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渴望肉棒的美人妇

渴望肉棒的美人妇
第1章 初恋变嫂子

  我从小就喜欢嫣然姐,曾经无数次幻想娶她当老婆,可后来我却变成迷奸她的罪犯,还坐了两年牢。

  14年一个雨夜,我哥慌慌张张的冲进卧室,跪在面前求我救他。他说他趁嫣然姐的父母不在家,偷偷下药迷奸嫣然姐,可刚扒掉嫣然姐的衣服,她父母就回来了。

  他趁乱逃走,虽然没有被嫣然姐的父母认出来,但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报警,他免不了要坐牢。

  所以他想让我帮他顶罪,我不答应,他就要撞死在我面前。

  我哥叫赵斌,城建局工作,当时他正面临升迁的机会,要是这件事被查出来,他的前程就毁了。我是父母捡来的,赵斌就用感情绑架我,父母的恩情岂能不报。

  我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后来嫣然姐的父母果然报了警,我被判了三年,但我表现好,减了一年。

  去年夏天,我刑满释放,几次去找赵斌,他都躲着我,打电话也不接。爸妈说我会给赵斌脸上抹黑,连家门都不让我进,还跟我断绝关系。

  我像丧家犬般流浪了几天,最后就在我决定去远方时,赵斌忽然现身了。

  那天他搂着嫣然姐的腰,满面春风,就在我猜测他们的关系时,赵斌笑着说:“赵杰,我和嫣然结婚了,你得叫她嫂子。”

  嫣然姐嫁给赵斌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心就像刀割似的,那种滋味真他妈不是人受的。我心爱的女人,竟然变成了我嫂子,我怎么能接受?

  我忍不住看向嫣然姐,两年不见,她变得更加漂亮,柳腰莲脸,身材高挑,一双大长腿特别笔直,似乎身体每个部位都是那么完美。

  可嫣然姐看我的眼神,明显带着一股憎恶,好像见到仇人似的,对我充满敌意。

  我知道,她还不肯原谅我。

  赵斌看到气氛尴尬,就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只要你以后好好做人,我相信嫣然会原谅你的。”

  我的牙都快咬碎了,我帮他坐牢,他居然来充当好人。胸腔里面憋着火,半晌都没说话。

  赵斌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你今年也23了吧,该谈对象了,我托朋友帮你瞅了一个女孩儿,是个千金小姐,人我们也都见过,长得跟你嫂子都不相上下。

  女方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想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过些天我把她约出来,你们先见个面,只要人家没意见,你就答应吧。”

  我瞥了眼赵斌,说不用了吧,你觉得富家千金能看上一个强奸犯嘛。

  赵斌顿时语塞,表情有点不自然。

  嫣然姐哼道:“你以为你哥想管你嘛,你要不是他弟弟,他才懒得帮你找对象呢。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又不是你哥让你坐牢的,跟谁欠你似的?!”

  赵斌摆手说:“诶,别这样说嘛,他刚出狱,我们要体谅他的心情。”

  嫣然姐说反正我觉得这件事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人家条件那么好,多少人想入赘都没机会,他可倒好,以为人家非他不嫁呢!人要有自知之明,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嘛!

  嫣然姐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我的心脏,心都开始滴血了。

  我能感觉得到,嫣然姐的心里只有赵斌,不管赵斌说什么都是对的。既然她也希望我找女朋友,我又何必苦苦暗恋她。

  我说你们说的都对,你们都是好人,是我不识趣、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一个坐过牢的强奸犯,有什么可傲慢的?哥,嫂子,我先谢过你们,这件事办成了,我再好好答谢你们!

  嫣然姐皱了下眉,似乎感觉到我有点不对劲儿,可我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就走了。

  第三天,赵斌安排我们见面。

  女方叫尚文婷,确实很漂亮,平心而论,她完全能跟嫣然姐媲美,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始终都觉得嫣然姐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尚文婷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冷艳,不正眼瞧我,可能是看不上我吧。从她的言语和表情来看,我觉得我没戏了,可没想到的是,尚文婷却说对我感觉不错,可以先交往。

