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商場啪啪啪 作者:sixgodhls

商場啪啪啪 作者:sixgodhls
商場啪啪啪作者:sixgodhls2018-12-15發表     女人一把抓住男人的手,“別在這里,這里都是人。”   男人並不作理會,另一只手執著的向著女人裙子下面伸過去。  他摸到了一層柔軟的布料,很光滑,緊緊地貼著皮膚。他把手放在不了正中央濕掉的那一塊上,隨著走路的節奏感受著小穴一下下的加緊,又放松。  “你都濕了”,男人附在女人耳邊說。  女人面紅耳赤的盯著身邊來來往往的人群和琳瑯滿目的商品,那只抓著男人的手抓得更緊了。  男人還在搞他的小動作,女人覺得自己快要堅持不住了,“我們去商場的廁所吧。”  男人笑了笑,“不去,那里地方太小了。”  女人咬著嘴唇,一言不發就想拽著男人找一個帶隔間的廁所。  “請問小姐,你們這里有試衣間嗎?”男人一把摟住女人,笑著問向旁邊的導購員。  女人裙子里的手也抽了出去,現在那只手隨便從貨架上拿下來了一件女式內衣。  導購員看了一眼二人,那手指了一個方向,“樓梯下邊。”  “哦,那里寬敞嗎?”  “寬敞?”導購員遲疑了一下,女人的臉又紅了。  “沒什麼,謝啦ヾ(o′▽`o)ノ°°”  在導購員狐疑的眼神註視中,男人把著女人轉了個身,他換了一只手拿著那件內衣,空出來的手又很自然的伸到了裙子下面。  來到試衣間門前,開門,這是一個倉庫改成的試衣間。  “還挺寬敞。”男人說完就推著女人進到了試衣間里面,順手鎖上了門。  黑暗里,女人伸手摸到了燈泡的開關,打開燈。  男人迫不及待的撲了過去,“寶貝,我快憋不住了。”  女人被他撲到,躺在一堆沒拆封的衣服上。  男人三下五除二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他身下的巨物猙獰著擡起頭。男人絲毫不理會女人的目光,就開始把女人扒的光光的。  “哦,寶貝。”他脫下來女人早已濕透的內褲,放在鼻子下聞了聞,裝進了自己兜里。  “你…”  女人說話說道一半,小嘴就被男人的嘴堵上了,他把舌頭伸進女人口中攪弄著,下身的巨物也在尋找發泄的地方。  它好像找到了一個洞口,男人挺動腰身,想要長驅直入。  女人掙紮著擠出了幾個字“在上邊,那里是菊花。”  男人噗呲的笑了出來,“我知道啊。”  他撐起胳膊,看著身下的女人,面帶笑意,又輕輕地吻了上去。  男人的嘴巴從女人的嘴巴開始吻,然後是脖子,在胸部逗留了很久。然後繼續向下,舔過平整的小腹,再向下,他選擇繞過那淫水泛濫的私處,從大腿根部到膝蓋,再到那雙腳。  “癢——”女人嚶嚀了一聲。  男人也不再猶豫,放下了那雙玉足,低頭吻上了女人的私處。  淫水從小穴里流出來,流到了菊花那里。  男人用舌頭輕輕地舔著,從下往上,把所有的淫水都吸進了嘴里,咽了下去。  他似乎很滿意自己這招“龍吸水”,繼續用舌頭愛撫女人的小穴。  男人用舌頭裹住了凸起的陰帝,仿佛是在吃雪糕一般的吸吮著。他用手輕輕地插進下面的小穴,那里又流出來不少水。  女人輕輕地呻吟著,現在男人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用舌頭插著她的小穴。她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了,要大聲喊叫起來了。  “啊,我要去了!”女人幾乎是喊出了這句話,她身下的小穴也開始極具的收縮。