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女神的贴身诱惑

女神的贴身诱惑
0001 魔神重生

  “宝贝儿,你在哪呢?”

  “啊,我在闺蜜家呢。你别惦记我了,我在他家多住两天,你照顾好自己身体啊。”

  电话挂断了。

  罗生站在一辆面包车后面,他把烟头扔到地上,狠狠踩灭。

  天气有些闷热,空中阴云密布,让这停车场的气氛都变得很压抑。罗生也一样压抑,他感觉自己心里窝着一股火,烧到了喉咙里,难受到了极点。

  罗生的手里握着一把菜刀,这把刀非常锋利。平时罗生都用他给自己的女朋友白婷婷剁肉,但是今天,可能要用它剁人!

  旁边一对情侣正走过来,看到一身戾气的罗生,吓得扭头就走。

  远远的,一对狗男女勾肩搭背,从酒店里走出来,闯入罗生的视线里。那股小火苗也猛地蹿了起来,几乎从罗生的嗓子眼里冒出来!罗生的拳头攥的死死的,关节发白,手指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好像下一秒就要断开一样。

  狗男女慢慢走进停车场,站在一辆保时捷旁边。

  男人伸出手来,肆意抚摸着女人的大腿,随后伸进短裙里面,揉捏着罗生平时魂牵梦绕的地方。

  “嘤咛……”

  女人脸红的能滴出水来,嘴里轻轻发出惹人心猿意马的娇吟。她双手轻轻搭在男人的身上,欲拒还迎。

  “这里人多……别这样……多不好……”

  “人多好,人多刺激。”

  “等……等一会再说嘛……”

  女人还是推开了男人,脸色还有些潮红,丰满的胸跟着起伏。

  “放心吧,这次我不会离开你了。”

  男人挽住女人的腰,“你需要的,只有我能给你。”

  “可是……可是……我怎么跟他解释……”

  “解释什么?”

  罗生把菜刀藏在身后,慢慢从面包车后面走出来,眼睛里闪烁着怒火。他仿佛一只受伤的猛兽,随时准备撕咬自己的猎物!

  “罗生!”

  看到他,女人有点惊讶,又有些尴尬,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离得男人远了一些,看着罗生。

  “你,你怎么来了……”

  “白婷婷,你想怎么跟我解释?你闺蜜挺不错,胡子挺长啊。”

  “罗生,你别……”

  白婷婷话还没说完,男人却一把紧紧搂住了她的小蛮腰,让她贴在自己怀中,示威性地看着罗生。

  “你就是罗生吧,我听婷婷说过你。你人挺好的,把婷婷照顾的也很不错。这有五千块,婷婷这几天在你家的费用,我帮你报销了。剩下的钱,你留着花。”

  “花你麻痹!草泥马!”

  “罗生,你冷静点,别骂人!”

  “白婷婷,我给你个机会,现在跟我走。”

  罗生深吸一口气,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罗生,咱俩是不可能的……”

  白婷婷的话,却让罗生再一次绝望。

  “前几天……我就是有些冲动……但现在,我想清楚了,我不喜欢你……”

  “不喜欢我?草泥马,白婷婷!”

  罗生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你他吗怀孕的时候,是我带着你堕的胎!是我前前后后的伺候你!我他吗的连你的手都不忍心拉一下,我他吗辛辛苦苦养的好B,就被狗艹了?”

  “罗生,是不是给你点脸了?”

  一听这话,白婷婷脸色终于变了。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哪里配得上我?你就是个穷学生,能让你拉下手就算过年了,还想睡我不成?咱俩没戏,你还是赶紧滚吧!”

  罗生想哭,但他却笑了。他的心好像被人生生撕裂,又扔到地上踩了两脚。

  罗生从背后拿出菜刀,哥们,今天你要见血了,让奸夫淫妇的血给你披红!

  但一个壮硕大汉突然从旁边的SUV里跳了下来,拦在罗生面前。这人有两米来高,身上的胳膊比罗生的大腿还粗。他上身穿着黑色的皮夹克,下身牛仔裤陪着马靴,烫着黄毛叼着香烟,大金链子绕一圈,典型的打手装扮。

  看到他,罗生下意识退后一步。

  “吓唬谁呢?”

  男人点了支外国烟,放在嘴里,抽了一口。

  “朋友,跟我动刀子,你还太嫩。”

  “我去尼玛的!”

