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八章:刘备之谋】【作者:美腿阿姨】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八章:刘备之谋】【作者:美腿阿姨】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8-3-4 20:47 编辑

【上一章】【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七章:各方谋略】【作者;美腿阿姨】

                                   【返回第一章】

【下一章】【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九章:大乱前的宁静】【作者:美腿阿姨】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美腿阿姨     




      【第十八章:刘备的之谋】

  北平古称燕京是春秋战国时代燕国的都城,这里是苏姓的老家,也是商代四侯之一的东伯侯领地的首府。相传这里就是一代妖后苏妲己的家乡。后来,最后一代东伯侯苏护,也就是苏妲己的父亲归降武王所以就全家搬迁到了当时周朝的首都蓟城。而这个领地也随之变成召公奭的领地,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春秋战国时代的燕国。

  北平城向来高大雄伟是一座边境的军事要塞,这里也曾经是飞将军李广常年练兵的地方。北平城外有块石牌上面写着“飞将军在此”,据说就是这块石牌保护着北平城在剩下的三百年岁月中无论战争如何蹂躏边境,这里都没有胡人敢于造次。但那块神奇的石牌最终还是在五代十国时期,被鲜卑人所击毁,这却是百十年后的了。杏吧首发

  北平太守府内公孙瓒正在和自己的白马扈从首领鲜于罗以及守备使程浩在讨论武艺。就在三人聊得兴高采烈的时候一名家仆通禀道:“老爷,有一名自称刘备的故人来访。”

  此言一出公孙瓒赶忙问道:“可是幽州的刘玄德?”

  仆人:“他只说是刘备,其他并未多言。”杏吧首发

  公孙瓒一听不由哈哈笑道:“那就是了。快去接待刘备在大厅,待我更衣相迎。”

  奴仆才刚刚退下,鲜于罗便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这个平日里有些放荡不羁的主公。

  鲜于罗:“主公,这刘备可是刘虞的亲戚?”

  公孙瓒:“是也不是。”杏吧首发

  程浩确是公孙瓒身边的老人儿,所以一听这个名字不由大为惊讶的问道:“可是主公经常说起的那位中山靖王后裔,孝景帝玄孙的刘备,刘玄德?”

  公孙瓒笑道:“正是,正是。此人乃真英雄也。你们二人不可怠慢。来来来,我等一起更衣去见见那刘玄德。”

  鲜于罗,程浩两人:“是。”

  再说刘备这边自从被引入大厅他便随手放出了自己的信隼。而后就在大厅内悠闲的饮起酒来。

  不多时公孙瓒携着家人以及大小部将纷纷前来。杏吧首发

  公孙瓒见到刘备也不多说,只是一把抱住说道:“好你个刘备一别十年,如今你也是一身上等的铠甲战靴,也是个将军了。快说说看,你是在刘虞帐下还是刘焉帐下。老兄我以后说不定还要多多仰仗你呢。”

  刘备一听不由苦笑了一下,小声在公孙瓒耳边说道:“实不相瞒,我目前自立山头。”

  这句话一出口不由吓得公孙瓒一惊,于是赶忙一把拉出刘备,再看看四下无人于是才小声说到:“哎呀,你不早说。你这是要吓死我啊。哦,对了。你怎么想起自立山头了,你们的兵马屯住哪里?要不要帮忙!哦,对了。我这里可是离着黑山不远,那里的黑山女匪首张燕儿可不是易与之辈啊。要不要紧。”

  刘备笑笑道:“不敢欺瞒兄长,那张燕儿正是我家娘子。黑山义军也正是贱内在操持。”杏吧首发

  黑山女匪大破匈奴双王的事可是威震边塞的,公孙瓒自然是知道。只听说是张燕儿招赘了一员大将,却让公孙瓒打破头也想不到的是这员被张燕儿招赘的大将居然就是他的同窗好友刘备。

  公孙瓒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刘备,随后一把狠狠拍在刘备的肩膀说道:“好样的,好一个威震边塞的智将。真不愧是刘家后人。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刘备:“正是为朝廷围剿我们黑山之事而来。”杏吧首发

  公孙瓒赶忙问道:“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刘备:“目前蓟城太守刘焉,奉刘虞将令已经准备随时前来弹压兄长,胁迫你出兵让你我兄弟拼个你死我活。”

  公孙瓒一听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他微微撵须问道:“消息可否属实?”

