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豪乳淫妇

豪乳淫妇
第1章 恐怖的梦魇

  西域边陲去往中海市的列车上,一名衣装古怪,长相硬朗,约摸着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轻倚窗边,看着窗外越来越近的站台,深邃迷人的眸中闪着回忆的光芒。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龙魂特战队’是华夏最精锐的特种作战队,你身为队长,更要以身作则,为什么要这么做?”

  “身为军人,如果眼睁睁看着敌人辱我国家而不出手,那我当这个兵又有什么用?”

  “你...真是...这是上头的处理决定,开除军籍永远不得征召...陈天...你好自为知吧!”

  三年前,龙魂特战司令部的一幕,一直在陈天脑海中不断盘旋,那是悲哀的耻辱,也是深深的无奈。

  三年后,作为梵蒂冈小国的一名传教士,陈天终于回到久违的故乡---华夏。

  曾经华夏的一代兵神,让各国之敌闻风丧胆,见之战栗的存在,被称为战场上最恐怖的‘梦魇’,却被开除军籍,甚至被迫脱离国籍,成了世界上最小国家的一名传教士,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和笑话。

  “那些伪君子要是知道我回来了,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坐在回乡火车上的陈天,嘴角勾勒着不屑的弧度,仿佛想起了那一张张丑恶又伪善的嘴脸。

  “好久没见老妈了呢!”陈天想起收养他的王妈,表情顿时转换,冰冷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罕见的温柔。

  “夏静萱?”

  陈天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看着手机照片上那绝美中带着一丝倔强的性感女人,眸中闪过一抹异彩。

  中海市的七月,温度高的要命,火毒太阳的炙烤,让所有走在街面的行人热汗淋漓。

  天气极度炎热,却不影响中央大广场上,顶着酷热的人群静静暴晒在毒日之下,一脸期待地看着现场新闻发布会的高台。

  人头攒动的男男女女们,脸上全都带着狂热和兴奋,甚至已经有人在高喊出一个中海市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名字,夏静萱。

  “夏静萱!我爱你!”

  “人家都没来呢,你喊什么喊?有病吧?”

  “我有病,相思病,你能给治吗?”

  “艹!神经病...夏静萱...我也爱你!”更大的声音从他嘴里喊了出来。

  “夏静萱...”

  比赛式的纳喊由此开始,将现场的气氛渐渐推向了高 潮。

  夏静萱,中海市的大明星,几乎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凭借绝美的相貌和精湛的演技成为中海市,电影、电视两栖大腕。

  而今天是夏静萱电影新片即将开拍的新闻发布会,又在如此公开的场合,自然引来粉丝无数。

  除了火热的粉丝,距离高台最近的地方,特别摆了一张真皮座椅,椅子上坐着一名长发飘飘,身穿花格子半袖,白色休闲裤的青年。

  青年身后还站着六名穿戴整齐的魁梧保镖。

  一名保镖给青年打着硕大的黑伞,一名保镖手里捧着一大把玫瑰,第三名保镖不停用手中的喷壶浇灌着烈日下有些发蔫儿的花叶。

  青年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指头上转悠着一把劳斯莱斯跑车钥匙,表情显得很随意。

  只不过,那顾盼之间的轻蔑,却显露出他对所有人的不屑。

  “一群屌丝!”青年嘴角轻挑,毫不掩饰地讥笑着。

  这名看上去狂拽霸酷叼的青年很多人都认识,宋娱新视界的大公子宋扬,他老子宋远成,就是夏静萱即将开拍电影《明星兵神》的后台大老板。

  远处,一名打扮很‘时髦’的年轻男子,斜斜靠在一个广告牌子下,嘴里叼着一根劣制烟卷,轻轻吐着烟圈,唏嘘的胡渣子将他硬朗的脸刻画的有些落寞,但一双湛亮的眸子里却透着一股子冷酷。

  如果有人观察细致的话,定会发现,这名男子在如此酷热的天气中暴晒,脸上、身上竟然连一滴汗珠子都没有,如果离的近了,甚至还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泛出来的一丝丝凉意。

  “三年了啊,中海的变化可真大!”

