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一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一章】【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8-2-27 20:36 编辑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十一章
  
  当柳寿儿怀揣着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从那家[蜃楼岛奇玩店]走出来时一眼就看到了正躲在小巷角向这边张望着的兰斯,看那贼眉鼠眼的样子果然是个天生的淫贼相。

  兰斯看到寿儿从店里出来,赶紧跑过来,伸手就勾住他的肩膀关切地问道:“怎样小友?师父同意把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卖给你了吗?”

  寿儿一脸嫌恶地推开他的手臂,故意骗他道:“他老人家不同意。”杏吧首发

  这是临出店门前他与兰斯的师父商量好的,为的就是省得那兰斯以后老是缠着寿儿借用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再继续出去祸害坊市里的诸位美女修士。

  兰斯盯着寿儿的眼睛看了老半天,然后从储物袋里拿出两个法阵的阵旗、阵盘问道:“那这两个法阵怎么办?你还要吗?”

  “这……暂时不用了。”寿儿知道这是兰斯在试探他,如果接了手就说明自己已经拿到了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还好这种法阵也不是什么特别之物,好几家店铺都有卖。

  “唉,那真是可惜了,看来那位施镜花的仙桃屄你是尝不到了?。” 兰斯激将道。

  寿儿也不理他,突然扭头死死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兰道友,我可是听说那个用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祸害坊市里众多女修的并不是你师父哦?”

  兰斯一愕,接着本来苍白的老脸一红,那本就通红的大鼻头更加红通通了。他抓挠着头皮不好意思道:“都听我师父说了?你没跟他说我栽赃他的那些话吧?他要是知道了还不得一掌劈死我?”

  “放心吧,我这个人还是懂得分寸的,你栽赃他的话我一句也没说。”

  “那就好,那就好。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倒还是挺会做人嘛。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定当效劳。这样吧,这两个中阶隐息法阵、中阶蔽音法阵就送给你了,权当是对你不告发我的答谢了!”兰斯嬉笑着就把那两个法阵的阵旗、阵盘递给了寿儿。

  寿儿也不客气大方收下,心想:“不要白不要,晚上还得用来好好享受一番镜花师姐呢,不然我还得自己花几十块下品灵石去买呢。反正就是不承认自己买了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他也是没办法管我借用。”

  寿儿突然想起一事,于是开口问道:“兰道友,那道神宗店铺的三名女修真的是被你给破了瓜?”

  兰斯不知廉耻道:“嘿嘿,是的。干就干了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那你收藏她们的开苞精血的事也是真的?”这是寿儿最想知道的问题,因为他记得自己储物戒指里就保存有二十多瓶那名合欢宗筑基修士所收藏的开苞精血,说是一百滴不同处女之破瓜精血、雪莲蕊、冰晶髓……等辅料备齐就可以用来炼制一炉“玉女回春丹”,这种丹药可以增加五十年寿元。如果给爷爷炼制一炉的话……

  “是真的。怎么了?”兰斯被寿儿突然问起这事感到莫名其妙。

  “敢问兰道友你收集这开苞精血作甚?”

  “哦,是帮一位老合作伙伴收集的,他肯花灵石高价买。”

  “呵呵!老合作伙伴?不会是那位合欢宗的[枪挑师娘]吧?”寿儿猜测道。

  “啊?你怎么知道的?”兰斯惊讶居然一下子被寿儿给猜到了。

  “只有合欢宗的邪修才干这么变态的事,很好猜啊。对了,他多少灵石收一份?”

  “十块下品灵石一份,怎样?价钱还可以吧?没想到一边干着美处女给她们开苞还能赚灵石吧?”

  “那你都卖给他了?”寿儿没理会他的炫耀而是急问道。

  “唉,别提了,这家伙已经很久联系不上了。也不知是不是去那北邙国凤鸣山探寻那古修士洞府时出了事。”兰斯叹息道。

  “什么?他也去了北邙国凤鸣山探寻古修士洞府?”寿儿感觉很惊讶,他能有今天全靠了那名陨落的合欢宗筑基修士得自凤鸣山那古修士洞府的宝物,所以他对又有合欢宗弟子去探索那洞府感到很吃惊。

