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2018-3-3 08:46 编辑

【前篇章节】【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一章】【作者:渚碧礁】

【后续章节】【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三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十二章

   寿儿飞下院子后就隐身蹑手蹑脚向着那烛光摇曳的客厅走去,客厅里面传来男女的交谈声。寿儿借着他们的话音轻飘飘躲在到大厅一侧木门后详听:

  “孙晋,现在来膳堂吃饭的那些男弟子们越来越不像话了,你倒是管不管?”施镜花的声音。杏吧首发


  “我管了啊。你没听到我骂他们吗?可是人太多了,骂完一波又来一波……说到底都怪那个该死的[玉枪神君],我觉得他肯定就是咱们宗门内部的人……”

  “还有我今天出去给内门师姐、师妹们送餐时每次都是好几个男弟子跟在我身后,指手划脚地竟说着污言秽语,我以后不想出去送餐了。”

  “镜花啊,我让你去给那些内门师姐、师妹们送餐是为你好,你可以多结识一些内门的师姐、师妹,日后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不是?总不能老是靠着我那淫棍堂叔吧?”孙晋道。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这几天能不能先回避一下?等风头过了我再去送也没事嘛。”

  “也好!那你明天挑选一位小师妹接替你去送餐吧。”杏吧首发


  “嗯,不过总是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最好还是能抓到那个变态的玉枪神君。孙晋,我好歹也是你的道侣,难道你就不能想想办法抓到他吗?”

  “我的道侣?我看还是找我那个好堂叔想办法吧!你的事他不能不管吧?毕竟你被他……”

  “住口!孙晋,你不管也就算了,难道这个时候还想说些风凉话不成?”

  “不是,镜花,查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他执法堂的事情嘛。你让我怎么去查?膳堂里从早忙到晚,哪有时间去查?再说我也没有权利去查同门师兄弟啊。这样吧,明天我午饭后专门去找一趟堂叔,让他查一查这个玉枪神君,你看如何?”孙晋道。

  “也好!”

  柳寿儿在门后听了心里发毛,他不了解执法堂会如何查此事,生怕自己被抓。如果被抓住那可就不是呆头大哥那种下场了,最少也是被逐出师门。

  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趁机躲向东侧的施镜花卧房潜去。寿儿隐身躲在施镜花卧房回想着上次偷摄时的情形,感觉自己并未露任何马脚,即便是执法堂再厉害恐怕也找不出自己的蛛丝马迹来,这才心下稍安。好整以暇地等待施镜花的到来。

  不多时施镜花就从客厅退出,回到了这间她自己的卧室之中,就见她一边长吁短叹,一边把那道铁门锁死,又连上两道机关,跟昨夜的作为一般无二。

  锁好铁门施镜花缓缓扭过身子来,就见她一拍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从中取出一巨物放在卧室石板地面中央,原来是一个巨大的木浴桶,她又一个云水决打出,手指尖立刻喷出一注清澈水流注入浴桶中。又取出香囊来从中散出朵朵沁香花瓣……

  红裙缓缓滑落香肩,皓腕欺霜,秀发如云,轻挽发丝露出美人颀长玉颈、削肩雕背,难描难画,一身的胜雪肌肤,似绸缎般光滑,纤腰盈握、丰臀挺翘,裹胸的白绫也被美人解开飘向香榻,立刻露出了一对颤巍巍高耸浑圆的雪乳来,两点诱人桃红点缀其上。

  寿儿那里还受得住如此诱惑?赶紧把头凑过去细看。虽说这高挺浑圆的玉乳昨夜已被他不知千揉万摸了多少回,可再次相见却还是那般百看不厌!

  弓身伸臂褪下最后遮羞的亵裤,终于露出了玉人最迷人的神秘妙处。那处鼓鼓隆起的雪丘饱满鼓胀,其上艾草稀疏只寥寥几根,草丛下似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粉红莹白,蜜桃鼓凸中央有一条细细的桃色裂缝,那优美的弧度,那诱人的桃色狭缝好生迷人。寿儿紧盯那粉红肉缝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下身那根阳物早已朝天矗立,坚硬赛铁。

  佳人高抬美腿跨进浴桶,只是在那高抬玉腿之时扯动了哪处紧嫩宝蛤,一下子扯开一丝裂口,露出肉缝内那粉嫩嫩的肉儿来,寿儿边紧盯那妙处边不住吞咽口水,那妙处的销魂他昨夜可是体验过的。他真的有点儿迫不及待想要冲过去,把这魅惑众生的尤物现在就压在身下好好挞伐一番了。

  “这浴桶这么大完全可以盛得下两人沐浴,要是能同镜花师姐一同来个鸳鸯浴就好了。要是能在水中交欢那滋味肯定妙不可言啊!不知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的效果到底如何?不如就趁现在试试效果?”想到此寿儿掏出月华神兽遗骨残片隐身绕到美人儿身后。