  陈天嘴里的烟卷歪歪斜斜,双手随意插在裤兜里,破旧的墨镜挂在鼻梁上,似乎下一刻就要滑落下去,尤其穿的那一身另类衣服,让他的整副形象显得很怪异,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要不是老妈逼着我给这个夏静萱当保镖,还真不愿意回来呢,话说...老妈到底什么意思啊...”

  平白无故极为坚决地让他回来,却不说真正的原因,让陈天疑惑的同时又感到深深的无奈。

  这世上,恐怕也只有王妈王语秋能将铁血兵神陈天驯服的死死的,也只有王妈是他心中最柔软的温柔。

  “夏静萱...美艳大明星么?有意思...。”

  正在沉思间,从陈天身后经过两名漂亮的小姑娘。

  “你看这人,打扮的真好玩,传教士啊?”

  “嘻嘻,挺时髦呢。”

  “不过...长的也挺帅呢。”

  两名穿着齐比小短裙的小姑娘,晃动着白花花的大美腿,带着一股清香,从陈天身边张扬地经过,悄声地指指点点,眼中还闪烁着花痴般的小星星,不时回头朝他抛着媚眼。

  不过,听到‘传教士’三个字,陈天的脸庞剧烈一抖,尼码!要没有传教士这个身份,老子恐怕一辈子都回不来。

  忽然,一道黑影从车道扑了出来,直接窜到两名小姑娘身旁,一伸手便将她们的背包拽了下来,然后撒腿就跑。

  “啊?”

  “抢..抢包啦!”

  “快...快抓贼呀!”

  猛然反应过来的两名小姑娘傻眼了,那名抢包的小子跑的贼快,几乎眨眼间,便溜进了人群,朝远处遁去。

  附近的行人反应过来之前,抢包贼基本快要消失,即使想追也几乎不可能追到。

  “帮...帮我们抓贼呀!”

  小姑娘求助的目光扫向人群,可惜没人搭理她们,除了冷漠的旁观外,便是置身事外的无视。

  淡淡地瞥了一眼那小子的逃走方向,陈天眉头轻皱,含糊不轻地嘟囔着,中海的治安,没什么起色啊,还是这么乱。

  下一刻,只听一道短促且几不可察的气爆声划空而起。

  第2章 中海大明星

  陈天嘴角挂着的那根烟卷仿佛化作了急速的流星,猛地射在抢包贼的后脑勺上。

  噗!

  “哎呦!”

  一声惨叫后,抢包贼便一头扑 倒在地,摔的七荤八素,差点就昏厥过去。

  事态的陡然转折,让两名几乎完全绝望的小姑娘大喜过望,连推带挤地跑了过去,抬起高跟鞋狠狠朝那人下 身踹了几脚。

  “啊!”

  抢包贼的蛋碎没碎不知道,总之心碎了,包还没捂热乎呢,就被抢了回去,还让踹了两下,这楣倒的也算到家了。

  看着地上那已经碎成一堆的烟头,两名小姑娘震惊地捂着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去。

  可惜,广告牌下哪还有陈天的影子。

  “刚...刚才那帅哥呢?”

  “不知道,眼花了?”

  如潮的人群,东来西往,想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更何况陈天又是刻意躲避,早就消失在人流之中。

  不过,其中一名小姑娘,却记住了隐藏在陈天下巴之下的一道淡淡伤痕。

  伤痕很淡,又被胡渣子遮挡,如果不是小姑娘作为实习记者,拥有一双犀利的眼睛,也很难发现。

  就在这个时候,街面上炸锅了,许多粉丝疯狂地涌上大街,冲到一辆刚刚停稳的奔驰商务车旁。

  “来了!来了!”

  “女神夏静萱来了!”

