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不知所云

不知所云
在低缓缠绵的音乐声中,我微睁醉眼,看着身旁这个今晚用尽手段才泡到手的美人儿,饮下的美酒化为洪洪的欲火燃烧着我的躯体,身下的小弟弟早已等得不耐烦,张牙舞爪地抗议着。是时候要做我爱做的事情了,咽下杯中最后一口美酒,我微笑着站起来,拖起今晚的收获走出酒吧。  走在大街上,凉风轻拂,体内的酒精上涌,我有一些站不稳的感觉。借着酒意,我趁势伸出右手环抱美人儿的香肩,指尖轻扫美人儿白晰柔嫩的雪肌,左手亦已勇攀高峰,握着丰腴的酥乳大力地捏揉着,急不及待地先享受一下今晚的劳动成果。  “嗯……,坏东西,缩开你的怪手,哦……,正经点,别那么色急,让别人看到会笑我们。咯咯……另呵我,好痒……”身边的美人儿不停地扭动着娇躯躲闪我的魔掌,口中不断地娇笑轻骂着。  隔着薄薄的轻衣,左手享受到捏揉美人儿丰乳温软弹手的快感,心中暗自漫骂着:“骚蹄子,扮什么正经,出街也不戴乳罩,分明是发浪,想被男人操。”口中却淫淫地邪笑着,凑到美人儿的耳边,鼻尖轻点着美人儿的耳廓,轻笑道:“别那么色急?一会儿等我的丈八蛇矛把你操得欲仙欲死的时候,你巴不得我更色急呢。哼哼……”说完,左手更大力地捏揉美人儿的丰乳。  “嗯……嗯……”美人儿轻吟几声,腻声问道:“死相,接下来我们到那儿去?是你的还是我的?”  我一边轻闻着美人儿淡雅的发香,一边淫笑着回应道:“我有个好地方,包你乐而忘返。离这只两条街,很快就到。”  正当我和美人儿旁若无人地互相调情时,从大街两旁的横巷闪出几条大汉直冲我们而来。“嘶”刀光一闪,我只觉肩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已然中了一刀。  我吓得当场酒意全无,瞪大眼睛正要环看四周,眼角却扫见一把西瓜刀当头劈来,我无暇细想,一把推开美人儿,侧身避开。  但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一把西瓜刀从身后劈过来,由上而下扫过,只见鲜血四溅,在我的后背劈开一条大血口。我只觉得痛彻入心,却也顾不上了,拔脚就跑。  我一边跑,一边大声呼救:“救命呀,有人要杀人呀,救命呀……”但世态炎凉,路过的途人只是站定脚,呆呆地看着我被人追杀,却没人敢过来帮我。  我只好边逃边躲闪冰冷锋利的西瓜刀,但双拳难敌四手,身上的刀伤渐渐多了起来。不断流失的鲜血带走了我的体力和求生的决心。我只觉正在飞跑的双腿开始变得沉重,再也抬不起来。  到最后,我慌不择路跑进一条断头的小巷。小巷阴暗潮湿,我的心也如当头一盆冷水浇下,双腿一软,无力地瘫倒在湿冷的地上。我双手撑在地上,忍痛支起上身,回着喘着粗气对着大汉们哀叫道:“各位大佬,我们素不相识,有没有点错相,认错人呀,放条生路,日后一定报答各位大佬。”  追杀我的大汉们慢慢围上来,当中一人拿出一张照片扔到我脸上,骂道:“小子,我们没有认错人,都怪你吃了豹子胆,竟敢动我们大哥的女人,你都是认命吧,没人可以救到你啦。兄弟们动手吧,早点干完活去Happy。”  大汉完,举起西瓜刀就往我身上劈去,旁边的大汉也纷纷加入,几把西瓜刀像砍瓜切菜一样直向我劈来。我绝望地闭上双眼,不再挣扎,任由冰冷的刀锋掠过我的躯体。可怜我被劈得皮开肉绽,忍受不住剧痛,晕死过去。  又再劈了十来刀,大汉们见我一动不动地瘫在地上,没有声息。其中一人伸脚踢了我几下,见没有反应,于是纷纷扔掉西瓜刀,拍拍手就散开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我开始慢慢地恢复了一点知觉。身上也不觉得怎么痛了,只上整个人像飘飘荡荡的,不知身在何方。心想:“我死了吗?我死了吗?不要呀,我还年轻,还没享受够本,我不想死。”我惊恐万分地挣扎着尝试要站起来,但并不成功。只觉得全身像散了架似的没有一丝力气,全然不受控制,挣扎几次后,我终于放弃了尝试。  