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楼艳梦历史架空1-5章不断更新

红楼艳梦历史架空1-5章不断更新
內容簡介

红楼狂粉阿宝,穿越到了红楼世界,发誓要拯救红楼世界美丽、漂亮、可爱的女儿,千红同哭、万艳同悲的悲惨命运。
贾赦、贾政、贾珍、王子腾、忠顺王……将宁荣二府送入地狱的男人,都该死!
林妹妹、宝姐姐、云妹妹、蓉儿媳妇、晴雯、袭人、香菱……你们都是我阿宝的禁脔,将永远平安,被我日一生,草一生!







第1章 假宝玉初试云雨情,花袭人被日狂喷水(上)
      阿宝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身边不在是他正在阅读一本红学专著图书馆,而是布置精美的古代大屋子,铺满绫罗锦被的精美卧榻。

阿宝还没有反应过来,脑子突然一阵剧痛,无数信息涌入脑海里。

“啊——”

原来,自己竟然从现实世界,穿越到了红楼世界,自己变成了贾宝玉。此时,贾母、王夫人等人受尤氏的邀请,在宁府赏玩梅花,饮酒作乐,贾宝玉一时困乏,被秦可卿引到她的屋中午睡,刚刚梦游太虚幻境醒来。

阿宝连忙一手伸进裤裆里,果然,裤裆里一片湿漉漉,“自己”在太虚幻境里被警幻仙子教以云雨之事,又和她的妹妹,可卿仙子一番颠鸾倒凤,丢了处男身,梦遗啦。

阿宝又惊又喜,正在难以置信之间,一个身材苗条,容貌秀丽温婉,正靠在卧榻边打盹的漂亮丫环,听到阿宝的闷哼声,猛然惊醒,下意识就扑了过来,抱住了阿宝:“爷,怎么了?怎么了?”

完全接受了贾宝玉记忆的阿宝,一眼就认出来,这美丽漂亮的丫鬟,正是他的贴身大丫环,袭人!

红楼梦的世界啊,十二钗又副册当中,排名第二的大丫环,美丽、愚忠的袭人啊,自已竟然真的见到活人了!

做为红楼梦的狂粉,阿宝不知道多少次在脑海里,幻想着红楼世界里,一个个精灵般美丽、漂亮、可爱的女儿,狂撸自已的大鸡巴,为她们奉献出一股股浓精。

现在,冥冥中的老天爷,竟然真的将他送到了红楼世界,送到了这些精灵般美丽、漂亮、可爱的女儿身边!

更让阿宝突然浑身血液狂涌,幸福得快要晕过去的是,袭人看到他一时痴呆,没有回话,慌乱的目光一转,一只雪白的小手,立刻伸进了阿宝双手捂住的裤裆里:“爷,是这里疼吗?爷……呃!”

袭人柔软的小手,立刻摸到了一手的湿漉漉,一条本来软乎乎的大肉虫,也猛然在她小手无意识地抓握下,急速膨胀,变粗,变大,变硬。

袭人比宝玉大上两三岁,已经初通人事,刹那间反应过来,顿时羞红满面红霞,眼睛里波光流转,妩媚极了:“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哪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撒手就要逃跑。

做为红楼梦狂粉,阿宝不知道熟读了多少遍原著,一些经典的章节——特别是阿宝最感“性趣”的暧昧章节,更是能倒背如流。

阿宝非常清楚,今天离开宁府后,袭人就会在他的引诱下,半推半就,和他初试云雨情。

只是可能因为阿宝穿越,夺舍了应该已经死在太虚幻境里的贾宝玉的神魂,故事有了奇妙的改变,在秦可卿的屋子里,袭人就娇羞不已地问出了这句话。

知道这个柔媚娇俏,又对自已一片愚忠的美丽丫环,不会拒绝自已,阿宝哪里还会等到回到荣府,再试云雨之情。

阿宝双手一箍,就牢牢地抱住想要逃走的袭人,将她拖上床来,炽热地盯着袭人娇羞含情的双眼,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你听我说……”

按照原著的情节,阿宝压低声音,以免惊动了屋外玩耍的小丫环,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说至警幻仙子所授云雨之事,直羞得袭人掩面伏身而笑。

感觉到袭人的身子不耐的扭动,吃吃的笑声也微微的颤抖,双手,也悄悄抱紧了他的脖子,阿宝不由大乐,知道袭人已经动情,跑不了啦!

