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岳母醉人的风韵

岳母醉人的风韵

妻子因为车祸不幸身亡,而我的心跌落回了冰点。妻子去世后的那几个月里,我整日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岳母看见我这么伤心难过,也不忍心这么看着我,搬来我家劝说我!可是我的心是属於妻子的,妻子没有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曾经要跳楼自杀,被岳母一把拽住之后,我们俩互相搂抱着。

  「天晶,我知道你伤心,可是她已经走了,我愿意陪你忘却痛苦!」岳母把我的头深深地压在她的高耸乳房之间,令我呼吸急速加快。

  我听岳母说,马上吻接她口说:「香,我想娶你。」岳母本来拒绝,但顿了顿,还是顺从的迎上我的吻,这一次,妈妈的小嘴没有抵抗,任我的舌头侵入。

  吮吸着妈妈香甜的津液,我的舌头和岳母的香舌紧紧纠缠在一起。这一吻不同於我初吻那样轰轰烈烈,也不想今天下午其他时候蜻蜓点水半真半假的接吻,而是实实在在的情侣一般的亲吻着。其中的柔情蜜意浓的花也花不开,只有无尽的爱恋。

  嘴唇缓缓分开的时候,岳母在的嘴唇上轻轻的咬了一下。妩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

  「紫香(岳母名字)……我爱你!我娶你好吗?」我温柔的对岳母说。

  「天晶……我…你要养我过世呀……否则」岳母在最后的一刻笑着答应,终於给我一个最美好的开始。

  紫香看上去只有四十五岁,实际年龄却四十岁,这种年龄差异归功於她并显老的皮肤,虽然并不白皙,也不像年轻女人健康红润,但是微黄的肌肤依旧细腻,只见少数的皱纹。这种皮肤状况在她的脸部以下表现得尤为明显。但是没有滋润的人生已经流入枯萎的泥沼,也无力再阻挡时间的痕迹。她已经四十岁了。这是个让女人接近绝望的年纪岁月。本来在她这个年龄,女人的颈纹已经很明显,不过她颈部只有一道细细的、并不明显的伸缩纹,可以说保养得算不错。紫香具备美女的基本特点:菱形脸、远山眉、半月眼、瑶鼻、丹唇。唯一的缺点是稍微偏大的嘴巴,不过这个缺点被一口白牙补齐不足,对脸部只有衬托,没有破坏,认真说来,她的容貌足可以打到八十分以上。她失去了一切,遭到了羞辱和嘲笑,人生支离破碎,无依无靠。她就像一艘再也找不到港口的漂流船,在孤单的世界不停地飘荡,直到被海浪彻底地埋葬。

  岳母在厨房前忙,我却站在厨房门边、紫香的身后,眼神充满异样的火花,我猛盯着那几乎将短裙上所挤压出来的凹陷缝隙的无限诱惑,惹得我心神不定、满脑着胡思乱想,我真想趋前把紫香抱住,好好爱抚把玩一番,看得我全身发热,胯下的阳具微微翘起,最后我情不自禁向前迈进,边说道:「好香的面!」我以赞美为掩覆趋步前去靠近紫香的背后,胸部紧贴着紫香的背部,轻微翘起的阳具也趁机贴近紫香浑圆的屁股上,隔着裤裙碰触了一下,我不曾如此贴近过紫香的身体,但觉阵阵脂粉幽香扑鼻而来,感觉真好!紫香忙着煮面,一时察觉我轻浮的举动。但她对我微笑呢!

  用餐过后,紫香说:「天晶,多谢你常常照顾哟!」娇媚的岳母她已经有10多年没有享受过男女交合的性欢,那空虚寂寞的芳心被我挑逗得熊熊欲火,情欲复苏的岳母无法再忍受了,她不想再过着被寂寞所煎熬的日子,索性抛开伦理、放纵自己,禁不住挑逗、心存狂野淫念,姿意地抛开礼教的束缚,享受我的热情,解解多年来饥渴难耐、沉寂多时的欲火!岳母激情地搂拥着我,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两舌展开激烈的交战,她那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我吞噬腹内。

  便在我面那一刻岳母向我轻吻,身体里的一团火在火热燃烧着,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抱着岳母双双倒在我厅的沙发,那一次是我的第二次重生,岳母成了我生命里的最宝贵的爱妻。也正好是她幸福至的下半生开始。