瘫在冰冷的地上,我无助地等待死神的来临,脑中却浮起刚才在酒巴泡到手的美人儿的娇容。心想:“真可惜,到口的鱼儿就这样飞了,不知她现在怎么样呢?”胡思乱想中,觉得自己的灵魂慢慢离开身体,渐渐消逝。“是时候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不甘心呀。”  正在这时,感觉有东西触碰到我的身体。“有救了。”我心一阵狂喜,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双眼。眼前只有一双大眼看着自己,其余什么也看不到,我不禁失望了。再定神一看,发现面前的大眼中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我不由自主的盯着大眼,只见大眼内精光暴现,看得我双眼一花。脑中“轰”的一声巨响,我又再失去了知觉……     ***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隐隐约约听到一片喧闹声,一下了惊醒。张眼一看,原来已经天亮了。环顾四周,看到有不少人围在周围,正在对着我指指点点,好像在说着什么。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身下是一具冰凉的男人尸体。  我吓了一跳,再仔细看清楚,不由得惊呼起来:“噢,那……那……那不是我吗?我死了吗?我……我……咦,不对呀,我不是好好的活着吗?呀,那我变成什么了?”  我不由得惊跳起来,举起手脚一看,妈呀,怎么全变成长着黑毛的爪子了?再看背后,哇,还多了一条尾巴。  我惊恐不已,看见旁边有一滩水,于是跳过去照清楚,不看由自可,一看,只吓得“噢”的大叫一声,双眼突出,全身毛发皆全部竖起。只见水中倒影出的是一只小黑猫的受惊猫样。  “我变成一只猫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起昨晚的经历,莫非黑猫上身的传说是真的?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做猫,我要做回人……”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崩溃了,“噢……噢……”狂叫着四周乱窜。  周围的人看见伏在一具无名男尸上的一只小黑猫突然狂叫着跳起来乱窜,以为是撞邪了,吓得纷纷躲避,让出一条路让我逃离这个伤尽我心的断头小巷。  “救我,救我,我要做回人,我不要做猫,救我呀……”我疯狂地叫唤着,漫无目的地狂奔着。但路过的人却只见到一只可怜的小猫在不停地“喵喵”叫着在街上乱窜,还以为是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宠物而已。  终于叫到嗓子都嘶哑了,跑得四条腿都累了。我还是毫无办法。一拐一拐地来到一个小公园,我觉得又累又饿,于是胡乱找了一个阴暗的地方,卷起身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蒙蒙胧胧中,我梦见自己变成一个女人,正在和一个强壮的男人做爱。只见我已被男人扒光了全身的衣服,躺在地上,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丰乳,淫荡地“啊……啊……”娇吟着。男人则跪在我双腿前,粗壮的双手粗鲁地分开我的美腿,低头凑到我的小穴前,伸出长舌,雪雪有声地舔着小穴上的两片花瓣,并不时轻咬小穴上突出的阴蒂。  “啊……好痒……嗯……再舔深些……啊……好舒服……啊……啊……我要丢啦……”梦中的我被舔得淫兴大发,觉得小穴内一阵紧缩,一股股淫水涌了出来。好真实的感觉,我吓得猛醒过来。仍感到屁眼正被什么东西在轻舔着,酸酸麻麻,十分难受。  “喵噢……”我惊叫一声,弹了起来,回头一看,见到一只体形庞大的流浪猫伏在我身后,正用长长的猫舌舔我的屁眼。