阿宝贴紧了袭人滚烫的粉颊,喘息着悄声道:“袭人,咱们也试一下警幻仙子所教之事。快来,让爷香个嘴儿!”

袭人一声嗯咛,早已羞得双眼紧闭,却悄悄扭过脸来,粉红娇嫩的双唇,慢慢凑到了阿宝嘴边。

阿宝一声欢呼,迫不及待地一口含住袭人的小嘴,伸出火热的大舌头,撬开袭人编贝般的细密银牙,紧紧地绞住那香甜滑腻的丁香小舌。

“唔——”

袭人顿时一声娇吟,浑身颤抖间,鼻息一下子急促起来,情不自禁地打开双唇,任由拥有两个灵魂,在现实世界长长短短,交过六个女友的阿宝,激动地、熟练地在她嘴里舔舐着、撑荡着、摩擦着。

阿宝幸福得灵魂都快飞了出去,贪婪地吸允着红楼世界里,自已骗上床的第一个俏丫环,香甜得让人沉醉的香唾,“咕嘟咕嘟”地吞下肚子里。

袭人很快就被阿宝吻得浑身瘫软,不知身在何处,嘴角,流出了丝丝涎液,也不自知。

阿宝知道,自已现在的行为,在表面上风光无限,内里却烂透了的贾府里,仍然是惊世骇俗的行为,为了避免在屋外带着小丫环玩耍的秦可卿等人听到动静,撞进屋来,他必须速战速决。

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欣赏袭人的美态、媚态,阿宝强忍住要将袭人剥成大白羊,吻遍这个俏丫环全身的冲动,一翻身就将瘫软的袭人压到身下,在袭人悄悄地提臀翘腿的配合下,扒下了她的裤子。

微微卷曲,稀疏的阴毛下,一个粉嫩诱人的小细缝,小嫩逼,立刻展露在阿宝眼前。

“啊——袭人,你的小逼好粉,好嫩,好勾人啊,爷的鼻血都快喷出来啦!”

袭人哪里听过如此粗俗的“夸奖”,刹那间,直羞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猛然弹起上半身,死死地抱住了阿宝:“爷,你……你别看那里,你……你别这么说,袭人真的要羞死啦!”

阿宝也担心出了意外,被人闯入进来,撞破两人的奸情,他倒无所谓,以后袭人却在贾府没脸做人了。

所以,阿宝急促地喘息着,连声安慰袭人:“好,乖袭人,爷不看了。爷……爷就直接来了!啊——”

阿宝右手握住自已那滚烫发热的大鸡巴,摸索着对准早就花液直流,一片泥泞的嫩穴洞口,毫不怜惜地狠狠一刺。

长痛不如短痛,现在情况又极为特殊,乖袭人,对不起了!




第2章 假宝玉初试云雨情,花袭人被日狂喷水(下)


“唔——”

阿宝早有准备,大嘴一张,就紧紧地堵住了袭人凄惨的尖叫,又连忙用力舔吸袭人的小香甜,隔着衣服揉捏袭人的小乳房,减轻她破瓜的剧痛。

好一会儿,身子僵硬,拼命抱紧了阿宝,直疼得香汗淋漓的袭人,身子才慢慢瘫软下来,鼻子里,又情不自禁地发出难耐的娇吟,身子,也悄悄地轻轻扭动,给出暗示。

阿宝早就憋得快要爆炸了,大喜之下,连忙轻轻抽出被一层层嫩肉紧紧包裹住的大肉棒,又慢慢地插进支,直插到袭人小嫩穴最深处的花心,轻轻地研磨。

“唔——”

袭人虽然眉头仍然微蹙,应该还有一点疼痛,可是,那被异物插满的小嫩穴里,那古怪的胞胀感、摩擦快感、研磨酸麻感,却迅速淹没了那一点疼痛。

袭人情不自禁地悄悄打开双腿,让自已的小嫩穴更加扩张,更加打开,好让她的主子,她的爷的……大鸡巴,更舒服地插她的小穴。

自诩为情场老手,性爱专家的阿宝,立刻感觉到袭人的身体变化,立刻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乖袭人,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在一门心思想着侍候爷啊!爷真是爱死你了!”

