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三章:大难见真情(上)】【作者:美腿阿姨】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三章:大难见真情(上)】【作者:美腿阿姨】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8-2-27 20:33 编辑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二章:卑鄙】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美腿阿姨

  【第十三章:大难见真情(上)】

  林间的战斗并没有因为刘虞的逃走而停止,此时的林间到处都是金铁交鸣的声音,到处都有倒毙的尸体,他们中有的是苏家的家兵,有的则是从背后被砍倒的官兵。

  我听着远处隆隆声越来越近,随后一道道“嗖嗖”的怪音从天空袭来。杏吧首发

  坏了,这是抛石机。

  我大叫了一声:“快散开。”而后猛地跳开。只听“嘭”的一声巨石砸在我刚才站着的位置上。

  嘭嘭嘭,连续十几声过后。一颗颗巨大的石块纷纷落地。它们庞大的体型有的没入土地,有的则击毁了大树,还有一个将曹操胯下的战马砸掉了脑袋。

  苏飞凑过来说道:“小姐,看来刘虞此次的目的绝不简单。看来他是要造反了。”

  苏飞这句话让曹家众将着实一惊,不过仔细想来。依照汉代军规,士兵不得携弓弩出营,违者立斩。可刘虞这个家伙不但调用了弓弩,还调来抛石机,估计骑兵和步兵的大队人马也很快可以赶到。

  我:“二哥,你看我们该如何?”

  苏飞:“老爷那里有苏桐大哥保护,应该可以杀出重围。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逃回咱们苏家的堡垒。北平太守公孙瓒历来与刘虞不和,如果我们可以坚守苏家堡半个月以上,到时候朝廷大军来援,一定可以剿灭反贼。不过咱们也要做好最坏的准备。毕竟天下成平已久,也难免很难调集那么多的兵马。咱们身上的担子不轻啊。”

  我点了点头,再看看所有人的战马要么是逃跑了,要么已经惨死在巨石之下。

  我:“大家不要停留,只要到了苏家堡咱们就安全了。”

  曹操点了点头说道:“苏姑娘,客随主便。您就下令即可。”

  我也并不客气一指苏家堡的方向说道:“大家现在没了战马,刘虞已经逃亡,他必定在各个要碍增设兵力,还会派重兵进林子来进剿,甚至有可能放火烧林。咱们走大路出去必然九死一生。现在大家唯有沿着河流向外走,才能抹掉咱们的脚印。大家快脱鞋随我踏水前行。”

  冰凉的溪水很快没了我的脚面,寒冷的水不由让我的全身紧绷,头皮发麻。

  我们所有人都沿着小溪前行。走了没多久,就听到刚才的地方传来一个士兵大叫道:“大人,此处没有脚印。”

  刘虞:“呵呵,给我搜。马天,张虎你们二人选精兵三百装作苏家败兵模样。再把那个徐寡妇抓来捅上两刀,再射上两箭,冒充苏雪凝伤重的样子。苏家人一定着急开门。去吧。”

  马天,张虎:“是,大人。”

  刘虞继续道:“程不才。”

  程不才:“学生在。”

  刘虞:“蹋顿那边如何?”

  程不才:“蹋顿和张梁已经将各豪族的人马已经围了起来。只是……”

  刘虞:“只是什么!”

  程不才:“只是被苏泉逃走了。”

  刘虞:“什么?蹋顿那个废物。苏泉老儿乃是三公之一,也是帝师。如果别人跑了,咱们还可以让张让之流压一压奏本。可让苏泉走了,他可是可以直接面君的。看来这次还真麻烦了。”

  程不才:“那……苏家堡。”

  刘虞:“苏家堡就不去了。苏泉老儿想必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以我对他的了解断然不会轻易开门的。苏家堡有重弩守护,贸然攻打死伤必然很大。咱们就让张梁他们去。咱们在这里抓住苏雪凝,然后拿她要挟苏泉老儿。如果他识相,肯在朝廷里保我。那么我就率兵平叛。如果不肯,咱们就玉石俱焚。”

  程不才:“恐怕还不至于如此吧。那您……”

