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初级换妻

初级换妻

第一章神秘奇妙的新款丁字裤

  也许是我的生活不够多彩多姿,也许是我不够淫荡,没有跟不同人做爱过,所以经验不足,没经验吧!

  但是我总是觉得,女人除非做贱自己、极端心存报复使坏或因为爱情的心境,出於自主性,不然是不会随便跟人做爱的,即使对方是自己的老公或情人,也会拒绝的!

  否则是无法真正放纵自己享受高潮!因为即使肉体有感觉,但是心灵的空虚,会像刀一般,更锐利、更用力地深深刺杀着我的灵魂,在高潮刚过的那一瞬间发生,如此便前功尽弃!

  随后取代的是,后悔、羞辱、自弃、失望、伤心、悲痛……等感觉交替烙印着灵魂,这是我参加换妻时被罚表演后的感想!

  站在浴室内,打开水龙头,心中庆幸刚才没让鱼水发现体内的电动宝贝。

  看着镜中的自己,想起昨晚那种差点失身的行为,更感到感激平田及山口,因为他们也忍耐住侵犯我念头,他们的绅士表现让我敬佩与感激!

  他们可能也很痛苦,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男人。

  但是如果是鱼水,我知道他回家来一定会要我跟他做爱!因为他曾经在酒店被刺激到不行,回来就对我毛手毛脚,做完后才跟我说原因!虽然我都被酒味燻的难过,但是我当时还是接受他,陪他做爱,让他发泄生理需求!我知道一定有原因,他会告诉我。虽然我也有高潮,但是却是没办法全心享受!因为我心理没有准备好,太突然,没有前戏!酒味也让气氛都毁灭了!那种高潮只有肉体的,没有心灵的高潮,有点像被污辱的感觉!虽然他是我老公!

  我又想着:如果他们换成是鱼水?又如果昨天是鱼水被两个美女如此按摩,他会控制自己吗?还是跟我一样心中呐喊着我对不起你然后就……!

  我又像笨女人一样喜欢疑问别人,唉!我就是笨女人嘛!不过我相信鱼水!

  镜中的自己,身上的肌肤看起来还不错,只是眼睛有些黑眼圈,整理完自己,走出浴室。鱼水摧促我穿衣服,因为晴子夫妇已经来了,要我快穿好下楼去吃早餐。

  我随手拿起一件洋装,套往身上穿好,才要穿内裤,鱼水说不用穿,便拉我下楼去了。

  我还是将内裤圈套在手上,以免要穿时没得穿。

  将内裤圈在手上,是我个人的秘密方法!

  有一次跟鱼水在新宿的脱衣舞场内看到,那脱衣舞娘脱下内裤,圈套在手上,很迷人,且看起来像是蕾丝的头发的束带!

  不知道的人不会认为是内裤,嘻!但知道的人会看到就性奋!

  所以现在我常常如此做,如果没穿上,就圈在手上,这次也一样,当然我没有那种保守型的,像学生穿的白棉内裤,以前的都被鱼水丢掉了!

  糟糕这样以后大家都知道去了!看到的人都知道我没穿内裤!

  下楼进入餐厅,一眼就看到晴子他们,晴子今天非常迷人,连我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的美。

  这时我刚好坐在面向温泉汤池的窗户,昨晚在那边的妖艳裸舞,现在坐在这里,发现到昨天坐在这里的人,全都能清楚的欣赏到我挑逗鱼水的淫荡模样,不由然的,自己想着脸都热烘烘起来!

  晴子还以为我是因为昨天晚上,在她面前高潮的样子,让她看到而害羞,一直小声的跟我说着安慰我的话!

  她今天穿着套装,黑色的紧身套装,将她的身材衬托的非常美丽大方!

  没有多久,她就发现我手上的小裤裤。女人嘛!内裤一看就知道。小声问我是否没穿,我点点头。她说她也是,上下空无一物,因为松田不让她穿着。

  难怪鱼水眼睛不时的看她的胸襟,鱼水坐我对面!

  她的v字领口很低的,我都替她捏一把冷汗,很容易走光。

  今天的活动已经不在这儿举行,松田说是在东京区内的新宿歌舞妓盯的一家酒店,下午两点就开始了。我们要准备,早饭后直接去。

  我本是不敢参加的,但是其实都来了,心理已经有准备。只是在台湾有些状况,仍然没办法做到!

  说真的,我是很想经验看看!但是又有些害怕!当初鱼水也是跟我讨论很久,我才答应前来试试!因为在这里没有亲朋好友会看到我下流淫荡的样子!让我比较放心。

  现在他们一直耸拥,我答应了(晴子说她会照顾我,让我放心不少。)!

  这里的早餐很清淡,我很喜欢,吃了很多,也喝了许多咖啡,因为我仍想睡觉!昨晚上几乎没有睡到两小时。

  鱼水跟他们一直说话,我一直吃,晴子要我少吃点,我没听进去!

  约九点钟,吃完早餐,我们有一小时的准备时间,晴子跟我去发廊做头发,松田跟鱼水去逛街。

  我跟晴子在发廊内,晴子要求我装扮成野艳的法拉型,她说她的短发没有办法做这样,她白天是专业的室内设计师,要外型利落。她很羡慕我可以留长发!

  我是因为鱼水喜欢我的长发才留的,留长发好热,也好麻烦照顾!我真是笨女人,爱一个男人,他要你如何,你都会做。但是现在习惯了就好,我是很能适应环境的。

  做完头发,我跟晴子回房间去,松田跟鱼水还没有回来,晴子跟我互相帮忙上粉底,两个女人像同性恋人一样,在对方身体上摸来摸去。上完粉后,晴子要我穿上今天参加时要穿着的内衣裤,她也相同。

  这是俱乐部发给我们的服装,因为今天是正式参加,昨晚他们已经帮我们报名,今天是一定要参加了。难怪他们夫妻俩要一直说服我!

  这套内衣裤其实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跟我的一些性感内衣裤相同,一样暴露!

  黑色且布料少,是标准形,我平时外出都是穿着这样的!因为鱼水喜欢看我穿这种,搭配有点透明的外衣或长裤。但是这件穿起来后就很不一样了。

  因为特别的是在裤底的那条线,有不同的设计,包覆的材料是光滑的皮质般的矽胶,有两个突出物,前面的一个是深入我的阴道内的假阳具,后面是较短的,放入我的后庭。用皮革做线是不会有弹性,可以固定突出物,在深入体内后,不会滑落出来!腰带后面有一个平贴接合的东西,晴子说那儿是电池座,电动马达在突出物里面。

  这设计真是以前都不知道的东西,以前用的都落伍了!