袭人投之以木瓜,阿宝报之以琼琚,立刻加快速度,坚硬滚烫的大鸡巴,三浅一深,三深一浅,又抽又插,又钻又磨,直将袭人的小嫩穴,捣得花液横流,“咕咕”轻响。

袭人已经快乐得找不着北,只知道紧紧抱着阿宝,双腿拼命缠着阿宝的腰,跟着阿宝一起起伏、颠荡:“啊——爷,爷,怎么这么美,怎么这么好啊!啊——宝玉,宝玉啊,袭人的魂儿都飞上天啦!天啦,娘啊,女儿要死啦,女儿要美死啦!”

阿宝的快乐和快感,更是不知比袭人强烈了多少倍。

正在被他日的少女,可不是普通的少女,而是他日思夜想,想要进入红楼世界,疼爱她们、保护她们、日她们、草她们的红楼女儿之一,花袭人啊!

阿宝的大鸡巴,疯狂地冲击着袭人紧得让他疯狂,软得让他呻吟,滑得让他颤栗的小嫩穴,小肉逼,大嘴,用力狂吻着袭人的小嘴,脸蛋,脖子,也低声狂吼道:“啊——袭人,你的小逼也夹死爷,爽死爷啦!啊——爷的大鸡巴,正在日袭人,正在草袭人,正在干花袭人的小嫩逼啊!”

“啊——老天爷,老子爱死你啦!”

阿宝又猛然狂插了几十下,立刻疯狂地扳住袭人的小屁股,大龟头几乎要挤进袭人的花心里,子宫里,一股股汹涌澎湃的炽热浓精,狂喷到袭人的小穴深处。

被阿宝的浓精一烫,袭人的小嫩穴里,也立刻疯狂地抽搐,蠕动,毫无意外地,一股股花液也急射而出,倒浇在阿宝的大肉棒上。

让人消魂蚀骨的高潮,足足持续了两三分钟,翻着白眼,嘴角流出一丝丝口水的袭人,才慢慢恢复了一分神智。

正在这时,屋子外面响起轻轻的敲门声:“袭人姐姐,爷醒了吗?老太太,太太那边传话过来,让爷过去吃晚饭了。”

袭人浑身一颤,刹那间就彻底清醒过来,连忙道:“知道了,我这就叫醒爷。”

袭人连忙强忍着高潮的余韵和瘫软,翻身就坐了起来,手脚麻利地摸出随身的汗巾,红着脸仔细给阿宝汁水淋漓的大肉棒,清理得干干净净,这才将她嫩穴里流出来的一大滩秽物,还有她早就悄悄垫在屁股下,染上了鲜艳落红的一张方巾,一起包裹在汗巾里,偷偷藏在了腰里。

短短两三分钟,袭人就在阿宝佩服的目光中,将两人身上和凌乱的大床,收拾得整整齐齐,对着外面喊道:“都进来吧,侍候爷洗脸、穿衣服。”

双扇镂花大门,立刻被人推开,三个穿着大红袄,掐牙背心的俏丽丫环,奔了进来。

阿宝顿时双眼一亮,传承自贾宝玉的记忆,立刻就分辩出来,当先一个五官精致,风流灵巧的少女,正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上,排名第一的美丫环,晴雯。

旁边两个同样漂亮娇俏的丫环,是麝月和媚人,加上袭人,这正是他阿宝(贾宝玉)身边,四个大丫环,负责贴身侍候他的饮食起居,其它那些负责洒扫杂务的小丫环,外出使唤的小厮,还有十余人。

