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出借女友

出借女友
一.矛盾  我的女朋友叫潇儿,今年24岁,身高167,体重48kg,三围32D、23、33。   因为长得特别像刘亦菲,所以她的朋友都叫她小龙女。   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真的以为是刘亦菲呢,只是多带了一幅小巧的眼镜。   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穷追猛打,虽然那时候她有个男朋友,而且已经交往二年了。但是在我温柔的密语,浪漫的甜言,时常的惊喜轮番攻击之下,终于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   可能是因为觉得心理上不能接受自己移情的事实,她也没有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但是不久她生了一场病,住进医院,恰巧我就是哪所医院的内科医生,机会突然出现,怎能轻易放走,我大献殷勤,无微不至到照顾,送饭买水,陪着散步。   终于在她出院的那天,他说出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就这样,漂亮女友投入我的怀抱。  在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他的家人晚上去上夜班,我留宿在了她家,就是那晚,我得到了她的身体,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还是处女,他的那个男朋友和他交往那么长时间居然两个人都没有做过爱,让我捡了个大便宜。   我问她因为什么,她说和以前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她对性这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个男人也是几次想做,但是她没表态,那男的也没有强迫。   听了这些话,我这个汗颜,刚才可是半强迫的做了啊,感觉自己太禽兽了。   但转过来想,这不是早晚的事么,唉,做都做了,就这么地吧!第二天上班,无意中看到她的住院时候的病历,一项化验结果显示,她的泌乳素分泌高。   这泌乳素会影响性腺造成性冷淡,或者性亢奋,不育等等。   谜底揭开了,这就是她还是个处女的原因,她因为泌乳素分泌偏高,导致了性冷淡。  晚上下班去接她,也没和她说这些,免得影响她的心情。   送她回家的路上,赶上堵车,堵得一塌糊涂,我们听着音乐,慢慢往前挪动着车子。  「老公,今天我好累哦,一天都没精神。」   「怎么了,小龙女姑姑?没有休息好?」   我开玩笑地逗她。   「讨厌啦,你还问我,还不是因为你昨天……」   这时候,我看到她的脸红了,小女生不好意思了。   「那你睡一会儿吧,看这样子还要堵一段时间呢。」   「嗯,那老公你慢慢开,我就眯一下。」   不大会儿工夫,潇儿睡着了,看来是真累了,我接着一点点往前蹭,走走停停。  我把手搭在了潇儿的腿上,今天潇儿穿的是条棕色连衣裙,裙子不长,随之她睡觉的姿势,白白的大腿都露出来了。   看着看着,我的小弟弟起立了,趁着堵车,摸摸我的小龙女,过过瘾吧。   我慢慢地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哇,白地红点的棉质小内裤,好可爱。   我轻轻地隔着内裤碰了她的小穴一下,她「嗯」了一声。   吓了我一跳,赶快把她裙子放了下来,传过头去,假装往前张望。   其实在用眼光偷偷看她。   潇儿并没有醒,只是往下挪动了一下身子。   虚惊一场,继续上咸猪手。   撩开裙子,由于刚才她身子往下错了一些,腿顶到了前面的储物盒,自然的两腿分开了。  我用手继续往小穴摸去,却摸到粘粘的。   低头一看那,潇儿内裤的裆部全湿了,由于是棉质内裤,所以湿了好大一片。   