  刘虞:“呵呵,至于,至于的很啊。这次行动的根本就在迅雷不及掩耳。抓住苏泉,让他给天子送去书信麻痹天子,来保证各地驻军不及防备。咱们快速控制幽燕,然后袭取河北与朝廷大军在黄河以北决战。如今一个小小的蓟城就这么破绽百出,再打下去那无疑是送死。不过,咱们装成乱民造反,打几个大户发点财倒是不错。来人啊,分成两队。一队留在林子里去仔细地给我搜。就顺着河滩搜。没有脚印肯定是顺着河跑了。苏雪凝留下,其他人杀死。另一队跟我来,我领你们去杀了刘焉。走。”

  刘虞的话隔的很远所以听得并不真切。但听到他的声音也足以吓得我赶忙带领所有人加快脚步,沿着河水潜入森林之中。

  苏府内,此时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兵营。无论男女不分老少,各个身着戎装手持刀剑。

  苏桐在堡垒上四处检查着,还逢人就问:“小姐回来了吗?”

  苏家的家丁各个都没人见过我回来,这无疑让苏桐心里多了一丝不安。

  相比于苏桐大哥的不安,父亲则淡然了很多。此时的他已经没了朝廷上那宽袍大袖衣冠楚楚的样子,此时的他一身黑色的皮甲身披大红披风,头戴兽面盔腰挎宝剑,十分从容的说道:“不必担心,只要有老夫在一会儿来的不会是刘虞的兵马。只会是那群乱民。吩咐各门严防死守,以巨石将大门堵死,小姐来了就放吊篮拉她上来。无论是哪家的人,一旦闯门格杀勿论。”

  与苏家堡的淡然不同,刚刚逃入太守府内的刘焉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不断吩咐着自己的私兵拿着自己的令牌到城内各处兵营调兵。可直到现在却没有一个回来。

  刘焉跺着步子大骂:“刘虞匹夫,你这家伙哪里是要造反啊。分明是想借这次的乱子要我的脑袋。”

  忽然一个穿着一身盔甲的家兵飞速跑到刘焉的面前赶忙下拜。

  站在刘焉身边的长子刘璋迫不及待的问道:“调来多少兵马。”

  家兵:“仅怀德营三百乡勇。其他各莹均被抽调一空。”

  刘璋:“以什么名义!”

  家兵:“名义是进击黑山围剿张燕儿。”

  刘焉:“好啊。好啊。真高。下去休息吧。”

  刘璋赶忙说道:“父亲咱们跑吧。”

  刘焉:“为父不同于那个刘虞,乃是太守,有守土之责。”

  刘璋:“我们可以找豪强托庇。”

  刘焉摇了摇头,其实并不是刘焉托大。而是东汉时期的豪强势力强大。所以本地的豪强如果想做官只能异地上任。刘焉的家在巴蜀,且不是长子留在蓟城就是想闯出一番天地。一旦进入豪强的堡垒,就等于对外宣布投靠了那一家豪强。从此他就再无法抬头了。

  刘璋一看赶忙说道:“父亲,活命要紧。快快躲避一下才好。”

  刘焉看了一眼问道:“你想去哪家?”

  刘璋:“苏家,苏家壁垒坚固。而且苏泉是三公之一,官员托庇三公也不失颜面。”

  刘焉:“不行,苏家太强。从此你我父子在无立锥之地了。”

  刘璋:“张家。张家有张天霸,张飞父子都是万人敌。”

  刘焉:“张家在城外,你有胆子杀出去?”

  刘璋还要再说,可刘焉却摆了摆手让他坐下。刘焉说道:“走,咱们去平乱。”杏吧首发

  刘璋一听“啊”的一声大叫着跳起来惊讶的看着自己父亲道:“父亲,你疯了吗?咱们家丁不过二十,加上那三百青壮也不及乱贼的零头。咱们这么出去难道是逃跑!”