阿宝一个人,就有十几个人侍候,贾家的富贵和腐败,也就可见一般。

果然,在贾宝玉的记忆干扰下,阿宝几乎像残疾一样,根本不需要他动一根手指头,四个漂亮娇俏的大丫环,就麻利地给他洗完脸,漱过口,套上华丽的箭袖外套、披风,戴上紫金冠、双龙戏珠金抹额,变成一个风流倜傥的贵公子。

阿宝刚刚收拾好,一个长相鲜艳妩媚,身材风流袅娜的绝色美人,跨进门来,未语先笑:“哟,宝叔,你可醒了,老太太、太太她们都等急啦!”

阿宝正因为见到十分伶俐标致,风流灵巧招人怨的俏晴雯,幸福得双眼放光,一见到这体态风流的绝色美人,更是差一点血爆脑门,直接晕厥。

秦可卿,这可是红楼梦里,兼有林黛玉的袅娜风流,薛宝钗的鲜艳妩媚,擅风月,搬月貌的秦可卿啊!

阿宝研究了无数的红学著作,早就知道,原著中有数不清的隐语、隐情,真实的红楼世界,非常残酷。

比如阿宝现在就非常肯定,他不是穿越进了原著中表面描写的红楼世界,而是穿越进了原著隐藏起来的真实红楼世界。因为原著中,阿宝此时应该只有9岁,可是阿宝早就发现,他现在的身高将近1.70米,胯下一条大鸡巴,硬起来之后又粗又长,有将近20公分。

他现在,肯定是在真实的红楼世界里,超过12岁,身体已经渐渐发育成熟的贾宝玉,绝对不是9岁的小屁孩。

如果真的是真实的红楼世界,眼前这个风流美丽的侄儿媳妇,秦可卿,几个月之后,就会被她的公公贾珍强奸,事泄之后,羞愤交加,非常凄惨在天香楼自缢而死。

那一回的红楼梦,被删改、隐藏起来的标题,正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他阿宝,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蓉儿媳妇,可卿美人儿,疼惜你、保护你的人来了!





第3章 小叔叔强吻侄媳妇,舔嫩穴再玩美丫环(上)


阿宝定睛望着秦可卿,一言不发,秦可卿顿时脸色微变:“袭人,宝叔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被餍住了吧?”

袭人还没有回答,阿宝已经回过神来,不动声色道:“袭人,晴雯,你们先出去,我和蓉儿媳妇说几句事情。”

四个大丫环没有多想,应声“是”,乖巧地退出房间,将房门掩了起来。

主子爷和宁府少奶奶要说事情,肯定不是她们丫环能听的。

阿宝慢慢走到秦可卿身前,心中有了猜测,立刻就看出来,在打扮艳美、风流、高贵的表面下,秦可卿漂亮妩媚的眼底,却带着一丝无助和忧虑之色。

应该没有错了!

阿宝压低声音,悄悄地道:“蓉儿媳妇,贾珍是不是在暗中威胁你,想要强奸你?”

刹那间,秦可卿脸色煞白,差一点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地,心惊肉跳间,下意识地辩白道:“宝……宝叔,你……你怎么能这么想。他……他是你的大哥哥,贾氏一族的族长,侄儿媳妇的公公,他……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禽兽之行来?”

阿宝一声冷笑,猛然抓住秦可卿胳膊,眼睛里射出狂热的光芒:“蓉儿媳妇,如果你承认事实,我就能帮你。贾珍这个老淫虫,绝对不可能亵渎你!”

秦可卿眼睛里,也突然闪过一道光芒,失声道:“宝叔,真的?你……你真的能帮我?”

阿宝的胳膊,突然狠狠一带,秦可卿猝不及防,猛然跌入阿宝的怀里,不等秦可卿反应过过来,一张火热的大嘴,立刻封住了她性感、红艳的樱桃小嘴。

“唔——”

秦可卿大惊失色,立刻拼命地挣扎,差一点哭了出来:“唔,唔唔……宝叔,我……我是你侄儿媳妇啊。你……你这样,岂不是和他一样,都是违背人伦的禽兽吗?”