  这时,好可怕的感觉袭上心头,要是像昨晚的晴况,我还能守住不失身在日本吗?

  虽然说初级只是彼此爱抚的阶段,可是我心中此时仍然因为不明的紧张而害怕起来!

  看晴子也穿上后,我们俩便玩了起来,互相抚摸追逐,直到听到鱼水的声音,我们才赶紧穿上外衣。

  我穿着白色连身洋装礼服,跟晴子刚好一黑一白,强烈的对比!

  鱼水不知道我这时体内的变化,说真的这裤子的设计,在我刚才穿上到现在约二十多分钟,那深入我体内的突出物,已经扰乱我平静的性欲,它已经开始慢慢燃烧我的欲火了!

  糟糕,刚才喝许多咖啡,现在又想要进洗手间,要脱下它很麻烦,又不想中断体内刚刚燃起的性奋!没办法,只好先进浴室内再说。

  进入浴室内,我有些不忍的脱下小裤,如厕后,再慢慢的小心将前后的突出物插入体内。

  当我将它们再度插入时,一小串电击侵入小腹,流向心脏!

  喔!这跟刚才穿时又不一样了!因为我的小穴内已经开始肿胀起来,插入时会碰到我的高点位置,身体抖擞一阵酥麻。

  我这时心里想:哇!这要是再穿脱几次,我准出丑!一到高潮我淫液就流不止。爱液要是流到腿部,被别人看到,那我可就羞死人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原来晴子可能早已知道这裤裤的厉害,才会刚才要我少喝点咖啡!

  这可精彩了,我从刚才前一次上厕所,到现在不过是二十多分钟前,如果这样下去,没有到中午,我肯定受不了到达高潮!

  但是还好,我可以躲在洗手间内完成高潮,这样想心理舒缓许多。

  等鱼水换好衣服,四人一同坐上车,松田开车,我跟晴子坐在后座,晴子对我说:「如何!知道厉害了吧!」「嗯!」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我红着脸回答。不料松田此时也听到笑出来,「珊,你受不了啦!」鱼水还莫名其妙不知道松田夫妻俩在笑什么,追问着松田。

  「到时你就知道!」松田没有说出这事。

  就这样每到休息站,都要停车让我去解决一次困扰。

  快到东京时,我裙子的后面已经让淫液湿透出来!我穿着白色的洋装,后面都看出来了!晴子偷偷诉我,我才知道,好丢脸,晴子要我坐下来时在裙内先垫上面纸,才不会让人看出!

  终於如我所料,到幕张,就在我穿上小裤后,它顶到我的花心,一时春情刺激,忍不住用手扯拉阳具进出几下后,高潮涌现,淫液早已泛滥成灾的下体,这时更加涌现!我忍住叫床声音,非常不爽快的承受高潮的快感!

  在洗手间清理了一阵。上车后,晴子看到我春情涣散,她笑笑的看我,好像说:知道厉害了吧!刚才劝你少喝咖啡你不听!

  上车坐下来,我还是感觉阵阵的爱液,缓慢的从阴唇中渗漏出来。我怕让松田笑话,夹紧双腿,想阻止爱液流出太多。

  可是车子会轻微的跳动,这时体内的阳具前后夹击着我的阴膣,刺激着我的性神经,这让我无时无刻,感觉像鱼水的小弟弟,在我体内缓慢抽插般的兴奋,直直冲击脑门!害我直皱眉头,不敢叫出声!好痛苦喔,这简直是折磨。

  其实晴子也是差不多,因为她早已垫着卫生纸在臀部,比我好的状况是,她穿着黑色的看不出来湿透的地方。唉!我真是笨女人呀!

  好不容易车子终於到达这家脱衣酒店,这是一家有表演舞台的酒店,我们到达时才下午一点多。

  来到这家情色俱乐部,情况跟昨天在温泉馆的环境完全不一样。这里充满色情的图案挂在墙壁,或是画在墙上。

  进门口的街面上有一个玻璃橱窗,有一些情色的布景,我问晴子说那是做什么用的?

  「下午如果游戏被处罚的人,好像要在这里表演裸舞招揽客人,或接受做其他的处罚。」晴子回答我,这听的我心中发麻。

  走进大门,松田出示邀请函。这时我看到这间酒店的中央,有一个大的圆形舞台。四周环绕座位,服务人员带领我们四人先行坐下,此时我注意到已经有约十多对的夫妻已经入坐,喝着饮料。

  灯光不是很亮,像台中的PUB,装饰的很有情调。我们坐的位置,就靠近舞台约一公尺的距离。

  我往后方看去,正好可以看到临街边那个玻璃橱窗。可以看到外面的人来人往。

  这时我心想:(如果我被罚这游戏,那可要真的牺牲全部色相了,街上那么多的人,真会羞死人了!)这一想,心中不免紧张起来!

  经过车上的长时振动,下体早已成汪洋的我,这时更因为紧张自然收缩下阴而更加感觉刺激!

  忽然地!

  一股强烈的震撼,来自穿着的那件丁字内裤!

  「哦哦…!」,我立即反应闭起口来,声音变成「嗯…!」!

  那伸入我体内的电动阳具,这时突然启动,让我呻吟了出来!

  我看晴子此时也将眼睛闭上,想必她的小内裤也在做怪,她也正忍受着这冲击!

  鱼水摸着我的手,感觉不对,看着我。我只好小声的告诉他原因。

  鱼水听我说完「你这小淫娃,竟然不先告诉我,现在我也没法救你了!」鱼水消遣我的窘态。

  我自然的捏了鱼水的大腿,但是下体的骚痒难过,让我也无法做其他反应!

  好险!这振动没有多久便停止了,我稍微放松身体的肌肉,看着舞台上的变化灯光。

  第二章舞台上的活春宫

  主持今天活动的人这时上台来,看了一下大家的表情。

  「今天很高兴有新人参加,今天大家参加非常踊跃,有三十八人参加这次的游戏!」「我们今天租用这里也应该对这酒店有些帮助,因此今天设计的游戏都会对这里的生意有助益的!」「我们要对店东有帮助,以后他们才会再借场地给我们使用对不对!」「首先,我们开始今天的活动,我先抽出两对夫妻表演现场亲热的活动,请大家相互鼓励鼓励!」一阵拍手的声音。

  我这时是紧张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像小学生要被叫上司令台表演时的紧张!