我用手沾了闻了闻,没有什么异味,有些拉丝,是阴道分泌物,这个小丫头发情了!我刚把手伸进潇儿内裤,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抬头一看,我的车正好和一辆公共汽车并排,我的汽车又没有贴隔热膜,车上的人全都再看着我的车里。  一个小美女,裙子被拉了起来,内裤里有个男人的手。   当时那个感觉,无法形容,趁着前面车子启动,赶快甩开了公共汽车。   心里的感觉怪怪的,不过小弟弟倒是硬梆梆的,应该是刺激大过了理智。   潇儿的电话响了,她一下惊醒,小脸红扑扑的。   还好这时候我已经把她的衣服恢复了原状。   电话是她妈妈打回来了,也是因为堵车,所以没来得及做饭,叫我在外边吃了再回去。  「老婆,那我们去那吃。」   「我不想吃了,还是回家去吧。」潇儿说。   我知道她的原因,肯定是因为内裤湿湿的,想回去换一条,那能让你个小丫头得逞。  「阿姨都说了,没做饭,晚饭不能不吃啊,听话,我带你去吃火锅。」   说完,不容潇儿反对,直接开车奔向火锅城。   一路上,我也在想,她应该是性冷淡啊,怎么突然发春了呢?是什么因素影响她的呢?明天要好好去查查。   潇儿呢,一路上也不说话了,紧紧地夹着双腿,低着头不说话,我假装不知情的问:「怎么了潇儿?不舒服了?要不我们不吃了回家吧?」   「还是去吧,都快到了。」   我就知道是这样,故意说要回去,潇儿很体谅人,肯定会顺着我。   找到座位,这里的座位是带隔板的小卡座,我和潇儿并排坐了下来。   潇儿吃东西的时候明显的心不在焉,肯定是在想着自己湿湿的内裤。   这时候,我瞥见餐厅的一个男服务生,一直在偷偷的看潇儿。   也是,这样可爱的小美女,谁不多看几眼呢?这时,一种恶作剧的想法在我脑子中产生了。   我搂过潇儿,「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潇儿的小脸又红了,女孩都爱听夸赞的话。   她低头不说话,双腿夹得紧紧的。   「潇儿」 我突然叫了她一声。 「嗯」潇儿抬起头看着我,我直接吻上了她的唇,用手扶助了她的头,这样她连躲都躲不了。  我直接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亲的渍渍作响,不过在这样的火锅城里,又是带隔板的小间,没人会注意一对小情侣亲热的。   一开始潇儿的双手在推我,可是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她的双手抱住了我。   我的手慢慢的撩起了她的连衣裙,她连忙用手挡住,「别这样老公,好多人呢。」  「没事的宝贝,没人会看见的,有隔板挡着呢,我们又坐在角落里。」   接着马上又亲上她,顺手就把她的裙子撩到了肚子上,用手指隔着内裤轻轻抚摸她的小穴。   我用余光偷偷看到那个服务员一直站在一个柱子边上偷看。   没摸一会儿,她的小内裤裆部就全都湿透了。   我轻轻拉开内裤,露出潇儿粉嫩的只被我干过一次的小穴,一下子涌出好多的液体,仿佛洪水打开了闸门,都留到椅子上。   「啊,老公,你把人家弄成这样了,哦。」   潇儿在我耳边轻声地呻吟,害怕被别人听见,所以咬着嘴唇忍者轻声的叫着。   我继续用右手拨弄她的阴蒂,左手从裙子底下伸了进去,揉搓她的小乳头。   这时我突然发现一直在那边偷看的服务生不见了,这大好的景色他居然错过了,我都替他惋惜。   咚,我们对面的卡座里轻轻响了一声,很轻微。   潇儿此时正兴奋着根本没有注意,我却听得清清楚楚。   今天这里的客人并不多,我们坐的又是角落,边上的那个卡座里不应该有人。   我往前稍稍探了下身子,看到了奥秘。   原来我和潇儿坐在了一边,对面的椅子空着,这种卡座的椅子靠背就是隔板,靠背和座椅之间有个五厘米的空隙。   就在那颗空隙里,有一双眼睛,原来那个服务生躲在了那里。   这样潇儿两腿之间就被他看得清清楚楚,这小子爽了。   我的手可没有停,潇儿趴在我的身上,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啊,哦,老公,不要了,我们走吧,我忍不住了,好丢人啊,哦。」   