阿宝早就发现,穿越成了贾宝玉之后,他的身体竟然异常神奇地,比经常锻炼的上一世,还要强健好几倍。

刚刚和袭人一场大战,他丝毫也没有疲惫的感觉,反而惊喜地感觉到,袭人高潮时喷出的阴精,一丝凉凉的气息,隐隐钻进了他的大鸡巴里,让他神清目明,大鸡巴几乎没有疲软,在见到晴雯那个俏丫环时,又立刻挺立如枪。

这绝对是穿越的大福利,绝对是冥冥中的老天爷,让他腰仗一条大鸡巴,狂收红楼诸女,特意赠送给他的外挂!

所以,身娇体弱的秦可卿,哪里挣脱得了阿宝的怀抱,阿宝一边强力顶开秦可卿的银牙,一边悄声道:“蓉儿媳妇,贾玲强奸你,事情绝对会暴露,让你没脸做人,只有寻死一途。可是,我却有绝对的把握,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却会得到宁荣二府上下人等的尊敬,继续做你尊荣、高贵的少奶奶!”

听到这与印象中,绝对不可能说出这么霸道之语的宝叔的话,不知为何,秦可卿竟然心中一软,眼泪猛然滚出了眼眶,挣扎、推拒的双手,也猛然紧紧地抱住了阿宝:“呜呜呜……宝叔,你可一定要说到作到!呜呜呜……宝叔,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多恐惧,他……他说,如果我不答应他,他就要蓉哥儿休了我!”

“蓉哥儿那个没骨气的,一直就怕他父亲怕得要死,我隐隐提醒几句,他竟然装聋作哑,暗示我顺从那个禽兽!”

“呜呜呜……宝叔,我怕得都快死啦!宝叔,我都快坚持不住啦!”

听到秦可卿终于打开心扉,在他怀里伤伤心心的哭诉,阿宝更是疼惜得连连吻去这风流美少妇脸上的泪水,含着她的小嘴,温柔地吸允、绞缠,将自已的情意、爱意和力量,倾注入她的小嘴里,身体里。

几分钟之后,阿宝一个人,若无其事地走出门来:“走吧,蓉儿媳妇还要好好想想,我告诉她的事情。”

到了院子里,见过贾母、尤氏、邢氏、王夫人等人,用过饭后,回到荣国府,天色已经黑了。

天色已晚,身子羸弱的林黛玉,早早就睡下了,阿宝也只能强忍着心中见识林妹妹弱柳扶风、清纯高洁风情的欲望,默默地思考,怎么对付贾珍,怎么挽救贾府被抄家,千红同哭,万艳同悲的悲惨命运。

让阿宝狂喜的是,随着他的思索,竟然发现,他穿越之前的那个省立图书馆里面的所有藏书,竟然都“装”在他的脑子里,他可以随时检索、翻看里面的书籍内容!

夜渐渐深了,晴雯她们在外屋值夜,已经睡着,里屋睡在小塌上,贴身侍候的袭人,悄悄翻身下塌,走到床边观察今天晚上回来之后,一直非常沉默,直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阿宝。

袭人刚刚弯下身子,一双大手突然从黑暗中伸了出来,抱紧了她的细腰:“嘘——姐姐,别惊醒了她们,快爬上来。”

黑暗中,袭人羞红了脸,却没有推拒,在那双大手的带动下,悄悄爬上床,钻进掀开的被子里。

被子里,阿宝早脱得一丝不挂,浑身光溜溜的。袭人一钻进来,也立刻被他上下其手,将身上穿着的小衣尽数剥下,阿宝终于抱住了一个浑身滚烫,早就羞得缩进他的怀里,浑身颤栗不休,肌肤光滑弹手,滑不溜丢的美丫环啦。

“姐姐,好姐姐,快,给我吃你的奶奶!”