我大叫一声:“你要干什么?男人老狗都要舔,你搞基呀。”  流浪猫却懒懒地笑了一下,邪笑道:“喵……男人老狗?小妹妹,扮什么正经?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竟敢闯进来?好好地让老子爽一下,不然……哼哼,有你好受的。”  “小妹妹?”听流浪猫这样说,我呆了一下,连忙低下头一看,“喵……”我不禁惊叫起来,我的妈呀,原来我是变成了一只小母猫。  这下危险了,怎么办?好汉不吃眼前亏,逃,我脑中飞快地闪出这个念头,马上转身就跑。  说是迟,那是快,我刚转身,流浪猫的动作更快,弓身一扑,一双前爪已按着我的脖子把我按在地上。流浪猫骑上我娇小的身躯,伸头来到我面前,裂开大口,露出白森森的利齿在我眼前不停地闪动,冷冷的说道:“喵噢……小妹妹,想跑?从来没有猫胆敢私自闯进我霸王猫的地盘的。也罢,看你也是新做流浪猫的,并且老子已三个月未偿过肉味了,你就乖乖地让老子爽爽,伺候得好了,老子就让你加入我的地盘,否则我就把你分尸,喵……”  我挣扎着说道:“喵……喵……不要呀,我只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大哥您就放过我啦,我马上不离开,不会占用您的地盘的。喵……”  流浪猫见我不肯就范,不禁大怒,一猫爪拍在我脑顶上,骂道:“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就由不得你了,看老子怎么把你给操死。”说完一弓身,粗状的猫鞭对准我的小穴,用力一顶,把整条猫鞭顶入了我紧窄幼嫩的阴道。(呵呵……我也不知道猫有没有处女膜的?)  “喵噢……”我只觉小穴内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只觉得阴道两边的嫩肉被流浪猫的巨大的龟头两侧的肉棱狠狠地刮着,痛得我不停地在狂叫:“喵噢……好痛呀……快放开我呀,喵噢……”我一边叫狂叫,一边挣扎着要挣脱流浪猫。  但是我的挣扎是徒劳的,身材娇小的我又累又饿,那里是强壮的流浪猫的对手,被它死死地按在身下猛操着。流浪猫还边操边张开大嘴怪叫着:“喵噢……好爽,好嫩口的小咪咪,爽呆了……喵噢……我操死你,操死你的小骚逼……喵噢……”  “喵噢……喵噢……”我们的做爱声惊动了小公园内的其它流浪猫,“扑扑扑……”从旁边的花丛中跳出几只流浪猫,围到我们四周,大模施样地坐下来看着我们表演免费的活春宫。其中一只衰猫边看边说道:“嗨,老大艳福不浅呀?那来的小妞,老大操完了,可以分一杯羹给大伙,让我们也偿偿鲜?”  我身上的流浪猫桀桀怪笑道:“桀桀……没问题……这只小咪咪不知哪里来的,竟敢闯进我的地盘……大伙有兴趣……等我操完了,轮你们来玩玩吧……喵噢……”  我听到后,犹如五雷轰顶,心想:“没了……没了……真是报应呀,以前玩了那么多的靓女,想不到变成了猫,却被公猫轮大米,真是现眼报呀……”心一酸,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我身上的流浪猫却越操越过瘾,抽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我却毫无快感,心中只有无尽的痛苦。流浪猫插得性起,粗壮的猫鞭大起大落,在我的小穴里狂操着,插到最后,巨大的龟头竟捅进我的子宫,被子宫口卡住了。  流浪猫一抽动猫鞭,就扯动我的子宫,这下可把我痛惨了,但又挣脱不掉流浪猫的魔掌,只能随着流浪猫的抽动而“喵噢……喵噢……”的惨叫着。幸好流浪猫也到了顶点,再抽动几下,龟头一阵涨热,独眼一张,一股浓热的猫精直冲我的子宫深处。射完猫精,刚刚还十分粗壮的猫鞭很快就缩小了,流浪猫舒服得“喵喵”叫了几声放开了我。  子宫被浓热的猫精灌满,我竟然也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心神一阵子迷糊,喘了一口气,心想:“喵……终于结束了。”  