  后来我们又见过几次面,大概两周后,我们就确定了男女关系。

  相处不到两个月,尚文婷就主动提出订婚,我当时只想用这件事气下嫣然姐,就浑浑噩噩的同意了。

  订婚前几天的下午,尚家的亲戚一起吃饭,尚文婷却没有到场,手机也关机了,后来我只好去她的别墅找她。

  我刚来到尚文婷的别墅,就听见卧室里有异响,还有微弱的喘息声,我走过去看到卧室门没有锁,猫着腰从缝隙中看进去,顿时就傻了眼。

  麻痹的,尚文婷居然和一个男人滚床单,而那个男人竟然是赵斌……

  2

  第2章 威胁嫣然姐

  看到卧室里淫乱的画面,我好像被雷轰了,瞬间石化。

  我虽然对尚文婷没什么感觉,但她毕竟是我女朋友,居然背着我做这种事,我他妈真想弄死她。

  还有赵斌,他还是人嘛,我帮他坐两年牢,结果他就这样报答我,草,简直禽兽不如。

  一怒之下,我直接踹门而入。

  赵斌和尚文婷都傻了眼,就在他们惊慌失措时,我握紧右拳,猛然打在赵斌脸上。

  砰地一声,赵斌掉下床,疼得直咧嘴。

  可能是心虚吧,赵斌没敢还手,很快就被我打得爬不起来了,看到他的惨状,尚文婷既心疼又气愤,冲着他说斌哥,还手啊你,他敢打你,你也打他,我们真心相爱,没什么对不起他的。

  我说尚文婷,你他妈就是个贱货,勾引有家室的男人,你会遭报应的!

  尚文婷气得不行,抓住手机就扔过来,我猝不及防,脸被打个正着,立即痛呼一声。

  趁此机会,赵斌爬起来说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不管咋说我都是你哥呀。要不你开个价,只要别把这事告诉嫣然,你要多少钱都行。

  “我虽然穷,但我也不会因为钱出卖自己的良心!想用臭钱收买我,做梦去吧!赵斌,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嫣然姐,让她看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想用手机把眼前的画面拍下来,可刚拿出手机,赵斌忽然就抢过去,然后猛地摔在地上说:“赵杰,你别太过分了,你敢把这件事告诉嫣然,我饶不了你!”

  这种时候,他还敢威胁我,我心中那火啊蹭蹭蹭地冲向脑袋,咆哮着说:“老子连坐牢都不怕,还怕你报复?!你等着,我马上就去找嫣然姐!”

  我推开赵斌,就从卧室走出来。

  赵斌想拦我,可他浑身赤条条的,下面那玩意甩得老长,不敢追出来,气得捶胸顿足,破口大骂。

  后来我径直去嫣然姐家。

  可没想到的是,赵斌居然先我一步到家了,我赶到他家时,他浑然无事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嫣然姐给他削苹果,嘴角还挂着幸福的笑容。

  赵斌看到我进去,放下报纸带着些许惊讶的表情说:“小杰,你咋来了,快过来坐,我跟你嫂子刚刚还说到你呢。呵呵。”

  我冷冷一笑,说你演技这么好,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赵斌佯装一愣,接着说:“小杰,你说什么呢,什么演技?”

  “你自己说,刚才你在哪里,做过什么事情!”我怒道。

  赵斌无辜的说:“我今天一天都在单位呀,刚回来,咋了?”

  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反倒把我气得不知道咋说了,最后我深深吸了几口气,忍住打他的冲动,然后把他和尚文婷的事情说了出来。

  赵斌蹭的一下站起来,板着脸说你胡说什么,我看你吃错药了吧。尚文婷是你女朋友,将来很可能是我弟妹,我能做这种事情?!

  嫣然姐也气愤说:“赵杰,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会对你哥造成多严重的负面影响?他是你哥,你污蔑他居心何在!”

  我说我没有诬陷他,这是真的!

  “真的?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我就相信你!”嫣然姐仇视着我说。

  看到嫣然姐不相信我,赵斌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冷笑,冷哼道:“他瞎说的,哪有什么证据呐。好了赵杰,不要再闹了。”

  我紧紧攥着拳,杀人般瞪了赵斌一眼,然后对嫣然姐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骗你。

  “斌哥是我老公,可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要是再让我听见这些话,我绝不轻饶你!你走吧,以后没重要事就不要来我们家,我们不欢迎你!”嫣然姐气得不行,指着门口说。

  我说你被赵斌骗了,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是人渣,连畜生都不如!

  “啪!”

  我的话音刚落,嫣然姐就扇了我一耳光,声音脆响,半边脸都火辣辣的。她面若寒霜,声音愈发寒冷,冲我吼道:“我不许你辱骂你哥!你给我滚!”

