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嫖母恋歌

嫖母恋歌

嫖母(一)

  南某大都市。

  一方面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另一方面是大批下岗工人,两极分化严重。

  某大厂女工谭敏,54岁,身高1。69米,貌俊美,肤色白皙,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

  她已经下岗好几年了,开始厂里每月还发两三百块生活费,这半年来,厂子里一分钱也没发。

  谭敏一家三口,小她一岁的丈夫也早下了岗,十几岁的儿子还在上中学,几家亲戚,情况也差不多,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谭敏被逼得实在没办法,只好利用自己最后的财产,也就是自己的姿色,去赚钱养活一家三口。

  谭敏一直是车间一枝花,以前上班的时候几个头头都占过她便宜,老了还是风韵不减,她晾在外面的丝袜被人偷走不少,都拿去射精了。

  一开始,谭敏去舞厅陪舞,干了一阵,就干不下去了,一是陪舞费用低,二是虽然可以跟人出台,但舞厅里人员参差不齐,出台很危险,有两次谭敏差点被人卖掉。

  吓得她不敢再去。

  后来她和几个女伴,都是中老年性感妇女,一个厂子的,去有名的中日合资酒店,四星级神女峰泛亚酒店,向客房里打电话,然后上房卖淫。

  她们向酒店里的一些中日员工随时免费提供她们的肉体,他们也就允许她们开展她们的色情业务。

  几个日本经理还对她们非常迷恋,频繁享用她们。

  由于她们颇有姿色,所以生意还有,但也由于她们老了,所以生意不算太好,经常碰壁,在这个靓女如云的大都市,同时还有很多年轻靓女也在这家大酒店做皮肉生意,喜欢年轻女人的男人毕竟还是大多数,有恋老妇癖的毕竟不太多。

  不过,谭敏总算找到一条生路。生活就这样总算维持下来了。

  儿子的学费可以交了。一天晚上,谭敏吃完晚饭又来到酒店,一个日本经理看到她,就带她到他办公室,就在办公室里蹂躏了她,变态的日本人弄得谭敏不停地叫。

  事毕,她在日本人那里洗了澡,就在他办公室向客房打电话。

  因为以前经常发生打通电话后,客人让她上房,见她年纪大又退她的情况,所以以后谭敏打电话时就向客人说明自己年纪比较大,如果客人不介意,她才上房。

  今天谭敏也是如此,一连几个客人,听她年纪大了,就把电话挂了。

  谭敏渐渐着急起来,不会今天又是白板吧?

  她定了定神,又打了一个电话,这次总算可以了,电话里的客人同意她上去看看。

  谭敏坐电梯上到三十层,找到房间,按了门铃。

  门开了,谭敏走了进去。

  等进去后,她首先看到一个十九岁左右的青年坐在沙发上,斜眼看着她,看来不是什么好鸟,谭敏做生意,也顾不上那么多。

  再看开门那个,差不多也十九岁左右。

  屋里原来共三个人,等谭敏看见第三个人时,不由惊呆了,原来正是她的儿子,十几岁的谭勇(他随妈妈姓)。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谭敏的儿子连学费都困难吗?怎么有钱住酒店?

  原来,谭勇因家里贫困,渐渐无心上学,成绩越来越差,发展到后来就经常逃学,和社会上一些人混在一起。

  最近,他刚投靠了一个老大,就是沙发上那个青年。

  今天,老大高兴,带两个马仔到酒店开房,打算玩玩妓女。

  等谭敏醒悟过来,就对那青年说:「我年纪太大了,可能你们不会喜欢,你们年轻人都喜欢小靓女,我还是走吧。」那青年见这妇人虽老,却容貌俊美,看得出奶子也很大,她上身穿衬衣下身穿半截裤,肉色丝袜高跟鞋,半截小腿和几乎整个秀美的脚背都露在外面,看得出她脚长得十分秀美。

  青年鸡巴开始硬了。

  他怪叫道:「不许走,今天老子就是要玩玩老女人!」说着扑上来,将老妇按到在床上,在那个十几岁二马仔的帮助下,谭敏被扒得一丝不挂。

  青年拿着扒下的丝袜,使劲闻着那发黑的袜尖,连声叫道:「好香啊!」遂一头扎入老妇胯下连舔带亲。

  那个二马仔也钻进老妇怀里吃奶头子。

  谭勇站在一边,进退两难,而鸡巴却不可抑制地硬了起来。

  这个大城市人的祖先原是少数民族,与汉族特徵有明显差别,发展到现在其后裔也就是现在该大城市人当然早已融入汉族,不过还是有与其他汉族人不同的特点,身材较高,肤色白皙,毛发较浓。