男人的嘴巴並沒有離開小穴,他繼續攪弄著,還伸手捂住了女人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  終於來了,女人的高潮像是洪水一般,一波又一波,男人的動作開始變得輕柔起來。  結束了,女人虛脫一般躺著不願動。  “寶貝,我還沒開始呢。”男人終於擡起頭,他向上爬著,重新用自己胯下的巨物抵住了女人的小穴。  “準備好讓我進去了嗎?”男人的臉幾乎貼著女人的臉。  女人點了點頭,她的臉上都是汗。  男人再次吻上了女人的小嘴,不同的是,現在的男人嘴里都是女人下體的味道。  同時,男人腰部用力一次,那巨物便直搗黃龍,狠狠地插了進去。  “啊。”女人又叫了一聲。  男人並沒有急著抽送,而是靜靜的感受著小穴的溫度。他從兜里掏出了女人的內褲,塞進了她的嘴里,生怕她再叫出來。  準備停當,他便開始輕輕地抽送起來。  時快時慢,時深時淺。  “咚咚咚,有人嗎?”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正在興頭上的男人並不作理會,他繼續狠狠地操弄著女人。女人被他頂的在身下的衣物上來回滑動。  “咚咚咚”,敲門聲緊促了起來,男人也開始加速沖刺。  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喂,保安嗎?三樓試衣間鎖起來了,里面好像有人”,門外的聲音說道,“哦,可能是昏迷了,你們快派人來吧。”  聽到這幾句話,女人嚇了一跳,高潮再次控制不住的來了,她也顧不了許多,想要推開男人。  男人把巨物抽了出去,高潮的女人淫水抑制不住的噴湧而出,像是尿失禁一般一直噴到了男人的膝蓋上。  女人拿出了口里的內褲,說道:“不用叫人,我好好地,就是有點累。”  男人再次把女人的內褲搶了回去,他並沒有說話,而是示意女人繼續說下去。  “我走路累了,就找個地方歇一歇,這里清凈一些。”  “哦。”外面的人哦了一聲,腳步聲漸漸遠離。  女人掙紮著站起身,開始穿衣服。男人並沒有動,他看到女人穿好了衣服,就沖她指了指自己身下的巨物。  “我還沒射呢。”他像個孩子一樣說道。  女人笑了笑,“跟我回家,你想怎麼爽就怎麼爽。”  男人說,“那太好了,不過——”  “不過什麼?”  “你那里得保持一直濕潤啊。”男人說著開始穿衣服。  女人也不應聲,看男人準備怎麼辦。  “嘿嘿,”男人從另一個口袋里掏出了一個遙控跳蛋,“放進去吧。”  女人的臉又紅了,她順從的張開腿,男人把震動著的小東西放了進去。  “遙控器在我這。”男人揚了揚手里拿的小開關,按了一下,跳彈便停止了震動。  “走,出去吧。”男人說著就要開門。  “我的內褲給我。”女人說道。  “不給。”  “那,你的這個東西——”  “掉出來怎麼辦?那就跑啊。”  男人惡作劇般的笑著,打開了門,同時他還按下了開關。  女人小穴里的跳彈震動了起來,嗡嗡作響。  “你這個東西也太響了。”女人皺起了眉頭。  “所以要去人多的地方啊,”男人把女人從試衣間里拉了出來,“還能換頻率呢。”  女人小穴里的跳彈換了一個振動頻率,她用盡所有的努力加緊它,不讓它掉出來,還要一直走路逛商場,真的是煎熬啊。  男人若無其事的拉著女人到處亂晃,看看鞋子,看看褲子。他看著女人快要堅持不住了,就按下暫停,過一會又打開,如此循環往複。  女人終於還是堅持不住了,她壓抑著自己的叫聲,幾乎站不穩腳跟,她扶著男人迎來了自己的第三次高潮。  淫水順著她光滑的腿開始往下流,越來越多,流到了地上。  本來就站不穩的她現在腳底下都是自己的淫水,更滑了。她哀求的看著男人,求他停下來。  男人不為所動,反而加快了頻率。  女人雙腿顫抖著,她試著慢慢蹲下去。  