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友瑩瑩的華麗蛻變 作者:Lucian2009

女友瑩瑩的華麗蛻變 作者:Lucian2009
第一章謀劃,得逞(前篇)  傑相貌平平,出身於普通的工薪家庭,自己也是個工薪族,做事總是瞻前顧後。  明長相帥氣,出身富足的官二代,自己還開公司當老板,行事往往干脆利落。  按說這樣兩個身份、性格相差很遠的男人應該沒有什麼交集,但偏偏他們是從小玩到大的多年好友,關系已經到了可以無話不說的程度。  明一向很風流,又有錢,換女人就跟換衣服一樣勤快,連他自己都說不清到底有多少女人被他弄上床過了。  傑則是想風流也沒有足夠的本錢。不過還好,他走了天大的桃花運,找了個美女做女朋友,那容貌絕對是萬裡挑一的水准——吹彈可破的粉臉上是修長秀氣的雙眉、清澈晶亮的大眼、嬌俏玲瓏的瑤鼻、柔軟飽滿的紅唇。  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雖然略有一點嬰兒肥,卻為整張俏臉平添了幾分可愛。  再加上白皙細嫩的肌膚,窈窕修長的身段,女孩的氣質就像百合花一樣雅致而清麗。  這個名叫瑩瑩的女孩特別純,在公共場合跟傑牽牽手都會幸福得臉紅,接吻之後更是臉紅得能滴出血來。  不過交往半年多了,兩人雖然情深意篤,但親密的最大尺度也只到接吻為止。  顯然不會是傑只滿足到這個尺度。瑩瑩明確的表了好幾次態:傑會成為她的第一個男人,但那是新婚之夜才能發生的事。  傑在私下裡多次對明發牢騷——守著個迷人的大美女,卻只能看不能吃,弄得他到現在還是處男,有時欲火衝天都沒處發泄。  聽了好幾次傑的牢騷後,明對他說:「總是聽你把她吹得像天仙一樣,從照片來看也確實長得不錯。這樣吧,有空你帶我去見見她,我幫你參考參考!對了,別告訴她我和你是發小,就說只是普通朋友關系。」  找了個機會帶著明見過瑩瑩後,傑自豪的問他:「怎麼樣,不錯吧?」  明評價道:「嗯,確實不錯,漂亮、清純、可愛,而且以我的經驗來看,她百分之百是處女!這樣的女孩跟了你,簡直像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傑聳聳肩:「算了,看在你誇她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這後半句了。」  後來明又在不同的場合見了瑩瑩幾次。  傑開始催他:「好了,你已經見過瑩瑩好幾次了,快幫我出出主意吧,怎麼才能突破現在的親熱尺度?」  明沉思了一會:「關於這點,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傑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你說吧。」  明先是說道:「光是要突破親熱尺度並不難,問題是怎麼改變她目前對性保守的心態!」  留了點時間讓傑思考,他才繼續說:「有些女人表面看起來很保守,但其實是天生的悶騷,一旦經過好的調教,開發出骨子裡的騷勁,在床上能讓男人醉生夢死。初次見到瑩瑩時我還覺得她很清純,但幾次見面後我確定了,她也是這樣的女人,天生淫蕩,非常有性愛方面的天分。」  傑完全不相信的反駁道:「不可能,我和瑩瑩交往半年多了,比你更了解她!  她是那種最純潔的女孩,和淫蕩一點都不沾邊!「  明笑了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我的判斷。不過,對於女人,你的經驗有我豐富嗎?我已經不止一次把貌似清純的女孩調教成床上的尤物了。有句話我直說了,你別生氣——要不要打個賭,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舍得把瑩瑩交給我做性調教,很快我就能開發出她的天分,讓她在一個月內就能熟練伺候男人,三個月內就變成床上的淫娃!」  傑呆住了,顯然是沒想到明竟然會對好兄弟的女友產生這種非分之想。  明看出了他的想法,有些欲蓋彌彰的解釋道:「別誤會,這是我按你的要求想到的,改變一個女人心態的最直接做法,可不是我對你女友有非分之想。你想想,我玩過的漂亮處女多了,而且只要我願意,還會有處女送上門來,怎麼會把壞主意打到兄弟的女友身上。」  傑松了一口氣,腦子卻還沒有轉過彎來:「我知道了。你是玩女人玩成習慣了嗎?這種話也能輕描淡寫的說出來,如果不是好兄弟,我真想打你幾拳。」  明故作輕松的說:「知道就行。就是個建議,你別著急回復我,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再說。」  傑捶了他一拳:「去你的,誰會考慮這種狗屁建議啊。」  傑雖然是處男,但也不止一次的看過AV和成人小說,尤其是看著各種刺激的綠帽文打過若干次飛機,但他從來沒想過要讓自己成為綠帽故事的男主角。  看著手機裡瑩瑩的照片,是那麼的美麗動人,雖然總是不能真正得手,但她也承諾了結婚時就把身體給他。  