  罗生血气涌动,还被这帮狗娘养的欺负了不成!干!没别的就是干!他抄起菜刀,向着男人就冲了过去!但打手却一把擒住罗生的手腕,就这么一捏,一股剧痛传来,跟电流袭过一样!罗生惨叫一声,菜刀掉在地上。打手顺势一扭,再一压,把罗生身体按倒在SUV的车头上,然后征求自己老板的意见。

  “老板,怎么处理?”

  “婷婷,好歹也照顾过你,你说吧,怎么处理。”

  男人玩味地看着自己的女伴,白婷婷咬了咬嘴唇,最后说道。

  “我跟他没关系了,你看着办吧。”

  刚刚被撕裂的心,又被扎了几刀。罗生撕心裂肺地痛骂,男人似乎觉得有些聒噪,挥挥手。

  “老七,把他拖到一边,打一顿得了。对了,这五千给他,留给他看医生吧。”

  老七拖着罗生,拽进旁边的林荫中,照着脸先抽了几嘴巴。

  “老弟,告诉你,你惹错人了。”

  老七按照男人的吩咐,把罗生一顿毒打。

  天空中的乌云似乎压抑到了极点,一声炸雷,把天空分成两半。女人吓得躲进男人怀中,男人笑呵呵地把她带进车里。

  在那一刻,罗生的脑海中,仿佛看到了过去的种种。从他牙牙学语,到他一点点学会了走路,然后开始上学,到了高中,爱情有了萌芽,他有了暗恋的女神,一直到了大学……他终于等到了白婷婷,却是大着肚子,在一个阴雨天,投入自己的怀中。

  老天爷啊……我去尼玛的……

  旁边突然挂起一股狂风,吹的保镖倒退两步,罗生软绵绵地,顺着树滑倒在地上。

  老七看了罗生一眼,也差不多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砸在罗生到脸上。

  “就你这种傻比,给你五千你也不知道怎么花。打你一顿我也累,剩下的钱,就当是我的辛苦费。”

  说完,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转身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时候,罗生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好疼啊……

  罗生伸出手,在头上一摸。啊,血……罗生微微失神,鲜血很快殷开,他眼前仿佛看到了一幅幅画面。

  他站在高高地山丘上,面前是成千上万的天兵天将,连绵不绝,如同海水。这些人对自己怒目而视,口中发出阵阵咆哮。如此庞大的军团,对他来说,却不过蝼蚁罢了。

  “魔头!你罪恶滔天,今日必死无疑!!”

  “就凭你们?”

  罗生突然惊醒,鲜血顺着脸颊,淌进他的嘴里。

  那股腥味,却让罗生觉得非常的满足。看着站在那数钱的老七,他默默从旁边捡起一块板砖,握在手中,抬起脚来,向着老七走了过去。

  鞋子踩在树叶上,发出卡兹卡兹的声音。声音惊动了老七,他回过头来,发现罗生拎着板砖,浑身戾气!老七浑身发毛,他在道上摸爬滚打多年,也算是个滚刀肉!但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被一个穷鬼吓得有些心慌?老七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从怀里抽出甩棍,弹开,紧紧握在手中!

  “别过来!”

  不知道为啥,老七竟然喊出这么一句话来。

  罗生充耳不闻,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老七心跳加快,他挥起甩棍,照着罗生打了过去。罗生抬起手臂,护住自己的头,脑海中下意识想到,要是自己的胳膊是铁打的就好了。

  当!

  那甩棍好像敲在了铁板上,竟然弯了!

  老七震得虎口发麻,甩棍掉在地上。不等他惊讶,一板砖已经结结实实呼在了他的脑袋上!

  0002 故意的?

  0002 故意的?

  打手老七被拍的头破血流,飞了出去,砸在旁边的树林里。一位抗打击能力极强的保镖,竟然被罗生一板砖拍的昏死过去!

  罗生拎着板砖,如同地狱归来的恶鬼,伴随阵阵阴风,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再次踏入停车场中。男人本来正在车里跟女人亲热,突然从倒车镜里看到满头鲜血的罗生,吓得浑身发毛,下面直接就软了。

  “罗,罗生?”

  白婷婷也吓了一跳,他怎么还在这?保镖呢?

  罗生伸出手,试图拽开车门。但车门上了锁,他拽了一下,纹丝未动。

  罗生拿起板砖,狠狠拍在车窗上。车窗摇晃了一下,只是沾上了一些红色的砖泥。

  “哈哈,防弹的!”