阿宝胡言乱语着,一低头,就含住了袭人胸前一个饱满的小馒头,刚刚掌握的小奶子,又香又软,阿宝深深地一吸,几乎一半大软肉,就全部吸进了他的大嘴里。

“啊——爷啊!”

袭人的颈项,刹那间高高地扬了起来,一双小手,也猛然插进了阿宝的长发里,紧紧地抱住了阿宝的脑袋。

阿宝嘿嘿怪笑,左手捏、揉、掐、转,紧握着袭人的左乳,大嘴,却幸福地狂吸狂舔,大舌头,更是几下按摩之下,就将一颗小小的乳头,舔弄得悄然挺立起来,一滴滴也不知道是乳汁,还是什么的香甜液体,分泌进了阿宝的嘴巴里。





第4章 小叔叔强吻侄媳妇,舔嫩穴再玩美丫环(下)


很快,袭人就被阿宝舔吸得浑身瘫软,只知道“爷啊、宝玉”的乱叫,双手还要无力地抓扯着被子,盖住她和阿宝,以免她羞耻的叫床声,传到了外间,惊醒了值夜的媚人和几个小丫环。

阿宝同样兴奋得浑身颤栗,继续今天下午在宁府未完的工作,一张大嘴,几乎吻遍了袭人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终于,阿宝的大嘴,从袭人光滑,平坦的小腹上一滑,一口就含住了袭人双腿之间,那粉嫩香甜的小嫩穴!

“啊——爷,爷,不要啊!那里是奴婢撒尿的地方,好脏,好脏的啊!”

袭人的身子,猛然弓了起来,双腿用力夹住阿宝的脑袋,不让他去舔吸她那肮脏的小骚逼。

阿宝却在她的腿间,艰难地说出了贾宝玉的“名言”:“好姐姐,女儿是水做的,浑身上下就没有污秽的地方,男人才是泥作的,浊臭逼人。袭人,你的小嫩逼好香、好甜,快让爷舔舔!”

“啊——爷啊!”

袭人根本受不了阿宝的甜言蜜语,一声哀鸣下,双腿情不自禁地分开,让阿宝的大舌头,立刻就挑动起她的小嫩唇,直接钻进了肉缝缝里去了。

“啊——天啦!爷,爷,袭人流水啦,奴婢想要撒尿啦!爷,不要再舔那里啦!”

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强烈的小嫩穴,被阿宝的大舌头用力地几下舔钻,立刻就喷出一股花液出来,让袭人到达了一个小高潮。

阿宝几乎欢呼出来,连忙用嘴巴接住那香甜的花液,全部吞进了肚子里——开玩笑,袭人的花液不但又香又甜,还是老天爷附送的福利,能够让阿宝的体质慢慢发生改变,越来越强壮的大补品,当然一点也不能浪费!

当阿宝又吸住袭人的小阴蒂,几下舔吸间,让小阴蒂立刻肿胀起来,又喷出一股阴精,阿宝生怕已经软成一滩烂泥的袭人身体受不了,不敢再玩下去了,连忙爬了起来,将自已早就饥渴难耐的大鸡巴,“咕”地一声,狠狠地刺进了袭人的小嫩逼里。

“啊——”

袭人的上半身,猛然弹了起来,紧紧地搂住阿宝,幸福得哭了出来:“呜呜呜……爷,你对奴婢太好啦,你日得奴婢美死啦,奴婢用什么报答你啊!”

在读者眼里,也许袭人并不为许多人所喜,认为她老于世故,心机深重,爱打小报告,总是规劝贾宝玉走读书上进,走经济仕途……可是阿宝却不同,他认为换一个角度,袭人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贾宝玉好。

袭人的相貌,在一帮丫头中,肯定不是最出挑的,但是她对贾宝玉的忠心,却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

现在,阿宝自已穿越成了贾宝玉,就更是喜欢袭人了,干脆一翻身坐到床上,让光溜溜的袭人坐在自已腿上,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向上,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挺刺,蹂躏着袭人的小嫩穴,一边在她耳边喘息着悄声道:

“好姐姐,我不要你报答,你就像以前一样服侍我就好,等我长大成婚之后,包你一个姨娘的位置。不过,私下没人的时候,你可要像现在一样,把你的小嫩逼,小嫩穴给我日,给我草啊!”

