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娇妻为夫治阳痿

娇妻为夫治阳痿
静宜今年二十八岁,已经与丈夫结婚五年。她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条、双腿修长,胸前一对双峰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她和她老公阿光是在工作之后才认识的,阿光当时在一家大公司任职,比静宜要大八岁。与些同时,公司里有好几个年纪与她差不多的小伙子也在追求静宜,但是静宜觉得阿光为人比较老实诚恳。既有能力,又有一点儿事业基础,就答应了他的追求。俩人谈了一年恋爱,情投意合,就结婚了。

  眨眼间已经过了五年。这五年的时间里,阿光在事业上一凡风顺,已经升任到了公司的主管,而静宜则安心地呆在家里操持家务,阿光的母亲说是静宜过门之后带旺了阿光,所以特别喜欢她。婚后的第二年,静宜产下一个男孩。老人家欢喜若狂,孩子未满月,就抱去亲自抚养了。

  大约一年以前,静宜完全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家看到了阿光藏起的一箱杂志,上面都是他写的一些性幻想文字,让静宜感到震惊的是其中甚至还描绘了他幻想静宜和其他男人亲密的情形。

  当时,静宜的最初反应是很反感,说实话,静宜结婚前虽然也和其它男人有过来往,偶尔也有被人吃她「豆腐」的时候,但那也只是被摸下大腿或者捏捏胸部之类的,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意义上的关系。结婚后更是从来没有和丈夫以外的任何男人有过性关系,而丈夫现在却幻想静宜和别的男人亲密,如果阿光爱她怎么会幻想着她和别的男人亲密呢?

  但静宜并没和他讲,接着她镇定下来,仔细想这件事。令她最感厌恶的是她一直爱着丈夫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却不知到他是这么个人;她原以为自己是完全了解他的。而令她生气的是阿光在文字里描绘了她的不贞;坦白地说,她是个爱嫉妒的女人,如果知道阿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会不可忍受的。

  可是想着想着静宜觉得好受多了,毕竟在幻想里他还是爱她的,并且不管以多古怪的形式他还是希望静宜快乐。

  后来几个星期静宜什么都没说,也没让阿光觉察出来,她想就让他偷偷摸摸保持他的幻想是了。可静宜自己却总是不能心平气和地忘掉这件事,她耽心他的古怪幻想会发展到我无法控制的地步,毕竟她现在对自己的丈夫已经不再有完全的了解了。

  终于,又过了几周,静宜告诉了他这件事,还说出了自己的不安。这次该阿光觉得不安了。他说由于工作繁忙,常常觉得压力很大,所以他在那方面的情形就每况愈下,现在每当俩人做那事时他常常都要借助性幻想才能坚硬起来。

  静宜听他这么一说就原谅了他,并安慰阿光说自己并不在意他的「爱好」,只要他觉得好就行。

  从那以后,为了爱她的丈夫,也为了享受性爱的乐趣,静宜开始十分迁就阿光。每当做那事时静宜就从旁协助他,与他说些肉麻的事情,读一些有色情味道的小说给他听,甚至给他口交、给他跳脱衣舞。但使静宜感到难堪的是阿光常常都要幻想她和另外的男人性交才能兴奋起来。他告诉静宜说,每当他幻想静宜和另外的男人一起爱抚,他就开始兴奋,一想到她的手捉着男人又长又粗的阳具把玩,带它进入自己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时,他就兴奋得一柱擎天。后来几乎是不自觉的,静宜真的开始想象如果有机会自己会和什么样的男人睡觉呢?同时,两人在外面的时候,她和阿光也开始更多地有意无意地评论好看的男人。

  但是,阿光并没有停留于幻想的阶段。为了增加真实感,他竟要求静宜和别的男人做爱给他观看。

  起初,静宜说什么也不肯答应,虽然她的内心也想尝试一下和其他男人做爱的滋味,但这始终是一件羞人的事。怎么能轻易就答应呢?