  岳母自然乐得接受我的殷勤,她竟毫不避讳当着我的面脱掉上衣,只剩下粉白色低领背心,而里头未穿着奶罩,高耸的酥乳饱满得似乎要蹦跳出来,隔着背心只见那对乳房撑得鼓胀,两侧各有一大半露出背心外缘,而小奶头将背心撑出两粒如豆的凸点,在岳母低胸的领口可见那丰满浑圆的双乳挤成了一道紧密的深乳沟。

  瞧着岳母那欲闭微张、吐气如兰的小口樱唇,在艳红的唇膏彩绘下更加显得娇艳欲滴,我心想要是能搂抱岳母一亲芳泽,那是何等快乐!

  想入非非的我注视着她那高耸的臀部及短裙下的美腿,不禁再把手掌下移在岳母的臀部上来回地爱抚着,岳母丰盈的臀部极富有弹性,摸起来真是舒服,我得寸进尺,摊开掌心往下来回轻抚岳母那双匀称的美腿时便再也按捺不住,将手掌往伸入她的短裙内,隔着丝质三角裤摸着小穴。

  我爱不释手的将手移向前方,轻轻抚摸岳母那饱满隆起的小穴,肉缝的温热隔着三角裤藉着手心传遍全身,竟有说不出的刺激,我的阳具兴奋胀大,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於是,我试探性地轻唤:「妈、妈……」没有回应,我索性大胆跨上岳母的臀部,双手假装在按摩岳母肩膀,而裤子内硬挺的阳具故意缓缓在她圆浑肥嫩的臀部来回摩擦,好是舒服!

  其实岳母小睡中就被我的非礼有点醒过来,事后回想,我在猥亵抚摸她那丰满的乳房与隆起的小穴时,她都清楚得很,却沉住气闭目假眠,享受着被人爱抚的快感,没有去制止我的轻薄非礼,任我为所欲为的玩弄,那热胀的阳具一再摩擦着臀部,岳母被刺激得春心荡漾、饥渴难耐。

  我右手揉弄着岳母的酥乳,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三角裤内,落在小穴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两片湿润的阴唇,更抚弄那微凸的阴核,中指轻向小穴肉缝滑进扣挖着,直把她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淫水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玲珑有致曲线丰腴的胴体一丝不挂地展现,乾妈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皙的小腹下三寸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小穴,中间一条细长嫣红的肉缝清晰可见,我有生以来首次见识到这般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体,我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我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岳母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红柿!

  不一会儿,岳母搂抱着我的脖子亲吻,呵气如兰令人心旌摇荡,我裤里的阳具亢奋、硬挺,恨不得也能分享她舌技一流的樱唇小嘴,俩人呼吸急促,她体内一股热烈欲求不断地酝酿,充满异样眼神的双眸彷佛告诉人她的需求,岳母将我扶起把我裤子褪下,那火辣辣的阳具「卜!」的呈现她的眼前,哇呀!它好大呀!

  我的阳具竟然粗壮更胜于岳父,岳母看得浑身火热,用手托持阳具感觉热烘烘,暗想要是插进入小穴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她双腿屈跪地板上,学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势,岳母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阳具,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龟头,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阳具下的卵蛋,我眼看阳具被美艳岳母吸吮着这般新奇、刺激,使我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声!

  岳母握住阳具又舐又吮一会儿,随后我双手抚摸着她光滑雪白的肉体,岳母真是上帝的杰作啊!我抱起娇软无力的岳母进入房间,把一丝不挂的岳母轻轻平躺横卧粉红床上,摆布成「大」字形。在房内柔软的床铺上,岳母明艳赤裸、凹凸性感的胴体深深吸引着他,胸前两颗酥乳随着呼吸起伏,腹下小穴四周丛生着倒三角浓黑茂盛的阴毛充满无限的魅惑,湿润的穴口微开,鲜嫩的阴唇像花芯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似乎期待着男人的阳具来慰藉,令初次尝试乱伦的我浑身官能兴奋到极点,我瞧得两眼圆瞪、气喘心跳,我想着岳母这活生生、横陈在床、妖艳诱人的胴体就将让我征服、玩弄,真是快乐的不得了,脑海里回味岳母淫荡呻吟娇喘的模样,使得我的阳具又胀得硬梆梆,我决心要完全征服岳母这丰盈性感的迷人胴体!我欲火中烧,虎扑羊似的将岳母伏压在舒适的床垫上,张嘴用力吸吮她那红嫩诱人的奶头,手指则伸往双美腿间,轻轻来回撩弄着她那浓密的阴毛,接着将手指插入岳母的小穴肉洞内扣弄着。

