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四章 合格】【作者:逆流星河】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四章 合格】【作者:逆流星河】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2018-3-6 08:57 编辑

【上一章节】【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三章 入瓮】【作者:逆流星河】

                                   【返回第一章节】


【下一章节】                       待续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ex8.cc——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二十四章 合格

  平心而论,丽塔·刘是一个十分具有魅力的女人。

  她丰满,高挑,健美的身材无可挑剔,曾经目睹过她一丝不挂的裸体的顾大鹏对此具有绝对的发言权。杏吧首发

  同时,她的气质独一无二。丽塔·刘毫无疑问是一个不会成为男人附庸的女人,但她周身笼罩的却不是那种职场女强人常见的冰冷、淡漠,而是一种淡淡的从容、自信。这自信来源于她自身的魅力,但身为女性魅力集合体的她却独立、自主,对于异性不会摆出刻意的卖弄,而是用淡淡的笑容向你无声的阐释:

  “我是女人,一个具有魅力的女人,但我的魅力不是为了男人而生,而是为了我自己。”

  以上诸多,是顾大鹏在看到丽塔·刘之后脑海中浮现的种种。杏吧首发

  他承认,他并不了解丽塔·刘,所以对于她的一系列行为都完全无法理解。

  但他同样也保有着一定的自信,仅仅凭借自己的阅历,以及他和丽塔·刘几次接触的印象,他对于丽塔·刘的这些判断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但……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个明显和自己是处于两个世界的女人,会如此的执着于自己呢?杏吧首发

  看着眼前一脸暧昧微笑的高挑女人,顾大鹏的心中充满了疑虑与不解。

  而就在顾大鹏和丽塔·刘无声对视的同时,陪同他前来的靖夜,蹦蹦跳跳的窜到了丽塔·刘的身后。这位将顾大鹏引入此间瓮中的始作俑者终于露出了面具下的真面目,她捂着嘴坏笑着,小手攀上了丽塔·刘的肩膀,用得意却又略带挑衅的表情看着顾大鹏。

  “嫂子,嫂子!”靖夜摇晃着丽塔·刘的身体,发出撒娇的甜腻声音,“我做到了哦!我做到了哦!奖励,我要奖励!”杏吧首发

  女孩终于流露出了一丝和她的外表相符的天真……就在顾大鹏如此想着的时候,马上,摆在眼前的现实就推翻了他的判断。

  他清楚地看到靖夜的手从丽塔·刘露肩的长裙领口伸了进去,然后攀上了一侧的山峰。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顾大鹏可以近乎一览无余地看到女孩的手在丽塔·刘乳峰上的施为,那揉捏着乳尖同时还刻意挑逗乳钉周围的动作,透着一股已经重复过千百次一般的娴熟。

  而丽塔·刘起初对靖夜的动作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直到靖夜开始拉扯她乳尖上串着的乳钉,她才用手打开了靖夜肆虐的禄山之爪,轻嗔道:“别闹,再这样我就不给你奖励了。”

  靖夜讪讪地抽出了手,但却摆出了一副噘嘴索吻的姿势。杏吧首发

  而丽塔·刘则毫不犹豫的勾住女孩的后颈,同时弯腰下倾,将自己的嘴唇贴在女孩的嘴唇上。

  不……用贴这个动词还是不太恰当。丽塔·刘更像是咬一般,直接噙住了靖夜小巧的嘴唇。两人的舌头一开始就纠缠到了一起,起初还是靖夜一侧的主动进攻,但不一会儿女孩便完全败下阵来,只能任由丽塔·刘施为。二女之间的身高差让靖夜不得不踮起了脚尖,尽管丽塔·刘已经弯下了腰,但靖夜还是不得不将自己的胳膊环在了丽塔·刘的胳膊上,几乎将整个人挂在她的脖子上才能维持住这场舌吻的平衡。

  旁若无人的二女就这样激烈的亲吻着,似乎完全忘记了四周的一切。杏吧首发

  而顾大鹏,作为这场热吻大戏最近、最直接的观众,在目睹了二女热吻的全过程之后,心情居然……有点儿如释重负?