  但是阿光并没有息心,而是反复地再三哀求。

  终于有一天,静宜经不起阿光的纠缠,只好勉强回答说:「对不起,亲爱的,我知道你心中很苦闷。可你真的认为我和别的男人做爱能给你刺激和快乐吗?」「那当然。不仅是刺激,简直是太刺激了!」阿光见她有了松动的余地,马上鼓动说:「说不定只要有那么一次我的性障碍就全好了。」静宜见阿光决心已下,将头埋在他怀里,娇声而又不安地问道:「如果你真的不因此嫌弃人家……人家只好听听你的了……可……你想让我怎么去做?」「你同意了?」阿光兴奋得紧紧地拥吻她说:「当然是偷偷地了,我总不会教你去大张齐鼓地挂红灯笼开青楼了。」静宜红着脸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你想让我和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做?其实我觉得这也挺复杂的,我想不会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只要我把衣服脱了就行。我倒不是怕被别的男人玩弄,而是害怕遇上坏人,或不洁的男人,造成乐极生悲的结局。」阿光说:「你问的东西我都想过。」他表示一定找一个陌生的完全没有性经验的男孩子来和她做对手戏。静宜经不起他再三的哀求和纠缠终于答应了他。

  一个周末的下午,静宜的老公带她到澳门去玩。在码头上船后,突然介绍一个十八九岁的小青年给她,说是他的朋友,名字叫着阿伟,约好一起到澳门玩的。

  静宜觉得奇怪,在船上问老公在搞什么鬼,她老公才告诉她这个小青年就是邀请来和她做爱的人。

  静宜大力地扭了他一把,粉面羞得通红。但是仔细看看那个小青年,生得高大强健。唇红齿白,而且满脸纯品的样子,的确惹人喜欢。想到即将要和他赤身裸体地相对时,不禁全身一阵阵躁热。

  阿光趁阿伟走开的时候告诉她,这个小青年和他在游戏机中心相识,来往了一段时间之后,知道他为人纯品,没有性经验,并且对女性非常好奇。所以约他来澳门一起玩。

  到达酒店的房间里之后,阿光便迫不及待地在阿伟面前摸他太太的乳房和阴户。阿伟则害羞地坐在一旁,阿光便叫他过来一起脱他太太的衣服。阿伟用颤动的双手脱下静宜的上衣,面对她的乳罩却无从下手。阿光好笑地把他太太胸前的扣子解开,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弹了出来。阿光看傻了双眼。

  阿光又叫阿伟用手去抚摸,阿伟才颤抖地把一对手掌放到静宜雪白细嫩的乳房上。阿光便教他怎样爱抚女人的乳房,怎样捻弄奶头乳尖。静宜的乳房被阿伟的双手一摸,早已全身血脉沸腾,老公这么一教,更加被摆弄得浑身轻飘飘的仿佛腾云驾雾一般。

  接着,阿光又叫阿伟去脱太太的裤子。当静宜的阴户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半透明的内裤里,已是看得阿伟眼突突的了。在静宜含羞而扭动身体的时候。她的内裤却被老公扯下来。静宜的阴户、半开的阴唇清清楚楚地出现小青年的眼前。

  阿光把太太一丝不挂肉体抱到床上,吩咐阿伟脱光身上的衣服。自己就跪在地上,扒开静宜的大腿,用嘴舔吮她的阴户。阿伟脱得只剩一条内裤走过来,他的阳具已经硬立着,把内裤撑得像一座小山似的。阿伟叫阿光上床坐在静宜身边。

  他捉住太太的双腿,让他用手摸她的阴户,然后说:「你大概从来没有看过一个真正的女人的完美胴体吧,所以,今天我要在这里为你上一课女性的生理学课。」静宜的脸更红了,想不到她老公居然会拿她的身体当教材,教那个男孩认识女性的身体,把她的身体每个部份,详细地讲解给他听。阿伟一边听,一边震震地抚摸着那湿润的地方,爱不释手,他突然望着静宜的老公低声问道:「我可以像你刚才那样,用嘴吻她吗?」「可以的!」阿光把太太的双腿交给阿伟握住,腾出双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阿伟则捧着静宜两条雪白的嫩腿,把嘴唇贴在她的阴户上狂吸急吮,努力把自己的舌头伸向阴道的深处。

  静宜被老公之外的男人舔吮阴户,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已经欲火高炽,她一手抓住床单,一手伸入阿伟的内裤里,捉住粗硬的的肉棍儿。

  阿光这时已经脱得精赤溜光。他的阳具已经膨涨发大。他把太太的双腿从小青年的手中接过来。吩咐他把内裤也脱下来。接着就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太太的阴道里频频抽送。静宜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老公能像今天这样冲动了,所以心里感到有些欣慰,可惜由于他太兴奋了,只抽送了百十个出入就已经射精了。