这毕竟是在公共场所,弄出太大动静是不太好,就把手拿了出来,潇儿又趴在我身上喘了一会儿气,才做正了身子,赶快把裙子放了下来。   唉,这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对面那个小服务生一定非常失望。   「老公,都怪你,全都。。。全都湿了。」   潇儿低着头轻声说,:「好难受啊,都。。。都粘上了。」   「那就脱了吧。」   「不行,太难为情了,要是不小心被别人看到可怎么办?」   还不小心,我心想,你都被别人看了半天了,可是嘴上可不能这么说,我还准备送那个小服务生一个礼物呢。   「没事老婆,天都黑了,我们直接回家了,没人看得见,你脱了吧,这样穿着多难受,对你身体也不好啊。」   潇儿禁不住我的鼓动,站起来准备去厕所把内裤脱了,我把她拉住。   「就在这脱吧,没人看得见,你去厕所脱,一会儿你用手拿着走回来啊?」   「哦。。。。好吧,那你不准偷看,帮我看着有没有别人看见。」   这可真是,你脱个内裤你男朋友不能看,陌生人倒是来个近距离直播。   我无奈地站起身,这样更可以清楚看到对面隔板下面的那双眼睛,由于离得很近,我们说的话,他应该大部分都能听见。   我想他这时候一定是小弟弟暴涨了。   想着女朋友在脱内裤,一米多距离的地方就有个陌生男人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也快爆发了,恨不能马上把潇儿拉过来好好干一顿。   「好了老公,你坐下吧。」   我坐下看着潇儿手里拿着小内裤,不知道放在哪里好:「老公,这个,这个怎么拿啊?都湿湿的。」   「先放在边上吧,用你包挡着,一会儿就干了。」   我看见桌子上有几团攒成团的面巾纸,一看就知道是潇儿刚才擦拭小穴的。   我们又胡乱吃了一些,期间我扫视了几次对面的隔板,那双眼睛依然还在目不转睛地看着。   吃了不少羊肉,又经过刚才那么刺激的插曲。   我的小弟弟都快爆了,结了帐。   拉上潇儿,替她拿起包,匆匆走出火锅城。   这时候潇儿在忙乱中忘了她放在一边的小内裤。   其实这也是我预想的,就把它送给那个小服务生把,还有那几张沾满潇儿淫液的纸巾。  想想晚上那个小服务生,一定会拿着潇儿的小内裤套着自己的小弟弟打手枪,我就兴奋得不得了,恨不得现在就把潇儿就地正法。   匆匆走到车边上,由于我们来得比较晚,我们到的时候车位已经没有了,我们把车停在了火锅城后边得一片绿化带边上。   我们出来的时候,周围已经一辆车都没有了,这里只有几盏小路灯,一个人都没有,边上就是半人高的灌木。   「潇儿,这里好安静啊,我们在车里坐会儿吧?」   「这里我好怕,我们还是走吧。」   潇儿显然不想在这地方带着,但是我现在就想在这里干潇儿,要不送她回家啊,他妈妈在家,晚上我又只有回家打手枪的份了。   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能错过。   「就坐一小会儿么,有我在你还怕什么?」   说着我打开车的后门,潇儿是个很为别人想的女孩,有的时候宁可违背自己的意愿,她见我坚持,也没再多说什么,就坐了进去,我也跟着坐了进去。   就在我坐进车里的一剎那,我看见边上灌木丛里有个人影一晃,借着路灯昏暗的光,我认出衣服是火锅城的服务员穿的,难道是那个服务生跟了过来?不管他了,叫他看点更过瘾的也无所谓,一边看着小美女被干,一边拿着小美女的内裤打手枪吧。 到了车里我抱着潇儿,轻轻的亲她的耳朵。   手就顺势又摸向了她的小穴,才这一会儿工夫,潇儿的小穴又洪水泛滥了。   「啊,老公,你好坏,你把我骗到车里就是要占我便宜,啊。」   我也顾不上跟她说话了,把她裙子整个撩了起来,解下了她的胸罩。   潇儿D罩杯的大奶子跳了出来。   这时候,车外边的灌木丛中一个头正看着我的车里,由于灌木的高度正好到我的车门,所以他借着路灯的光,把我车里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   我把潇儿的连衣裙蒙着她的头,把她身子搬向那边,这样省的叫潇儿发现有人偷看,也可以叫那小子看潇儿白嫩的大奶子。   