  顾大鹏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他会产生这种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感觉。

  老实说,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两个女人如此亲在一起,特别是一个是曾经和他有过肌肤之亲,一个更是刚刚和他有过肌肤之亲,无论如何心情都会有些复杂才对。

  但顾大鹏此刻真的是感觉放下了胸口的一块大石。

  因为,他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解释,一个关于丽塔·刘这个女人的合理解释。杏吧首发

  他的确是对丽塔·刘这个女人做出过“独立”“自主”的印象评价,但这一切其实都指向了一点……那就是丽塔·刘,是一个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

  她以自我为核心,所以她才会如此渴求顾大鹏的肉体来满足她的欲望,甚至为此不惜通过自己的丈夫来牵线搭桥--顺便一提,顾大鹏到现在依然不相信靖远和丽塔·刘是真正的夫妻关系。他更倾向于两个人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表面结合的合作者,或者干脆只是炮友。

  而丽塔·刘现在所表现出的对同性的征服,老实说放在前面以自我为中心的大背景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如说,如果丽塔·刘对于自己的定位是一个“不输于男人的女人”,那么她现在的表现反而是正常的。道理很简单--男人能够征服女人,为什么我不能?

  顾大鹏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丽塔·刘这样的双性恋倾向者,但同性恋倾向的人还是认识过几个的。对于这种攀比或者证明一样的心态,他并不是一无所知。

  而就在顾大鹏默默地当着观众,暗中分析眼前的一切时。一旁,持续了将近五分钟的唇舌大战终于分出了胜负……或者说,一直死缠烂打的败者终于选择了认输。

  靖夜松开了丽塔·刘的脖子,她整个人都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嘴角流下粘稠的唾液。杏吧首发

  而作为胜者的丽塔·刘则从容得多,她用比靖夜优雅的多的动作擦去了自己嘴角黏着的唾液,呼吸也仅仅是略有起伏而已。

  “啊……果然,还是好厉害。”终于喘匀了气的靖夜依然很兴奋,她依旧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这让她只能拼命地仰起头才能和丽塔·刘对视,但她毫不在意:“嫂子好强!比我哥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强太多了!”

  嗯?比谁?她哥?

  顾大鹏似乎又听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靖夜这女孩,不只会和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如此缠绵,难道还包括自己的哥哥,也就是靖远那家伙?

  而被如此崇拜的丽塔·刘则十分从容的笑了一笑:“满足了吗?这个奖励。”杏吧首发

  “嗯嗯!我还要!”靖夜兴奋的喊着,就要再次攀上丽塔·刘的身体,但她凑过来的身子却比丽塔·刘推开了。

  “刚刚的是奖励,可没有发两次的道理。”丽塔·刘如此说着,淡笑着的脸上却透露出明显的拒绝。靖夜见状,只得不甘心的放弃了继续索吻,但她在离开之前回过头狠狠地瞪了顾大鹏一眼,仿佛之前的巧笑嫣然全部都是虚假,其实顾大鹏与她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而看着愤愤离去的靖夜,顾大鹏已经没有那份气力去惊讶什么了。杏吧首发

  靖夜,丽塔·刘,靖远……

  这一家子人的关系,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乱。

  电梯前只剩下了丽塔·刘与顾大鹏两个人,没有了活泼的靖夜,场面瞬间冷了下来。

  顾大鹏看着依然在整理自己的仪容,并没有将视线放在他身上的丽塔·刘,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自己不能先开口,否则就会落入被动。

  但想是这么想,真要顾大鹏先开口,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难道针对刚刚的一场香艳大戏评论一番吗?杏吧首发

  而就在他开始呼吸乱想的时候,丽塔·刘先开口了:

  “你饿了吧?过来。”

  这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命令。说完这句话的她直接转身离开,似乎并不在乎顾大鹏是否会跟上来的样子。

  顾大鹏看着丽塔·刘迈开长腿大步离开,心中生出一股转身就走的冲动。

  但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相比逞一时之快的离开,他更想搞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今天把他诱引到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

  或者说……靖远的这一家人到底想做什么。杏吧首发

  顾大鹏衡量厉害的这片刻功夫,迈开了长腿的丽塔·刘已经走到走廊的尽头了。顾大鹏不敢再犹豫,小跑着跟了上去。但当他也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却发现丽塔·刘并没有离开,而是背靠着拐角处的墙壁,正等着他的到来。

  “很好,你合格了。”

  丽塔·刘突然的一句话让顾大鹏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看着与他对视着的丽塔·刘,开口问道:“你什么意思?”