  (希望不要被抽到哇!)我心理一直祈祷着。

  鱼水说:他这时跟我一样,希望不要被抽到,在这么多人面前亲热,他会很快破功!人家会想台湾男人真不行,他就丢台湾男人的脸了!哈哈!

  第一组抽出是平一夫妇,心中的石头掉了一半!他们夫妇是应该是老手,看他们两立即站起来向大家挥手,第二组抽出是谷川夫妇,他们也是立即站起来跟大家挥手。

  这时主持人就请他们两对夫妇上台,问他们要床上还是沙发椅上表演。结果是平一他们在床上,谷川是沙发上,工作人员很快将舞台上布置好。

  这时音乐响起,舞台灯光亮起来,主持人说:「各位观赏的人,请注意台上的表演,等会他们表演完,我会问题目,抽出回答的人,答错的,或答不出来的人,将受到处罚!我会请他们抽出处罚的内容。受处罚的人要依照内容做表演!」我、鱼水跟松田及晴子,商量大家要注意的部分,大家分工合作,希望不要受罚。

  平一夫妇他们上床后(他的妻子叫明子),明子坐在床上,而平一站在床边,明子她穿着小碎花连身的洋装,黑色丝袜,看起来相当保守!

  她伸手开始脱平一的长裤,平一穿白色衬衫,还打领带,是灰色的,蓝色长裤,像是刚下班就来参加的,身材算是不错,明子很快便脱下平一的长裤,哇!

  平一里面竟然是穿着一件丁字裤,两片光着的屁股正好对着我,鱼水从未穿过丁字裤,以后我也要他穿穿看!

  我跟鱼水是负责看他们这组的,所以我没分神去注意另一方的谷川夫妇。只大概知道谷川正在脱他的老婆的上衣。

  谁知道这时舞台开始转动,我就没有办法一直看他们了。舞台慢慢转动,这时谷川夫妇转到我的眼前,谷川已经将和子的衣服脱下来了!和子露出她的32C的酥胸,下身穿着黑色的丁字裤,谷川吸着她的乳房,和子双手握住谷川的小弟弟,缓缓的戳柔着,谷川已经脱光衣服,趴在和子身上手上戳柔和子的双峰。

  这时明子她们从另一边转到我眼前,明子开始吸食平一的小弟弟,用手握住阴茎,她很专心的含入,吐出,她虽然身材略瘦,但是她很喜悦的吸食平一的小弟弟,平一仍然站立着侧对着我。

  看得我内心都觉得惭愧,她将平一的宝贝整根含到尽头,我都没有办法将鱼水的小弟弟含的那么深!我心中比较着,我技术真差!感觉好惭愧。

  看明子含的津津有味,我心理些微的感觉有些想去含鱼水的小弟弟,自然地伸手去摸鱼水的裤裆。哦!鱼水你这色魔,看到人家的咪咪,就忍不住了!硬梆梆的,昨天都还硬不起来呢!还害我不忍心操劳你。

  这时平一背部转到我面前,平一的丁字裤已经掉在地上,衬衫也已经脱下来,他双腿微张,明子手同时抚摸着他的阴囊,明子仍然卖力的吸含着,听到平一的呻吟声,加上平一的背景全裸的双臀,就在我的眼前扭动,让我开始有点想要做爱兴趣浮上脑海。看着台上的表演,觉得我心理有点春心荡漾,感觉自己阴道内的阳具又开始有点挤挤的!

  明子开始张开她的双腿,平一的手摸着明子的头发,他好像很享受着!这时我开始注意又转过来的谷川,和子的衣裤已经全脱光了,我看到沙发扶手上的黑色小裤裤,跟我穿的一样,有突出的阳具。

  原来所有的妻子都是穿着同样的内裤!

  谷川正用他的嘴含住和子下面的樱桃花瓣,他的小弟弟挺身而出,正在双腿间悬空上下摇晃着,吸引着我的目光。

  光滑的双臀展现在我眼里,我竟幻觉那是鱼水的臀部,当我们用69式的时候,我看到鱼水的下体跟眼前的景况一样!

  明子这时也又转到我们这边,她正趴在平一的身上,已经脱下身上的全部衣裤,她跟平一呈现69式,此时我看见平一正在品嚐她的樱花瓣,那里已经湿润而泛着光,阴唇内红润而柔光四色,平一的舌头快速的振荡来回舔、吸、伸入,平一的手拨开双臀,我可以看到明子的后庭正让平一的手指插入着!

  我想像着看着鱼水,想着鱼水也是如此跟我做爱的,原来他这样做,让我舒畅入神的时候是这般的模样,如此的温柔!我感激的心油然而昇。

  突然鱼水此时宝贝一震,手上传来感觉!我偷看鱼水的表情,他显得有些吃惊的样子!我回头看舞台上,我也感到惊讶!映入眼帘的是和子被谷川双手抬起双腿,劈开高举,被谷川从后面抱住双腿,和子坐在谷川身上上,谷川的小弟弟已经整个没入和子的阴道内,和子双腿被谷川撑开,阴蒂突出,此时正对着我们大家,如此被谷川抽插着,淫水流落到谷川的阴囊,双峰上下晃动,这景观就近到只有一公尺的距离,搭配和子淫荡的叫着,此景难怪鱼水会被挑动,连我都看的面红心跳,宝贝内一阵紧缩,性激素此时快速漫布全身!

  就在快转移我们眼前时,和子放下双腿,转身面向谷川,坐骑谷川身上采取主动的姿态,台下旁桌的人开始配合她的上下骑乘拍起手来了。

  明子他们也已经停止口交,明子坐骑在平一的身上,跟和子一样上下晃动骑乘,双峰自己抚摸着,真是春情荡漾,这样的春宫景象,绝对不输昨晚在温泉馆的那场表演。

  随着大家拍手越来越快,她们骑乘的速度也加快,这时和子突然停止,他被谷川抱起,他们竟然站着做爱,谷川用力的插抽,和子叫床声越叫越大声,我想她大概已经快高潮了!我也被她的叫声震的让我心中燃烧起热潮,手忍不住抓着鱼水不放,鱼水的手已经在我身上游走!

  我感觉到他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他一手已经抓着我的手伸入裤内,去抚慰他的小弟弟,我知道他快高潮了,小弟弟的口水满龟头,内裤都湿滑,我只好上下戳弄,没一会,鱼水已经让小弟弟吐出许多的豆浆,男生都是如此说的吧!