  隐在人群中的陈天,默默看着奔驰车,车门打开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洁白滑嫩的修长美腿。

  圆润光滑的美腿走下车,两团汹涌的波涛便弹了出来,彻底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夏静萱下 身穿着淡蓝色短裙,脚下踩着一双半高水晶鞋,上身穿着一件粉色无袖T恤衫,微微躬着身子从车里走出。

  美艳不可方物,端庄不失性感,精致唯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举手投足之间都让男人们有喷发荷尔蒙的冲动。

  此时此刻,她就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场上最耀眼的明星。

  “嘶...好美...。”

  “我的女神!我爱你!”

  疯狂的粉丝们,无论男女都拼命挥舞着手臂,声泪俱下地嘶喊着,宣示着一种为她生为她死的慷慨热情。

  两名助理,一男一女,满头大汗地护在夏静萱身边,充当着临时保镖身份,阻止狂热的粉丝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一边走一边喊:大家让让,大家让让。

  一队特警维持着现场秩序,将更多的粉丝群阻挡在外,大大减少了两名助理的工作量。

  带着棕色太阳镜的夏静萱朝粉丝们微微一笑,伸出如莲藕一般粉嫩的纤纤玉手轻轻挥了几下,然后便略微低头朝高台走去。

  火热的粉丝很克制,并没有造成特别大的拥堵,而当人群分开通道,准备让夏静萱过去时,一个嬉笑的面孔却挡在她的面前。

  “静萱,等你好久了啊!”那名穿着花格子衬衫的青年,手里捧着一大束鲜嫩欲滴的玫瑰花,作出一副绅士的模样,笑嘻嘻地看着夏静萱。

  看到此人,夏静萱本来还算晴朗的脸稍稍一沉,面无表情地说道:“宋公子,麻烦让让!”

  “这是我送你的花,和你一样美丽呢。”宋扬对夏静萱的冷漠毫无所觉,伸手将玫瑰花递了过来。

  现场的记者媒体,顿时敏锐地开始拍照,似乎发现了高冷大明星夏静萱的花边新闻,眼中满满的火热和期待。

  “真是烦人!”夏静萱既有无奈,又有不耐地低声道,本想甩脸子绕过去,但一想到宋扬身后的宋娱新视界,面色不由微微一变。

  思量半响,夏静萱强撑着笑脸,将鲜花接过来,淡淡回应道:“谢谢!”

  看着夏静萱,宋扬眼中闪过一道色眯眯的贪婪之色,低声道:“晚上鼎皇会所,给你接风洗尘,不能不赏脸哦~”

  强忍着将花扔到宋扬脸上的冲动,夏静萱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晚上...我有事!”

  “推掉!”宋扬霸道地挑了挑眉。

  夏静萱心中恨恨地想:“若不是为了演这个梦寐以求的角色,我一定把花摔到这个宋扬脸上!”

  “我...尽量!”夏静萱眼角剧烈地抖了抖,然后逃也似地绕过宋扬,朝新闻发布会高台走去。

  得意地笑了笑,宋扬吹了一声口哨,手一挥便带着一众保镖嚣张地跟了过去。

  人群中的陈天淡然地看着这一切,并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心中在想,老妈为什么非要让他回国保护这个夏静萱呢?

  王语秋除了陈天被开除军籍时找某人求过情,可是从来都没有如此心焦过啊。

  陈天之所以选择在今天回来,是因为老妈为他投了一份简历,约定今天去夏静萱的工作室面试。

  而陈天下火车匆匆见过老妈后,便第一时间赶来中央大广场,这完全是因为职业习惯。不管任何任务,都要做到知己知彼,所以他提前收集了关于夏静萱的详细情报,提前近距离观察、了解任务目标,是陈天多年养成的军事素养。