  别人打我一耳光,我非得还回去,可惟独嫣然姐让我束手无策。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还能怎样。草,好心当做驴肝肺,我他妈真是多管闲事!

  “李嫣然,既然你这么相信赵斌,那我无话可说。但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你终有一天会后悔的!谁好谁坏,时间能证明一切!”我摔门而去,对她真有些心灰意冷了。

  可是,虽然我嘴上说不再管嫣然姐的事情,但我心里又很不甘心,我没做错什么,可所有人都把我当成过街老鼠,这一切都是赵斌造成的,他把我害这么惨,我也不能让他好过。

  嫣然姐不是想要证据嘛,那我就找到赵斌出轨的证据,看她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跟踪赵斌,只要能找到他出轨的证据,花再多的时间我都愿意。

  我本以为这件事会很难,却没想到当天下午就有了收获。

  下班后,赵斌请一个女同事吃饭,吃饭时他的手很不规矩,老是在女人的大腿上揩油,我趁机拍下照片。

  找到证据后,我就准备去找嫣然姐,可走在路上,我又觉得这么做太莽撞了,就算最后嫣然姐相信我,看清楚赵斌的为人,赵斌也不会放过我。

  思来想去,我决定暂时先不要去找嫣然姐,倒是可以用这些照片,试探下嫣然姐对赵斌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晚上回到租房,我就注册了一个微信号添加嫣然姐好友,附加消息:我是来讨债的!

  很快,嫣然姐就通过了申请,发来消息问你是?

  我从那几张照片中,挑了一张最能证明赵斌骚扰女人的照片,给嫣然姐发过去,打字说:我是这个女人的老公,赵斌这个杂碎敢碰我的女人,你说这件事咋整!

  嫣然姐沉默了好久,后来回复信息说:对不起,您消消气,我想赵斌也是一时糊涂,才做了这种事情。我可以给你钱,但请您一定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她是您爱人,事情曝光对您也没好处。

  我说你以为钱能摆平一切嘛,我告诉你,钱治不好我心里的创伤!

  “那您说,我怎么做才能让您息事宁人?”嫣然姐说。

  我想了想,然后打字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赵斌敢玩我的女人,那我也要玩他的女人!想让我息事宁人,除非你陪我睡觉!”

  我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看嫣然姐怎么说。

  过了几秒,嫣然姐发来信息说,你太过分了!赵斌固然有错,但他也没跟你爱人上床,摸下大腿就让我陪你睡觉,这么过分的要求我办不到!

  其实我早就猜到嫣然姐不可能答应,因为她不是随便的女人。我说:“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向检察院投诉他,他身为国家公务人员,居然调戏良家妇女,我倒要看看国家管不管他这样的蛀虫!”

  嫣然姐可能吓到了,立即发来消息说:“除了陪你睡觉,我什么要求都能答应你。”

  嗬,没想到她这么在乎赵斌的仕途,这样也好,我就收点利息回来。于是我就厚颜无耻的打字说:“是吗?那你先发几张你的床照,要不穿衣服的。”

  面对这么无耻的要求,恐怕嫣然姐都快气死了,沉默片刻,她说:“等我几分钟,我去拍。”

  我兴奋得要死,不停地吞着口水……

  3

  第3章 内衣照

  后来嫣然姐真的给我发了几张床照,而且只穿着内衣和内裤,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胸部饱满,柳腰纤细,最诱人的要属她的大腿,浑圆修长,大腿合拢没有一丝缝隙。

  但美中不足的是,照片里居然没有嫣然姐的脸,我就说为什么看不见你的脸,万一你拿网上的照片糊弄我呢,我要露脸照,马上去拍。

  过了不久,嫣然姐果然发来一张露脸照,香腮微红,眼神却显得冰冷,好像见到仇人似的。

  那时候,我的下身已经有了明显的反应,欲望驱使下,我又让嫣然姐脱掉内衣,我要看她的胸。嫣然姐当场就拒绝了,让我别得寸进尺,还说照片不能让别人看到,不然绝不放过我。

  我说可以,但今晚的事情,你也不能告诉赵斌,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然他会报复我。

  我手里有赵斌的把柄,不怕嫣然姐不就范,但也不能操之过急,第一次就能搞到她的内衣照,已经很不错了,时间还长,慢慢来吧。

  那晚我很久都没睡着,满脑子都是嫣然姐穿着内衣的画面。

  次日我刚睡醒,就听见了敲门声,打开门看到是尚文婷,我没好气的说你来这里干嘛,我不想见你,你给我滚!