  刘焉:“哼,跑个什么?来人去扛大旗出来。再拿起锣鼓逢人就喊刘刺史奉天子令平乱大军即刻进城。为免良民被害,务必在太守府前集合。”

  刘璋愣了:“父亲大人何意啊。”

  刘焉:“呵呵,你就只管看戏就好。刘虞想杀我,我就看看他有没有那么大的魄力。”

  蓟城的街道上响起了很多人的呐喊,都是说朝廷大军即将入城。

  起先民众们自然不敢出门,可当刘虞大军进城的时候。百姓们相信朝廷的大军真的来了,可打死他们也不相信不出门就死。

  当刘虞的军队烧毁了一个小豪族的堡垒的时候。所有人都害怕了,以为是朝廷大军真的是不出门就杀死。以至于全城的百姓都拥堵在街上,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小豪族。

  刘虞大怒命令兵士杀退百姓,可刚杀一个人,所有人都以为不到太守府前则必死,于是更加拼命的拥挤了起来。

  刘虞的兵毕竟都是本地人,虽然平日也都有些偷鸡摸狗或者柒男霸女的事可面对的是自己的乡亲杀一个两个也许没问题。杀个造反的也问题不大,可他们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和自己有着一样乡音的人,自然是下不去手的。俗话说“本地为兵易地为匪。”这就是说军人一旦离开自己的家乡将有可能肆无忌惮。

  刘虞怒骂着催促士兵杀出一条血路,然而却再没有人听他的话了。于是刘虞只能命令士兵用棍子驱赶民众,可效果也很差。

  刘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清开了道路,可再走几步还是拥堵。

  再驱赶。

  更拥堵。

  如此反复十几次,当刘虞到了刘焉的太守府门前的时候。刘焉居然和他的儿子在太守府门前,一边还有全城百姓摆出一副担持斛浆以待王师的架势。

  刘虞这次作难了,这次可是全城百姓啊,刘焉混在人群里,这时候杀了刘焉就会被所有人看到。如果不杀,自己又何必淌这趟浑水。

  其实话说回来,刘虞其实这次本就不太信任张梁的能力,他的最大目的也远不是说的那么庞大,什么决战河北之类的。反而就是为了杀刘焉独霸幽州,然后杀公孙瓒进逼燕州。可刘虞这次算盘打到了空处。

  于是气急败坏的刘虞哼的冷哼一声,说道:“好你个刘焉,本帅才出门一天。你这个守土的官就填了这么大的乱子。你很好啊。小心我参你个渎职之罪。哼,我们走。”

  刘虞走了,刘焉才缓了口气,软绵绵的坐在了地上。

  好险好险啊。

  刘焉真是快被吓死了。

  再说张梁和蹋顿这边,就在整个蓟城上下都在忙着算计别人的时候。最悠闲的就是他们,因为他们被算计了。

  张梁骑着马跟在蹋顿身边,他不无得意的看着自己雄壮的军势。

  张梁:“哈哈,蹋顿兄。如今整个幽燕具在彀中矣。”

  蹋顿也点点头,说道:“正是,正是。哈哈。”

  张梁问自己的中军(联络官):“刘虞现在何处?”

  中军:“刘虞现已入城,刚刚前方探马来报,城内似乎有喊杀声传来。估计刘虞正在加紧控制城内豪族。”

  张梁一听不由大为光火,大骂道:“坏了,刘虞此时入城。一旦他将城门关闭,那么我们就成了流寇,而那个家伙又随时可以返水了。弟兄门跟我来,速速夺取蓟城四门。”

  就在张梁准备夺取蓟城四门的时候,城外的张家庄园内张飞则被父亲张天霸锁了起来。

  他看着窗外到处都是身披甲胄的私兵,甚至有些都还拿出了抛石索,以及弓箭,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于是他赶忙叫住自己的族叔张严道:“叔,叔,这是怎么啦!”