  刘备:“小弟亲眼所见。”

  公孙瓒:“唉,这倒是不难。我告病在家也就是了。”

  刘备道:“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刘虞一直压制刘焉,使刘焉难得一兵一卒。而这次刘焉可以调兵前来,想必是有天子明旨降下命刘虞和刘焉掌管幽燕云三地招讨事。如果兄长坚持不出兵只怕会让那刘焉借机夺了您的兵权。所以我此次来就是给兄长通报一下消息,好早作打算。”

  公孙瓒;“兄弟谋略绝非常人能比,想必此时已经有了绝好的妙计。不如说来听听?”

  刘备:“全该着落在‘钱粮’二字上。”

  公孙瓒点头大赞,连连叫好。杏吧首发

  公孙瓒:“此刻天色已晚不如贤弟暂且在府中安歇几日,然后再走。”

  刘备:“那小弟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公孙瓒笑道:“理当如此,理当如此。”

  黑山大营中张燕儿已经拿到了刘备的书信得知公孙瓒已经不可能来到黑山助战于是便心下大定。

  这时一个混入山下寡妇村的一个小头目却已经走到张燕儿身边悄悄说道:“那群大兵已经对我们毫无防备了,随时可以动手。只不过……”

  张燕儿一听不由眉头微皱问道:“只不过什么?”杏吧首发

  头目:“那群家伙第一天就被您勾起了性质,可从那天以后就再也没见到您。所以……”

  张燕儿:“所以还是心怀戒备对不对?”

  头目:“是……是。”

  张燕儿:“我也去一次到也无妨。”

  头目:“可是姑爷那边……”杏吧首发

  张燕儿:“夫君是心怀天下的人,等他回来我会名言此事无需你等挂怀。此次一役事关我黑山万余孤寡生死存亡你我当多加小心才是啊。”

  头目一听眼圈红了,鼻子酸了。说老实话这些女人丧偶之后谁有不想有个知道冷暖的贴心人关心自己呢?以至于这短短几天的肌肤之亲的情况下,他都对这些玩弄她们身体士兵要提到杀害心中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丝不忍。可她们的首领张燕儿却愿意为了整个黑山委屈自己。

  张燕儿的话虽然说的让那位小首领感动,但还是为了最近才溜进心里的那个他想要谋条性命。

  想到这里于是这个首领勉强打起精神说道:“首领,不知此次荒村中的那些兵士可要留下些活口?”

  张燕儿一听不由感觉有趣,在平日这个叫做灵儿的女寨主一向对她唯唯诺诺甚至都显得有些怯懦,但今天这个家伙居然向自己发问,这就不由勾起了张燕儿的兴趣。

  张燕儿:“你的意思呢?”杏吧首发

  灵儿:“这……我……我没什么……只是我替一些芳心暗许的姐妹问的。”

  张燕儿存心要看这个灵儿姑娘的笑话,于是把脸一凝恶狠狠的说道:“全部分尸喂狗。”

  这一句话说出不由吓得灵儿姑娘噗通的一下就跪了下来。

  灵儿赶忙膝行两步抱住张燕儿的腿说道:“我替那些姐妹求您了。我们本来就是寡妇,难得遇到一个知心思体冷暖的人。大首领您这道命令一下就是要了那些姐妹的命啊。”

  张燕儿一听不由,佯装思忖道:“那么,她们这么几天时间就可以为一个男人而抗命吗?还有你!”

  灵儿一听不由哭了起来,她抽泣着说道:“大首领,灵儿不敢骗您。我是心里有了人,但我是绝对不敢抗命的。灵儿是大首领捡来养大的,如果不是大首领买了我,那年村里大汗爹娘没了粮食也早晚是要吃了我的。灵儿原本也就是像个阿猫阿狗一样的卑贱命。可蒙大首领不嫌弃我卑微,拔卓我为一寨之主,灵儿一直铭记着。”

  张燕儿不由好奇道:“你们过去也把男人带上过山寨,还不是几天以后那男人气血虚弱了就被你们宰杀了。怎么这次就不同了!”杏吧首发

  灵儿:“起先在您带头勾引那些人后,我们也试着和那些人说话。虽然开始他们都是按着我们强行索欢,但我们按着刘将军的意思也并没有抵抗。渐渐的他们也给我们做活,也给我们做饭,烧水,劈柴,渐渐的一个个荒村中的破屋也有了些家的样子。好些姐妹现在已经说这是你家,那是我家,这个是你相公,那个是我相公。虽然那些男人偶尔也偷偷换着偷腥,但回到家里我们还是能看到他们的愧疚。所以……所以灵儿求您了。”