  丽塔·刘笑了笑,走到顾大鹏的面前,知道和他近乎脸贴脸的站着。她没有马上开口回答,只是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两人的距离近乎为零,顾大鹏可以嗅到丽塔·刘身上那股并不算浓烈的香水气息。那味道他觉得很好闻,但又让他心中生出了一丝警惕。杏吧首发

  她到底要干什么?

  而丽塔·刘终于开始缓缓地开口了:“其实今天一开始,都是对你的测试。本来,我也没有想到你会自己送上门来,因此安排的内容和我计划中的有些不同,但让我意外的是你不仅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甚至还得到了靖夜的认可……不简单哦,顾先生,能让靖夜认可的男人,你可能还是第一个。”

  丽塔·刘的话让顾大鹏更加迷惑了。

  测试?什么测试?除了最后进入电梯后的那一串问题,顾大鹏今天从没想到自己会和丽塔·刘这个他最不想见到的女人打个照面。

  但他马上就联想到了自己今天的异常,特别是靖夜那女孩拿给他的那杯加了料的饮料。

  “你的意思是……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好的?”

  “不,不完全是。”丽塔·刘微笑。她稍微退开了一步的距离,然后转身,道:“下面的话我们还是到餐桌上去说吧,难道你这么认为吗?”

  不置可否的顾大鹏,默默地跟上了丽塔·刘的背影。杏吧首发

  他从来都没有来过碧池渊的顶层,因此也只能跟着丽塔·刘的脚步行动,毕竟这里看上去是没有第二个出口的,而这里的走廊四通八达的构造,也让他觉得和迷宫一般不好应付。好在,他们并没有在这无论走到哪里看上去都差不多的走廊里前进太久,不一会儿,两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道双开的大门。丽塔·刘站在门前,向顾大鹏示意了一下,然后伸手推开了门。

  门后,一片明亮的光辉瞬间照亮了顾大鹏的眼前。

  “啊!嫂子!你终于回来了!那个男人跟来了吗?要是他不肯来那就……”大门之后,坐在考究的长餐桌一段的靖夜猛地收住了话头,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跟在丽塔·刘的身后进来的顾大鹏。

  “唔唔唔……”她鼓起了脸蛋,用十分愤愤不平的眼神瞪着刚刚进门、还有点儿不知所措的男人。而顾大鹏则有点儿不明白她这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什么,但在丽塔·刘的示意下,他还是走到了餐桌的一段,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当然,他很知趣的坐到了离靖夜最远的一段,但丽塔·刘却直接坐到了他的身边,这让男人紧张起来的同时,也让女孩投到男人身上的愤恨视线变得更加热烈了。

  长餐桌上摆放着许多精美的菜肴,不只是符合这间餐厅气氛的西餐,连糖醋里脊这种十分接地气的中餐也包括在内,刀叉的旁边也摆放着精致的棋筷。

  丽塔·刘抬了抬手,道:“请随意吧。”然后她自己则先端起了一只高脚杯,杯中已经倒入了红酒,她娴熟的摇晃着,一股顾大鹏似曾相识的酒香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貌似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是在喝这种酒吧?杏吧首发

  下意识的拿起了筷子的顾大鹏,如此在心中想着。

  “哎!哎!大鸟怪!你可是不能用筷子的!认赌服输,咱们在电梯里的时候可是说好了的!”而在他的对面,桌子另一端的靖夜愤怒的举起刀叉,像螃蟹一样朝着顾大鹏挥舞着双手。

  大鸟怪?从哥哥直接变成怪物了啊?