  夏静萱,女,二十三岁,职业演员;身高一米七八;三围99、63、91;工作努力,性格倔强;新近签约宋娱新视界;父亲夏浪,经营一家二流贸易公司。

  她的经纪团队,最近出高价四处招聘保镖,只是很奇怪,招聘过程并没有那么顺利,原因是根本没人应聘。

  按理说能在夏静萱这样中海市当红的大牌美艳女明星身边当保镖,是所有男人的终极梦想,可就偏偏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背后是否隐藏了什么阴谋,陈天并不关心,既然老妈有令,他就要认真地完成,反正在梵蒂冈当传教士也挺无聊的,回国就当休假吧。

  新闻发布会还算顺利,夏静萱除了必须忍着恶心面对宋扬外,其它都能从容应付。

  发布会结束后,松了一口气的夏静萱与热情的粉丝互动完,本打算尽快离开,谁知那宋扬再次嬉笑着将她拦住。

  贪婪地看了一眼夏静萱由于炎热而微微气喘的胸脯,宋扬摇晃着劳斯莱斯幻影的钥匙,淡淡道:“静萱,我带你去兜兜风吧!”

  一脸笑意的宋扬眼中满是自信,对自己的邀请,他相信夏静萱根本不敢拒绝。

  第3章 我来应聘的

  可惜,事与愿违,宋扬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不必了,我下午要回去面试一名应聘者。”夏静萱冷静回答道。

  招聘保镖,好不容易有了一名面试者,她心中要说没有期待那是假的。

  从小到大,夏静萱没有哪一刻如最近这般,急需找一个靠谱的保镖。

  况且,她知道如果大庭广众之下跟宋扬走了,对方一定会借这么多媒体和记者之势来做文章。

  “面试什么?保镖啊?”宋扬似笑非笑地说道:“听说最近,你那几个保镖都跑光了,真是遗憾呢,要不要我贴身保护你?我一定会很尽职的。”

  嬉笑的脸,几乎帖到了夏静萱身上,一股混杂着异香的古怪味道迎面扑来,让她的气息微微凝滞。

  “为了这个角色,我争取了很久,绝不能半途而废,绝不能!那是我成为国内一线演员最大的机会。”

  夏静萱咬着牙,露出一个强撑的笑容,礼貌地回应道:“保镖的事,就不劳宋公子大驾了,我会招聘到合适人选的。”

  “合适的人选?”宋扬笑了,笑的很肆无忌惮,嗤笑道:“整个中海市,我不说话,谁敢当你的保镖?”说着回头看了手下几眼,继续道:“你问问他们,谁敢?”

  宋扬身后那些保镖,嘴角含笑,淡淡看着夏静萱,心中很不理解这个女人,娱乐圈不都这样吗?干嘛装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只要上了宋大少的床,哪个不是最浪的荡妇?哪个不是飞黄腾达?

  紧紧抿着嘴唇,夏静萱的小脸被气的铁青一片,甚至眼里都凝起了淡淡的水雾。

  难道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拼搏完成梦想,就这么难吗?

  “好了,静萱,我送你回去!”宋扬脸色微沉,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茫然的夏静萱突然有一阵恍惚,难道自己真的躲不开娱乐圈的潜规则吗?

  浓浓的失落情绪下,夏静萱也不知怎地,就要下意识地答应。

  就在这时,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声音虽然低沉,却压下了所有嘈杂。

  “夏小姐,你好!我是来面试的。”

  所有人的神情都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地转身看去。

  一名穿着某种不知名国家蓝白色传教士服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张折叠的白纸,一脸笑意地看着夏静萱。

  “你是...”夏静萱看到白纸还以为对方是她的粉丝想索要签名,歉意地一笑道:“是要签名吗?”

  说着伸出手就要接过白纸,谁知宋扬身后一名保镖立即站出来,拦在两人身前,瞪着陈天叫道:“哪来的小子,滚一边去!”

  “你们干什么?”夏静萱一怒。

  宋扬淡淡瞥了陈天一眼,眼神中没有任何波动,完全将他当成了空气,然后将目光转到夏静萱身上说道:“静萱,走吧!”