  尚文婷瞥了我一眼,走进来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我们谈谈吧,既然你知道我和斌哥的关系,那我也不瞒你。我承认,我喜欢的人是赵斌,自从那次他救过我之后,我就喜欢上他了。他对我也用情至深,只可惜他已经结了婚,不过他说过,为了我,他可以跟李嫣然离婚。”

  尚文婷真是个煞笔,救过她一次,她就爱上人家了?!

  我说你真会做白日梦,救过你一次他就能娶你?我认识赵斌那么多年,还不了解他嘛。他上大学期间,不知道搞大了多少女人的肚子,自己爽了之后,就一脚把她们踹了。他最擅长的就是花言巧语哄女人开心,你感觉他很爱你,其实他是觊觎你们家的钱,还跟你结婚,呵呵。

  “你胡说!斌哥是爱我的!”尚文婷杀气腾腾的看着我,“而且我们的事情也跟你无关,你别多管闲事。还有,我们的订婚如期举行,我和斌哥的事情,你也得保密。如果让第四个人知道,我饶不了你。现在说你的的条件吧,只要不是特别离谱,我都能答应你。”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到了这种时候,她居然还想让我继续戴这顶绿帽,草,当我是傻逼嘛。

  我义愤填膺的说:“我没什么条件,也不会跟你订婚,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走吧!”

  尚文婷冷笑道:“我们订婚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你现在想反悔,已经晚了。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到这里,尚文婷从包里取了两沓钱,放在茶几上说:“这两万就当给你的补偿,只要你乖乖听话,以后我还会给你更多钱。”

  钱钱钱,为什么每个人都想用钱来打发我,难道我就那么贪财嘛。我怒不可遏,挥手道:“别做梦了,我不可能同意!”

  “你知道我和斌哥的关系,如果你不能为我所用,那我只能让你变成死人,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我一个电话就能弄死你,不信你就试试。”尚文婷说,“我劝你不要跟我作对,把我和斌哥的事情忘了。订婚那天我派人来接你,就这样。”

  然后尚文婷就走了,我气得捶胸顿足,真想杀了尚文婷,可我不敢,杀了她我也别想活。

  气愤之余,我不禁在想既然尚文婷喜欢的人是赵斌,那她为啥还要跟我订婚,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直到订婚那天,我才解开疑惑。

  订婚仪式比较简单,尚家只邀请了至亲参加,订婚宴结束后,我经过花园时,偶然听到尚文婷和她闺蜜的谈话。

  她闺蜜说:“文婷,恭喜你,你马上就要成为江龙集团的继承人啦,以后可别忘了照顾我哦。”

  尚文婷白了她一眼说:“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恭喜什么。”

  “伯父不是说,你和文娇谁先结婚,谁就是江龙集团的接班人吗?伯父不会变卦了吧。”她闺蜜皱眉说。

  尚文婷摇摇头,说那倒没有,我爸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膝下无子,只能从我和文娇里面选一个接班人,但我和文娇阅历尚浅,他对我们都不是很放心,担心我们将来找一个觊觎我们家财产的老公,所以他才决定选接班人之前,先把我们的婚姻办妥,他可以给我们把关。

  说到这里,尚文婷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异常才又说:“江龙集团价值几十亿,我妹不会轻易把公司让给我。再说赵杰就那怂样,我们虽然订了婚,可我爸不一定能看得上他。根据我对我爸的了解,他对赵杰的考验还没开始呢。”

  尚文婷的老爸叫尚江龙,咱们沙洲市有名的企业家,他创建的江龙集团总资产高达几十亿,房地产、餐饮、休闲会所等多个领域都有涉猎。

  可天妒英才,前不久,尚江龙被查出患有肺癌,病情越来越严重,没准哪天就驾鹤西去了。

  听到她俩的谈话,我才知道尚文婷之所以急着跟我订婚,目的就是当接班人。

  我能让她得逞嘛,当然不能,于是我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尚江龙。

  但揭穿她之前,我必须从她身上收点利息回来,晚上尚家的亲戚都走了,我偷偷去了尚文婷的卧室,能不能甩掉处男的帽子,就看今晚了。

  4

  第4章 变相报复

  我手里有尚文婷的把柄,贼心贼胆都变大了,想到她给我戴绿帽,我就忍不住想报复她。

  晚上等尚家的亲戚都走了,我偷偷去了尚文婷的卧室,刚来到卧室门口,就听到她的声音:“斌哥,我已经跟赵杰订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婚呢。对我来说,整个江龙集团都没有你重要,我费尽周折接管公司,也是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做准备,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尚文婷口中的斌哥,肯定就是赵斌。