但我高兴得太早了,流浪猫刚离开我的身体,旁边围观的流浪猫中马上跳出一只骑上我的身体,我还未回过神来,一条同样粗大的猫鞭已插入我的小穴内狂操着。这下了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好含羞忍辱任由这些流浪猫轮奸,还好这些衰猫只对我的小穴有兴趣,没有奸其它的两处小口,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等其它流浪猫都轮过一遍,我早已被操得晕死过去,毫无知觉地任由流浪猫们凌辱着。等我重新醒来时,流浪猫们已全部散开,不知却向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小穴,真惨,小穴被那些无耻的衰猫操开了花,粘粘滑滑的猫精仍不停地从红肿的小穴内缓缓流出。  “唉,不知道会不会就这样怀上小猫了,救神拜佛也不要有小猫呀,否则不知如何是好了。”想到这里,我心痛地伸出小舌头,轻轻舔了几下小穴,嗯,好恶心,就不再去理会了。  环顾四周,暮色渐浓,这时听到腹中一阵雷鸣。唉,原来已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我奋力站起来,一拐一拐地离开这个伤心地,漫无目的地乱逛看看能找到些什么可以填肚子。  但找来找去,好东西没找着,只能找到一些残羹剩饭。想我本是一个食惯金馔玉食,享尽醇酒美人的高尚人士,残羹剩饭如何能入我口?我只好挨着饿继续乱逛。不知不觉来到走到一个大门前,我终于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软弱无力地伏在地上喘着粗气。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吱……”的一声刹车声,我惊醒过来,勉强抬起头看看什么回事。  只见车门开处,伸出一只鲜红的高跟鞋踏在我面前。我不由自主向上望去,哇,好美的美腿,美腿毕直修长,套着透明的肉质丝袜,映着街灯,泛起一片丝光。  再向上望,不得了,我的鼻血忍不住要流出来了:美腿上部穿的是一条超短裙,美腿下车时双腿分开,可以清楚看到美腿根部穿着丝质的T字内裤。前面一块小小的三角丝布紧紧地包裹着高高坟起的阴埠,两侧还有几条卷曲的阴毛露了出来。  看到如此美景,我不禁疲劳顿消,赞叹不已:“喵……好正点……爽呀……喵……”  美腿下车站定,美腿的主人看到一只可怜的小黑猫在向自己“喵喵”地呼唤着,怜悯之心大起,弯腰蹲下身子,伸出纤手轻抚小黑猫。  我只闻到一阵香风飘过,美腿竟然蹲到我面前,双腿微分,裙内春光更加一览无遗,更可看到美腿的主人的俏脸,只见她眉目如画,十分艳美。这下了看得我心神俱醉,再被美人的纤手轻抚身躯,刹时脑中一片空白,只会“喵喵”地叫唤着。  美人见我“喵喵”的叫得可怜,怜爱地抱起我,心痛地说:“小乖乖,一定是饿坏了,不用急,我带你回家拿食物给你。乖乖呀。”  被如此美人抱着,我听话地伏在美人怀中不再乱叫。头枕美人饱满丰挺的酥乳,闻着美人身上缭人的香气,我真的感到飘飘欲仙,今天所受的屈辱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很快就到了美人的家里,美人用一只碟子装了一些牛奶放在我面前,我早已饿坏,三两下就全喝光了,还意犹未尽地舔着碟子。美人被我的馋样逗得娇笑不已,跟着又煎了几块牛扒给我。我看着喷喷的牛扒,心想这才是人吃的东西,于是不客气全吃光,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呃伏在地毯上闭目养神。  美人看我吃饱了,收拾好东西。回头见我在睡觉。走过来抱起我娇笑道:“小乖乖……嗯……以后就叫你咪咪了……咦~~脏兮兮的,先洗洗澡,洗干净再睡。”  洗澡呀,当然好玩啦。