  岳母被挑逗得媚眼微闭、艳嘴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不久我回转身子,与岳母形成头脚相对,他把脸部埋进乾妈的大腿之间,滑溜的舌尖灵活的猛舔那湿润的小穴,我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弄得岳母情欲高炽、淫水泛滥、呻吟不断,岳母酥麻得双腿颤抖,不禁紧紧挟住我头部,她纤细的玉手搓弄那昂立的阳具,温柔的搓弄使它更加屹然鼓胀,岳母贪婪地张开艳红性感的小嘴含住勃起的巨肉柱,频频用香舌舔吮着,岳母小嘴套进套出的口技使得我有股一泻千里的冲动!我突然抽出浸淫在樱桃小嘴的大阳具,回身一转,双目色咪咪瞧着那媚眼微闭、耳根发烫的岳母,左手两指拨开她那鲜红湿润的两片阴唇,右手握着鼓胀得粗又大的阳具顶住穴口,百般挑逗的用龟头上下磨擦穴口突起的阴核,片刻后岳母的欲火被逗起无法自制,无比的淫荡都由她眼神中显露了出来「我要你占有我,阳具快插进来啊」,岳母被挑逗得情欲高涨,极渴望我的慰藉,我得意极了,手握着阳具对准岳母那湿淋绯红的小穴,用力一挺,「卜滋!」全根尽入,岳母满足的发出声音「唔」我终于把岳母占有了,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因为她又得到充实的感觉,穴儿把阳具夹得紧紧。我边捏弄着岳母的乳房,边狠命地抽插她的小穴,她兴奋得双手缠抱着我,丰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我的抽插,岳母呻吟不已,享受着阳具的滋润。我听了她的叫,更加用力顶送,直把岳母的穴心顶得阵阵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岳母久未享受了,她已淫荡到了极点,双手拚命将我的臀部往下压,而她自己的大屁股拚命地向上挺,滑润的淫水更使得双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为一体,尽情的享受着性爱的欢愉。

  岳母不时仰头,将视线瞄望那粗长的阳具凶猛进出抽插着她的小穴。见穴口两片嫩如鲜肉的阴唇,随阳具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直把岳母亢奋得心跳急促、粉脸烫红。忽然岳母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小穴猛然吸住我的龟头,一股股温热淫水直泄而出,烫得我的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我作最后冲刺,猛然强顶了十几下,顿时大量热呼呼的精液狂喷而激射出,注满岳母那饱受奸淫的小穴。床铺上沾合着精液的淫水湿濡濡一片,泄身后岳母紧紧搂住我,她唇角露出满足微笑,汗珠涔涔、气喘嘘嘘,我散发的热力在她体内散播着,成熟妩媚的我完全征服了,我也无力地趴在岳母身上,脸贴着她的乳房,岳母感到我的心跳由急遽变得缓慢,也感受到刚才坚硬无比的阳具在岳母的小穴深深紧密交合着,激发出她潜在的淫荡意识,旖梦成真把岳母干得欲仙欲死,真是今生一大乐事!