  男人终于松了口气。他心里一边暗骂保镖的办事能力,一边冲着罗生竖起一根中指。

  “我就在你面前玩你女人,你能拿我怎么样?”

  他说完,伸出手来,揉捏着白婷婷胸前的柔软。白婷婷面色绯红,却又不敢推开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还有一种羞耻般的快感。到底是有钱人,就是会玩。

  罗生暴怒到了极点,就像是丢进了火苗的炸药桶!他用板砖狠狠拍打车窗,最后板砖碎了,玻璃依然完好无损。耳边只有男人的大笑,还有女人的低吟。

  狗日的……要是自己的力气再大点就好了!

  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涌入到罗生的体内!他双手抓在车门上,在狗男女惊愕的目光中,生生扯断了车门!

  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

  罗生伸出手,一把抓在男人的脖子上,把他从车里拽了出来!他纤细的胳膊,就这么把男人高高举了起来,手掌也越收越紧!掐死他!掐死这个王八蛋!

  面前再次出现了一幅画面,自己正抓着二郎神的脖子,把他举到空中。哮天犬衷心护主,从旁边扑过来,却被他一脚踢断了狗头。

  “杀人啦!”

  一声尖叫,把罗生从幻象中拽了回来。男人已经口吐白沫,昏死了过去。

  白婷婷像是看着恶魔一样,躲在车里,惊恐地看着自己,瑟瑟发抖。

  罗生把男人扔到一边,一伸手,扯着白婷婷的头发,拖着她的身体,把她给拽了下来。

  “罗生……罗生……我错了……你绕了我好不好……我跟你走,咱俩好好过日子……”

  罗生却飞起一巴掌,扇了白婷婷一嘴巴。她门牙飞了出去,漂亮的脸蛋高高肿起。

  “你说的话,我再也不信了。”

  那个曾经让自己心猿意马的女人,现在却如此的丑陋。

  罗生把她扔在地上,又照着她的肚子,狠狠踹了一脚。

  她痛的缩成一团,跟虾米一样。

  “这一脚,是你欠我的。”

  说完,罗生伸出手,从自己兜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扔在了女人脸上。

  “这两百,留给你俩看病。”

  做完这一切,罗生扬长而去。回到自己租的小单间里,罗生突然感觉力气被抽空一样,浑身发软,靠着床就一屁股坐了下来。他伸出颤抖的手,慢慢掏出一根香烟,努力塞进嘴里,又废了半天的劲,才勉强点燃。

  自己刚才都干了什么……杀人了吗?

  那个男人,应该没死吧……就算死了又怎么样,大不了陪他们一条命!早知道应该把贱女人也弄死,一个换两个,赚了!但是自己怎么就突然来了力气……那根打弯的甩棍,被自己强拆的车门……怎么想,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吧……

  肾上腺素?

  那自己看到的那一幅幅画面又是怎么回事……

  冷静下来之后,罗生的脑袋里就乱糟糟的。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好像都要随着这根香烟一样,快要走到了尽头。

  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睡一觉,睡醒之后,没准一切就都正常了。

  罗生把自己扔到床上,闻到枕头上残留的女人香气,他把枕头一把扔出了窗外。

  去他吗的白婷婷!去他吗的这个社会!老子睡了,爱咋咋地!

  不知道多久,罗生终于进入了梦乡。但他睡的并不踏实,他梦中总能看到一幅又一幅的画面。

  一个绝美的女子,躺在自己的怀中。

  她死了,嘴角挂却挂着笑容。似乎死在自己怀中,她很安心。罗生感觉自己很心痛,就算是白婷婷背叛了自己,都没有这么痛。

  他快发狂了!

  一个浑身金甲的英军男子站在自己面前,背后是十万天兵。他握着长枪,刀削的脸庞上满是冷酷无情。

  “忘了她吧,仙魔不两立。”

  “去你的仙魔不两立!”

  罗生咆哮起来,“老子从这一刻,便要入魔!拼的形神俱灭,也要仙府尸横遍野!”

  仙鼓突然敲响,咚咚咚咚,如同震在罗生的心口一样!

  罗生突然惊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然躺在昏暗的小单间里。房门正被重重砸响,就跟有人催债一样。

  “罗生!开门!”