洗澡的过程中,我故意溅起水花,把美人弄得全身都是水,薄薄的衬衣被水弄湿,贴在白嫩的雪肌上,更显得美人婀娜多姿,看得我心猿意马,直恨上天为什么把我变成了一只小母猫,面对如此美人,只能看看过干瘾,不能操,真是不公平丫。  折腾了一番,终于洗完澡。吹干毛发,喷上香水,我跳上美人的妆台照照镜子,镜子倒影出一副可爱的猫样。我左看右看,也算满意,也就认了:做猫就做猫,伴着美人儿身旁也没坏。  放下心头大石,我整个人轻松不少。“喵喵”的轻叫着,我三蹦两跳,就蹦上美人的闺床,哇,好软哦,我躺在床上,尽情地伸伸懒腰,转来转去,幻想着如果和美人在这张床上做爱多爽呀。  我正做白日梦,美人洗完澡出来见我在她的闺床上撒野,笑骂道:“咪咪,下来,别把我的床弄乱了。”拎起我放在床边的凳子上。我当然不肯,马上又跳回床上去。来回弄了几次,我还是赖在床上不肯下来,美人也拿我没办法,只好放弃了,娇笑着说:“不下来就算,把你压扁了别怪我。”  我当然不会那么轻易被压扁。美人和我玩了一会儿,就关灯睡觉了。我跳上枕头,卷起身子,听着美人细细的鼻息,很快也沉睡过去。  一夕无话,沉睡中的我被窗外的晨光照醒,伸了个懒腰,我打着呵欠站来。哇,好一幅美人春睡图,只见美人玉体横陈躺在床上,身上穿的睡袍散开着,一只饱满丰挺的玉乳突了出来,晨光照在玉乳上,可看见上面长着细细的绒毛,白里透红的,就像是透明一般,更显得玉乳顶部的乳蕾如含苞待放的花蕾,娇艳欲滴。  “好美丫。”我赞叹着,轻轻走上前,用鼻子轻轻逗弄乳蕾,不时伸舌舔玉乳四周。玉乳阵阵的酸痒感逗得美人鼻息渐粗,但美人仍未睡醒,下意思伸手推开我,仰身又睡着了。  这下更不得了,美人一仰身,整件睡袍散开。“喵噢……”我惨叫一声,鼻血当场喷出。原来美人只穿了一件睡袍,里面什么也没有,睡袍散开,美人玲珑浮凸的完美娇躯全露了出来。  真空的?“轰”的一声,我脑中一下闪出这个词,我什么也顾不上了,连忙跳到美人的双腿间。美人睡梦中感觉到双腿间有东西被夹住,便微微张开双腿,这下更让我可舒服地伏在美人的双腿中间对着美人的小穴。  “好美的小穴,真是难得一见。”我赞叹着,伸出猫掌轻轻抚摸着小穴上的花瓣,更促狭地用猫爪子轻刮花瓣中的小红豆,又不时轻刮美腿内侧的嫩肉。哈哈……有反应了,睡梦中的美人被我挑逗得全身雪肌轻颤,难过地轻摆美腿,小穴竟慢慢渗出淫水。  于是我伸出灵舌,顺着两片花瓣中的窄缝上下扫动,吸吮上面的雨露。美人那堪如此刺激,猛然扎醒。支起上身,美人看见竟然是我伏在她的胯间,引得她春心大动。娇笑着双手举起我,左右晃动,笑骂道:“唔……咪咪真坏……小淫猫,居然主人也敢非礼。”  我“喵喵”叫了几声作为回应,挣脱出美人的纤手,又跳回美人的胯间,又再伸出灵舌去舔美人的小穴。美人被我舔得十分舒服,也就任我所为,躺在床上轻声娇吟着,不再抗拒。  想当初身为堂堂男子汉,多少清纯少女,贞烈妇人,在我一条灵舌之下俱都变成淫娃荡妇,任我凌辱。有此机会,对着如此美人,当然不容放过。我使尽十八般武艺,尽情挑弄美人的小穴和周围的敏感地带。  在我挑弄之下,美人初时的娇吟只是和风细雨般婉转低吟。渐渐地声调开始转高。到最后美人再也忍受不了,抬起一双美腿,纤手扳住大腿尽力分开,把整个美穴呈现在我面前,并且犹如暴风骤雨般狂呼着。  “噢……好痒……噢……咪咪,再深入些,啊……对啦,那里好痒,噢……我要丢了……噢……”狂呼声中,只见美人胯部一阵颤抖,大股大股淫水如潮水般涌出,终于达到了高潮。  潮涌而出的淫水把我头部的毛发全弄湿了,眼睛被毛发粘住,睁也睁不开。心里怨骂道:“你奶奶的,真浪,天道不公呀,要是以前,看我不把你操死才怪呢。”  但怨也没有用,我步高步低地爬上美人的娇躯,温顺地伏在美人的酥胸上,轻轻舔着美人的玉乳,“喵喵”地乖叫着。  美人正躺在床上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看到我温顺的猫样,肉紧地抱起我,一边用娇艳的红唇香着我,一边娇笑着道:“嗯……咪咪真利害……弄得我好舒服,好宝贝,嗯……”  “我的好日子终于来临了,嘻嘻……”我心里偷偷乐着,也伸出灵舌舔美人的红唇。