  谭敏和这个城市许多性感女人一样,腋毛阴毛极为浓密,白肉黑毛,激起那青年的强烈兽欲,他压在谭敏身上,抱着她的头,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奸污她,十分凶狠,刚遭到日本人变态蹂躏的谭敏有些受不了,被奸得不住叫唤。

  之后,那个二马仔也奸污了谭敏。

  然后,老大让谭勇上,这个老大是另一家厂子的,不认识谭敏。

  谭敏此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只好忍受,因为如果向老大说明真相,如果这个可怕的青年往她厂子里一传,很快厂子里就会知道她在卖淫,这样她一家人在厂里可就抬不起头来了。

  与其这样,不如忍过今夜再说。

  谭勇也想到这一层,另外,母亲的性感的肉体和叫声也使他兽性发作,鸡巴硬得似乎要爆炸了,老大又在一旁催促,他也就管不了许多了。

  谭勇扑到母亲身上,将鸡巴插入他的出生之地,谭敏今天连续被轮暴,现在又是被儿子插入,她不由哭叫起来。

  这却更刺激了儿子的兽欲,他不顾一切地狠插起妈妈来。

  老大被这性感老妇的痛苦模样刺激得再度勃起,他命谭勇躺下,命谭敏坐在谭勇鸡巴上,阴户将谭勇鸡巴吃进,老大从后捅进老妇屁眼,二马仔则从前头将鸡巴往老妇嘴里乱捅,谭敏被糟蹋得不住呜咽?深夜回到家后,谭敏大哭。

  丈夫却不管,又爬到她身上将她奸了。

  第二天,儿子回来,丈夫在家,谭敏不好问他昨夜的事,等丈夫吃了午饭出去闲逛,谭敏才有机会问儿子,母子俩都坐在饭桌旁,一时竟相对无言。

  谭敏家就两间房,在三楼,一间是她夫妻卧室,一间是客厅,儿子一直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全家吃饭也在客厅。

  谭敏看着儿子,柔肠寸断,她情不自禁流泪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谭勇看着妈妈,面红耳赤,也是无言以对。

  妈妈流泪的模样楚楚动人,谭勇一下子想起平日里自己经常偷妈妈穿过的丝袜射精的事情,早就隐藏在谭勇心里的对妈妈性感肉体的长期迷恋这时候突然爆发了!

  突然,谭勇把心一横,扑向妈妈,他把妈妈推进里屋,就在妈妈被爸爸插了无数次的床上,他第二次插入了妈妈的身体??????

  嫖母(二)

  就在同一座大都市。

  灯红酒绿中,一家又一家按摩院应运而生。

  而众多下岗女工中,也有大批性感妇女为生活所迫投奔按摩院做了按摩妇。

  按摩妇,实际上就是妓女的一种。

  众多下岗女工中有一位刘玉芬,51岁,1米69,和这座城市许多性感妇女一样,她长得容貌清秀,肤色白皙,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也是一位性感中老年妇人。

  她家里的情况比前文所说的谭敏要好一些,不过也是紧巴巴的。

  她儿子刘勇大专毕业时,找工作要送礼,她拿不出那么多钱,只好用性感的肉体慰劳了银行的几个管事,儿子也因此进了银行工作,现在她儿子24岁,刚参加工作一年。

  自从此事发生后,刘玉芬深感没钱的苦,反正她在厂里和社会上用她的肉体解决问题的事也发生了不少次,她把心一横,索性应聘进了一家按摩院,舍得这身肉,赚大钱,总好过每次办事都要被那些贵而不富的管事蹂躏,搭上自己这身性感的肉体不说,还不一定把事办利索了,自己有了钱,什么事不好办?

  于是刘玉芬安心干起了按摩妇的工作,她长得很性感,生意不错。

  慢慢地有了些积蓄。她在按摩业这一行慢慢做熟了,就跳槽到另一家收入更高的,最后她来到四星级上游泛亚酒店的按摩院,这又是一家中日合资酒店。

  酒店里开设了一家大型夜总会,夜总会里色情服务项目应有尽有,包括一家规模不小的按摩院,为客人提供色情服务。

  这里收入较高,刘玉芬于是在这里稳定下来,不再跳槽了。

  后来她和许多按摩妇一样在这里长期工作了很多年。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这天夜里,刘玉芬按时上班,坐在休息室里和其他按摩妇一起排队等着上锺。