  夏静萱紧抿的嘴唇一阵颤动,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冷声道:“我真的有事。”

  “嗤!能有什么事?难道你还在乎这样的屌丝粉啊?”宋扬轻蔑地看了陈天一眼。

  “你误会了,夏小姐,我是来应聘保镖的!”陈天眼皮都没撩,慢悠悠绕过壮汉,来到夏静萱身边,将白纸递了过去。

  保镖?夏静萱身后的助理叶梅,疑惑地走出来,将白纸接到手里一看,顿时恍然大悟,这的确是她发出去的面试函,最近像这样的函件不知道发出去多少,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竟然真有了回应。

  只是...这人的打扮...太过另类...长得倒是挺端正,但怎么看也不像做保镖的料啊。

  “保镖?”听到这个词,宋扬一愣之下,顿时嗤笑道:“有意思...还真有敢来应聘的啊...看来那几个保安公司得到的警告还不够。”

  宋扬的几名手下互相对视一眼,嘴角划起不屑的弧度,漫不经心地走到陈天身边,轻蔑地扫了他一眼,其中一人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小子?身上要是不想少几个零件,就赶紧滚。”

  一群气势汹汹的大汉将陈天围了个严严实实,一脸的凶相,眼中满满的威胁之意,谁知后者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地轻轻吐出两个字来:“滚开!”

  “哎呦?还来劲了!”为首者嗤笑一声,看了同伴一眼,然后猛地伸出手狠狠拍向陈天胸口。

  这几名保镖都是精挑细选的专业人士,经过特殊训练的专家,在中海市保镖界都是顶尖人物,段强这一拍之力,若是普通人承受立即就会受伤。

  “啊!”叶梅离的最近,忍不住惊呼出声。

  砰!

  一声闷响后,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蹬蹬蹬!

  只见陈天就像一杆笔直插在地中的长枪般纹丝不动,反而段强却被一股强大的反震力,弹出去三步。

  “嗯?”段强心头一惊,顿时呆住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方胸口那坚韧如精钢般的肌肉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还有一股快速流动的气劲,让他即使站立不动都能伤人,难道是...段强心头重重一跳。

  脸上带笑的众保镖看到这一幕,神情微微错愕,看向陈天的目光也稍稍正视,这小子似乎有些邪门啊。

  脸色一直不太好的夏静萱,看到一脸淡定的陈天,不由微微张开性感的小嘴,心中颇为吃惊。

  宋扬这些保镖到底有多厉害,夏静萱亲眼见识过,寻常十几个人根本近不了身,方才段强那一掌下去就算一块钢板也能轻易打弯,而陈天却承受的十分轻松。

  夏静萱本来有些慌乱的心,突然因为陈天的来到稍稍安定了一些,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穿着奇怪衣服的男人。

  对这些耀武扬威的保镖,陈天提不起任何兴趣,趁着几人愕然,抬脚走到夏静萱身边,淡淡说道:“夏小姐,我叫陈天,来应聘保镖。”

  夏静萱被宋扬纠缠,既无奈又担心,别说陈天表现出的某种特质让她稍稍心安,就算抓住一个路人,她也会当成救命稻草。

  “陈天是吧?会开车吗?”夏静萱急忙问道。

  “还可以!”

  “还可以?”旁边的叶梅一愣,犹豫了几秒不耐烦地说道:“算了!能开走就行。”说着立即从包里掏出车钥匙,皱着眉头对陈天说道:“三天试用期,如果合适就签协议,怎么样?”

  第4章 黑色越野车

  “可以!”陈天笑笑,接过钥匙,然后轻轻走到夏静萱身前,转身面对宋扬和他的一众保镖,淡淡说道:“夏小姐,我们可以走了”。

  不知怎么回事,陈天往身前一站,看到那挺拔而坚强的身影,就让夏静萱有一丝莫名的心安。

  将这一丝滑稽的感觉扫出脑袋,夏静萱一心只想马上逃离宋扬的纠缠,轻轻嗯了一声:“走吧!”