  就在我专心帮鱼水解决完时,我已经没有注意台上的情况,心中一股性兴奋的需求,也燃烧到我的脑神经!

  明子让平一抽插着的镜头又映入眼中,加上全场此时一片叫床的声音,这时我抚摸着鱼水的宝贝,眼睛看到舞台上,下体内已经紧缩的阴道,开始抽蓄!

  这时我看着鱼水,他已经没有什么反映。而晴子更是厉害,她也趴下吸着松田的阴茎,可能松田也受不了,要晴子帮忙解决吧!

  这时台上的谷川突然抽出阴茎,放下和子,和子用嘴巴含入快速吞吐,谷川的激射,就在和子的嘴唇及身上。和子紧紧含入谷川的小弟弟,这时鼓掌生响起。

  平一他没有结束,他仍然让明子骑乘,明子转背对平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明子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终於平一坐起,从后面抱住明子,明子停止抽送骑,却唉叫一声便停止,我知道平一也高潮了!

  因为鱼水也会如此抱住我,射精在我身体里面,这种深入体内最深处射击的力道,也会让已经高潮的我感觉到另外一一阵酥麻,直冲后脑!

  舞台此时也停止转动,明子面对我们这里,她双眼闭着,春情展现,在她美丽的脸上洋溢着!

  我此时内心却是情欲高涨难耐,可能我是满脸深宫怨妇吧!

  看着她的阴唇流出的爱液,这是夫妻满足的春景。这时我才注意晴子已经坐起,她的表情也是春心荡漾,可能跟我一般难耐需要做爱吧!

  这时舞台上的四人均站起来,向大家鞠躬致意,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主持人这时走上舞台,站在四人的中央,他用手摸住裤裆,看着大家。

  「我还没有消肿耶!刚才好像老婆都有服务老公,有的用嘴,有的用手,可是老婆们好像都没有享受到,除了台上的这两位太太!」「各位太太我要考考你们,听好了,答不出来的要被处罚!但是这个处罚就不用抽签了,就是先帮我消肿!而且是要用胸脯,让我舒畅!」「我先抽签看是谁答!」「谁的电动宝宝在骚动呀!」

  晴子缓慢的站起来,晴子刚才趴着帮松田口交,她没有看表演。

  「请问谷川的阴茎有没有比你老公粗呢?」

  晴子想了一下,这题目我没有办法帮忙上,我看着晴子,晴子想了一会说:

  「有!」

  松田笑了出来,大家也跟着笑出来,主持人说要量一量松田的阴茎粗细才能确定答对或错,因为松田刚才已经高潮过,这时小弟弟仍没有恢复,晴子没办法只好又蹲下来,帮忙松田口交,大家都注意着她们,一会时间,松田终於挺起。

  主持人要松田上台,和子取一条绳子,圈套松田的阴茎,然后量尺一量后说:

  「10。3公分」主持人看着谷川,摇头说:「你没有他粗。」大家又是一阵笑声。

  我心想晴子答错了,怎么办?如果是我,我会如何呢?

  这时就看松田笑了一笑,转头对晴子说:「你看吧!还是你老公的好吧!」便走下舞台。

  「要乳交喔!让大家看看你的乳房嘛!」主持人说着。

  晴子这时红着脸,脱下黑色的洋装,胸脯整个显现在台上,全身几乎裸露,只有小丁字裤坎入股沟中,阴毛透着光滑的淫液,双腿内淫液早已流出!

  晴子果然是淫液多的女人,比我还多呀!我真是差太远了!晴子吸引着大家的目光的双峰坚挺着,主持人伸手去握住一边的乳房,嘴上直说:「我真幸运呀!」主持人此时要晴子坐到沙发扶手上,主持人站到她面前,晴子脱下他的裤子,早已挺立的阴茎正对着晴子,晴子将双峰包入阴茎,就开始上下搓揉,主持人手上拿着晴子裤子阳具的摇控器,说:「你如果不努力以赴我会让你魂不守舍!」我知道那招这时会很厉害,因为我们这时兴奋的情欲热火,只要这一下振动,保证高潮冲击脑门,如果不停止的话,一定会爽得苦不勘言,高潮停不下来,求饶都没办法!

  晴子应该知道,所以她非常努力的用双乳夹击,主持人爽朗的「喔…!」叫!

  忽然晴子痛苦的皱起眉头,原来主持人启用了电动宝贝。

  这时晴子似乎没办法,在用她的乳房搓弄主持人的阴茎了,她停下来并开始呻吟,嘴巴咬着下唇,她因为坐在椅子的扶手上,电动宝贝深入顶住,她想站起却让主持人压下。终於她抵抗不了,抱住主持人的下体,晴子高潮了!同样是女人,我知道高潮时自然会想要抱住东西!

  晴子开始叫床了,她已经被打败了,这时主持人没有停止震动,晴子完全没有办法去搓揉主持人的阴茎。

  这时主持人转脸要松田上台,要松田尽为人夫的责任,松田上台去二话不说,脱下长裤,扯下晴子的裤子,就将他的小弟弟疯狂般的插入晴子已经淫水满地的阴道中,伴着晴子的淫叫,我此时虽欲火焚身,但是心中却是惊吓不已。松田真厉害呀!刚才才射出没多久,现在又可以来真的,真厉害呀!

  此外,我怕我等会被处罚时,会做出更疯狂的行为而更加紧张与羞耻!

  晴子紧抱着没有放松,在松田持续的冲击中,他们已经沈醉在性爱的幸福中,全场似乎都感染他们的恩爱,静静的看着他们。

  我看着鱼水,他似乎知道我此时的需要,他不敢摸我的身体,只紧握我的手,我知道他不忍我现在的情况,他知道我现在非常须要做爱!

  终於松田停止下来,他气喘嘘嘘!亲吻晴子,大家这时给予热烈的掌声!

  晴子这才警觉到周围的情况,伸手抓起洋装,盖住自己的身体,松田将裤子穿上,扶着晴子走下台让晴子穿上衣服。

  晴子羞赧的看着我,我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握住她的手,安抚她的情绪。松田搂抱着晴子坐下来。

  主持人此时又站出来。

  「真是一对恩爱夫妻,做爱真是美好呀!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对不对!」「可是倒楣的还是我,我刚要达到高潮,就没人管我了!」「接下来再问问题了!」「谁的裤子不听话呀!」他抽取一个摇控器。

  这时对面的太太站起来了。

  「忧子,请问你,刚才谷川站着做爱的时间,总共多少分钟?」(这怎么回答呀!)我想,这那知道呀!转来转去,我们又帮老公解决需求,谁能答的出来,我就跟他上床!