潇儿双手撑着身子,也没法去拿开连衣裙,加上她这时候也被我摸得正兴奋,光顾上叫了。   「啊。。。老公,轻一点,哦。。。嗯。。。」   潇儿也还是不能很放开,一直是咬着嘴唇在家呻吟。   突然,潇儿猛地抬起身子转了过来,「不要了老公,坏了。」   这一下吓了我一大跳,我以为他发现了车外边偷看的人呢。   「怎么了,潇儿?看到什么了?」   「内裤,我的内裤忘了拿了。」   我长出一口气,「忘拿就算了吧,不要了。」   「不行,要是被别人看见了,难为情死人了。」   「别人看见也不知道是谁的,每天这么多人去吃饭,谁知道是谁的啊。」   「不行,一定要去拿,老公。」   「好吧好吧,我去帮你看看,你在车里等着吧。」   正在兴头上,突然被打断,小弟弟也没了生气,只好出去给她到餐厅看看。   结果早就知道,肯定是没有的,不过为了不让潇儿怀疑,还是要跑一趟的。   回到餐厅,里边的服务生马上迎过来,问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什么东西忘在这里了。  我又不能说女朋友的内裤忘了拿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刚才一个电话号码记在张纸上了,忘了拿了,回来看看。」   服务员马上带着我到刚才做的卡座,那里已经收拾干净了。   「这桌是小史负责的。」   领班马上帮着找。   这时候别的服务生过来说那个小史说肚子疼去厕所了。   我心里想,那个小子肯定是拿了潇儿的内裤,然后跟着藉口肚子疼,跟着我们去偷窥了。  「先生,你稍等,我们叫人去找他问问。」   领班过来和我说。   「算了吧,也不是很重要,不找了。」   说完,我转身准备走了。   「先生请稍等,您在我们这里用餐给您成了麻烦,对此我们给您道歉,为了表示我是我们的歉意,我们送给你一张我们这里的优惠卡。」   我一想,也不错,反正经常来,不要白不要。   就跟着领班去去收银台拿优惠卡,填写客人资料。   拿着卡往车哪里走,找东西加上填资料,这一耽误有二十多分钟,估计潇儿都等急了。  转到后边,远远的我就看到,车门打开着。   难道是……那个服务生胆子也太大了,他敢上车么?心里想着,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在衣冠不整的潇儿面前,淫笑着……心里这样想,小弟弟竟然高高的翘了起来,这难道就是暴露自己女友的那种变态快感心理?转念一想,如果真是这样,潇儿肯定会大叫的,怎么没有动静呢?我悄悄的靠了过去,车上没有人,潇儿的胸罩扔在车后座上,潇儿去哪里了呢?这时我听见灌木丛后边绿化带中的几个大松树那边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我靠了过去。   借着从路上照过来的昏暗灯光,一副让人血管喷张的画面出现了。   潇儿的连衣裙象刚才在车里我弄的那样,往上翻起罩住了头,而且在头顶上还系了起来,这样她自己就没法解开。   双手撑着一棵松树,弯下腰去,白白的大屁股撅的老高,两条玉腿分开,D罩杯的大奶子垂下来,晃来晃去的。   一个服务生蹲在潇儿的后边,在舔着她的小穴,啧啧作响。   潇儿由于被蒙着头,再加上她叫床一直是很矜持的,老是咬着嘴唇的哼唧,所以声音并不大,加上这边根本没有人,所以那个男也很大胆。   「嗯。。。嗯。。。好痒啊,老公你弄得我好痒,老公你好坏。」   潇儿含含糊糊的呻吟着。   我一听,就知道潇儿肯定把那个男人以为是我了。   正要出去制止,可是突然觉得很刺激,网上的凌辱女友那种感觉亲身体验,有一种另类的快感,刺激战胜了理智,决定躲在阴影里再看看。   那个服务生一只手扒着潇儿的屁股,一只手伸到前边摸着潇儿的大奶子,不时用手拍打潇儿的屁股。   这小子,老子都没舍得打一下,你还真下的去手。   「好疼,老公,别打我,嗯。。。嗯。。。」   这小子舔的渍渍的响,声音挺大,看来潇儿那里一定是淫水流成河了。   这样子可不像个性冷淡啊,难道是昨天晚上我唤醒了她的天性?   「老公不要舔那里,那里脏,哦。。。老公不要。。。」   那小子一定是在舔潇儿的屁眼。   