  “等一下!”宋扬有些阴沉的声音忽然响起,而那些保镖也呼啦一声将陈天和夏静萱几人完全围住。

  “有点意思,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宋扬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语气也是颐指气使,充满居高临下的质问。

  “不好意思,没兴趣知道你是谁,请让让,我老板要走了!”陈天嘴角一撇,进入角色很快,俨然一副大明星保镖的样子,伸出手示意夏静萱随他走。

  紧接着,陈天看都没看表情有些僵硬的宋扬,一把推开保镖的围堵,带着惴惴不安的夏静萱几人直接离开,走向停在路旁的奔驰商务车。

  “站住!”

  段强怒了,这是赤果果地无视宋大少,虽然对陈天实力的猜测让他心情忐忑,但还是领人冲了上去,把陈天团团围住。

  一脸阴沉的宋扬,狞笑着来到几人身边,嚣张地说道:“小子,你胆子不小啊?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管你屁事?”陈天眉毛一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哗啦啦!

  几名保镖顿时上前一步,目光恶狠狠地看着陈天,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模样。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宋扬瞳孔稍稍一缩,对着陈天冷笑一声道:“小子!你等着,早晚要你好看。”

  “随时奉陪咯!”陈天耸了耸肩膀,随意地说道。

  强行压下心头的怒气,宋扬将目光投向夏静萱,沉声说道:“静萱!记得晚上八点,鼎皇会所,如果不来,你知道后果...”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夏静萱的身形一颤,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迈开步子朝商务车行去。

  等到一行人离开,段强凑过来,低声问道:“宋少,就让他们这样走了?那小子...”

  “一个愣头青而已,不足挂齿,倒是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怎么样了?”宋扬无所谓地一笑,然后眉毛一挑问道。

  “嘿嘿...放心,都安排好了,晚上定会让宋少满意。”段强一脸奸笑地说道。

  “嗯!”宋扬满意地点点头,火热地目光扫过奔驰商务车,眸中闪过一道贪婪和淫邪之色,然后手指转悠着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钥匙悠然走向停车位。

  在宋扬看来,还没有女人能逃出他的手掌心,所有的前奏都是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这样最后到手时,才更有意思,上 床的兴致才会更高。

  而对于突然出现的陈天,宋扬看似没有太过留意,但阴狠的他不过是在公众面前保持良好形象罢了,敢在他的地盘嚣张,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宋扬一边走一边对段强低声说道:“晚上多叫几个人,要是刚才那小子也来的话......。”

  段强忙不迭地点头,陈天让他在所有人面前丢脸,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如果对方晚上敢出现,定要叫他好看。

  此时此刻,却没人发现大街对面停着的一亮黑色越野车上,一名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人一直盯着夏静萱的车离开,然后发动引擎缓缓跟了上去。

  奔驰商务车后排,夏静萱与两名助理面对而座,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略有些疲惫地靠在座椅上,夏静萱手指轻捏着鼻梁,心里烦的很。

  “静萱,这个宋扬太过分了,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叶梅气愤难耐,本来还算漂亮的脸蛋轻轻扭曲着。

  虽说叶梅放在人群中也算美女,但与夏静萱比起来无异于一个在地,一个在天,无论从气质还是样貌来看,都有明显的差距。

  另一名助理却是男的,叫王小飞,他是夏静萱的财务,掌管着财政大权,也是负责对外事务的经纪人。

  戴着一副眼镜的王小飞,表情并没有叶梅那么义愤填膺,十分冷静地说道:“宋扬仗着宋娱新视界的后台,为所欲为,想对夏小姐不利,不过...”