  丽塔·刘呵呵轻笑了一下,继续品尝着她的美酒。而顾大鹏虽然不想理会靖夜,但还是放下了筷子,从一旁拿起了叉子。

  反正吃牛扒就该用叉子。杏吧首发

  他直接用叉子插起了一整块牛扒,直接咬了一大口。细腻的牛肉是完美的五分熟,这对于他来说刚刚好,也让他不用餐刀分割、直接上嘴的行为变得具有可行性。

  顾大鹏咀嚼的速度很快,第一块牛扒几乎是在一分钟之内就进了他的肚子。他真的是太饿了,而且这股从早上开始一直延续到晚上的饥饿感在接触到食物之后变得更加明显了,扔下叉子,顾大鹏直接从旁边的盘子里拿起一块牛角面包,撕开成两半,也是几乎不加咀嚼的便吞入了肚子里。

  “呜哇……真的是怪物啊,吞噬怪。”坐在他对面的靖夜在小声嘀咕着,她正在用叉子吃糖醋里脊。用西餐餐具吃中餐的她和直接上手吃西餐的顾大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丽塔·刘则一直淡淡地喝着自己的酒。她的面前虽然也摆着一份牛扒,但她既没有碰刀叉也没有拿筷子。似乎连她坐到顾大鹏的身边都不是什么有意为之的行为,只是因为她随意选中的位置刚好在顾大鹏旁边一般。杏吧首发

  而顾大鹏在鲸吞了第三块牛扒和第五块面包之后终于停下了动作。他本来想喝水的,但手碰到了杯子却又缩了回来,因为他看到对面的靖夜正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他,这让他马上想起了那杯害苦了他的饮料。所以,他宁愿噎着,也不敢再去碰那些高脚杯了。

  而丽塔·刘,也刚好在此刻放下了空空如也的酒杯。

  “不用担心那些水的,我可以保证,那里面不会有你所想的那些‘东西’。”杏吧首发

  顾大鹏看了一眼丽塔·刘,他明明没有说话,但丽塔·刘却好似读心术一般知道了他此刻的想法。此时靖夜正朝着他做鬼脸,还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他,顾大鹏懒得理会女孩,直接端起了杯子,将杯中的水一口饮尽。

  “哈……”长出了一口气的顾大鹏差点儿打了个饱嗝,但在身边坐着一位美女的情况下,他将这个饱嗝生生憋住了。尽管丽塔·刘并不讨他的喜欢,但他还是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让步于自己的坚持。

  喝完了水,顾大鹏又端起了一个杯子。这个杯子里装着的是颜色淡淡的液体,顾大鹏喝了一口,才发现并不是他猜测中的白葡萄酒,而仅仅只是葡萄汁。于是他又把这个杯子里的果汁也全部喝完,这才算缓解了一整天操劳之后的饥渴。杏吧首发

  而在他杯子之后,丽塔·刘稍微挥了挥手。一位高大的侍者从角落里走了过来,将顾大鹏手边的两个杯子都重新注满。这位侍者是一名黑人,个头和顾大鹏不相上下,穿着一身映衬的他的皮肤更显黝黑的白衣。刚刚为顾大鹏不断送上牛扒的就是他,但只顾得胡吃海塞的顾大鹏根本没注意到这位安静的大个头。

  顾大鹏强忍住去打量这位外国侍者的冲动,因为他能看出来,这位哥们虽然外面看上去不显,但那身衣服下面绝对是一块块的肌肉。这么一位大汉居然在做安静到让人察觉不到他的存在的侍者,这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不去在意。

  “现在,我们应该可以开始继续我们的谈话了。”杏吧首发

  丽塔·刘重新开启了话题,时机掌握的堪称绝佳。

  顾大鹏看着她,想了想,用这么一句话打开了话头:“你刚刚说水里没有那种我想的东西……也就是说,今天白天在咖啡厅里给我的那杯饮料里的确是加了料的?”

  丽塔·刘微微一笑,算是没有否认,她只是道:“并非你想象中的那种东西,夜夜她事先准备的只是帮助你延长某些方面的持久力,而并非挑起你的情欲……实际上,那种药物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所以说……”

  她看着顾大鹏的眼睛,突然露出暧昧的表情:“今天在咖啡厅里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你自己的意愿在主导,并非我们在背后操纵。你可以骄傲的哦,毕竟和那么多为对手交手还不落下风,可不是随便哪个男人吃了药就能做到的。”杏吧首发

  顾大鹏一愣,然后有点儿挂不住脸皮。

  这是什么意思?这女人在暗示我的失控和药其实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吗?