  岳母情不自禁的一双手如蛇般的紧搂着我,猛吻着我的嘴。我在睡梦中被她一阵热吻惊醒过来,一看岳母那样迷恋我的模样,也回报她一阵热吻,双手再她身上乱摸乱揉,弄得她全身扭摆,笑着吻我︰「天晶!别再揉了!我被你摸得全身痒死了!」「香!舒服吧?那你以后还要不要跟我玩呢?」「当然要啊!我以后真的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相公!」我被她那淫荡的风骚模样引得阳具又兴奋的高翘起来了,挺硬的坚立在她的小穴里面,我挺动屁股又要抽送她的桃源洞时,她忙将我推下身来,抚着我的脸颊揉声的说︰「相公!我觉得小穴里有一点痛,可能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厉害的阳具,顶得我子宫到现在还有你的精液。等一下我陪你玩通宵,到那时候你爱怎么玩,我就怎么陪你玩,好吗?亲爱的丈夫!」「好嘛!亲爱的紫香!到时候不许你讨饶呀!」「相公!反正我的这一条命及一切都给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谁叫我爱上你这个冤家呢!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一瞬间,岳母觉得自己就像羽化了一样,然后就是一股难受又畅快到极点的泄出感如巨浪没顶般袭来,她彻底地、毫无保留地丢了,将十年生命里积聚的性欲浪潮一口气全都释放出去,与我灌注到花房内的阳精交融在一起,然后一股无比温暖美妙的感觉袭上她的心头,她只觉得脑袋一阵昏沉,然后就晕睡过去。

  我们就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岳母自从和我经过数次滋润,如今都是容光焕发,美艳不可方物。芳心恢复春天的气息,初尝「猛男」的她,既满足又兴奋,那小穴如久旱逢甘霖般享受到「性爱」的滋润,重新沉醉在男女性爱的欢愉,岳母情欲给复苏了,而改建的香闺成了她的新天地,在那豪华床铺上演出无数次男欢女爱的床戏,双双眈溺于不伦的肉欲快感里,她自己也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自从天天跟我做了几次之后,她的确就像枯木逢春一样,感觉到青春正渐渐苏醒,肌肤再次找回了弹性滑润的感觉,脸上也不用化浓妆了,开始恢复光泽的脸庞只需淡妆,就能展现她的魅力。喜的是我的阳具是那么粗长壮硕,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厉害的战技和耐力,使自己领略到性的极端满足,若没有遇到我,这一生真是白白的活在世上了!我的精液简直就像是重机枪里射出的子弹,带着蛮力和滚烫的热度,让岳母禁不二次高潮,阴精飞腾喷射,因为淤积在阴道深处过多,甚至硬生生地从被阳根撑大到极致的阴穴缝里挤出了无数,那点点像牛奶、豆浆似的浓浆是她体内最深沉的性欲、最饥渴的生殖冲动的累积体,场面淫靡到了极点。

  四个月后,岳母有身孕,忙着同她结婚及办理移去加拿大过新生活……金色的阳光照耀着白色的小教堂,圣洁的景象驱散了我心里所有的乌云。坚定而沉着地发动汽车,我踏上了回家的路。郊外一个非常偏僻的独立大别墅。

  那里不只是家,还是我的伊甸园,那里有爱妻和永生。

  把车停在院门口,我下了车。

  草坪上的每一株小草都挂着露珠,在朝阳的照射下闪烁出一片灿烂的光芒。

  两只蝴蝶蹁跹着飞过我面前,我踏着自己的影子走向家门,朝阳就在我的背后冉冉升起。

  这时家门忽然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前,还是那么窈窕动人,穿着是我新买的穿上舒适的透视孕妇装,浅蓝的色调和她娴静的模样很相配。雪白的肌肤透着一种清爽的味道,有些凌乱的头发虽然只是简单地紮了个马尾,但也显得很美艳动人。我微笑着走向紫香,两只小鸟飞鸣着掠过屋顶。清凉的晨风吹拂着紫香的裙角,随着黑亮的秀发一起飘扬起来。

  走近了。金色的朝阳为紫香的脸上镀上了一层光芒,那么的庄严和美丽。

  轻轻地踏上台阶,我站了在妈妈面前。那双明亮美丽的大眼睛扬起来,温柔地看着我,似乎有点奇怪我今天的轻松和快乐,小巧红润的樱唇微张着,却没有说什么。

  阳光一直照进紫香眸子的深处,我看到妈妈的心灵也和眼波一样泛起霞光。

  紫香肯定是发现了我已经抛开心结,不再痛苦。紫香……我温柔地看着她,我的爱人。微笑着张开手臂,轻声道:「紫香。小心我俩的bb呀!」岳母做了我妻子后,基本上习惯生活就是谈谈情,做做爱,偶尔上网看看过日子!紫香常穿着一袭吊带透明睡裙,展现出来的光泽肌虏和性感的身段为我口交添!精液是她的早餐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