  “是啊,还是我卖给他那洞府的地图呢。”兰斯得意道。

  “你怎么不自己去探宝?卖给他不是亏了?”寿儿疑惑。

  “我和师父修为都不太高,听说北邙国都是邪修,我们去那里寻宝不是去送死吗?嘿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幅地图中的洞府其实是那化形成人的月华神兽告诉我族女老祖的,再由老祖偷偷绘制下来的,据老祖手记上记载:这古修士洞府是两千多年前凤鸣仙子在那转生淫兽的指引并陪同下一起探访过的洞府,还在里面找到了几卷天级功法,好像有一部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后来那淫兽与凤鸣仙子意密如漆,粗大兔杵一刻都不愿从凤鸣仙子那绝世妙穴里拔出来,白天交欢又怕被门派中人发现,于是就经常躲到这个古修士洞府里来倒凤颠鸾作乐寻欢。说白了这个古修士洞府其实后来就成了那淫兽与凤鸣仙子交欢的地方,那里还能有什么宝贝?”兰斯颇为得意他的卖图决定。

  寿儿听了却震惊当场:“《本源真经》?不会这么巧吧?莫非真的是他?那个被自己搜刮一空的已经陨落蛇口的合欢宗筑基修士?难道凤鸣仙子和她的道侣普贤真君后来居然也把那个古修士洞府当成了他们双修的洞府?怪不得北邙国那么多修士苦苦探访他们公开的洞府却什么宝物都没找到,原来如此。”

  寿儿用神念探入他那枚得自合欢宗筑基修士的储物戒指,又一次一件件地翻看他的遗物。打开一个特别的漆画木盒,里面全都是用细线绑成一小撮儿一小撮儿的阴毛。而且细线上还挂着竹片文字标签,寿儿用神念扫过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个竹片文字标签:

  “师娘婉贞八月初六交合,剃阴留念!”

  “[枪挑师娘]?应该就是你了吧?我当初看到你的名号时还以为你是在吹牛,没想到你真的是枪挑了师娘。不得不佩服你果真色胆包天!”寿儿看到那竹片文字标签再回想起曾经看到过的[枪挑师娘]摄录的影像就基本确定了:这个[枪挑师娘]就是那个被自己搜刮一空的陨落蛇口的合欢宗筑基修士了。如此看来那位[枪挑师娘]已经陨落了。

  寿儿抬起头来看着因为卖了寻宝地图还一副洋洋得意的兰斯,心想:“兰斯啊兰斯,你再精明恐怕也没想到那个曾经的淫兽和凤鸣仙子的爱巢,后来竟也成了凤鸣仙子和她的道侣普贤真君双修的洞府吧?想不到不被你看好的洞府竟然真被那[枪挑师娘]寻到了不少宝物吧?如果你知道了真相也不知你还得不得意的起来呢?”

  “只是也不知那凤鸣仙子是怎么想的?把自己的道侣带到那个她和那淫兽曾经翻云覆雨的洞府,难道心理上就没有障碍吗?就不怕回想起过去她被那淫兽肆意淫玩采补的景象吗?” 寿儿感觉自己还是对女人的想法不太理解。

  “兰道友,你那开苞精血一共有几瓶?”寿儿心知那[枪挑师娘]已然陨落,不可能再收购兰斯手里的开苞精血了,而他又有那“玉女回春丹”的丹方,增加五十年寿元对爷爷来说已经足够完美了,所以他像收购。

  “好像一共有九瓶,怎么难道你也想要?”

  “嗯,都卖给我吧,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灵石。”

  “这……也好。反正我攒着就是为了卖灵石的,卖给谁不是卖?价钱还是那个价钱吧?一共九十块下品灵石。”说着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九个小瓷瓶来,上面还贴着字条。

  寿儿也取出九十块灵石来,两人一手交灵石一手交瓷瓶。

  寿儿把几个瓷瓶拿到手里一个个查验着,看到上面记录着被破瓜女修所在的店铺,女修的名字,被开苞时的年龄,除了道神宗的三名同门师妹外还有六名女修被他糟蹋。更过分的是这其中居然有一对姐妹花,是丹药坊老板娘的两个小胞妹,寿儿隐约记得他好像曾经去过那家店咨询过延寿丹的价钱,前台接待的好像就是两个漂亮的女孩。

  “这个淫贼,太过分了。”寿儿心中暗骂,不愿再多理会兰斯收起瓷瓶来扭头就走。

  在回宗门的路上寿儿又把所有的开苞精血细数了一遍,一共三十七瓶,距离那“玉女回春丹”所需的一百份还差六十三份处女初红。如果是对以前的寿儿来说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现在不同了,他把玩着手心里那块幽蓝色的月华神兽遗骨,再看看储物戒指内静静躺着的两个采花专用的法阵阵旗、阵盘。自信满满地自语道:

   “嘿嘿,看来以后还是要多找没开苞的师姐、师妹在梦境中双修才行啊!”