  听到门外的娇斥,罗生感觉到了头疼。

  的确是催债的。

  他抓起床单,抹干净自己的脸,跳下床,打开房门。面前是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她扎着一条干净的马尾,鹅蛋小脸蛋,相貌甜美。因为在家里的原因,她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熊猫连体睡衣,似乎因为个子不高的原因,显得有些娇小可爱。虽然娇小,但该发育的地方却发育的不错,营养应该是跟上了。

  用十一区的形容词,这是个合法萝莉啊。

  她赤着一双小脚丫,就站在门口,瞪着水灵灵地大眼睛,好像在怒视自己。小姑娘虽然漂亮,但罗生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这位是她的房东,柳梦甜。她也是A大的学生,是大一的学妹。虽然自己是学长,却没有学长的尊严……毕竟房子是她家,而且她就住在隔壁的房间。

  似乎闻到了烟味,柳梦甜皱起眉头,重重挥了挥手。

  “难闻死了!快收拾东西,从我家里滚出去!”

  小丫头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也难怪,罗生一个月都没交房租了。

  “不就是房租么,我会交的。”

  “再信你我就是傻子!赶紧滚啦,不然我叫警察了!”

  小萝莉对自己的容忍好像也到了极限,她往门外一指。

  这个女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自己为了养活白婷婷,那点生活费都用光了。租房子的钱,也是东拼西凑借来的。最后的二百块钱,昨天一股热血,也砸出去了。冲动消费啊,害死人。

  “快走快走!”

  柳梦甜一个劲地催促,“下午有房客来看房!”

  罗生脑袋转的飞快,只要拖到下午,自己还没走,柳梦甜这租房子的事,估计也就黄了!

  想个什么办法呢……

  “收拾东西呀,等什么呢?”

  “好好好,我走不就是了。”

  罗生伸了个懒腰,“但我洗个澡总可以吧。”

  “洗什么澡?热水不要钱啊?”

  “我身上都臭了,你闻闻。”

  罗生昨天折腾了一下,身上的确又酸又臭。他往前一凑,吓得柳梦甜一个劲后退。

  “我要洗澡了啊,你别过来!”

  “谁会过去啊,臭都臭死了!”

  柳梦甜跺着脚,气愤地看着罗生走进了浴室里。他随手一关门,就听见咣当一声,这一扇实木门,竟然碎了!

  这一下,两个人全傻眼了。

  柳梦甜的胸脯急速起伏,那节奏快的,像个小小的鼓风机。

  “你,你是故意的吗?”

  0003 通灵了?

  0003 通灵了?

  “你知道我这实木门多少钱吗?”

  柳梦甜气的胸鼓鼓的,竟然比平时又大了一个尺码!罗生心里暗自嘀咕,好家伙,不会气炸了吧?

  “我这可是上好的木头,一扇门就一千多!你,你怎么赔我啊,混蛋!”

  “那个……我想我该走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罗生脚底抹油,准备溜之大吉!但柳梦甜这小姑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两只小手紧紧抓着罗生的领口。

  “你想去哪!不赔老娘的门,你哪也去不了!还有还有!厕所门坏了,今天下午我怎么见房客呀!”

  “你一个小姑娘家,怎么能耍无赖呢……”

  罗生干咳两声,“明明是你的门质量不好,房间里虫子太多,给咬坏了吧……”

  “虫子个屁!你休想赖账!”

  “你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

  “呸!我们现在是单纯的金钱上的关系!”

  “额……这样么……”

  罗生感觉二人之间的对话开始向着一个犯罪的道路上前进了。

  “天啊,你怎么这么污!”

  柳梦甜一下子猜到了罗生的想法,小脸立刻通红。不过罗生没心思看柳梦甜漂亮的小脸蛋,他眼睛正忙着分析柳梦甜领口上的衣服材质。究竟是什么材料,能让胸看上去这么白,这么深,咳咳……

  “看够了吗?”

  “怎,怎么……这个也收费吗?”

  “罗生,你想死不?”

  柳梦甜真的要炸了,“我要报警了!”

  小姑娘话音刚落下,房门突然被敲响起。敲门声急促有力,好像讨债的一样。

  咚咚咚!

  咚咚咚!

  声音越来越急。

  “谁啊?”

  柳梦甜不耐烦地喊了起来,“敲坏了你赔呀?”

  “开门!警察!”

  门外一声喊,屋子里两个人都愣住了。

  柳梦甜有点莫名其妙,警察找过来干什么?罗生却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肯定是来抓他的啊!