  待美人儿缓缓坐入浴桶闭目享受被那花瓣清水浸泡的舒遐时,寿儿缓缓抬起握着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的右手注入真气。就只见那神秘的蓝色骨头上发出一圈圈淡蓝色光华静静地照在了正掬起一捧花瓣清水浇在自己如云秀发上的施镜花头上。不多时本端坐浴桶内撩着水花的施镜花突兀地全身一软,螓首软软枕靠在了浴桶木边上。看她表情恬静,呼吸匀称似乎是安然入睡了。

  寿儿一看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果然神奇,镜花师姐竟真的进入了梦境之中,心中惊喜不已。连忙又从储物戒指内取出那两个采花专业法阵的阵旗、阵盘,先把这隐息法阵、蔽音法阵的八面阵旗摆在卧室四角。再把两个阵盘摆在卧房中央,注入真气在阵盘中,丝丝符纹暗光流转,渐渐蔓延开来沟通八面阵旗连通起来,逐渐在整个卧房中形成一个无形的结界。见阵法启动,寿儿又摸出两块灵石来放入阵盘的阵眼之中作为驱动能量,这样他就可以腾出手来任意施为了。

  “喵——喵——”寿儿学了两声野猫叫,试探隔壁的孙大厨是否能听到,果然没反应,他立刻褪去隐身斗篷,在屋里迈大步走了一圈,又“咳咳!”干咳两声,隔壁的孙大厨还是没反应,这下他总算是放心了,这阵法奏效了。

  有了这中阶隐息法阵、蔽音法阵的隔绝寿儿今夜就敢在这镜花师姐闺房内随意而为了。杏吧首发


  他心情激动地走向正玉体横陈浸泡在浴桶内的施镜花,边走边脱去身上的衣物,很快他全身衣物尽去,露出白皙的小身板来,胯下一杆妖异的玉枪笔挺冲天傲然而立。

  ……

  施镜花此时正泡在一深水潭边,潭水清凉,她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峭立的石壁,再看向这一池潭水只见一团团蒙蒙水灵雾气缓缓飘起。

  “这里是……寒潭?主峰山后以北十里的那个女修们沐浴的圣地?”施镜花每逢盛夏都会同膳堂的几位师妹一同来此潭中沐浴、游嬉几次,所以很快便认出了此地。

  正在她四处张望好奇自己是如何来到此潭时,就见不远处沙滩上缓缓走来一身形高大的男修,那男修长身如玉、丰神俊朗、面带邪异微笑。

  待看清那男修面容,施镜花心如鹿跳:“秦师兄?他怎么会来这里?莫不是来找我的?”

  这秦德璐是与施镜花同一期道神学堂的同学,不仅人长得俊朗高大,更是具有显赫的家世背景。当时在学堂里他虽非资质最好的,也仅仅是三灵根而已,可他背后有强大的修仙家族支撑,他的祖上正是道神宗二长老结丹大修士秦暮云——也就是慕雅的师父。在秦暮云送给他的大量珍贵丹药、灵石的辅助之下这秦德璐在三年内就突破了凝气六层成功进入了内门。

  秦德璐这种外貌、资质、背景都俱佳的男修是外门众多女修心目中的最佳如意郎君,施镜花当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她们还是同学,而且在道神学堂期间这秦德璐频频向外貌出众的施镜花示好。后来学堂结业分配后这秦德璐又专门来约过施镜花两次一同去做宗门任务,都被矜持的施镜花婉拒了——只因听到些他的传闻,说他风流成性,对投怀送抱的外门师妹来者不拒。据说好几位外门师妹已经被他破了身……

  正在施镜花盯着越来越近的秦德璐胡思乱想时,只见那秦德璐竟然边靠近自己还边脱掉他的道袍,最后竟然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双腿间一根妖异的粗长莹白玉茎一柱擎天。

  “天啊!他下身哪根东西怎的那般粗长?”施镜花心中暗惊,立刻霞飞双颊。但下一刻她连忙用玉手紧捂双眼急忙娇羞斥道:“秦师兄,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快快穿上道袍。”

  “秦师兄?什么秦师兄?”只听那秦德璐茫然道。

  “秦师兄,你……你别这样好吗?你对付其他外门小师妹的那些手段对我无用,你别装了。你不是秦师兄还能是谁?咱们同学多年,难道我还能认错了你不成?”施镜花被秦德璐那装傻充愣的样子搞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好歹也是有夫之妇了,什么没经历过?他那套骗小姑娘的把戏在她看来很是幼稚。