  不知道赵斌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尚文婷又说:“斌哥,你怎么能这样呀,我越来越没安全感了,你不是说最近就跟李嫣然离婚嘛,怎么又得缓缓?”

  “那好吧,我就再等一段时间。斌哥,人家想你啦。”尚文婷的声音软绵绵的,我不禁又想到前几天,她和赵斌滚床单的画面,顿时怒火中烧,握紧拳猛地敲门。

  “谁呀?”尚文婷很快打开门看到是我,眼神立即变得冰冷起来,对着手机说了句:“我先挂了,等会再打给你。”

  收起手机,尚文婷就直截了当的问:“这么晚了,你不回你的租房,还赖在这里做什么。”

  嗬,我听到这话就他妈来气,哼道:“我为什么要回租房,这么豪华的别墅不住,去住租房,我是不是傻?!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今晚开始就要跟你同居。”

  尚文婷气得咬牙切齿,我溜进卧室,就躺在了床上,床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可我却觉得恶心,因为尚文婷被赵斌弄过。

  尚文婷看到我躺在她的床上,气得双眼都快喷火了,胸脯忽上忽下,将睡裙撑得胀鼓鼓的。

  她几步走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厉声道:“贱人,你给我起来,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鼻子一哼:“你才是贱人!”

  “你他妈的说什么,有种再说一句!”尚文婷左右看了一眼,看到旁边的窗台上放着一盆花,走过去抱起花盆就要砸我。

  我吓得不行,冷汗都冒出来了,指着她说:“你敢砸我,我就把你和赵斌的事情告诉你爸,要是让他知道我们假订婚,你觉得他还会把公司交给你嘛!”

  尚文婷听到我这话,顿时就蹙起眉头,眯着眼说:“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刚说完,她的双眼蓦然一亮,咬牙切齿的说:“赵杰,你他妈敢偷听我们谈话!”

  我说那是我无意间听见的。

  “哼,明明就是跟踪我,还敢狡辩,我砸死你!”

  尚文婷说着就准备把花盆扔过来,这要是砸在我头上,不死也得成脑震荡啊。

  我赶紧说:“我赵杰烂命一条,不值钱,可你不一样,你是尚家的千金,将来整个江龙集团都可能是你的,你要是敢砸我,我一定把你和赵斌的事情告诉你爸!”

  尚文婷沉思许久,终于是将花盆放回原处,然后问我她怎么做,我才不把她和赵斌的事情告诉尚江龙。

  我阴阳怪气的一笑,说很简单,就是你陪我睡觉,赵斌能弄你,我他妈的为啥不能弄你。

  结果听到这话,尚文婷的情绪又暴走了,冲上来打我。我也不是吃素的,三两下就把她按在床上,粗鲁地欺负她。

  就在尚文婷拼命反抗时,门外忽然响起她妈的声音:“文婷,你怎么啦?”

  尚文婷赶紧瞪了我一眼,不敢乱动,故作平静道:“没事妈,这么晚了,你快去睡觉吧。”

  也不知道我当时哪里来的胆子,趁她和她妈说话的时候,我提起睡将手伸进去,可能是我太粗鲁了,刚被握住尚文婷就痛苦的呻吟起来……

  5

  第5章 岳母误会了

  当我握住尚文婷的胸部时,手掌立即被饱满撑得满满的,她的胸部很柔软,而且很有弹性,触感特别美妙。

  我忍不住使劲,尚文婷不禁蹙起眉头,喉咙里面发出痛苦的呻吟。

  她妈急道:“文婷,你到底咋了,身体不舒服吗?快开门,我带你去医院。”

  尚文婷忙不迭用手捂住嘴,不敢再出声,她的脸红得要死,快要渗出血水般,目光却凶巴巴的,一边摁住我的手,一边平静说:“我没事儿,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我反手抓住她的手腕,腾出右手直接伸向裙子下面,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种事情是无师自通的,我没有经验,却也知道怎么做。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尚文婷下面竟然是真空的。那时候,尚文婷都快哭了,第一次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可我却自娱自乐。