  怎么办?要不要跳窗逃走?不行,这里可是六楼啊!而且现在通缉犯都登录上网了,天网恢恢,自己逃到哪都没用!就在罗生还在盘算的时候,柳梦甜已经把门打开了。

  两个穿着警服的年轻男子立刻冲了进来,一胖一瘦,二人一眼看到罗生,迅速上前,一个擒住罗生,另一个把手铐拷在了他的手腕上。

  柳梦甜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现在警察都这么速度了么,脑袋里有个想法就立刻出警了?

  “罗生,你被捕了!”

  “凭什么?”

  罗生正要反抗,胖警察接下来一句话让他傻了。

  “你涉嫌谋杀白婷婷,潘强,现在抓捕你归案!”

  什么?

  罗生脑袋里跟炸雷了一样,一下愣住了。

  白婷婷……还有那个富二代……他俩死了?是自己杀了他们?

  “跟我们走吧!”

  两个警察押着罗生,就往外走。而柳梦甜站在旁边,她出乎预料地,替罗生说话。

  “两位警察同志……是不是搞错了……罗生他虽然有点讨人厌……但还不至于杀人吧?”

  “我是警察你是警察?”

  胖警察瞪了柳梦甜一眼,而瘦警察把她推倒一边。

  “别影响我们办案!”

  两个警察押着罗生,把他塞进一辆停在楼下的面包车里。随后,胖警察掏出一个纸壳子,套在了罗生的脑袋上,挡住了他的视线。

  罗生心里有些慌乱,又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劲。

  警察……有开面包车的吗?

  “请,请问……我们是去警察局吗?”

  罗生有些警惕地问了一句。结果,一句话,却挨了一闷棍,罗生眼前一黑,立刻昏死过去。

  人昏厥的时候,就像是时间被偷走了一样。罗生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昏暗的仓库中。周围有潮湿发霉的味道,让人闻起来就不舒服。后脑勺还疼的厉害,好像被塞进车里只是前一秒发生的事情。

  “妈了个鸡……疼死了……”

  罗生忍不住咧嘴骂道。

  “有没有人啊?警察打人了!”

  罗生扯嗓子嚷了两声,但仓库里空无一人。而他被手铐反锁在椅子上,好像是被囚禁的样子。

  他的声音在仓库里回荡,无人应答。

  “人都死了吗?来个人啊!”

  罗生嗓子都叫痛了,但依然没人理会。

  糟糕……自己是被带到哪里了?那两个家伙,肯定不是警察吧……说不定,是那个富二代潘强的手下,报复自己来了!

  仓库里虽然昏暗,有些冰冷,周围还吊着几只冷冻的死猪。这里应该是一个冻肉的仓库吧……四周窗户都堵着,灯也没开,暗无天日。但不知道为何,罗生却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是在角落里趴着的一只白猫,都尽在他视线中。

  “白痴啊喵,竟然被锁起来了喵!”

  一个懒洋洋地声音响了起来,罗生顿时一惊。

  “有人?你在哪呢?快出来!”

  “愚蠢的人类啊喵!吵得本大爷不能午睡了喵!”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罗生想到一个可能性,额头上突然冒出了冷汗。他看了一眼那趴在墙角的白猫,心中下意识地想到。

  卧槽,不会是它在说话吧?猫会说话了?不可能吧!做梦不成?

  罗生想抽自己一下清醒清醒,但双手被拷了起来,只能放弃了。这两天发生自己身上的事情很怪啊……罗生想到昨天自己那超乎寻常的力气,还有那些不可思议的幻想……罗生顿了一下,脑海中忽然又闪过一个画面。

  他站在树林中,一只蝴蝶停在自己的手指上面。

  “你说你要报答我?”

  罗生笑了笑,“不必了,我只是随手救了你而已。去吧,别再被蜘蛛网住了。”

  “真是个傻子喵!”

  罗生猛然睁开眼睛,一头的冷汗。那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面前,一边挠着头,一边看着自己。

  “去你大爷的,你丫才是傻子呢!”

  罗生一骂,倒是把白猫吓了一跳。

  “喵?竟然能听懂本大爷说话?”

  罗生心中古怪,真的能跟动物说话?

  “这个……喵小姐……这里是哪里啊?”

  罗生忍着像个傻子的感觉,跟面前这只白猫开始对话了。

  “喵!”

  白猫突然跳过来,在罗生的脑门上抓了一把,痛的罗生龇牙咧嘴。

  “卧槽,你干什么!”