  客人如往常一样很多,排在前面的按摩妇一个接一个被叫了出去。

  轮到刘玉芬了,这一批客人人很多,一下叫去了十几个按摩妇,刘玉芬就是其中之一。

  她被分到238号按摩房,敲了敲门,里面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进来!」她进了房,影影乎乎只见一个男人头朝下趴在按摩床上,她走上近前,闻见一股浓烈的酒气,原来是个醉鬼,估计是这批客人刚吃了宴席而来。按摩房内的灯光被调得很暗,为了方便色情服务,因为门上有个小窗,灯光太亮了客人心里会不舒服。

  她于是麻利地开始工作,先从背部按起。

  从客人的皮肤上,她判断这个客人是个二十几岁的年青人。

  她一边做按摩一边在心里想:「年纪这么轻就学坏了,这种地方可不是年轻人应该来的,他父母要是知道了还不得生气着急难过啊。」又想到自己上了年纪的身体要给这个毛头小子蹂躏,刘玉芬心里隐隐有些不适,但这是她的工作,来这里做按摩玩弄过她的二十几岁年轻人也不在少数,有些还很迷恋她,成了她的常客。

  想到此她又平静下来。

  那年轻人仍是趴着,只说了句:「好好按啊。」便不再说话,看来醉得不轻。

  按完了背部,刘玉芬看那青年没有翻身的意思,便上了按摩床,手扶杠子为他踩背。

  那青年回头看了看,只见那按摩妇穿着粉红色小褂短裙(这是这家按摩院按摩妇的工作服),肉色裤袜,美腿秀足,非常性感,隐隐约约好像看见她胯下黑乎乎一片,好像没穿内裤,青年一下来了冲动。

  原来,为了方便客人插她们,刘玉芬如很多按摩妇一样,不穿内裤,在短裙里只穿无裆裤袜,挨插时连丝袜也不用脱,如果是一般的裤袜,那么一夜之间她们要频繁地穿和脱,每接一个客人就要脱一次穿一次。

  穿无裆裤袜就减少了她们这方面的麻烦。

  青年仍趴着由刘玉芬给他踩背。

  当刘玉芬的脚滑到他肩头时,他突然扭头捉住刘玉芬的脚,细细端详,只见刘玉芬的脚长得异常秀美,青年把那发黑的袜尖放在鼻子下,使劲嗅着,连说好闻。

  他鸡巴硬了。

  刘玉芬的秀足很敏感,很怕痒,她最怕男人碰她的脚。

  刘玉芬一边说:「哎呀先生,你不要调戏我的脚嘛。」一边试图将秀足从青年手里挣脱出来,但未成功,只好由他玩弄。

  刘玉芬见青年闻她秀足闻个没完,就问道:「先生,要特别服务吗?」青年醉熏熏地嗯了一声,又说:「快脱!」刘玉芬笑了笑,说:「我把灯关上。」因为门上有窗,她怕她被客人插的时候万一哪个熟人来玩看到,那就麻烦了,所以每次她都把灯关上,如果是上客房服务,那就无所谓了。

  在黑灯瞎火之中,刘玉芬脱得一丝不挂,又帮客人脱了按摩服,青年翻过身来,她一摸,可能是喝多了,鸡巴半软半硬,她低下身,大口吮吸那客人的鸡巴,很快,在她的美丽小嘴里,那青年的鸡巴硬了起来。

  那客人命刘玉芬扶床而站,撅起肥白屁股,他先是无耻地舔刘玉芬的屁眼,舔得刘玉芬直哼哼。

  然后青年站起身来,从后面将硬梆梆的鸡巴朝性感老妇刘玉芬阴道里猛捅。

  他鸡巴不粗,但硬起来后很长,直捣刘玉芬子宫,刘玉芬被他捅得有些疼,于是求他轻点,那青年不管,继续猛捅,把刘玉芬捅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在刘玉芬的呻吟声中,青年猛射,全都射入刘玉芬子宫!

  然后,青年躺到床上,瘫做一团,刘与芬用卫生纸先将客人鸡巴擦净,又用纸将自己胯下擦乾净。

  她穿上工作服。

  开了灯,打算和客人聊一聊,很快就到锺了。

  她开了灯,回头一看,顿时如五雷轰顶般呆住了,原来,刚才蹂躏她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儿子刘勇!