  “不过什么?”叶梅气呼呼地偏头问道。

  “呵呵...《明星兵神》这部电影的女主,夏小姐已经等了好几年,如果没有意外,很有可能问鼎本年度华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是进军国内一线影视圈最好的机会...若是得罪了宋扬...错过这次机会...”王小飞扶了扶眼镜,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完,但两人却明白是什么意思。

  本来心情就不太好的夏静萱,闻言神情一滞,眼神顿时有些黯淡,是啊,如果得罪了宋扬,她的角色就算泡汤了。

  “哎...”夏静萱苦笑一声,将一张绝美的脸转向窗外,迷离的眼神虚无缥缈,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喂!王小飞,你说什么呢?你意思就是让静萱受那宋扬的欺负咯?”叶梅瞪起稍显浮肿的眼睛,朝王小飞喊道。

  无奈地苦笑一声,王小飞解释道:“我说的是事实,你针对我干什么?”

  “哼!”叶梅咬了咬嘴唇,明知这是事实,心中却有一种不能反抗的无力感。

  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轻轻放在车窗旁的陈天,扫了一眼后视镜,忽然开口道:“夏小姐,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闻得此言,夏静萱微微一愣,这时候才想起来陈天的存在,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话,而是疑惑地向叶梅问道:“小梅,刘师傅呢?”

  方才问陈天会不会开车,只是一个借口,为了尽快摆脱宋扬而已,现在才想起来司机换人了。

  “啊?刘师傅刚才接了一个紧急的电话,说是家里出事,所以急匆匆离开了。”叶梅眼睛眨了眨,立即想起这茬。

  几乎被气糊涂的夏静萱,总算注意到了陈天的话,心中略一沉吟,问道:“陈师傅,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有人跟踪你的车,从司机的表情来看,或许...来者不善!”

  一句话,让三人心头重重一跳。

  第5章 我不是佣人

  陈天只是朝后视镜轻轻一扫,便发现了遥遥跟在车后一百米外的那辆黑色越野车。

  虽说越野车前车窗贴了一层反光膜,但以陈天像鹰隼一样犀利的目力,依然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张充满了戾气和凶恶的男人脸,还有一双死死盯着猎物,绝不会有任何放松的眼睛。

  以他的战斗敏觉性来说,这样的人必然十分凶狠。

  只不过,陈天的话一说出来,三人均露出古怪的眼神,王小飞下意识地朝后看去,街面上川流不息,哪有什么车在跟踪,又从哪看出来有车跟踪?甚至还能看到司机的表情,还能再吹的大点吗?

  “嗤!陈天,你这别的本事没有,装腔作势却是一把好手,我们招聘保镖是要找有真材实料的高手,不是虚张声势的骗子。”叶梅本来对陈天突然出现解围颇有些好感,但此刻却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听到这话的夏静萱轻轻蹙起了眉头,不过善良的她并没有像叶梅一样刻薄地发言,只是淡淡说道:“小心点总没错。”

  反正有没有人跟踪,也只是一句话,又有谁能证明?

  对叶梅的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陈天无所谓地撇撇嘴,淡淡道:“香海大道八号别墅,对吧?”那是夏静萱办公的地方。

  “对!快带我们回去吧!”叶梅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车辆快速穿梭在街道,就像一条徜徉在大海中的游鱼,无论刹车还是超车,都圆润自如,让人感觉不到颠簸和不适。

  “这人的车到是开的不错!”王小飞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道。

  “也就一个司机而已!”叶梅瞥了驾驶室一眼,眼中划过一道不屑。

  沉默的夏静萱,美眸闪了闪,她虽然不相信陈天的话,但心中还是有些紧张。

  就在这时,陈天忽然悠悠说道:“看来,暂时回不去了。”

  三人还未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就发现车辆陡然提速。

  “嗡!”

  蜂鸣的引擎声把三人吓了一跳。

  “你...你干什么?”夏静萱小脸一白,心头重重一颤。

  将后视镜往高抬了抬,陈天淡淡说道:“又有两辆越野车跟了上来,看样子是想围追堵截,所以...坐好了!”

  话音未落,车速再次提升,同时一个甩尾,拐上了另一条路。

  吱!