  「3分钟吧!」忧子小声的回答。

  「错!是四分钟。」主持人说。

  「请你上台来,你来抽签吧!自己决定如何惩治!」主持人请忧子抽签。

  忧子抽出后,主持人还没有念出,就启动忧子的下体电动宝贝,忧子双腿一振,便夹紧双腿,脸上眉头紧缩!

  主持人这时才慢慢说:「请你全裸,去橱窗内尽力裸舞,表演到有十位客人进来酒店为止!」就将签放回统内。

  忧子此时红着脸脱下衣服、裤子,忧子身材也相当不错,皮肤白晰,胸前也相当伟大,下体黑色的阴毛也很丰富,她羞的脸红。这时主持人牵着她走向我们身后的橱窗,帮忧子戴上眼罩,站到橱窗上去,缓慢的摇摆着全裸的身躯,不久即吸引路上的行人,有人停下来观赏,但是没有人走进来。

  主持人要我们继续进行游戏,他走上台后说,「忧子对这里做出贡献的同时,如果有人进来我们也不能让客人失望吧!」接下来就轮到小女子羞耻的耻辱过程了,真是写不下去了!被别的男人用手插入及用舌头深入宝贝内的经费,要跟大家说我如何的暴露自己,心情紧张又纷乱!

  鱼水要我老实说出,他说他也要看,鼓励我一定要写下来,我只好再拿出我的日记,边回想细节及当时的心情,这都记录在日记里。

  主持人从橱窗边走回台上后就伸手抽出。「谁呀?」我感觉我的体内传出一股欲火,呀!我中签了!

  心里紧张的要跳出来了,怎么会就是我了呢!

  刚才我早已经性欲高涨还没解除,这下我要是忍不住可就惨不忍睹!

  我紧张的站起来,求助地看着鱼水,他微笑着也看着我,鱼水事后跟我说,他兴奋紧张的想要看我如何的被处罚,他好坏心!没有说什么。

  我站起来时才发现,我下体早已经湿透过裙子,因为我的手紧张的背在后面握着,这才发现卫生纸早已被湿透过去了,手背都感觉到滑润的淫液,真是丢脸到家了!

  这时主持人说:「哦—这是台湾来参加的夫妻,这位是珊珊。第一次参加,请大家先鼓励一下!」台下一片掌声,还有人吹口哨!

  我紧张的等待主持人出题「请问你,平一的小弟弟有比你先生的长吗?」天呀!我怎知道呀,我又没有用过,也没有摸过,但是刚才平一用后面进行的招式,应该跟鱼水的差不多吧!鱼水也常常从我后面顶我,常常顶到让我求饶!

  可是没有这样站着做爱过,我的臀部比明子挺翘,所以应该是鱼水比较长吧!可是明子被插入进出的高度,好像比我跟鱼水做爱时屁股抬的更高些,或许平一较长一些吧!可是我如果说短的话,鱼水也会不高兴吧!就一瞬间,脑中闪过许多念头,都无法比较!

  「我先生比较长。」我肯定的回答。

  糟糕,鱼水刚才射击过,现在不知道恢复没,否则我就得要像晴子一般,在众目之下帮他口交。心理紧张的看一下鱼水。

  鱼水面有难色,我心想真惨!鱼水果真不行,这十多天来,几乎天都天天春宵,昨天还让我使尽媚功,我才一求温饱,这下如果像昨天在池边那般,那我就丢脸死了!

  帮老公吹萧,都吹不起来!不是技太差,就是吸引不了老公,别人一定会这样想,那我不就脸丢光了!心理如此想着。

  这时主持人要给我一次机会,他说准我去摸平一的小弟弟,再回答。

  如果我放弃机会,就宣布答案,我用眼神跟鱼水交换意见。这是我有机会第一次摸鱼水以外男人的小弟弟,我想摸摸看,但是怕鱼水不高兴。

  鱼水给我不反对的眼神。

  我心理高兴又羞怯,却装出不敢去摸的表情,看看台上,又看看平一。我慢慢走向平一,平一站起来,他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穿上衣服,这时我才注意到这点,平一此时小弟弟也没有挺起。明子也只将丁字裤穿上而已。

  我紧张的伸出手才发现,我上当了!这样我不就要帮忙,让他的小弟弟站起来后才知道吗?

  我看着平一的小弟弟,心理拜托它快站起来,但是天不从人愿!

  明子笑着看我握住平一的小弟弟,我不好意思的晃动一下,感觉跟鱼水的有些相同,只是他有割包皮,鱼水没有,所以长得不太一样。

  这时我只好握紧将它搓一搓,没有反映,我又害羞的搓一搓,还是不行!

  这时主持人说:「如果你五分钟没办法让他挺起,就算你答错喔!」这下我心急了,心脏开始乱跳!刚才的欲火因为紧张而更加刺激着我的神经!

  现在我要先让它挺起,我开始快速的搓、搓、搓!

  结果平一让我搓的痛叫起来,害我的手赶紧停止,顿时觉得好丢脸喔!

  主持人见这结果,笑的说不出话来,「原来台湾的女人,手淫爱抚都不会,看来是要好好调教调教!」「松田你的台湾朋友真是不幸呀!还好有你这个朋友,带他们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我们来教导一下吧!」「珊珊,你先帮你先生吧!我们要量一量才知道呢?」「鱼水你这老婆要好好调教,我们说一个动作,珊你做一个动作!」这时我快速走回鱼水身边,心里真想哭!

  人家只是紧张嘛!我床上功夫也不差的,至少鱼水没嫌过我呀!

  我依照他们说的慢慢做,先拉开鱼水的衣服,松开腰带……将鱼水的小弟弟握住。还好,鱼水的宝贝还像能用的样子,我握住就知道了,因为他有点硬硬的!

  为了要让鱼水的阴茎坚强起来,我只好豁出去了。我蹲下来手握住鱼水的小弟弟。鱼水有点紧张,脚在抖动,我知道他紧张的话,会比较快挺举起来。因此我先用头发去搔痒他的阴茎,他们要我用口含入,然后深含再吐出来,可是我再如何深含,也就是一半的深度,无法到底!还好我的舌头的技术应该不错!

