的抽插,时钟在墙上缓慢的走着,20多分钟後,他带着满足的快感趴在她的身上,他的阴茎还没有拔出她的身体,他还在享受着射精以後快感,他在她的身上休息了一会,经过了长时间的奸淫後,她已痉疲力尽,闭着眼睛躺着,好似一只小羊羔一样,完丧失了抵抗力,任凭宰割……事後,他“扑通”一下跪在了泪流满面的她的面前,说他是因为太喜欢她了不得已才这样做的,他掏出一万元钱塞到了她的手里,他说:“要麽你去告我,要麽你拿着这些钱,以前的钱我也不要了,你看着办吧1”她经过痛苦的抉择後,选择了後者,因为她太需要钱了。女人坚守的美好的事物一旦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她便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她也是这样,从此,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也注重穿衣打扮了。

  後来,她想通了上大学不也是为了有钱吗,何况现在学校又不包分配。後来经人介绍她晚上到夜总会做了招待。这个工作还算好,帮客人端个酒水,送下歌单就行了。为了多挣钱,不长时间,她又到了包房做招待,包间里男女滚在一起不新鲜。她寄的钱一次比一次多了,弟弟写信感谢她,父母对她不放心。让她小心点,别遇上坏人。她只是撒谎说遇上好心人,在一家公司做兼职云云。环境对人的改造力真的很强,什麽东西看惯了,即使她刚开始恨不得诅咒的东西时间长了也是那麽回事了,由於她长得靓,总受到客人的骚扰,後来也索性做起了三陪小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