  张严一看张飞还在屋里,于是大怒道:“臭小子,怎么还在屋里躲着。外面乱民和胡人都已经造反了。你还在屋里干嘛,还不快保护咱家庄子。”

  张飞一听于是伸出手,笑道:“老叔,侄儿不怕死。可你看,侄儿被锁起来了。出不去。”

  张严一听只是简单的说道:“躲开点儿。”然后当的一声切开锁链,然后又“嘭”的一脚踹开大门后才不屑的说道:“这破门也叫个事儿,你的功夫都白练了吗?说,谁把你锁起来的。”

  张飞笑道:“是我爹。”

  张严一听不由一惊,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兄长的脾气的,这位兄长一旦抓了谁就是给别人画个圈儿,谁敢跨出一步都是砍人手脚。对于他这个兄弟虽然不至于那么凶残,可大骂一顿还是跑不了的。

  张严:“你……你这个臭小子,不早说。”

  张飞:“嘿嘿,我就是等着老叔来救我呢。全府上下谁不知道老叔的面子大。整个张府上下,我爹抓得人也就您能放出来。”

  张严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可还是勉强的板着脸说道;“咳咳,兔崽子。还不赶紧的换上身打仗的衣服,咱们一起上墙打仗去。”

  张飞一听不干了说道:“叔,我就是说这事。我得出去一趟。您借给我一匹马,三五个弓马娴熟的马弓手。我要去趟苏家。”

  张严一听大叫道:“你他妈疯啦,苏家在城里。你听听,你去听听外面都乱成啥样了。就属城里乱,人家都几千几万的在那里打仗。咱们张家小门小户,朝廷就允许咱们养私兵八百。人家苏老大人是三公还是帝师允许豢养私兵五千。你拿八百去救五千人,你没病吧。再一个你爹为啥关起来你,我是知道的。苏家退婚不成已经是给咱们天大的脸面了,现在曹家的曹操(伪)已经来了,人家也是三公之家估计是来迎亲的。没个三两千的私兵也不可能。苏家的事你别掺和。”

  张飞:“叔,我和雪凝的事您是最清楚的。我们……唉……这样吧,我去苏家看看,如果她在苏家,我扭头就走,我去救兰儿(夏侯兰)和玥玥(张玥)。叔,您就答应我吧。”

  张严无奈的点了点头,拿出他的令符说道:“去吧,调出一百人马与你同去。你爹那里我来担待。”杏吧首发

  张飞点了点头,一拜之后就拿起长枪走了出去。张严紧追了两步将自己的盔甲拖下来硬塞给了他。

  这一切都看在了张家家主张天霸的眼中,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管家一身戎装着急的走到张天霸的身边问道:“老爷,乱民攻打西门十分紧急如果此时调兵也许会被攻破啊。”

  张天霸笑笑说道:“他们年轻人出去了也许反倒是条活路。你传令下去,每家的年轻人都随飞儿走。另外原本说好的那些四十岁就不再拿枪的老兄弟们让他们随我上墙,给年轻人留条后路。”

  管家眼眶湿润了,也只是点了点头下去吩咐。

  张飞拿着张严的令符,结果却聚集了四百多人。各个都是精通骑射的汉子。

  张飞大惑不解,因为他知道即使他的叔叔亲自前来也顶多调集二百人,这一下调集四百人,张家必然失守。

  张飞大喝:“你们,你们的情谊我张飞记住了。但是,张家需要你们来保护。我的父亲和你们的父亲也需要你们。我只带一百人。”

  “张家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群小王八蛋来保护了?笑话!”

  就在所有年轻人都被张飞说得心中大感悲凉的时候,这一句话无疑是在所有年轻人心里泼了一盆凉水。众人寻声看去张天霸居然跃马于城头,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已经在家颐养天年的老兵。这些老兵虽然年龄都不老,仅有四十多岁,但古代男人耕地的辛苦劳作都让他们的脸上满是沧桑。

  马二娘此时跟在张天霸的身后一袭深红色盔甲,一件大红的披风显得格外夺目。

  张天霸自觉对这位继室夫人不好,于是试探的说道:“二娘,你这是何必呢?还是随飞儿走吧。你还年轻。再说我也不曾善待于你。”

  马二娘笑道:“老爷说得哪里话,我是你的夫人,这是我的家。老爷要是觉得对我不好,以后待我好些也就是了。这是我家,我不走。”

  马二娘这句话引起了年轻人的共鸣,一个个原本以为跟着张飞可以逃得一条性命的少年也嚷嚷着不走。

  马二娘大骂:“没用的东西,少爷是领你们救人。救了人就回来,谁要是晚了小心老娘赏你一顿鞭子。这里有我们顶着,快去快回。哪个要是没卵蛋想跑也行。自己跑也就是了,不许跟着少爷添乱。有要跑的吗?”