  等进了山门寿儿才想起他今天要做的第三件事:替施镜花出气,偷摄那个执法堂堂主孙坚的道侣姬媛杏吧首发。

  据施镜花讲这姬媛在功德堂负责统计、核对入库弟子们上缴的宗门任务物品,也负责管理功德堂任务物品仓库。

  他刚向主峰半山腰的功德堂飞驰没多久就被一位位向着相反方向飞驰的同门弟子提醒了:已到午饭时间,诸位同门都赶往膳堂方向。

  寿儿停住了身形,心想:“这个时间去了那姬媛也不一定会在,就算是还在功德堂库房里可要是等待她如厕也不是一时三刻能等到的。况且我午饭后就要去接替钟师兄,晚上还要去找镜花师姐体验梦境中双修的美妙时光,根本没时间去给这姬媛偷偷留影啊,这可怎么办?”

  寿儿站在那里苦思冥想了半天,看着纷纷赶往膳堂的外门弟子,他倏然想起一个人来。

  “那位呆头大哥倒是个盯人的好手,要不……”想到此寿儿不再犹豫也转身向膳堂方向飞驰而去。

  进了膳堂就餐大厅,已经人满为患,好多人居然还挤在通往后厨的走廊里,那里又不能打饭不知他们挤在那里作甚?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记得上次来也没有这么多人啊?”寿儿在心里暗暗嘀咕。

  边排队等着打饭,边听前后左右弟子们的暗暗低语议论:

  “汤师弟,你可是很少来膳堂吃饭的啊?莫非你也是来看那位名器拥有者膳堂一枝花的?”

  “嘿嘿,可不是嘛。不过刚才去后厨时才发现后厨房门早就被从里面锁死了。只能一会儿扒在打饭窗口往里面看看能不能有幸看到那位膳堂一枝花了。”

  “咦?这不是松师兄么?你不是内门的吗?还需要自己亲自来打饭?不是有膳堂的弟子专门送餐吗?”

  “咳咳!我自己有手有脚的怎好老是劳烦膳堂的师弟辛苦给我送餐呢?”

  “切!虚伪!不就是来看名器之主施镜花的吗?干吗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嘿嘿嘿!这都被你猜到了?”

  ……

  凡此种种大多都是类似话题,寿儿听得一头汗水:“唉,造孽啊,没想到我给镜花师姐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啊?怪不得她昨晚伤心流泪呢。必须赶紧偷摄两部姬媛的影像替换掉镜花师姐的。”想到此他已无心再排队打饭了,而是在大厅中寻找起呆头大哥来。

  终于他的目光穿过影影绰绰的攒动人头在上次呆头大哥就餐的那张餐桌上找到了呆头大哥的熟悉身影。赶紧挤过人群向他走去。

  等走近了一看这位大哥还是跟上次一样,看上去像是在低头吃饭,可仔细一瞧就会发现他其实是在竖着耳朵偷听旁边众人的议论。

  “师兄,是我。昨天借你灵石的那位。”寿儿在离呆头大哥不远处站定密语传音道。

  呆头大哥听到密语赶紧抬头四处张望,等看到了寿儿后闷声闷气地咧嘴笑道:“嘿嘿,原来是你,我刚才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去找镜花师妹被孙大厨发现逮到打了半死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了呢。”

  “师兄咱们借一步说话?我找你有要事相商。”寿儿继续密语。

  “这……好吧,谁让我借了你的灵石暂时又还不上呢,你头前带路。”呆头大哥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远远跟随着寿儿走出了膳堂。

  “你找我何事?”两人走到山脚下一无人密林中,呆头大哥开口问道。

  “师兄你是不是很恨那执法堂堂主孙坚?”寿儿道。

  “嗯,那个王八蛋,如果可以老子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了。”呆头大哥闷声闷气道。

  “想不想报复他?”寿儿又激将道。

  “那还用说?当然想了。怎么难道你找我是为了……”呆头大哥其实不笨,寿儿只说了两句他就猜出了寿儿的来意。

  “正是。”寿儿坚定道。

  “可是……可是他修为太高了,咱们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呆头大哥喏喏道。

  “我才不会傻到直接去找孙坚送死,师兄,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寿儿开始改用密语道。

  等听完了寿儿的计划,呆头大哥呆了半刻后怀疑地上下看着寿儿道:“盯梢那姬媛,找出她如厕、沐浴的时间规律倒不是难事,可是小师弟啊,难道你能隐身近距离偷摄她而不被她神识发现吗?”