  “好吧,镜花师姐,那我就是秦师兄好了。”那秦德璐好像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什么?镜花师姐?秦师兄,你怎么能这么叫我呢?你修为比我高,平时你不是一直都叫我师妹的吗?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施镜花虽然知道这是秦德璐故意在用对付小师妹们的那套来逗自己。可是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想笑。他还从来没这么叫过自己,被他这么一叫显得好暧昧。

  “那就叫镜花师妹,这样总行了吧?”秦德璐嬉皮笑脸道,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他已经挺着下身高耸的粗长阳具踏水走到了紧捂双眼的施镜花面前。

  施镜花琼鼻前就感觉热腾腾的,随之一股男人下体特有的气味钻入了她的鼻孔之中。只不过秦德璐这根东西散发的气味中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丝淡淡的异香,越闻越好闻的那种。

  施镜花俏脸火烫,心如鼓槌,连忙制止道:“秦师兄,你……你先穿上衣服好吗?你这样像什么话嘛,我们男女有别,授受不亲。”杏吧首发


  “我是来沐浴的,穿什么衣服啊?穿着衣服还怎么沐浴啊?再说,你不是也没穿衣服吗?怎么你就可以不穿衣裙却非要我穿?”秦德璐狡辩道。

  施镜花连忙松开捂住双眼的玉手往身下一看,果然自己一双高耸的雪峰正颤巍巍的半露在水面之上,她俏脸一羞赶紧用双臂紧遮双胸往水下一沉,仅露螓首在水面上,一抬头刚想再娇斥两句,可正看见头上一大坨盈鼓肿胀的阴囊,上面是一根散发着淫邪美感的粗长的莹白阳具。可诡异的是:那茎身上竟然长着银白色的神秘图纹,纹理玄奥神妙。渐渐地的施镜花被这根光滑湿腻肉枪上的神妙花纹吸引,死死地盯着看了半天,那花纹好似会变化一般,横看成岭侧成峰,这样看是一个图案,可换一个角度就又变幻成另一个图案,真个是千般变化万般玄妙,越看越觉得其神奥莫测。

  “镜花师妹,你怎么了?看得这么入迷?是不是想尝尝它的厉害?嘿嘿嘿!”秦德璐诡异地邪笑着。

  施镜花这才被从沉迷于那玉枪茎身上的神妙图纹中惊醒,俏脸绯红,赶紧把粉脸扭向一旁,娇斥道:“讨厌,你胡说什么?我已是有夫之妇了。要是让别人听到岂不误会咱俩之间的关系?”

  不过她这一扭头正好看到了岸边她的衣裙,似乎想到了好办法,她即刻道:“秦师兄,你能不能扭过身去?闭上眼睛?”

  “你要做什么?”秦德璐疑惑道。

  “咱俩做个游戏,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不许扭头偷看,怎样?敢不敢?”施镜花生怕自己说出自己上岸穿衣会被这风流成性的秦师兄阻止,于是便骗他道。

  “游戏?那好,可不许太久哦?我还要陪你一起洗鸳鸯浴呢。”秦德璐果然不情愿地扭过身去。

  “哗啦啦”施镜花缓缓捂着身上的两处羞处浑身赤裸着钻出水面站起身来,看秦德璐果真没扭头看她,这才放心地扭身打算向岸上跑去。

  可是她刚一扭过不着寸缕的曼妙胴体,就被两只有力的胳膊从身后紧紧抱住她的柳腰,一具散发着男人气息的火热躯体就紧紧贴在了她光滑的脊背上,更过分的是:一根火烫的肉棒儿已经从身后分开了她的两条修长美腿顶在了她的粉臀雪股之间,不停从身后探索、摩挲着她羞处那紧窄的粉嫩肉缝。

  “吖!秦师兄!你要做什么?——唔……”施镜花刚一扭头娇斥,香唇就已经被一双火烫的男人唇瓣堵住了。

  她刚要挣脱那双火烫嘴唇的纠缠,却被一条有力的手臂搂紧了螓首不得动弹,只能任由那双贪婪地红唇在自己的香唇上肆意亲吻着。

  她伸出双手想要去推开身后的男人,可偏偏那人在她身后紧紧贴着,她背转双臂却不好用力,正在她极力地想要去推拒之时,突然胸前一紧,自己的高挺的左乳被男人抓住开始千揉万摸了起来,就连那雪峰顶端娇嫩异常的乳尖蓓蕾也被禄山之爪肆意揉搓、捏弄起来。

  “喔!……”乳尖传来的刺激不禁让施镜花娇呼一声。

  可还不等她从乳尖被袭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下身羞处哪根一直在探索洞口的火烫肉棍似乎很熟悉她的身体似得,竟然从身后找到了妙洞入口,火烫的昂大龟头熟练地分开了两瓣紧窄肉唇钻了进来。然后就觉得那男人猛一耸臀挺腰,一根火烫的粗大肉棍便钻入她空虚的小径之内。

      “啊!不要!”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4098