  张燕儿最终还是放弃了,她轻轻一挥手说道:“唉,我早就该想到的。其实我也早就想到了这一天。你们都有了归宿,我自然不便加害。你看看你们刘将军这个锦囊吧。”

  灵儿接过锦囊打开来看,上面赫然写着;“看好自家夫婿,今夜我军袭营,出营者立斩!以两颗敌人首级换夫婿活命。”

  灵儿一看不由惊喜交集,惊得是刘将军料事如神,而喜的是自己则可以堂堂正正的用自己的刀剑换的自己的一个家了。

  张燕儿说道;“告诉姐妹们,一旦袭营之时剁了夫婿的腿,无非是个瘸子。可要是出了门,就修怪山上的姐妹心狠手辣了。要知道你们在山下有人关心和疼爱,可就是那些疼你们爱你们的人是随时要杀掉我们的。”

  灵儿一听赶忙应命:“灵儿明白,灵儿明白。我替得水哥谢谢大首领。”杏吧首发

  张燕儿一听却笑了:“先别高兴的太早,你的那个得水哥还不一定是你的呢。要知道山上的姐妹可是取一颗首级就可以换一个男人。毕竟这些天,她们可是流过血死过人的。到时候你凑不够人头,我可帮不得你。”

  灵儿一听不由笑道:“大首领,您放心。我们春风营的兵将可都是您调教出来的。别人凑不够,我们也肯定行的。”

  张燕儿笑笑道:“好了,咱们走吧。”

  灵儿:“首领哪去?”杏吧首发

  张燕儿:“他们不是要玩玩我的身子吗?我给他们送去。”

  灵儿赶忙跪下说道:“灵儿……灵儿混账……灵儿该死。不该以山寨大事要挟大首领。”

  张燕儿笑道:“我就说嘛,如果他们真那么狼心狗肺。也不至于让你上山来求我。去吧,不过我丑话要说在前面。谎报军情是要切乳的。今夜无论你立下多大的功也要切。你也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出卖姐妹向朝廷告密。到那时候其他在荒村的姐妹肯定被杀,但你那对漂亮的奶子却保住了。回去想想吧,何去何从你看着办。”

  灵儿退下了

  张燕儿身后的屏风后面却闪出一个一身黑衣高竖马尾的女孩。

  那女孩见灵儿一走就恶狠狠的瞪了灵儿一眼说道:“还好大首领机警,不然也许就让她们害死了。”

  张燕儿看着这个黑衣女孩说道:“平儿,朝廷大军当前布置如何!”杏吧首发

  那个身着黑衣的平儿姑娘赶忙下拜道:“起禀主公,正如咱们先前预料的那样。朝廷大军已经开始对荒村不设防备。就连朱偕的副将田楷的儿子田得水都已经纳了灵儿那贱人做小妾。朱偕老儿贪色尤甚,以凌虐姐妹为乐。他对主公也是垂涎三尺经常找人问您的来历。想必灵儿那个贱人就是替那个朱老匹夫来骗您的。”

  张燕儿呵呵冷笑道:“孙子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朱偕老儿还真是头猪,和老娘我打了那么多天的仗居然连我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哈哈哈。唉,平儿晚上的事安排的如何了?”

  平儿;“您放心,荒村与朝廷军大营不足百步。我已经在荒村堆满柴草和火油,今夜干燥只要一点火星就可以在荒村点起熊熊大火。到时候那些朝廷军在荒村里的出不了门,不在荒村里的必然抢着去救荒村。那时势必大乱。”

  张燕儿一听也稍稍放下心来。

  可是平儿却说道:“那灵儿那个贱人该怎么办?”

  张燕儿感慨一句“由她去吧。”

  黑山下朝廷大营中,朱偕贪婪的看着灵儿,一旁还捆着田氏父子。

  朱偕笑道:“灵儿姑娘,之前那个女子可曾告诉你何时回来!”

  灵儿摇了摇头。杏吧首发

  朱偕笑道:“那你到底去了没有?我可听寻营的游骑说你去了黑山。难道那女子是黑山的盗匪?”