  果然鱼水争气的挺举起来了。於是鱼水被请上台,明子来量长度。『18。

  5公分!』,明子量完的结果告诉大家,「平一比较长!平一19公分。你答错了!」台下人一阵笑声!

  这对我有如晴天霹雳,这代表我将接受到不知道的惩罚。

  「请你上台来抽签吧!」主持人对我说。

  我这时无助的看着鱼水,鱼水说:「傻瓜,他们不可能让你答对的啦!」是呀!我真笨,我要是答对他们要玩啥呀!

  我这时以心跳110下以上的心脏,让我头昏昏的走上台去,脸庞应该是红的像苹果,青色的吧!热呼呼的!伸手抽出我接下来的命运。

  这时的心情,像一块大石压着胸口几乎无法呼吸,心像要吐出来一般的卡在我的喉咙!

  时间忽然变得好慢长,像是等待法官宣判一样的等待!

  「本酒店公关服务表演,请换上公关小姐制服,然后请你当公关招待,在舞台上表演,然后请三位客人上台,让他们陪你洗澡!直到你帮他们口交到他们高潮为止!」天呀!这是要我帮他们口交或手淫吧!我还没含过别的男人的小弟弟,这要我……,我不敢想下去!

  接着服务人员带我上后台换衣服。

  很快的我换好衣服,这时我身上穿着银灰色薄的连身紧身衣,它全身连腿都包裹起来,不用遮的地方都遮住了!但应该遮的都没遮!因为这衣服露出我整个32C的胸脯,开裆裤的下身,这样的设计是让我的臀部及前面阴部,所有的私处全都露出来!我自己前面的黑色阴毛是外露出来,夹着我的爱液,这让我看起来就像个淫荡的女人!

  走出后台站到主持人身旁,我看到台下的人,似乎正用无法相信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是觉得我美?还是淫?还是认为我刚才愚蠢的动作,无法让客人高潮?

  我不知道鱼水此时是如何想的,我的妆扮就像是这里的上班女郎,淫荡而且渴望被插入的模样,因为我这时穿的就是这里的制服!

  这时候中央舞台的灯光亮起,座位区灯光暗了下来!

  舞台的侧面有一个布幕拉起,那有一个透明用玻璃做的浴池,可以看到水里的人活动,这浴池缓慢推出,我知道这就是我要表演的道具。

  我可以想像的出,我等会要在那儿做性服务,表演给所有的人看,包括我老公!

  内心充满矛盾、胆战心惊、羞怯、刺激性的害怕!我不敢多想下去,再想下去我会逃跑。

  这时候已经有四个客人,让忧子的表演吸引进来。他们已经入坐,并有酒店的小姐陪伴着,在台下观赏。主持人丢下忧子的衣服让他们拣选,拣到的等会可以上台跟我爱抚!

  我穿着跟她们一般,但是我不知道等会我要如何的被要求,做出何种不堪入目的性爱动作!让鱼水看到我淫荡羞耻的画面,还要跟其中的三人洗混浴、爱抚、口交!

  噢天呀!他们等会会如何整我,我都不知道,这时我真想要退出,但是已经是不可能了!

  「珊珊,现在就请你开始吧!」主持人说着。

  我这时虽然害怕但是有没办法,都已经进行到现在来了。

  第三章第一次吞下别人的精液

  一开始音乐响起,我开始跳舞,主持人要我先表演艳舞,然后往台下,要请观众上来跟我一起洗澡,并接受我的性服务,让他们达到高潮!

  我跳舞是很有经验的,因为我以前是芭蕾舞的舞蹈老师。我很自然的随着音乐开始跳舞,但是要我穿着如此裸露着身体的衣服,在众多漠生人面前裸舞,我又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个人的脸,这是我从未如此大胆过!在台湾有穿衣服,我都做不到,现在那么多人,还有照明灯照着我!

  女人裸体在众多男人面前,已经是羞耻得让人难以面对,这还要裸舞就更难了!

  我想我一定是放不开的跳舞着,腿也不敢踢高,因为我知道腿劈开后我的私处就全开放了。

  鱼水每次看我裸舞,最喜欢我劈腿,他说我的宝贝就像是在跟他说『进来吧!

  『,这会让他兴奋得受不了!他喜欢看我开开的阴唇,红润油亮的阴部!他也帮我拍过一些我跳裸舞劈腿的照片,这些大部分都贴在我们的床边墙上!他说他每天都要看。有的他放在皮包内!有一次我的高中男女同学来家中玩,他们进我们的卧室,让他们看到这些裸照,直说我真野艳,他们还一一欣赏评论着,说我跟以前在学校完全像不同人!害我都羞的想钻到地下去!那还只是看到照片。

  【不过现在鱼水都将我的裸照,直接放在电脑银幕桌面,他说他这样天天都会有好心情!他也不怕同事看到,他说照片有啥关系!他说公司的人都说我跳舞很美!很多人看我的照片都想跟我做爱!】

  我这时看到橱窗内的忧子,她正不时的摆臀弄姿,甚至用手掰开私处或双臀,极为淫荡的勾引窗外的行人!台下许多人在看忧子,而不是在看我!

  这时我心想:如果表演不精彩,有些丢脸!既然要跳就好好跳吧!我看着鱼水的眼跟他交换意见。他这时给我肯定的眼神,似乎要我放开心灵开始全力表演!

  於是乎我心一横,开始尽情的跳动起来!劈腿跳跃、金鸡独立、单腿劈高等我常跳的姿态,一一展示出来!

  这时台下的人开始给我许多掌声,我渐渐融入情境。

  他杀的,开始有人要我脱衣服,没办法!我只好开始脱下连身衣,往台下的来宾处便抛下去。

  这时他们一阵阵的口哨声此起彼落,我羞涩的一手遮掩住胸,全身赤裸裸的裸露全身,而我也不再遮掩,尽性的跳舞!

  最后双腿劈开的坐在浴池岸边上,结束我的裸舞!台下一阵非常热烈的掌声与口哨声,要求安可!这时我已喘嘘嘘,只听到主持人请我下台下请进来的客人,上台来陪我洗澡。

  此时下台来,有三个男人快速的站起来,要我请他们,他们刚才已经看的性欲大发,我看他们的裤裆都鼓鼓的了!他们就是抢到忧子衣服的客人。

  全身赤裸裸香汗淋漓的我,这时刚到台下,已经被他们三人抬起,走到台上,将我放入浴池。

  只见他们快速的脱光全身的衣服,他们的小弟弟早已挺身而出,悬挂在半空中,我在浴池内看的心惊肉跳!