  阿光把软下来的阳具从太太的阴道里抽出来,示意阿伟来接着玩。阿伟马上震腾腾地趴到静宜身上,像盲头苍蝇般的乱撞,不得其门而入。静宜只好捉住他的阳具,把龟头对准她小肉洞的入口。

  阿伟一经进入,马上肉紧地拥抱着静宜。把粗硬的大阳具尽量钻入她的肉体里。

  静宜觉得他的阳具比她老公粗长一些。正在享受这从未试过的充实,她老公却指导他一进一出的抽送。由于这是他的第一次,阿伟只动了几动就射精了,一股浓热的精液,射得静宜的子宫一阵酥麻。暖呼呼的精液,充满了她的阴道。粗硬的大阳具却渐渐在里面萎缩软化。

  静宜正在兴致上头。情急之下,她翻身扑到小青年身上,用她的小嘴,咬住他的阴茎,用舌头在他龟头上舔舐,那肉棍儿还没有软下去就恢复了坚硬。

  这次,静宜叫他不用紧张,要让阳具在她阴道里慢慢地抽送。由于阿伟刚才已经出了一次,所以这次不那么容易出了,加是他年轻力壮。血气方刚,在静宜老公的指点下,这次阿伟徐徐地把静宜玩了足足有半个多钟头,反倒是静宜兴奋得高潮叠起,真正享受到了如痴如醉,欲仙欲死的景界,下面的小肉洞里分泌出的水把两人交合着的部位都湿透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看到那小青年在静宜滑腻、柔软、富于肉感的胴体上玩得乐不可支,看到那熟悉的、曾经是最让他魂牵梦系的部位现在却在陌生的阴茎下颤抖不停,静宜的老公在一旁也不禁眼热,居然破天荒地第二次「一柱擎天」,自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所以过了不久又扑在静宜身上做了起来。

  这一夜,不单是那阿伟在静宜的阴道里射出了二次,就连她老公也居然破天荒地在她里面梅开二度。尽兴到极点的夫妻二人已经忘掉了一切,互相拥抱着挤成一体,双方由胸部到下身都紧贴,领略着对方高潮时发出的震栗、气味、体温,沉沉睡去……两人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睁眼一看,只见阿伟挺着他高高的家伙,站在床边看着静宜。

  阿光不禁哈哈大笑,然后对静宜说:「看来你还有很多事要做啊。」静宜则红着脸捏了他一把。

  三人痛痛快快地饱餐一顿后,阿光让静宜和阿伟留在酒店的房间里,他一个人出去走走。他对静宜说:「人家阿伟这可是第一次尝到了女人的滋味,你可对他负责,要让他尽兴啊。」然后就出去了。

  于是,19岁的少年和28的少妇接下来就只有一个主题——性。那天下午,两人的性器官几乎就没分开过。就是在一次和又一次的间隙时间中,阿伟也不肯拔出,而静宜也就由着他软软地插在里面,两人抱着边说情话,边「充电」,等着阿伟慢慢变硬,便又卖力地插捅起来,一起蛹动和呻吟。一次,静宜上洗手间时,阿伟也要跟上,并撒闹着让她半抬起下身,他要用手掰开她的阴部,看她如何撒尿。还有就是趁她蹲坐在马桶上,将阴茎塞入她口中。静宜起身要擦拭尿水珠时一侧身,他却趁势抱住她白美的屁股,从后位捅进,静宜只好扶着马桶沿任他抽插——十几分钟后,她再需去揩拭的,已非那些水珠,而是阴道中汩汩流出的精液了。

  自从那次之后,在阿光的安排下,静宜和阿伟又交欢了不下五、六十次,没完没了的性交成了那段时间静宜生活中的主题,直到一年之后,阿伟到外地去上大学才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在这个事件之前,静宜还是一个本分的良家妇女,但自从开始和阿伟偷情,整个人就好象经了数夜风雨的花蕾,完全地绽放开来,娇美的肉体艳光四射,时时展露出成熟、性感的风情。连朋友们都感觉她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现在阿光已经不必再幻想了,只要他回忆那一段性景,马上可以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静宜的阴道里了。

  字节数:910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