  这一席话说出,所有原本看不起马二娘的小伙子们纷纷滚鞍下马各个大呼,“尊主母号令誓死保护少爷。”

  张飞一看军心可用大喊了一声“出发”,于是寨门大开,原本黑压压的准备冲进来的黄巾军刚一看大门打开就要冲进去,可迎面而来的竟是张飞带领的骑兵冲了出来。

  脆弱的身躯迎上马蹄,瞬间被踏成肉泥。他们哭嚎着躲避,然而后面的人却挤了过来。

  在大门口人越聚越多,马二娘一看这样的情形完全知道一旦人数再增加,张飞他们不但冲不出去,反而有可能被尸体堆积着关不上大门。

  马二娘看了看一同赶到的女人们,边地不同于京城,即使是豪强的堡垒也经常会被游牧部落骚扰,所以女人保卫家族的堡垒也并不稀罕。

  马二娘大喊:“老姐妹们,咱们掩杀过去,保护咱们孩子的战马。杀。”

  一声“杀”字出口一个个爱子心切且急于让儿子冲出去的母亲们再也不是平日里相夫教子的女人就好象是数百只雌虎猛地扑了过去。

  敌人一刀砍在这群女人的身上,往往会刀拔不起来,一枪桶下去会发现枪被抓住。就连身中十几刀的一个妇人都拿着长枪捅死了三五个人。

  在张家的大门口上演着一幕幕母亲本来在奋勇作战,但看到儿子可能因为战马被砍而去档刀子被乱刃分尸的惨状。

  狭路相逢勇者胜,一群女人的参战很快打通了骑兵们前进的道路。张飞带领的骑兵好像一股洪流一般狂奔而出。

  黄巾军中军内,张梁的儿子张敏正在得意洋洋的看着张家大门的鏖战。

  就在他刚要下令截杀那支骑兵的时候,他面前的大军居然好像是退潮一样被急速分开,退下。

  张飞纵马跃起大喝一声:“张敏受死。”这一声才落,张敏的身子就被一枪挑飞,胸口也多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张飞斩了张敏也不敢恋战,赶忙拨打马头带领着他四百骑兵烧了对方从刘虞那里得到的抛石机就离开了。

  张天霸看着年轻人们离开了解下披风裹在已经因为苦战已经累的脱力的马二娘身上,柔声说道:“娘子你先睡会。为夫替你杀敌。”

  马二娘:“你们男人打起仗来大吼大叫的,我又岂能睡的着。我就在这儿看着莫被我们比下去了。”

  张天霸笑笑道:“好。”

  张天霸转过身来对着老兄弟们说道:“兄弟们给女人们看看什么是打仗。”

  张天霸此言一出瞬间“哦”的一声齐齐的大喊好像是山崩地裂一样。

  而黄巾军的程远志也大喊着:“给少教主报仇。”一时间黄巾们也大喊着朝着张家的堡垒冲了过去。

  此起彼伏的拼杀不但在张家,苏家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此时的苏家已经围了足足五万黄巾和乌丸的联军,城头上箭如飞蝗遮天蔽日。城墙下皑皑白骨一点点在堆砌。

  苏桐大哥已经身中三箭,但万幸的是没有射穿铠甲。但苏家十二将的苏勇却被抛石机砸死。

  苏桐砍翻了搭在墙头最后一架云梯,赶忙到父亲那里禀报道:“父亲,这样打也不是办法。咱们要想办法破了敌人的抛石机才能防守啊。不然敌众我寡,这样打下去很被动啊。”

  父亲才要下令,忽然敌军的背后一阵大乱。

  父亲和苏大哥放眼望去,此时的张飞已经领着他们张家的骑兵四处放火,打得敌军大乱。

  父亲大呼:“虎父无犬子也,来人。搬开大石掩护张家援军进堡。”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