  原来,刘勇工作的银行经常有业务关系请吃饭按摩,领导因尝过刘勇母亲肉体的美味,很关照刘勇,这种场合都把刘勇带上,让他见见世面。

  没想到今天刘勇竟把亲生母亲奸了。

  因为刘勇喝了酒,声音变粗,也没怎么说话,刘玉芬没有听出是他,他喝了酒,脸涨得通红变形,灯暗时就看不清楚是什么模样,而且还是一直趴着,灯关了以后就更看不到了。

  此时刘勇也看到了母亲,吓得酒也醒了。

  忙坐了起来。

  刘玉芬悲痛万分,泪流满面。

  她不敢喊,因为刘勇的领导就在隔壁,而且按摩妇中有几个她的女友,都是她厂子里的,她们一起来这里上班的。

  其中有几个是刚才和她一起上锺的,此时正在给刘勇的领导和同事按摩,被她们知道了也不得了。

  母子俩就这么面面相觑,都不知该怎么办。

  看着面前穿着粉红色小褂短裙肉色裤袜和拖鞋的性感母亲,不知怎地,刘勇竟忽然想起了平时经常偷闻妈妈脱下未洗的丝袜的情形,再加上面对这无法收拾的局面,一种崩溃的感觉朝他压了下来。

  这一切使得经受着有生以来最强烈刺激的刘勇竟突然爆发出破罐子破摔的念头,他低吼一声,猛扑上去,再次将母亲按到在按摩床上,刘玉芬拚命挣扎着,因为怕被刘勇的领导和她的女友听见,她不敢出声,只是无声地挣扎,但她一个老年妇女怎么抵挡得住酒后发狂的刘勇?

  最后,刘勇再次将勃起得又硬又长的雄性生殖器捅进了母亲的阴道,他吼声如公猪,疯狂地捅击母亲,刘玉芬被儿子奸污得不住哭叫??????

  嫖母(三)

  按摩院遍布世界各地,是一项非常发达的色情行业。

  德国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大国,色情业也非常发达。

  按摩院遍布全国各邦。

  法兰克福,一座繁华的大都市。

  北海熟女按摩院,是法兰克福一家规模很大的按摩院,拥有大批性感中老年妇女按摩妇,这个城市乃至全邦有恋老妇癖的男人趋之若骛,该院生意一直很好。

  按摩妇中有一位性感老艳妇玛莲,身高1米85,65岁,貌美艳,金黄毛发,蓝色眼珠,大乳房,高大丰满白嫩,肥臀美腿,脚也长得非常美丽白嫩。

  她年纪虽老,但风韵犹存,她是妇女性激素的服用者,因此51岁时生了一个儿子海因策,今年十几岁,已是一位长着金黄毛发的青年。

  从事色情服务业的艳妇玛莲也是一位特约的色情电影女演员,她比美丽老太婆爱娜小两岁。

  海因策虽然在学校是一位和其他学生没什么两样的学生,但一回到家就不一样了,他从小就跟着妈妈,除了在家,就是在按摩院,上学后,他一放学就到按摩院找妈妈。

  妈妈被客人插,他见过很多次,妈妈演的色情电影他也看了不少,终于,在他十几岁时,早熟的他就向妈妈发起进攻,插进了妈妈性感的肉体,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他父亲早已死去,他一直和妈妈同睡一床,妈妈身体的各个角落他都已摸遍了,非常熟悉。

  这天放学,海因策又赶到按摩院去找妈妈。

  熟门熟路,他一路和按摩院的金黄毛发女员工们打着招呼,他没看见妈妈,就问她们,她们告诉他他母亲正在按摩房里面为客人做按摩。

  一般情况下,海因策会等妈妈出来。

  但有时他也会闯进去,这种情况小时候多一些,大了就很少了,因为客人会不高兴。

  但今天,海因策切不顾一切地闯进了妈妈工作的按摩室。

  客人正埋头趴着,高大丰满的美艳老妇玛莲正在为客人踩背。

  她穿着工作服,满头金黄毛发,北海熟女按摩院的工作服是灰色套装肉色裤袜奶白色细带高跟皮凉鞋,所谓套装,只有上衣,没有短裙,现在那两只高跟凉鞋被脱在床前。

  艳妇玛莲裤袜里没穿内裤,那金黄色的大丛阴毛在裤袜里,上衣下垂到肥白屁股那里,遮不住阴部,透过肉色裤袜,看去黄乎乎一大片,露出来不少。

  见海因策闯进去,妈妈怕客人不高兴,忙说:「有事吗?等妈妈出去再告诉妈妈什么事吧。」那个客人是熟客,很迷恋玛莲,见是她儿子,也就没说什么。

  海因策激动地对妈妈说:「昨天,我看到你发给于尔根的电子邮件。」于尔根是玛莲的一位熟客,是一位大学哲学教授,五十多岁,他向玛莲求婚,昨天,玛莲向他回了封信,答应会考虑他的请求。