得到阿宝亲口许诺,袭人日思夜想的“姨娘”之位,袭人激动得差一点直接晕了过去,连忙使劲扶着阿宝的肩膀,也无师自通地用她的小嫩逼,夹着那条让她美得魂儿都要散了的大肉棒,上下套弄,左右研磨。

一个小脑袋,更是快要点断了,在阿宝耳边喜极而泣,哭着道:“爷,奴婢一定更用心、更勤力地服侍爷。只要爷想,奴婢……袭人随时都让爷日,让爷草。啊——好羞人啊!爷,爷,你要草死袭人啦!”

袭人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只知道拼命抱紧阿宝的脖子、肩膀,拼命狂吻阿宝伸过来的大嘴,拼命将自已胸前的两个小奶子,塞进阿宝的嘴里,让他吸,让他舔。

不知过了多久,袭人又两次喷潮之后,阿宝才一声低吼,猛然从床上站了起来,将自已湿淋淋的大鸡巴,猛然塞进了袭人的小嘴里。

“忍着,全部吞了,这是爷的精华,最有营养的好东西!”

袭人的阴精,能够让自已强身健体,自已的浓精,应该也不差,应该会对女人有滋养作用。

袭人果然愚忠,虽然非常还完全不习惯,小嘴里被塞满一条大肉棍的诡异感觉,还是听话地伸出双手,扶住了阿宝的大肉棒,拼命将阿宝喷在她嘴里的炽热浓精,一滴不剩地吞进了肚子里……




第5章 宝哥哥偷吻林妹妹,施毒计贾府倒巨柱


贾母非常喜爱贾宝玉和林黛玉,将三春(迎春、探春、惜春)都搬到了其它地方,就只将两个玉儿留在她的院子里。

第二天天还没亮,神清气爽的阿宝,就悄悄溜出了自已房间,来到隔壁林妹妹住的屋子。

林黛玉的两个大丫环,紫绢和雪雁才刚刚起床,还穿着中衣,一看到阿宝进来,连忙道:“宝二爷!”

阿宝笑眯眯地道:“林妹妹起了吗?”

“没呢。”

“那行,你们忙着,我去看看。”

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都养在贾母的院子里,关系与其它姐妹格外不同,例外亲近,穿堂入室是家常便饭。

两个大丫环也根本不可能怀疑,眼前的“贾宝玉”是真正的假宝玉,早就换了人,捂嘴偷笑间,看着阿宝蹑手蹑脚进了里间,也就放下不管,忙起自已的事情来。

阿宝努力压抑着“砰砰”狂跳的心脏,慢慢走到床边,望着那一枕乌发,一张宜喜宜嗔的清秀小脸,不禁呆了。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这就是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绛珠仙草转世,与薛宝钗并列金陵十二钗之首的林妹妹啊!

虽然现在看不到林黛玉的含情目,也看不到她弱柳扶风的风流体态,但是,仅仅是这一张在睡梦中双眉微蹙,我见犹怜的绝美瓜子小脸,已经让阿宝这个红楼狂粉心脏都停跳了好几拍,眼睛里露出惊叹、爱怜、心愿得偿,诸般复杂的光芒。

阿宝情不自禁,屏住呼吸弯下腰去,一张大嘴颤抖地,悄悄地印在那微微张开一条小缝,娇嫩如花瓣一般的樱桃小口上。

林黛玉,林妹妹的小嘴,被我亲到啦!

阿宝狂喜之下,一时没忍住,鼻息猛然冲了出来。

林黛玉顿时一声嗯咛:“嗯!”长长的眼睫毛眨动几下,慢慢睁开了双眼:“宝哥哥。”

阿宝早就鸡贼地猛然跳到一边,脸上摆出温和的笑容:“妹妹,你醒啦?”