  一声长长的刹车音,伴随着引擎恐怖的马达声,奔驰商务车,硬生生完成了一流赛车才能完成的漂亮漂移。

  “陈天,你想干什么?别干傻事!”叶梅忽然一愣,她一定是电影看多了,还以为遇上了劫匪,于是张牙舞爪地叫道。

  而这时,王小飞突然叫道:“你...你们快看,真有三辆越野车跟上来了。”

  心思敏捷的王小飞一直注意着车后,他发现拐弯后,有三辆车型一样的黑色越野车立即加速跟过来,目的显而易见。

  夏静萱和叶梅下意识地回头看去,果然看到三辆狰狞霸气的越野气势汹汹地加速,大有将奔驰商务车包围的趋势。

  “啊!怎么办?”叶梅一声惊呼,立即紧紧抓住了夏静萱的手。

  “别慌!”夏静萱贝齿轻咬着朱唇,捏了捏叶梅的手心,她虽然劝慰着别人,自己的小脸却越来越白,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

  随着三辆越野车越来越近,叶梅急的大叫:“陈天,你倒是开的快点啊。”

  这条大道上的车辆很多,很难提速,如果车速过快,很可能会出车祸。

  但是,如果被后头的车辆追到,他们的结果恐怕会很糟糕。

  三人的心都开始无限下沉,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而最惊慌的就是夏静萱,因为她不经意间看到了第一辆车副驾驶上,一张模糊的狰狞面具。

  忽然,奔驰商务车再次加速,强烈的推背感让几人前扑后仰乱做一团。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奔驰商务车就像突然有了灵性,在密集的车流中左冲右闪,短短十几秒时间便通过了几乎不可能通过的车流,将三辆追踪的车辆远远抛开。

  这一手车技,让三人瞠目结舌。

  最关键的是,陈天自始至终都是以一只手操控方向盘,右手除了偶尔拨动几下档杆外,便一直轻放在腿上,而表情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城市快速道没有红绿灯,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96,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所以陈天只用了几分钟时间便将三辆越野车甩到了爪洼国。精湛的车技和敏锐的反应,让陈天的形象一下子变得神秘起来。甩掉追踪的汽车,陈天绕了一个圈,来到了香海大道八号别墅外,这里是夏静萱在中海市的居住和工作地点。

  一伙人惊魂未定地下了车,急急忙忙跑回别墅,而陈天四下打量了几眼后,一言不发地跟了进去。

  “吓死我了!”回到办公室的叶梅,拍着瘪瘪的胸脯,苍白的小脸缓缓恢复了红润,她很疑惑到底是谁跟踪他们。

  一脸严肃地走到办公桌前,夏静萱脸色很不好看,拍戏压力大,现在每天又要承受很多莫名其妙地危险,让她的精神快要撑不住了。

  “喂!那个谁,把车里的行礼拿下来!”叶梅看到走进来的陈天,下意识地指使道。

  最近不但保镖全都跑了,就连一些平时打杂的小伙子也都借故离开,整个工作室,现如今也只有寥寥五、六人而已。

  “不好意思!我是保镖,不是佣人!”陈天冷冷地回了一句,忽然耳朵一动,然后皱着眉走向窗口,轻轻掀开窗帘朝外望去。

  “你!什么态度啊,别忘了三天试用期!”叶梅叉着腰,满脸怒容。“好了!小梅!要不是陈师傅车开的好,今天咱们恐怕就有大麻烦了!”夏静萱轻揉着眉间,略有些不悦地看了叶梅一眼。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96,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香海大道途中会经过一段偏僻的公路,若是跟踪者在那里发难,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好事。“哼!不就是会开车吗?想要当我们静萱的保镖,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要他干啥?”叶梅叽叽喳喳地叫道,惹得陈天猛地回头,冷喝道:“噤声!”

  被陈天眼中一抹凶光吓到,叶梅心头重重一跳,顿时觉得胸口闷的慌,硬是将到了嗓子眼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阴魂不散!”陈天皱了皱眉,看着别墅外缓缓停下的三辆黑色越野车,默默说道。


[ 此貼被人下在2018-09-27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