  舞台此时也开始旋转起来,我知道台下所有的人都可以看清楚台上的表演活动!

  他们进入浴池后,便开始在我身上,尽情的抚摸我,摸我的胸、我的臀、我的私处,其中一个人猴急的早已伸入我的阴道中抽插起来!

  在温水中,阴部被抽插的感觉,非常滑润且温暖!这让我很受用,可能是我一方面紧张害羞,却没有特别的感觉到兴奋,却也无法阻止他们的进攻!

  噢!我这时心中羞愧得无法思考!

  看着这三个人光溜的身体,在浴池内包围着我,身上许多支手,帮我涂抹浴乳!此时我闭起双眼,彷佛昨晚的情节再次发生。

  但是他们就不是像昨天按摩师傅那么的斯文!他们像野兽,像是狮子要吃掉我这只羔羊般,捏揉我的身体、胸脯、双臀、腰部、阴唇内都有他们的手的踪迹,我身体虽然有感到性刺激,但是心中没有性兴奋!

  我感觉像是要让他们强暴般紧张,羞辱的感觉拥入心中,身体虽然说有被抚摸的快感,下体也一阵阵紧缩,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不安与羞耻像针般刺痛着我!

  所以此时他们的抚摸,我没有太多性欲的念头,因为我害羞紧张的思考下一步会如何!

  这时候,我想都已经这样了,就早点结束表演吧!因此我双手开始去伸入水里,淫弄他们的小弟弟,一方面也想将它们洗乾净,我怕有骚味会让我想吐。

  我们此时是坐在池内。喔!他们俩的小弟弟好粗喔!我有些害怕,我怕我的小口根本含不了一半!但是我住他们的阴茎后,却让我有想要做爱的情欲,又再度冲入我的内心!

  这时候,闭着眼睛的我,感觉嘴唇好像有东西要进入我的嘴,我睁眼看到一根香肠,伴着一团黑色的阴毛呈现在眼前!

  此时心一横,管他的,张开嘴,想像着那是鱼水的小弟弟,便含进去,用舌头搅动它的头!

  谁知道,这男人竟深压身体及我的头,强行要深插入我的喉咙,插的我都快要吐出来!我脸快速一转,差点呕吐出来。不得已,我只好用另外一只手握住它,控制它的深入!

  这时另外一个人因为我放松他的阴茎,他竟让我躺入另外一人的身上,抬起我的下身,用嘴吸含我的阴唇,更不时用舌尖钻入我的阴道中!这人用手从我身后抚摸我的苏胸、及乳头!

  这突然的刺激,让我不禁停止手与嘴的动作,享受着像被鱼水亲吻我的宝贝一般!

  这时性激情的电流冲向脑后,我竟不知羞耻的摆动自己的下身,配合他的舌头进出,缓慢上下挺举!

  这是我最敏感的罩门!一下子,我全身的性激电流全窜出,电得我全身颤动!

  被强暴的感觉加上羞辱的刺激,更让我心中一紧,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太厉害了,我被他的嘴与舌头吸舔得淫水直流,身体刺激的一直颤抖,头侧转着只能偶尔用舌头或仅含着另一人的阴茎,手也只能紧握住另外一人的阴茎,无法做其他的事!脑海也无法多加思考!

  全身被这来自阴道内的高点刺激着的感觉所控制,这是我的敏感地被攻击的结果!

  羞愧、羞死的紧张,加上这漠生人的触摸!淫秽的模样,正赤裸裸的展现在全场的人眼中。

  原本就早已肿胀的阴道及阴核,稍被触摸,神经系统就毫无保流的传递性激电流,如洪水猛兽啃蚀我的心灵!

  我没多久便战败下来了!高潮的性激素一拥而上,使我全身痉挛!不自觉的叫床出来。

  「阿!阿!阿……喔!喔!……」我此时紧紧抱住我能抱住的东西,脑中是一片空白!

  他们仍然不放过我,继续进攻我的阴核,更强大的刺激电流,这时更加让我无法控制!

  全身像是悬浮着,不断颤栗!想将他的头拨开,却让其他两人控制住!我体内的热流不断,感到是由下体一直冲泄而出,我知道那是我高潮的淫液,正无法控制的喷射出来,这样下去会让我虚脱!

  我感到眼睛流下无法控制的泪水,浴池内的水,溅的我分不清汗水、浴水或泪水!我不断的要求他们停止,却又希望他们持续攻击我直到我瘫痪为止!

  心中矛盾异常,不知道该说还好他们没有停止!或说可恶他们没有停止!

  此时更加全面攻击我全身各处,他们三人此时合作起来,将我抬到池边的平台,包括吸允我此时已经非常敏感的乳头,掰开我的双腿将腿抬起台高,我的阴户及后庭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让他们毫无惮忌的玩弄,吸、舔、抽、插…,更加上攻击我后面的菊花!舌头触及阴核…手指与指头交互进出我的后庭与内部早已肿胀的阴腔,我可以感觉指头前后压住我体内阴道与后庭间的薄膜,这全身上下前后加起来的刺激,让我控制不住的一再高潮不退!我忍  受不住的,顾不得羞耻大声叫「阿……!阿……!噢……!」这样持续不知道多久。

  噢!我撑不下去了!最终的一阵强烈电流几乎让我昏厥过去!

  终於在我无力支撑身体,全身软弱下来的同时,我发出求饶的声音后,他们才放我双腿下来,停止他们的攻击!

  我这时双手握住另外两人的阴茎,无力的抚握着,感受身体慢慢平息的兴奋感!

  我让另一人跟我呈现出69式,我吸吻着另一人的阴茎,他仍然吸允我的阴核。我想我这时像一个喂不饱的淫妇!仍贪婪的想要着小弟弟的充实!

  这样长久持续兴奋的高潮,是我跟鱼水做爱,从未感觉到的经验!因为当我高潮时,鱼水总会让我舒缓一下再冲刺!

  【珊,以后我知道了,哈!鱼水】

  这样被强迫持续的经验,是从未有过,心脏如果不够强,真会晕死过去!我终於可以体会为何有人会猝死在床了!

  这时已经没办法考虑丢脸羞愧的事了!我开始发自浅意识自主的舔吸他们的宝贝,一口接一口!但是心理开始拥上让我难过、羞辱…,等其他的思维开始窜入我的心中!

  没多久,在我努力下,第一个男人,在他「噢!」声连连中,终於忍不住,射精在我的口中!味道有点苦涩的精液,许多的豆浆射在我嘴里!