  玛莲听说是这件事,就说:「你先在休息室等我,我到时间就来找你。」玛莲在按摩房被那客人蹂躏了后,穿好衣服,收拾乾净,来找海因策。

  母子俩来到一间按摩房,海因策激动地说:「妈妈,我不要你嫁给别的男人,你说过,你是我的。」玛莲笑道:「妈妈还会给你的,妈妈嫁人,不会影响我们。」海因策和妈妈缠了很久,妈妈只是笑着告诉他,她要嫁人的,但会继续让他插。

  海因策还要说什么,这时有客人点玛莲,玛莲吻了儿子一下,上房去了。

  此后半个月,海因策天天纠缠妈妈此事,妈妈一直不予理会。

  对母亲的占有欲极强的海因策几乎发疯,他决不能接受妈妈嫁给别的男人,他发誓要独占妈妈,对母亲的极度迷恋使得年少的海因策完全疯狂了,终于,这个青年想出来一条毒计。

  海因策认识母亲的一位罗马尼亚客人米哈依,此人约四十岁,往来于德国和罗马尼亚之间,做一些不黑不白的生意。

  海因策与他取得联系,与他合谋了一桩交易。对美艳老妇玛莲非常迷恋的米哈依同意了。

  一天夜里,他来到按摩院,点了玛莲,艳妇玛莲性感的肉体和性感的工作服令米哈依兽性大发,在按摩室里粗暴地蹂躏了玛莲,他亲吻玛莲金黄色的浓密腋毛,撕扯玛莲金黄色的阴毛,疼得玛莲直叫,然后他凶狠地奸污美艳老妇玛莲。

  米哈依射了精,躺在按摩床上休息,他约玛莲出去消夜。

  玛莲上的是中班,她和米哈依在房里呆到十二点,又被他插了一次,到时间后,他先出去,然后她下班,米哈依在外面等她,两人上了米哈依的车,正在行驶,一辆长卧车挡住去路。

  车上下来几个彪形大汉,将玛莲绑起来,米哈依将小车开进卧室下的储藏室,然后一起上了长车的卧室。

  然后长车朝着罗马尼亚方向狂奔。

  玛莲一进卧室,竟看见海因策在床边坐着。

  原来,海因策与米哈依商量的计划是,将玛莲弄到罗马尼亚的一家夜总会,在那里她卖淫的收入一半归米哈依,但她的所有权归海因策。

  另外,米哈依还可随时享用美艳老妇玛莲。

  在这间长型卧室里,几个大汉用滑轮将玛莲吊绑在车中央,迫使艳妇玛莲只能踮着嫩脚勉强站立,那性感的姿势很像芭蕾舞娘。

  艳妇玛莲双手被高高吊绑,她的金黄色的浓密腋毛一览无遗。

  米哈依跪在玛莲屁股后头,扒下她的肉色裤袜,扒开她精致的屁眼,细细地舔她的屁眼,舔她金黄色的肛毛,海因策则跪在妈妈前面,狂热地舔她满是金黄阴毛的胯下,另几个德国和罗马尼亚的大汉则热烈揉摸美艳老妇玛莲的大乳房,吮吸她的大奶头子,亲吻玛莲金黄色的浓密腋毛。

  艳妇玛莲只得忍受所发生的一切。

  然后,残酷的轮暴开始了。

  因为玛莲比在车里的所有人都高,所以吊她的滑轮被放下一些,玛莲的两条美腿被人抬起,海因策在她前面插她阴道,米哈依在她后面插她屁眼。

  美艳老妇玛莲就像一头庞大的白色母马,被几头公驴前后左右夹击。

  他们不断地弄疼她,海因策的身高刚够吃妈妈奶,妈妈的大乳房垂下,海因策叼住妈妈大奶头子,他一边奸污妈妈一边撕咬她红色的大奶头子,玛莲疼得发出惨叫!

  海因策二人先后在玛莲体内射了精,另两个人换上,米哈依和海因策则捧起玛莲的嫩脚,连啃带舔,弄得玛莲不住叫唤??????到了罗马尼亚的滨海大都市康斯坦察,美艳老妇玛莲被送到一家大型夜总会,成为脱衣舞娘,并供那些凶暴的水手们蹂躏。

  海因策成为母亲的经济人,掌握着母亲的所有权,米哈依则是股东,参与分红玛莲卖淫收入的一半,另一半则归海因策所有。

  海因策就这样彻底奸占了美艳老娘玛莲的丰美肉体。

  艳妇玛莲常常被那些凶暴的水手蹂躏得死去活来连声惨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