  这实在不是个很体面的问题,尽管丽塔·刘将这件事说的如此伟大,但顾大鹏还是不觉得像种马一样和那么多女人配种的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于是他决定将这个问题翻过去,他转移了话题,开口道:“咳咳,那个,在来这儿的时候你说我合格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过关了!笨的连这点都想不到,果然只是个大鸟怪!啊--你要是那个时候直接转头就走该多好啊?”

  抢在丽塔·刘前面进行回答和嘲讽的,自然只会是靖夜。杏吧首发

  其实在目睹了靖夜和丽塔·刘的那一番缠绵,间接性的确认了这堆姑嫂之间的非同一般关系之后,顾大鹏就对靖夜对他的敌意毫不感到意外了。显然,从一开始靖夜对他就没有好印象,这个似乎也是双性恋的女孩只是按照她迷恋着的嫂子也就是丽塔·刘的指示来接近他,那些好意,其实都不过是为了换取丽塔·刘“奖励”的演技罢了。

  尽管已经想通了,但顾大鹏还是觉得有些不爽。毕竟他一开始对于靖夜的感觉可是很好的。

  于是他换上了戏谑的笑容,看着靖夜道:“是吗?我走的话,你可就再也见不到让你飞在天上的大鸟哥哥了哦。而且就算那我走了,你那里可还是留着我身体的一部分呢。”

  顾大鹏本来只打算调侃一下靖夜,以此作为她一直针对他的还击。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靖夜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手中的叉子“啪嗒”一声掉在盘子上,片刻后她才反应了过来,第一时间的动作不是对顾大鹏愤怒的还击,而是一脸焦急的看向一旁始终挂着淡然表情的丽塔·刘。

  “嫂,嫂子,我,我没想和你抢他,真的!你,你可要相信我!”杏吧首发

  丽塔·刘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满脸焦急甚至已经带上了哭腔的靖夜,她只是端起了酒杯,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黑人侍者马上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为她的杯子倒入酒液。

  “嫂,嫂子……”靖夜真的哭出来了,她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但就在她要靠近丽塔·刘的时候,丽塔·刘突然开口了。

  “夜夜。”

  “嗯!”

  “我……一开始是和你怎么说的来着?”

  “啊,那个,找个合适的机会,观察目标男人的持久力,评判他是否符合要求……”杏吧首发

  “我是让你评判,但我有说过……让你亲自评判吗?”丽塔·刘中途顿了一顿,终于将目光投向了靖夜的方向。

  被她注视的靖夜直接崩溃了,她甚至跪了下来,一边哭泣一边道:“嫂子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算了,这毕竟是我授权给你的任务。不过……”丝毫都不为靖夜的眼泪所动的丽塔·刘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酒杯,她转向了顾大鹏的方向,看着男人的脸道:“既然你这么喜欢他的话,那下次的‘测验’,你也陪他一起吧。”

  “嫂,嫂子!不要!”

  靖夜已经泣不成声了,她跪在地上,却不敢继续靠近丽塔·刘半分。最后,在丽塔·刘淡漠的一瞥下,她默默地站了起来,抽泣着离开了餐厅。

  而目睹了二女第二场大戏的顾大鹏,已经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杏吧首发

  他必须再次推翻自己对这一家人的判断了。

  而这时,那名黑人侍者不知何时又站到了他的身旁,沉默着为他续上了一杯酒。没错,这次黑人侍者不再是续水或者果汁,而是直接倒了一杯和丽塔·刘相同的红酒给顾大鹏。

  然后,他并没有回到角落,而是朝着丽塔·刘鞠了一躬之后也退出了餐厅。杏吧首发

  餐厅里,瞬间只剩下了丽塔·刘和顾大鹏两人。

  “不好意思,还真的是让你见到了不应该的东西了呢,顾先生。”丽塔·刘第一次说出了顾大鹏的名字,她看着顾大鹏,先举起了酒杯,“尝尝这杯酒如何吧,这是我最喜欢的红酒,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牌,但我相信它的品质绝对能赢得顾先生的青睐的。”