这可是和薛宝钗一样,都是自已梦中的女神,绝对不能像对袭人、秦可卿那样,唐突了佳人,强行硬上。

而且,以阿宝的猜测,比他小了一岁,现在真实年龄应该是11岁的林黛玉,以她多半有先天性肺部病症的娇弱体质,说不定初潮都还没来,现在就将林妹妹吃了,也太禽兽、太无耻了。

不急,自已有的是时间,有的是信心,让林妹妹成为自已的女人,自已的妻子,绝对不会落一个冷月葬诗魂,咯血而亡的凄惨下场……

阿宝在林妹妹的房间里,一直赖到林黛玉梳洗打扮完毕,一起去贾母上房请安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带着几个小厮,出门而去。

未过几日,贾府摆家宴,后院是一家两府女眷,宁荣二府顶门面的几个男人,贾珍、贾赦、贾政,也在外面荣禧堂,会同几个清客饮酒高乐。

阿宝特意在饮宴刚开始的时候,来到荣禧堂,向父亲贾政、大伯贾赦,族长贾珍恭敬地敬了两杯酒,这才回到后院的女眷席。

一脸微笑,坐在贾母和王夫人身边,和姐姐妹妹们玩闹着的阿宝,谁也不会看见,低头之间,眼底隐隐射出一抹冰冷的寒光。

酒过半酣,外面突然响起惊天动地的哭嚎声,贾琏、贾蓉、贾蔷,好几个贾家的年轻子弟,还有一大帮婆子、小厮,失魂落魄地狂奔进来,跪倒在地,哭喊声乱成一团。

“老祖宗,不好啦,我父亲、二叔、大哥哥,他们……他们全部七窍流血,没,没气啦!”

“老祖宗,东府的珍大爷,我们大老爷,二老爷,全……全都没啦!”

“哇——老太太,贾家的天塌啦!老太太啊——”

后院的酒席上,无数碗碟摔了一地,所有家眷、仆妇都目瞪口呆,以为自已在做梦。

贾赦、贾珍、贾政,两个袭爵的家主,一个工部员外郎,宁荣二府的三个顶梁柱,竟然全部死了?

“啊哟——我的儿啊!”

贾母突然一声哀嚎,一口鲜血狂喷出来,仰天就倒。

刹那之间,后院更加乱一团,“老祖宗、老太太”的哭喊声,响成一片,没有人注意到,阿宝表面上一脸震惊、惊骇,身影,却悄悄退到了人群之外,眼底的冰冷和狠毒之色,一闪而逝。

一堆女眷的人群中,只有秦可卿突然浑身剧震,猛然抬起头来,四处寻找她想象中的那个身影,却已经怎么也寻不到了……

没错,今天这场一举消灭了贾家三大巨头的毒计,正是阿宝无情地、阴毒地,暗中实施的。

贾珍,奸污秦可卿,葬送秦可卿的性命,该死。

贾家被抄家,家破人亡的惨剧,更是贾家这三个顶梁柱,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贪婪枉法,最后更是选错了政治投机对象,输了个精光。

他们自已死倒也罢了,却连累宁荣二府这么多精灵般美丽、漂亮、可爱的女儿,跟着他们一起下地狱,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该死!

所以,内囊里,早就不是贾宝玉的阿宝,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最狠毒的计策,借着出门散心的机会,撇开小厮,悄悄根据脑海里搜索到的图书信息,在野地里找到一种剧毒的蘑菇,小心地研成粉末,刚才借着敬酒,下到了贾赦等人桌子上的酒壶里。

没有人会想到,阿宝这个假宝玉,会毒死他的亲生父亲、大伯、族长堂兄,阿宝,安全得很。
看圈文的伽v  wzspzy666
贾家的顶梁柱死光了,下一步,就是阿宝想办法出头,“义不容辞”地挑起振兴贾家的重担,成为新的领导人、顶梁柱,彻底改变大观园里,女儿们的命运!

阿宝坚信,自已一定能达成那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