  “本大爷是男的,喵!”

  罗生有点无语,这猫也太娇贵了吧,猜错了性别都不行?

  “你个傻比猫!快滚!看到你就心烦!”

  罗生破口大骂,虎落平阳被犬欺啊,现在连一只猫都能欺负我了!

  “是喵?”

  这白猫却从旁边叼起一把钥匙,晃了两下。

  “本大爷却可以救你哦喵!”

  0004 仓库里的超人

  0004 仓库里的超人

  现在的猫都成精了吗?

  丫是从哪偷到的钥匙?

  罗生感觉自己有点懵比啊!这到底是做梦还是怎么了,现在都能跟猫说话了?

  “求求本大爷,本大爷可以救你喵!”

  要向一只猫求饶吗?

  罗生陷入了深思,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变成了一道哲学题,而且是一道选择题。向一只猫求饶,自己尊严何在?但如果不求饶……好像又性命堪忧!

  “他们快回来了喵。”

  猫大爷似乎腻了,它晃了晃尾巴,“不求就算了喵!后果自负喵!”

  “猫大爷,你牛比,你无敌!”

  罗生认怂了,不管怎么样,先让自己脱困再说!

  “两包小鱼干喵!”

  “成交!”

  “这还差不多喵!”

  白猫还算满意,“救你一次好了!”

  它突然跳到罗生的怀中,接着再次一跳,蹿到他的肩膀上。随后,白猫往下一吐,钥匙正好落在了罗生的手里。

  我去,好聪明的猫啊!

  这丫绝对成精了!

  罗生拿出钥匙,但他手背在后面,也不好摸到哪里是钥匙孔啊。

  “往左一点喵!”

  白猫开始给罗生指挥了。

  “右边一点啊喵!你好笨啊喵!”

  指挥了半天,罗生终于摸到了钥匙孔,赶忙把钥匙塞了进去。咔嗒一声,清脆悦耳,锁扣成功被拧开了,罗生心中一喜。

  就在这时候,白猫突然跳走了。

  “他们回来了喵!”

  罗生停下动作,耳边传来铁门锁链碰撞的声音。

  外面的锁好像被人打开了,这大铁门在吱呀吱呀的声音中,被慢慢推开。正午的阳光非常刺眼,透过打开的门,一下照在罗生的脸上。罗生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而几个身影正在强光中,慢慢走了过来。

  “醒了?”

  富二代潘强左手和脸上都打着绷带,他身旁带着那四个人,其中两个罗生眼熟,他们就是来家里把他带走的那两个“警察”。

  “小年轻,身体就是好,这么快就醒了。”

  潘强咧了咧嘴,“我可就没那么好了,看看,被你打成了什么样子?”

  铁门被慢慢关上,几个打手都在狰狞地冷笑。

  “是不是害怕了?”

  一个打手拉出椅子,让潘强坐在罗生面前。

  “我这个人本来挺好说话的,平时你要惹了我,跪下来叫声爷爷就算了。这一次,虽然你打了我的女人,弄坏了我的车,还伤了我……但是,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说着,潘强用左手拍了一下身旁健壮的打手,“大力,脱裤子。”

  “诶?”

  那打手愣了一下。

  “诶个JB,让你脱你就脱!”

  大力哪敢惹他们家少爷,只好乖乖脱下裤子。

  “看到没有,你只要动动你的小嘴,服务一下我们大力,让他爽了,我就饶你半条命,只把你打个半死,怎么样?”

  “哈哈哈哈!”

  周围的打手们大笑起来,这小子,估计吓得快尿出来了吧!别说是含鸟了,这会就算是开后门,估计都上赶着答应吧?

  “去尼玛的!”

  罗生直接骂道,“上次打轻了,你他吗的还敢阴我!”

  “啪!”

  大力溜着鸟,上前一步,把罗生连人带椅子踢到在地上。

  “草泥马的,怎么跟我们潘少说话那?”

  “吗的,不知好歹,给我把他打成残废!”

  潘强也失去了耐性,“手脚都打折!多少钱少爷赔!”

  大力冲了上来,准备给罗生补上一脚!但罗生却从地上一个旱地拔葱,硬生生倒着一跃而起。接着,他几乎跟着自己身体的节奏,下意识地踹出一脚,正中大力的裆部!

  嗷!