从此我就安心住在美人的香闺里,不时和美人做我爱做的事,过着乐不思蜀的幸福日子……     ***    ***    ***    ***  但好日子并不长久,这晚美人很晚还没有回家,我只好孤伶伶的一只猫伏在美人的床上发呆。  朦胧时,听到有人进房,我跳来一看,却看到美人喝得醉熏熏的和一个男人走进闺房。我当场妒火中烧,“喵喵”叫着不停地抗议。  男人进房后,看到床上有一只小黑猫在“喵喵”地叫唤着,心里不以为然,把美人放在床上,接着一手抓起我,顺手抄起一条丝巾把我绑在一张椅子上。拍拍我的头,淫笑着说:“乖乖别乱叫呀,我请你看免费大电影。呵呵……”  男人先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然后三扒两拨把美人剥成一只大白羊。“霍”的一声,看到美人娇美的身躯,男人胯下的肉棒马上举枪致敬。  男人淫笑着,飞身扑在美人的身上,两只大手狠狠捏揉着美人丰挺的玉乳,双张开大嘴,伸出长舌狂舔玉乳顶部的乳蕾,弄得烂醉如泥的美人“嗯、嗯…”地不停娇吟。  捏揉了一会儿,男人抬直身体,双手用力分开美人修长的美腿,也不经过前戏,吐了些口痰在美人的小穴上,把大肉棒放在小穴的窄缝上,就着口痰磨了几下,对准小穴口,一挺身,把整支大肉棒直插进去,插进的马上挺动臀部大力地抽动大肉棒,狂操美人的小穴。  美人大概觉得很痛,但又无力推开男人,只能随着男人的抽插而“啊……啊……”地呻吟着。  男人却操得十分舒爽,阴道四周的嫩肉紧紧地含着自己的大肉棒,不断吸吮着,感觉到自己的宝贝犹如插在一个有灵性的肉洞中,不由得大声叫爽:“噢…好爽,噢……好久都未操过这样的美穴,好窄,好紧,哇……臭丫头,不枉我费了那么多功夫才操到你,噢……Fuck You,噢……好爽……”  随着一轮接一轮强劲的抽插,男人的小腹打在美人的大腿上,响着密集的啪啪声。插得美人的小穴淫水四溅,娇躯不住扭动,丰挺的玉乳随着男人的抽插动作上下蹦跳着。  插了几百下,男人猛地抽出大肉棒,伸手拿着当作鞭子,啪啪地鞭打在美人的小穴上,打了几下,更见到龟头的独眼中狂喷出许多阳精。男人继续挥动大肉棒鞭打美人的小穴,阳精四周乱飞,有几滴溅到我脸上。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马上“呸呸”地吐了出来,哇,好难吃。索性闭上眼睛,实行没眼看。  射完阳精,男人仍意犹未尽,又吐了些口痰在自己的肉棒上,双手握着肉棒大力地套弄着。好快肉棒又再生龙活虎回复雄风。  男人将美人的娇躯反转,用枕头垫高美人香臀,向菊蕾口吐了一些口痰,淫笑道:“哈哈……小美人,等我帮你唱一曲后庭花吧。哈哈……”双手分开美人两瓣香臀,大肉棒对准菊蕾,慢慢用力顶了进去。  菊蕾更为紧窄,男人开始只能缓缓地抽动大肉棒,慢慢速度不断加快,男人也变得疯狂起来,一边抽动大肉棒,一边用手掌猛刮美人的俏脸。口中大声骂道:“臭婊子,臭婊子,我操死你,操死你这个臭婊子”  剧痛使美人的完全清醒了过来,哭叫着:“不要打啦……放过我吧……不要呀……”  我叫到美人的哭叫,看到此情此景,不禁义愤填缨,怒骂道:“她妈的,那有如此没品的垃圾?美人是要来呵护,不是被人打的,你这小子居然在我面前打美人?气死我了。”  我奋力挣脱丝巾,“喵噢”大叫一声,扑到男人身上,对准男人的后脑就是一猫爪子。  男人吃痛,转身一下子把我抓住,想也不想就向窗外扔去。  “彭”的一声巨响,我撞破窗上的玻璃向外飞了出去。我眼明手快,一爪子搭在窗台上,但无奈身娇力弱,最终无力爬上窗台,双爪一滑,整个向楼下坠了下去。  男人又把他的大肉棒插入了美人的菊蕾内,这是我最后一眼望到的画面。  是谁说猫有九条命的?这是我最后一个念头,我已陷入无尽的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