  我不知道要吞噬下去还是吐出来!吐出来,怕让他不高兴。我也觉得羞耻!

  吞下,我又不愿。我会难过、羞辱,这不是鱼水的!

  於是我侧脸抓住另外一人的小弟弟,接着放入口中,慢慢将口中精液吐出来,精液流出我脸颊及脖子,就这样我努力的像吃棒棒糖般的,让第二人又一次射精!

  这已经射击的两人似乎意犹未尽,他们又再次将我的下体双腿抬起,用手插入我的菊花中,用舌尖就攻击我的宝贝。

  这次我虽然有跟刚才一般的刺激,不自主的停下嘴巴口交动作,但是我仍勉励自己,心中的羞愧取代了电流的刺激!间歇的,但是快速的,想让第三人射在我的嘴内,最后一人也让我如此的吸允下,射击在我嘴角,可是一部份在我嘴里,我没办法在假装吐出来,只好将这一部分苦涩的精液吞食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帮别的男人口交,也是第一次吞下别的男人的精液!不是鱼水的,我心中好难过,我像是一个荡妇、淫娃!

  让他们高潮后,我实在是全身无力站起来,他们将我放入浴池内!

  主持人及台下的人,以掌声请这三个男人停止对我的爱抚。他们站起来向我鞠躬至意后,便拿起他们的衣服走下台去。

  我此时脑袋一片空白,有高潮后的余温,更有不知鱼水心情的忐忑不安,及被像强暴后的失落,或许像被强暴吧!。刚才我是否太淫秽了!

  刚才淫荡的淫液一直流出,让我有点虚脱,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以前鱼水常常连续几次的抽插我,让我高潮不断,但都没有如此激烈到虚脱的感觉!

  但是因为刚才的高潮,实在太过激烈,淫液流到快虚脱,其实我真有些希望刚才他们的宝贝,能充实我空虚的下体!虽然高潮,总是有失落的感觉!

  这时布幕缓缓落下,浴池退入后台。我仍然全身无力站起来,工作人员来扶起我,擦乾身体后他们让我穿回我的丁字裤,假阳具暂时填满我的空虚!。

  工作人员扶我走出布幕,我仍然裸体着,无力的站在主持人旁边。

  我听到主持人说:「台湾来的珊精彩表演,真是令人激赏!看到珊她高潮不断,叫床声盖过现场,淫水直流的模样!连我都泄了一裤子。喂,你们几个享受的人说说,她的淫水好喝吗!看你们都不愿停下来一直吸食,大家都看的口水直流!」此时全场的人都给我热烈掌声!

  听完真是羞死我了!我头低着不敢看台下。心理非常混乱,鱼水会不会生气,我一直想着!也忽略了下体仍然非常肿胀的感觉了。

  【后记】

  我走进后台,穿起我原来的衣服走回座位。我看到鱼水,他微笑着看着我,他没有生气,他安慰我说:「你真是我的宝贝!我很骄傲拥有你!」这两句话让我破涕为笑,晴子看到我的泪水紧握我的手,关心的看着我!

  这时我转眼看到橱窗的忧子她仍然在卖力的表演着,享受被淫视的感觉,她已经浑身香汗淋漓了!不久十个客人进来,结束她的表演。

  接下来的就是酒店内的歌舞表演了,她们都是全裸演出,阴毛都已经剃除,有些还穿戴阴环。还有台上台下互动的表演,她们会请台下的男观众上台跟他们真枪时弹射击起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因为接下来其他表演完后,晚餐后户外的活动就要开始了。

  我被一个叫远洋的男人抽出,这位男性就是我接下来的时间里的主人,是我要百依百顺的男人!除了跟他上床以外,我都要听从,当他的性奴做暴露的游戏。

  远洋、我跟平一及忧子一组,我跟忧子,被他们羞辱玩弄的事,我就不多说了!当然还要完成游戏内交换物品的比赛,那就是要用我们的内裤,穿上后在街上找人换东西,我们要换一件男生内裤一只手机或一件衬衫!

  这后段的户外暴露游戏,跟鱼水写的日月潭的事及泳池的事有些相同,我就不再多说。

  但是穿着那天的丁字裤,罩着细网透明的洋装,去逛街吃饭、去夜间的游泳池游泳!泳衣的胸罩后来被要求脱下,上空的裸体游泳,或坐在窗边喝饮料,被所有的人淫视,都让我终生难忘!

  还有只穿着那件丁字裤在健身房做运动,使用运动器材。所有的人,当我们脚一张开,就看到我们阴唇都会张开,知到我们私处内有电动宝贝,窗外是有许多人来人往的!一群人站在窗外看着我跟忧子的裸露,胸脯上下晃动!好丢脸!

  加上几个色咪咪的男教练,还故意偷吃我的豆腐,借机让我们老是要张开双腿,假装指导,虽然我们穿着丁字裤,其实等於没穿!作腿肌运动,腿一张开,什么都遮掩不住,还有腿部举重等后庭都会插得更深,让我忍不住都会叫出来!

  这些运动让那件有电动宝贝的丁字裤整惨了!因为像踩脚踏车会磨擦、顶入花心、跑步机时会振动,后庭的宝贝,也会不断因为运动顶入!让我跟忧子淫液流的到处都有!

  还有因为控制器不在我身上,远洋抽到我,他说他喜欢听我叫春,真是……!

  【后来我去健身房,我都想再试试,我在运动服内穿着这件丁字裤,当然我不会穿着太暴露,因为这是在台湾!我跟鱼水可以好好玩玩!有一次穿着去跳韵律舞,跳完一节约三十分钟,它让我高潮了一两次,停下来没跟上动作,老师还以为我不舒服!】

  【鱼水他抽到杏子他跟明子跟松田一组出去!】

  这些以外,像是日月潭跟鱼水在房间做爱的事,是因为我们在户外的暴露游戏中,我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用我穿过的内裤去换到一只手机,所以我们回情色俱乐部时,被罚在座席区内,专门用来现场表演的橱窗内的床上,做爱表演让人观赏!当然许多对夫妻也被处罚,我们只是其中之一。

  还好那橱窗从内部看不到外面,但是我知道外面是可以看到里面的,那种感觉很刺激!鱼水没撑超过十分钟吧!因为紧张很快就射出了。但是我也因为整晚阴道内的肿胀,鱼水一快速抽送,我也很快就高潮了!

  字节数:3668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