  大力怪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裤裆跪倒在地上,两眼默默流泪。

  其他三个打手也感觉下体疼痛起来,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就连潘强,也情不自禁加入了武当派。

  “你们小心点,这小子有点邪门!”

  潘强想起之前罗生的变态,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打断他一条胳膊,赏十万!一条腿,赏二十万!”

  对于潘强来说,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只要拿出钱来,就有无数人为他披荆斩棘,遮风挡雨!罗生那傻比也算是值了,恐怕他一辈子都不值这些钱!

  罗生能打又怎么样,这四个打手都是自己花大价钱请来的,收拾他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的确,这几个人都是狠茬子。当潘强命令一下的时候,几个人同时阴笑起来,从身后抽出了七孔刀。

  只要不往脑袋上砍,这小子就死不了!顶多是流点血,落个残废而已。反正有潘少帮他们打点,怕什么!砍人还能发财,美滋滋!

  之前扮演过警察的两个打手,气势最凶。其中那个胖子拎着七孔刀,已经扑到了罗生面前,一把刀照着罗生的胳膊就砍了下来!

  罗生的面前,隐隐出现一个金甲的仙将,他拎着一把宝刀,向着自己斩来!

  幻象一散,罗生回到现实,眼前是一把明晃晃的砍刀!

  “啊!”

  罗生头皮都炸开了!他下意识地,一脚踢在身前的椅子上。

  这把木椅说轻不轻,得有三十多斤沉。现在却被他一脚踢飞,砰地一声砸在胖子的脑袋上!椅子四分五裂,胖子头破血流,惨叫着摔倒在地上。

  而瘦子趁机从侧面偷袭过来,砍刀直奔罗生最值钱的大腿砍去!

  罗生的身体仿佛开启了什么防御机制,自己动了起来。他右手如同闪电,伸了出去,一把擒住了瘦子的手腕。

  “咔吧!”

  罗生的手掌一用力,瘦子的手腕骨发出碎裂的声音!他惨叫起来,那把刀也脱手而出,当啷一声落到地上。

  罗生继续抓着瘦子的手腕,这瘦子虽然瘦,但个子不矮,一米八多,怎么也得有个一百三四十斤。此时却跟玩具似的,被罗生直接甩了起来,一把扔出去五六米远,砸翻后面的货架,摔得昏死过去。

  还剩下一个打手,他发现罗生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立刻一蹬眼睛,心中发狠,然后扑通一声跪在罗生面前。

  “爷爷饶命,我就是出来混口饭吃!”

  “滚!”

  罗生大骂一声,那家伙手脚并用,跑的比狗还快,撒丫子就跑了!

  0005 挺爽的

  0005 挺爽的

  “你往哪去?”

  发现潘强也想趁机溜走,罗生一伸手,跟拎小鸡仔似的,从后面拎着潘强的后衣领,把他提了起来,直接挂在了旁边墙壁的钩子上。

  潘强堂堂一个富二代,现在却跟待宰的猪一样被挂在那展览。

  罗生摩拳擦掌,他看着面前的潘强,心中有一种异样的快感。以他的身份,平日里怎么跟潘强相比?潘强只通过他的金钱和手段,可以随便玩弄自己这种人!一个本该没能力反抗的大学生,现在却得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力量,反过来吊打富二代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啦!

  罗生甚至怪笑起来。

  “小,小伙子……你冷静点……”

  潘强无力反抗,他只能哀求罗生,“你还年轻……千万不要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滚!”

  罗生一拳打在潘强的小腹上,跟打沙袋似的。潘强娇生惯养,哪里受得了这个,直接吐出一大口苦水,难过的要死。

  “别……别打了……我,我给你钱……放过我……”

  “放过你,可以啊。”

  罗生一把抓起旁边看热闹的白猫,“你来舔它的菊花,我就放了你!”

  “反对!”

  猫咪顿时挣扎起来,大吵大叫,“本喵也是有节操的好吗?”

  而且为什么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啊,喵的!

  “别……”

  潘强差点吐出来,“你别玩我……我可以给你钱……十万块,十万块怎么样?”

  “打发乞丐呢?我一条胳膊就值十万了,你潘少爷的身子骨,不是更值钱?”

  “那,五,五十万……一百万!一百万怎么样!”

  潘强一次次提高价码,“一百万啊,你一辈子都不一定赚得到这么多啊!放过我,我现在就给你转账啊!”

  “转你ma!”