  顾大鹏没有理由拒绝,他端起了酒杯,浅浅的尝了一口。

  玫瑰红的液体,并不如他想的那般甘醇,而是泛着一丝略酸的苦涩。但咽下去回甘的感觉,却让顾大鹏这个对红酒一窍不通的人也略微感受到了这酒液的不同。

  “很……特别。”他放下了杯子,没有继续品尝。而丽塔·刘也丝毫不在意,自己一人将杯中的酒液饮尽。

  顾大鹏看着她仰起的雪白脖颈,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杏吧首发

  “具体的内容,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相信顾先生你自己也能想到的吧,肯定会包含做爱的部分,但也不仅仅是做爱。”

  丽塔·刘对做爱两个字毫不避讳的提及让顾大鹏皱了皱眉。他继续道:“那合格的意思是……”

  “你虽然是得到了靖远的推荐的,我也亲自见识过你的实力,但必要的测试还是要有的。毕竟,我也不是那么无原则的挑选自己的伴侣。”丽塔·刘说道,“本来是准备了一个更合适的场所的,不过你今天的到来的确很意外,但也造成了一个好机会,让我能够更加真实的了解了你的实力。”

  她看着顾大鹏,露出了一个迷人但却让顾大鹏毛骨悚然的笑容:“很棒,不是吗?你甚至亲自让夜夜也折服了,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她主动的去接纳一个男人,毕竟,她还是喜欢女人居多的。”

  顾大鹏默然了一会儿,他开口:“我……”杏吧首发

  但丽塔·刘马上打断了他:“你不需要担心什么。靖远许诺给你的那些条件,我全部都能满足你,因为那本就是我的东西,靖远不过是在某些领域与我‘共享’而已。”

  然后,她说出了今天晚上最让顾大鹏在意的一句话:“你……貌似很中意靖远手里的那个玩具呢?”

  “苏梦梦现在在哪儿?”顾大鹏站了起来。片刻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过于冲动了,不得不在丽塔·刘的注视下坐了回去。

  “苏,梦梦。嗯,原来是这个名字啊,我差点儿忘记了。”丽塔·刘从一旁拿起一张卡片,沿着桌面滑给了顾大鹏。

  顾大鹏接住,拿起卡片。这是一张制作精美的手写名片,上面用流畅的字体写着一串地址和一个号码。杏吧首发

  “这是靖远主动交给我的。在他知道我有和你接触的意愿之后,就全权将这一切都交给了我。他很识趣,所以……”丽塔·刘一顿,道:“那个‘玩具’的所有者,现在也已经变成我了。”

  顾大鹏明白了这卡片上所写内容的含义。他先收起了卡片,然后琢磨着丽塔·刘话中的意思。于是他道:“所以,这场……交易,现在和那个男人没有关联了是吗?”

  “是的,的确如此。尽管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场交易,我更倾向于将之称为……邀请。或者,捕猎。”

  丽塔·刘露出雌豹一般的眼神,虽然仅仅是一闪即逝,但还是让顾大鹏竖起了寒毛。杏吧首发

  “你没有选择离开,就意味着你接受了这些条件。虽然你是我看中的猎物,但我也不喜欢强迫另一个独立的人的意志。本来,我还以为我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才能让你认同的,但现在……”

  她看着顾大鹏捂在装着卡片裤兜上的手。

  “你已经认同了呢。不得不说,你对于那位苏小姐的执着,让我感到意外。”

  顾大鹏松开了自己那只不自然的手,他接过话头继续道:“我让你满意了,你就会放了苏梦梦?”

  “当然。不过我也要纠正一点,无论是我,还是靖远,都并没有实际限制苏小姐的人身自由。她只不过是在遵循她个人的意愿行事而已。”丽塔·刘说道,“不过,有了那张名片上的东西,相信你至少知道该怎么见到她了。”杏吧首发

  她看着顾大鹏:“你今天不是一直在找她吗?”

  顾大鹏站了起来,道:“你想我怎么做?”

  丽塔·刘笑了,道:“不用这么着急的,我们拥有充足的时间来熟悉我们彼此。但你这么有主动性的话……啊,我想到了。”

  “三天后,在这间会所里,会有另一场聚会。和今天的不同,那才会是真正的、没有限制的狂欢。”

  她继续道:“你就先成为那场狂欢的主角如何?啊,夜夜也会陪着你的哦,不用担心什么。”杏吧首发

  狂欢。

  老实说,这个词让顾大鹏心中浮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好,我答应。”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7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