  “我当然不行,不过我可以聘请高手出马!”寿儿自信道。

  “谁?咱们外门师兄弟中能有这种本事的好像没有吧?”呆头大哥还是不太相信寿儿的话。

  “玉枪神君!”寿儿坚定道。

  “玉枪神君?就是那位偷摄镜花师妹的变态淫贼?他倒是有这能力,不过你会认识他?”呆头大哥气愤道,那盯着寿儿的眼神分明是在说:想不到你这小师弟居然与这种淫贼为伍?

  “我不认识什么玉枪神君!不过我可以花灵石找那家[蜃楼岛奇玩店]委托他接单来干这事。”

  “啊?原来还可以这样?我怎么没想到呢。小师弟你果然比我聪明。”呆头大哥听寿儿如此一说眼神儿立刻由刚刚的鄙夷变为了崇拜。

  “那么就有劳师兄辛苦了!”寿儿躬身一礼道。

  呆头大哥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在寿儿面前盯着他。

  “你还一点儿成果都没,就又要灵石啊?……”寿儿已经经历过一次,知道他这是在要灵石,心中不免有些气愤。杏吧首发

  “唉,不瞒师弟,你昨天借给我的那十块灵石早拿去买了镜花师妹的影像。现在身上一块灵石也没有了。”呆头大哥悲切道。

  “你盯梢又不用花灵石。”寿儿还是不想给,不能惯他这毛病。

  “不得买张隐身符啊?没有隐身符怎么紧跟盯梢?”呆头大哥昂着头理直气壮道。

  “这……好吧,要几块灵石?”寿儿无奈。

  “六块下品灵石。”

  “什么这么多?据我所知就算是中阶符箓也才两块下品灵石一张吧?”

  “那隐身符可不是普通符箓,是有特殊用途的符箓,所以比一般符箓贵的多。”

  “唉!好吧,给你。”寿儿不得不掏出六块下品灵石递给了他。

  “嘿嘿嘿,师弟你还真是大方,只是师兄我就搞不懂了,难道你也跟那孙坚有仇吗?怎么会下这么大的本钱来报复他?”呆头大哥憨憨傻笑着如获珍宝般的接过那几块灵石。

  “三天之内给我成果,我先走了。”寿儿正气不打一处来,懒得解释扭头就走。

  看着寿儿走远了,这呆头大哥突然一改呆傻表情,盯着寿儿远去的背影气愤骂道:“奶奶的小气鬼!拿老子当枪使才给这么几块灵石就不乐意了?”

  ……

  寿儿跟钟师兄一起吃完晚饭烤肉,眼看着他进入了自己石屋开始了今夜的打坐修行。这才放心大胆的回屋套上了隐身斗篷偷偷潜出灵兽谷,向着主峰山脚下的膳堂方向飞驰而去。

  月晦风喑,幽暗夜幕下在道神宗膳堂后的那座低矮小山包上孤零零耸立着一处高墙独院,院子内烛光摇曳,可院外四下廓无人迹。高墙墙头上沉淀了不知多久的一层浮土倏然出现了两处凹陷,再一细看竟像是是人的两个鞋印。

  盯着院内客厅中烛光下映射的美人儿倩影,感受着手心里那块幽蓝色的月华神兽遗骨散发出来的神秘气息,再看看储物戒指内静静躺着的两个采花专用的法阵阵旗、阵盘。寿儿内心得意洋洋:“镜花师姐,昨晚我都没敢用全力,嘿嘿,今晚我就要拿出全部实力来让好好你尝尝我的厉害!”

  想到佳人那温香妙曼玉体如酥的赤裸胴体,想到那馥郁饱满的高挺雪乳,想到那含在嘴里软哝哝甜丝丝的乳尖蓓蕾,想到那抚摸在手柔软淫靡的雪丘芳草,想到那潺潺蜜露分泌流淌的仙桃屄缝……寿儿再也受住,下身阳具早已肿大憋胀高高耸起,一个飞身下院。

  “嘿嘿嘿,镜花师姐,可让您等苦了吧?我来也!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