「老公,好痒,里边好痒。。。嗯。。。。」   潇儿继续支支吾吾的呻吟,那个服务生也不出声,只是在哪里吸着潇儿的淫水。  一会儿,那服务生站了起来,解开了自己的裤带,把自己的裤子退到脚脖子。   一个又黑又粗的鸡巴霍然挺立,别看这小子干瘦巴巴的,他弟弟的个头还真是可以。只见他,把龟头放在潇儿的阴户上摩擦。   这时候,我要不要出去?潇儿我可是才开的苞阿,就这么便宜了那小子,可是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陌生人干得感觉,真是很刺激,原来我有这种癖好。   就在我还在思想斗争的时候,潇儿呻吟着:「老公,嗯。。。嗯。。。」   那个男的用他的鸡巴在小儿阴户上摩擦了几下之后不动了,就那样待着,一动不动。  我正在奇怪,难道是发现我了?就听见潇儿又呻吟了:「老公别停,我那里好痒,快,动阿!老公我要」   潇儿说完这句,就见那服务生腰往下一沉,「啊。。。」   潇儿一声叫,大鸡巴整根插入潇儿的小穴。   潇儿的阴道不长,那一下一定是顶到她的子宫了。   「老公。。。啊。。。好热,你的那个好热。。。哦。。。」   潇儿还不好意思,她只叫男人的鸡巴是那个。   「快一点。。。我好舒服,啊。。。好热」   那个服务生抱着潇儿的大屁股,从后边快速的抽插,每下都很用力。   我看着看着,情不自禁的把手伸进了裤子,掏出自己的鸡巴,套弄起来。   唉,本来想着给别人进行现场直播,结果现在变成了看着别人操自己的女朋友我在打手枪了。   那个服务生抽插了有五分钟,突然也拱下身去,双手抓住潇儿摆动的奶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老公。。。你好厉害,我好舒服,啊。。老公老公。快,哦。。。啊……」  潇儿被干的都有些胡言乱语了。   突然那个服务生哼了一声,鸡巴紧紧的往潇儿阴道里一挺,屁股抖动了几下,他射精了,而且是内射。   潇儿也是一声「啊。。。老公好烫。。。」   接着双腿颤抖,站不稳跪在了草地上,潇儿也被干到了高潮。   鸡巴滑出了小穴,一股白白的精液从潇儿的阴道里流了出来。   看着女友的阴道流出别人的精液,一种强烈的快感冲到了我的大脑,我也射了,只是我的精液射在了空气里。潇儿在草地上喘着气,还没有从高潮的刺激中回过神来。  那个服务生穿起了裤子,我赶快闪到灌木丛里。   那个人传身跑开了,跑的时候,回过头来,往我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他发现我了么?那他胆子也太大了。   还是赶快去看看潇儿,我跑了过去解开潇儿头上的衣服,发现原来潇儿的双手被她自己的那条白底红点的内裤绕在一起了。   我心想,这小子还真有点诡计。   潇儿看见我,攥起小拳头,就捶我的胸。   「你真坏真坏,要是被别人看见怎么办啊?你这个大色魔。」   看来潇儿真是把那个服务生当成我了。   「那你为什么下车?」   我自然不能说破,只好试探的问问。   「还不是等你半天都不回来,我想去方便一下么,又没车钥匙,也没法去找你,只好在树这里凑合一下了,你回来还吓人家,把我的内裤扔到草地上,自己却躲起来,我去捡的时候你就过来撩起人家的衣服,然后非礼我。」   原来如此,这小子还是真有心机,他也知道我会去找潇儿内裤了,就设计让潇儿误以为是我回来了。   这不真成了小龙女被尹志平骗奸了么?不过这小子胆子也真大,他就不怕我回来么?「你发什么呆啊?坏蛋」   潇儿见我有些发呆,气嘟嘟地说道:「人家腿都疼了,你抱我去车里。」   我赶快抱起潇儿,上了车,把她送回了家。   她进家门之前和我说:「你这个色情狂,这次如你愿吧,你以后要是对我不好,我就吃了你,哼!」   「好老婆,我一定一辈子对你好的,快去休息吧。」   好不容易把她哄回家了。   我却一脑子疑问,怎么潇儿从性冷淡就一下变成性亢奋了呢?就因为不是处女了?还有那个服务生,跑之前回头看我一眼,难道他知道我在偷看。   还有他怎么敢那样做,不怕我突然回来么?哎呀,我都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