對這樣的女友,舍得嗎?舍不得嗎?傑的腦子一團糟,回到家後干脆打開電腦,一次性從網上搜了好多把女友交給他人調教的綠帽文來看。  看著看著,不自覺的,他把其中的女主都想像成了瑩瑩,看著女主在各種男人身下婉轉承歡,他發現比以前看這類綠帽文時獲得的心理刺激要強上好多倍!  兩天後,傑去找明,直接對他說:「我真考慮過你那個狗屁建議了。對於整天在女人堆裡轉的你,可能覺得這樣的事很尋常,但是我和你不同,這麼好的女友,我果然還是舍不得。」  明摟著他的肩:「我理解,像瑩瑩這麼漂亮的處女確實太少了,實話說我都有些動心,你要是很干脆的就同意了,我才會覺得你腦子不正常。」  傑准備結束這個話題:「那就這樣吧,你別再打她的主意了。」  明卻不打算結束,看著他的眼睛說:「我是無所謂的,但你自己想想,如果認定了她就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你是願意要一個心態始終很保守的、即使被破了處也還是不肯和你玩各種性花樣的無趣女人,還是願意要一個已經被調教得性開放的尤物,她才剛被破處,就能風騷主動得讓你一整天都不想下床?」  這種二選一的選擇題,答案太明顯,太誘人了。  傑沉默了很久,好幾次的欲言又止後,他抱著最後的希望問明:「你說得很有道理,我不會調教女人,但我確實很想要一個性開放的尤物,讓以後的生活更精彩。不過我還是舍不得瑩瑩的處女啊,就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嗎?」  明拍拍他的肩膀笑了:「要不這樣,調教的尺度我和你商量著來,只要不是她自己提出讓我破處,我就會把她的處女膜保留給你,反正我也不是真的想玩你女友。行不行?」  傑無言的思考起來。他原本拒絕的想法發生了動搖,按明的這種做法,尺度可控的話,似乎也不是不能考慮……  等了半天還沒等到答復,明有點不耐煩的說:「男子漢做事干脆點!再加個雙保險:除非是由瑩瑩自己提出,而且你也同意,不然我不會給她破處。這總可以了吧?」  傑不自覺的就點了點頭。不可否認,明的這番話成了壓垮他心理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但他還是不想立即就給出答復:「聽起來可以,不過這麼大的事,我還得再好好考慮一下,明天吧,明天我回復你。」  話說到這份上了,明也不再逼他:「好,我等著。不過,有些話我要和你明說——你是知道的,處女我都玩過不少了,何況是非處。如果在調教開始前她失去了純潔,我也就完全沒興致去費時費力了。你懂的。」  當晚,傑一閉上眼,腦海裡就會出現瑩瑩的各種畫面:她清純的對他微笑著;  她和他接吻後可愛的臉紅了;她牽著他的手逛街,露出幸福的表情……  突然,這些美好的畫面像玻璃一樣碎裂開來,好不容易再重新拼好時,卻變成了另外一些場景——她仰起俏臉,將一根肮髒的肉棒含入口中,溫柔的吸吮起來。肉棒在享受夠了之後,將濃精盡情射進她的小嘴;  她帶著他從沒見過的媚笑,用裸露的雙乳夾著一根肉棒。肉棒正在一邊抽插她的乳溝,一邊對著她的脖子噴射出濃精;  她躺在一張大床的正中間,被某個陌生男人壓在身下,男人聽著她放蕩的叫床聲,賣力的聳動著屁股。突然,叫床聲消失了,因為另一個男人把肉棒塞進了               她的小嘴;  她躺在地上,下體流出了很多精液,全身被好多只大手覆蓋,中間還夾雜著男人們的嘴。除了正在她身上運動的那位,還有好幾十個男人正圍著她打飛機,時刻准備射到她全身各處……  傑不安著、猶豫著、興奮著、確信著……他徹底失眠了……  第二天,傑頂著黑眼圈去找明,一見面就開門見山:「我同意了,但有個條件:我可以隨時向你了解她的調教情況和提出意見,還可以隨時叫停。」  明不客氣的拒絕:「不行!這段時間我們還是別隨意聯系,不然會干擾我的情緒,降低調教的效果。」  看著傑一臉的不樂意,明想了想,又說:「你要是想了解的話,我可以在我家的各個房間安上高清攝像頭,把一部分調教內容偷偷錄下來發給你。嗯,每半個月給你發一次吧!還有,讓你隨時叫停是不可能的,但是每次發視頻給你時,我都會對接下來的調教尺度征求你的意見。這樣行嗎?」  雖然和預想的有些不同,但傑也知道不能再要求更多了,畢竟他原本可沒奢望能看到視頻啊!他答應下來:「行,就這麼辦吧,從最輕的口味開始,然後我再看情況決定還要不要繼續。還有,記得你承諾過我的那個雙保險!」  明也滿意了:「好,你放心!不過,這事總不能直接對瑩瑩提出來。我們來想個辦法吧,逼她不得不同意。」  他故作考慮之後,對傑說:「我有個想法,你看看可不可行。這樣這樣…  …「  傑還沒聽他說完就吸了一口氣:「你還真大方!嗯,可以試試,只要你別心疼錢就行!」  天真善良的瑩瑩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男友會伙同另一個男人,為了滿足各自的欲望,共同設置下針對她的邪惡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