就在她蹲到一半的時候,跳彈掉了出來。  “啪”的一聲,聽起來很清脆。  路過的路人好奇的往這邊瞅。  跳彈脫離了小穴,在地板上震動著,聲音被放大了不少。  女人羞愧難當,著急著要撿起跳彈。  腳下一滑,如果不是男人扶著她,她肯定摔了一個四腳朝天。  盡管沒有徹底摔倒,不過女人的裙子還是掀了起來,蓋在她臉上。光滑的下體暴露無遺,一股淫水再次噴湧而出。  男人也開始慌了,他並不想搞這麼大的新聞。他拖著女人開始尋找躲避的地方。  男人帶著女人來到了消防用的樓梯間,這里是緊急出口,平時並沒有什麼人。  看著坐在樓梯臺階上的女人在黑暗里喘氣,男人覺得自己胯下的巨物又硬了幾分。  “寶貝,我們不要回家就在這里好不好。”  女人看著這漆黑的樓道,似乎不像是經常有人來的樣子,就勉強同意了。  女人背過身去,彎下腰扶著臺階,屁股撅的高高的等待著男人的享用。  男人把女人的裙子掀了起來,蓋在了她頭上,本來就在黑暗之中的女人這下更是啥也看不見了。  男人雙手扶著女人桃心形狀的屁股,也不再客氣,找準洞口,狠狠地插了進去。  女人倒吸了一口氣,經過幾次高潮之後,小穴更敏感了,她索性閉上眼睛,專心享受起來。  男人很跨就開始了沖刺,進進出出,進進出出,大約有三百多次。  他感覺自己的快感也在一步步的逼近,他輕輕拍打著女人的臀部。  這時,突然警鈴大作,緊急出口的門被推開了。  進來了很多人,他們大多數都驚慌失措,叫著“失火啦,快跑。”  男人回頭看了那群人一眼,他並沒有看到濃煙,便不做理會,繼續插著女人的小穴。  進來想要逃走的人們看到這一幕活春宮也紛紛楞住了,他們都停在門口似乎忘了失火的事情。  “前面的,怎麼不走啊,”人群後面有人喊道,“不要命啦?”  女人羞愧難當掙紮著要起來,男人一邊草著她,一邊對她說“別起來,你一起來臉就露出來了,你先在只露著屁股,他們不知道你是誰。”  聽到這話,女人便也不再掙紮,聽天由命吧。  “咱們擋著人家道兒了,”男人說道,“咱們挪一挪。”  男人邊說邊向前頂女人,巨物進去更深了。  女人也管不了那麼多,順著男人的方向一步一步慢慢爬上了臺階。  兩人就這麼插在一起,慢慢挪到了樓梯拐角,現在兩個人都站在同一高度。女人伸手扶著墻剛一站定,男人就又開始了沖刺。  男人一邊抽插,一邊回頭沖那些楞著的人喊,“你們先走吧,我們完事就走。”  人群一陣騷動,最後大家覺得還是逃命要緊。他們還是走到近前來,然後向著出口走出去。  男人旁若無人的繼續沖刺,一下一下直搗花心,女人也不再忍耐,放肆了叫了起來:“用力用力,草死我吧!”  “還嫌我不夠用力?”男人也叫了一聲,他又提速了,掛在外面的蛋蛋隨著巨物的抽送不停地打在女人的陰蒂上,女人嬌喘連連,又高潮了一次。  這時,商場里的人基本已經走光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一聲怒吼,他的胯下巨物深深的頂進女人的小穴里,在子宮口發射出濃濃的精液。  男人的巨物軟了下來,他不依不饒的插了幾下,才依依不舍的拔出來。  樓梯上又有人來了,女人掙紮著站起身,裙子也放了下來,遮住了已經被插的紅腫的小穴。  來的人是消防員,他們一個個全副武裝。  男人假裝沒事一樣看著他們。  “同誌,快疏散,別在這里呆著了。”一個消防員邊跑邊喊。  “好的好的。”男人應了一聲,拉著女人要走。  “誒,”女人嬌羞的挽著男人的胳膊,“我們掉在地上的東西去撿回來吧。”  ?男人聽到笑了笑,“不用,我們回家還要玩你的小菊花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