  灵儿一听却一下脸红了,对朱偕那个丑陋的身躯居然一下子贴了过去,还似乎要抽泣一样说道:“朱大人,这都让你知道了。实话告诉你吧,其实今天人家就没有去找那个坏女人。人家是去黑山给你摘了一点蘑菇,如果大人不嫌弃,一会儿我熬点汤送到您房里去喝。如何。”

  灵儿自然是不可能喜欢那个丑陋可耻的朱偕,但让他出卖姐妹她又做不到。可自己心仪的男子现在在朱偕手中,她也就只好这样委曲求全了。但又有谁知道当着自己情郎的面,被迫要向一个皓首匹夫卖弄风情是如何的羞辱与不堪。

  朱偕粗大的好像毛熊一样的大爪子一把抱过灵儿,他的大嘴张开一口黑黄色的烂牙和一条丑陋的舌头不停地舔在灵儿的脖子和乳房上。灵儿不敢反抗,只能任由着那恶心的爪子在她的下体抚摸,任由着那恶臭的舌头在她的胸上舔舐。

  虽然朱偕很丑,也很臭但他毕竟是玩弄女人的行家,色中的恶鬼,灵儿刚破处子不久的那敏感的身躯怎能禁得住他的挑逗,不一会儿就感觉心跳加速全身发热,一种强烈的需求让灵儿开始娇喘连连。

  朱偕一看灵儿来了感觉,自己的性质不由得更高了。他一把抬起灵儿的下体放在嘴边吮吸,让灵儿的嘴不停地吞着他恶臭而粗大的命根子。

  灵儿喉咙里被那个粗大的东西塞满不停地发出“咕咕”的声音,从蜜穴被朱偕舔舐着的地方不停地传来一阵阵的快感。这快感裹挟着在情郎面前被玩弄的羞辱一起出现,这让她一时痛苦一时愉悦忘情。杏吧首发

  就在朱偕玩弄着灵儿的时候,此时忽然营外一片大乱,朱偕才刚刚在灵儿嘴里射了两次赶忙一把将灵儿扔在地上,赶忙出去查看情况。

  这时一个小校风尘仆仆的跑来指着远处的火光说道:“启禀将军,荒村那里咱们的粮仓起火了。现在营里的兄弟已经前往此处灭火。”

  朱偕一听也并不慌张,因为即使是粮食烧完了此处背靠蓟城和北平完全可以随时征调粮食以备大军之用。

  可就在朱偕刚刚放下心来的时候,忽然一声“轰隆”的巨响他营寨的木墙却突然被拽倒。无数骑着高头大马的女骑士居然手持火把,并高速飞驰着放起火来。

  就在女骑士们放火的时候,原本留在营中的那些寡妇们居然一个个穿着士兵们的盔甲,拿着士兵们的武器杀了出来。

  朱偕一看此情此景不由心中大惊,对一旁小校大喝道:“快去取我的兵器来。”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听灵儿在他背后大喊一声:“老贼,你的兵刃在此。”说完那句之后的灵儿竟然手持着朱偕的重剑,一剑刺进了朱偕的身体。

  灵儿这一剑如果扎在旁人身上,那么早已经被宝剑贯穿。可朱偕的身子膘肥肉后,这一剑刺下去也仅仅是让他身负重伤。

  重伤之下的朱偕使出了他全身的怪力运用在两掌之上,一个双风灌顶就正好双手排在灵儿两边的侧脑上。

  灵儿娇小的身躯自然禁不得这么一击,瞬间竟然头顶骨被击碎,一股鲜红的血浆也像个喷泉一样撒了出来。

  朱偕杀死灵儿并没有给他带来一点好处,反而被很多黑山下来的女兵围住。

  一阵箭雨过后,朱偕却还是依旧裸身大战,身上的弓箭似乎只是一些毫不在意的小伤。

  女兵们哪里见过这种怪物,一个个赶忙躲避。杏吧首发

  然而就在此时,朱偕忽然感觉脚下被人拉了一下一个立足不稳便这样被轻松摔倒。摔倒后的朱偕顺着那手看去,竟然发现是灵儿竟然没被他打死,此时的灵儿满脸是血竟然对他狰狞恐怖的笑着。

  朱偕看着灵儿,不由大叫到:“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然而四周围的女兵一个个利刃在手哪里还管他说些什么,一刀刀,一剑剑纷纷在他身上死命的砍了起来。

  朱偕死了,朝廷大军的主力也成为了黑山的俘虏。此时的刘虞正在各地催促粮草,而刘焉还在催促着公孙瓒速速出兵。可公孙瓒和刘备却一直是用“钱粮不足”难以调度大军为由推脱。

  于是朝廷的一次规模浩大的征讨就这样在刘备的计谋和官员们的扯皮下,画上了一个句号。

  而我和苏飞则已经进入了中山国的境内。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4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