  “没事就好,那你也早点休息,晚安。”她妈说完就上了楼。

  她妈刚走,我就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还没等我取出右手,尚文婷就猛然扇了我一巴掌,怒斥道:“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我赶紧从她身上下来,撒腿就往外跑。

  一口气冲出别墅,我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喘气,看着我那只还残留着液体的右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闻了闻气味,然后把手擦干净,回家了。

  次日上午,尚文婷的妈妈郭香兰给我打电话,说我和尚文婷都订婚了,就不要在外面租房了,搬到她的私人别墅去住,两人住一起也算有个照应。

  没想到郭香兰居然让我和尚文婷同居,对此我自然没有意见,于是当时就答应了。

  郭香兰笑着说:“那好,你收拾东西吧,等会我去找你们,有点事要说。”

  我收拾好东西,然后就去了尚文婷的别墅,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

  尚文婷看到我就说:“淫贼,住在我这里可以,但二楼是我的私人空间,我不允许你上二楼,别污染我的私人空间。还有,你不要以为住进来就能对我怎么样,想都别想,你这种人,看一眼我就觉得恶心!”

  我哼道:“看我恶心,那就别看。你以为你很干净嘛,都被赵斌玩烂了,还跟我装清高,草。”

  “赵杰,你大爷!我和赵斌是真爱,别把我跟你比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嘛,两年前你企图强奸你嫂子,后来还坐了两年牢,我就算不该破坏别人的家庭,也比你这个强奸犯好!”

  我最不想听见的话就是别人说我强奸嫣然姐,顿时怒火中烧,指着她说:“有种你再说一句!”

  尚文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胸部明显膨胀起来了,杀人般看着我说:“强奸犯!强奸犯!老娘就说了,你动我一下试试!”

  我怒火上头,哪里还顾忌后果,冲上去抓住她的手,猛地一拽,她就滚在了沙发上。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咸湿小说] 回复数字5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麻痹的,老子今天就干了你!”我骑在尚文婷身上,一把撕开她的衣服,顿时黑色的蕾丝内衣呈现在我眼前。那时候,我只想发泄心中的怒火,使劲捏了几把她的胸,然后就手忙脚乱的解开皮带。谁料,尚文婷忽然拿出一瓶防狼喷雾,朝我的眼一顿乱喷,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忙不迭用手捂住眼睛。

  “啪!”

  尚文婷一巴掌扇在我脸上,破口大骂道:“王八蛋,你敢碰我,我非阉了你不可!”然后把我推开,我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泪水就跟流水似的,潺潺而下。

  “嘭!”

  接着,我的右腿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感觉要断了,疼得我拼命的在地毯上翻滚。后来尚文婷趁我眼睛看不见,就用一根绳子把我捆起来,绑在一个椅子上面。

  等我睁开眼时,赫然看到尚文婷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这会儿她也累得够呛,脸颊红扑扑的,可目光却异常犀利,咬牙切齿的看着我的裤裆。

  我只感觉背脊发凉,一身汗毛倒竖,嘴角都抽搐起来:“你……你想干嘛,我警告你,别胡来,不然我就把你和赵斌的事情告诉你爸妈!”

  “那我就杀了你!死人不会说话!”尚文婷握着刀缓缓走过来,我赶紧乞求说:“别!我以后再也不碰你了,而且我保证帮你拿到江龙集团的继承权。放过我吧,我真不敢了。”

      我差点急哭了,阉了我还不如杀了我。尚文婷说相信你的话,我他妈就是傻子!她蹲在地上,拉开拉链,那里很快就呈现在她的眼眸中,她眼睫毛抖了抖,双眼里面一汪水,显得羞涩又很紧张。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咸湿小说] 回复数字5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拼了命挣扎,可惜绳子捆得太紧,毫无松动的迹象。尚文婷的脸红如血,却杀气腾腾的说:“这就是你碰我的后果!”说话间,就要举起水果刀。结果她的话音刚落,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啊”声,尚文婷条件反射般撒开手,回头一看,没想到郭香兰居然站在门口。

  郭香兰瞪着眼,脸也红得不行,回过神赶紧转过身,声音颤抖道:“大白天的,你们干嘛呢,不嫌害臊,快放开小杰。”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08-29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