  罗生又一脚踢在潘强的肚子上,踢得他差点昏死过去。

  “有钱了不起啊,这一拳,为了你抢了我女人!这一拳,为了你冒充人民警察!这一拳,为了你羞辱我!报复我!”

  罗生一连打了潘强三拳,打的潘强都吐血了。

  他看着潘强,又忍不住给了他一拳,打在他的小白脸上。

  “这一拳……吗的单纯就是想揍你丫的!”

  罗生打过瘾了,浑身舒坦。

  “吗的,我要是走了,这小子又想办法报复我怎么办?”

  罗生的智商终于上线了,这一次他可不能扭头就走,得想个办法。

  “啊,有了。”

  罗生开始布置现场,他扒光了潘强的衣服,把他扶到一头死猪的屁股上,摆了个老汉推车的造型。接着,他从大力的衣服里搜到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多角度拍了几张照片。

  “潘少,不错嘛,身材保持的挺好嘛,还挺上相的。”

  罗生晃了晃自己的手机,给欲哭无泪的潘强看了看,“你要是再敢惹我,当心成为网红啊。”

  “不,不敢……”

  潘强现在只希望这个瘟神赶紧离开,他心里求爷爷告奶奶,眼巴巴地期盼着奇迹出现。

  罗生也懒得跟潘强纠缠,他转身潇洒地离开了这冻肉仓库。

  外面阳光明媚,罗生只觉得神清气爽。

  那只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上来,大摇大摆地走在罗生的身边。

  “喂,你跟上来干什么?”

  “你还欠本大爷两斤小鱼干喵!休想赖账啊喵!”

  “嘿……你这小子,倒是跟柳梦甜一个德行。”

  罗生的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柳梦甜那可爱漂亮的小脸蛋来,那丫头还等着自己赔偿门钱呢吧……要不,自己趁着这个机会溜之大吉?

  不行,罗生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

  自己虽然没钱,但人穷不能气短!潘强那家伙有钱,能如何,还不是为富不仁,危害一方吗?自己没钱,也得活出个人样来,不能还不如潘强那个混蛋吧!

  是个男人,就得有担当!

  罗生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来,大步向着马路的方向走去。猛然想起自己连打车回去的钱都没有,罗生的腰板又忍不住弯了一点。

  想起昨天冲动消费的两百块钱,罗生又有点肉痛了……再想想潘强答应自己的一百万……操了,六个零啊……自己怎么就一时脑残给拒绝了呢!

  妈了个鸡,都说想要钱就不能要尊严……这话好像有点道理啊!

  罗生只能甩开两条腿,用手机定了下位置,然后向着出租房的方向走去。

  “喵?不坐车吗?”

  “啊哈哈……走路锻炼身体啊……”

  “我看你是没钱吧喵!”

  “操,一只猫别给我吐槽啊!混蛋!”

  罗生现在体力好的很,一人一猫,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终于回到了出租房这里。

  罗生心说,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虽然自己现在兜里干干净净的,但先跟柳梦甜道个歉吧。等家里打过来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再赔偿她就是了……不过,什么破门啊,一千块……自己一个月的零花钱也就一千五啊,不知道柳梦甜那丫头能不能接受分期付款啊……

  罗生脸不红气不喘,轻松上了六层,然后咣咣敲门。

  “柳梦甜,开门啊!”

  敲了半天,没有动静。

  罗生有点急了,这丫头,莫非想黑我的东西?擦,自己的笔记本还在家里呢,这么被黑掉太吃亏了!

  “柳梦甜,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

  今天是周四,柳梦甜下午是没课的,这丫头往日这个时间都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像是做直播什么的,但播什么罗生没问过。

  “你别藏啊!再藏我报警啦!”

  罗生扯嗓子大喊,柳梦甜好像终于被他的话给吓到了。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柳梦甜那娇小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过,好像被自己给吓着了,她的小脸蛋略微有些苍白。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不过开门的不是柳梦甜,这小丫头正坐在沙发上呢,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衬衫,下身是牛仔短裤,裹着白白的大腿。不过,这么养眼的小姑娘,旁边却坐着一个穿着花马甲的黑脸大汉。

  迎面给自己开门的,也是个穿着海魂衫的白脸壮汉。这哥们身高得有一米八,身材又粗又壮,满脸横肉的脸上,充满了警惕的表情。

  “老,老公啊……我正招待新房客呢……你先自己去学校吧,我一会去找你……”

  柳梦甜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 此貼被人下在2018-09-27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